第3442章金丹高手

    侯建飛第一時間想到了盧娜。

    學院里雖然高手如雲,但是論及實戰經驗,只怕少有人能比得上盧娜。再則,盧娜的修為也到了無為境上品了。

    宙玄境的高手是不能進這個三重地獄空間的。

    侯建飛是個很有決斷的人,他決定下來的事情,其他人也是不敢多嘴。

    麥格米特說道︰“我現在就去通知盧娜過來!”

    侯建飛點頭,說道︰“讓她立刻馬上過來,同時,不要驚動其他人。烏行雲……”

    “院長?”烏行雲立刻應聲。

    侯建飛道︰“封鎖中樞大廈,不得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許進出。你們這些老師,全部待在這里,並且關閉通訊機,誰若外泄消息,我決不輕饒。”

    “是,院長!”眾人小心的應道。

    大家心里都很清楚,這件事情一旦處理不好,絕對是原始學院有史以來的最大爆炸事件。而且,在這里的每一個人都脫不了干系。

    那麥格米特快速打電話通知盧娜,並且叮囑盧娜,立刻過來,不要與任何人有接觸。他最後鄭重的道︰“這是院長的意思!”

    盧娜也不耽擱,接到電話後馬上過來了。

    她著淺色大衣,猶如白領麗人一般。進來後,便快步到了侯建飛面前,微微作揖行禮,道︰“院長!”

    侯建飛點點頭。

    盧娜又跟其他長老以及麥格米特等人點首打過招呼。

    侯建飛道︰“多寶長老,你來和盧娜老師說說情況。”

    多寶長老引盧娜看向那羅盤空間,接著將現在的情況給盧娜說了一遍。

    盧娜听後不由失色,她也立刻就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而且,她還想到了苦紫瑜也在里面。

    “我明白院長您和長老們的意思了,我願意進去!”盧娜很快表態。

    侯建飛沉聲道︰“這件事極其重要,一旦出事,萬劫不復!盧娜老師,我拜托你了。”

    盧娜鄭重說道︰“院長放心,我一定竭盡所能!”

    侯建飛道︰“我這里有一套軟甲,穿上之後可以刀槍不入。另外,還有一柄鋒利寶劍,你帶著這些裝備進去。另外,我還會給你一批寶劍。這批寶劍是你拿進去後找幫手的。三層樓之中,有一批尖子生可以幫到你。”

    他頓了頓,轉向麥格米特,道︰“米特主任,你把這些尖子生說給盧娜老師听。”

    麥格米特便道︰“是,院長。”他接而向盧娜說道︰“第一個就是宗寒,宗寒的實戰能力非常強。我們查過他的資料,他很早就在一些試煉空間了千錘百煉了。另外,還有千里楊同學,恆瑞藥同學,以及花解語同學。這幾個的實戰能力也都很強;以上幾個同學,都是在廢城里面。”

    盧娜便拿出了通訊機,快速查閱以上幾位同學的資料。她熟悉的就只有宗寒了。

    等麥格米特一一介紹完畢之後,侯建飛又讓多寶長老介紹了廢城里面的一些具體情況,以及那些殺手的情況。

    多寶長老說道︰“陣法殿的位置極其隱秘,乃是在廢城的中央地帶。我會給盧娜老師你一枚鑰匙,擁有鑰匙才能打開陣法殿的大門。那陣法殿是埋在地下的。沒有鑰匙,里面的人是絕對打不開的。進入陣法殿之後,你立刻將那些虛空之門修復。現在學生們的手環失效了,但虛空之門修復完畢後,手環就能再次啟用。這條線,就是虛空之門的線……它被破壞的很嚴重。要想修好,也並不容易。你需要……”

    多寶長老一一講解。

    講解完畢之後,他又說道︰“還有,廢城里的殺手一共有一百零八人。這批殺手中,普遍的戰斗能力都不算太強,唯一強橫的就是領頭人赫蘭山!總的來說,這次任務說難也難,說不難,也不難。你也無須和那些殺手踫頭。悄然前去陣法殿,解決虛空之線的問題。如此一來,危機也就算解除了。”

    侯建飛馬上道︰“不要掉以輕心。”

    眾人看向侯建飛。

    侯建飛說道︰“按照多寶的說法,的確不太難。但這次空間出問題是有人故意為之。我們能想到的解決辦法,他們也未必想不到。陣法殿雖然隱秘,但對方應該是知道陣法殿的。里面說是殺手一百零八個,但也許,早已經產生了一些我們不知道的改動。所以,盧娜老師,你進去之後,第一件事不是去找陣法殿。而是要集結力量之後再去陣法殿,這個順序不能錯。你進去之後,一旦出錯,陣法殿的鑰匙落入敵人之手,後果不堪設想!”

    不得不說,侯建飛在發生這麼大的事情後,思維還是非常縝密。

    地獄空間里,大雨繼續在下。

    氣候異常寒冷。

    大雨之中還夾雜著冰渣子……

    天空之中烏雲密布。

    陳揚等人全身都已經濕透,寒冷侵襲著每一個人。

    雖然眾人氣血強大,可抵御嚴寒,並不會因此生病。但終究是不大舒服的。

    在石屋里躲避一陣後,大雨沒有停歇的意思。

    陳揚便覺得不能就這麼一直待下去。

    “咱們還是小心行事,出去之後盡快找到殺手,然後做了任務,快些回去吧!”陳揚說道。

    一個這樣的三層樓大考,陳揚覺得自己有些謹慎過頭了。

    如果不是要顧及苦紫瑜她們,他大可快意恩仇,迅速離開。

    出了石屋,便是在大街上行走。

    一路過去,倒都是靜悄悄的。

    這廢城的面積還是很大的,各種街道錯綜復雜。

    半個小時後,前方忽然傳來打斗聲。

    “看來是同學們遇到敵人了。”苦紫瑜說道。

    宗勤說道︰“我們上前看看?”

    陳揚點頭,並說道︰“都跟在我後面!”

    一行人輕手輕腳,在風雨的掩護快速向前。

    接著,他們便看到前方百米處正在混戰。

    其中有許多白色的身影,並且伴有慘叫聲。

    白色的身影與黑色的鋼鐵殺手混合在一起,哭爹喊娘聲也傳了過來。眾人的視力都是非常好的,盡管隔了百米,盡管風雨阻擋,他們依然看到一名穿校服的學生被鋼鐵殺手一刀削去了腦袋。

    苦紫瑜等人見狀頓時臉色煞白。

    真的死人了!

    如果不敵,為何不摁動手環,從虛空之門離開呢?

    殺戮還在繼續。

    陳揚對苦紫瑜等人說道︰“你們在這里不要動,我上去看看情況。”

    苦紫瑜這次並沒有逞強,而是點了點頭。

    主要是剛才同學被削頭的一幕太過震撼了。

    陳揚心中已經預料到不祥之感了。

    這次考試,絕對是出意外了。

    他快速上前。

    那場中,一共有四名高大無比的鋼鐵殺手。

    四名殺手手持利劍,如四大殺神,所向披靡。

    現場已經死了兩名三層樓的學生,另外還有六名學生在與四大殺手纏斗。

    他們已經是狼狽不堪,險象環生!

    鮮活的生命已經逝去了兩個。

    陳揚定楮再瞧,便見六名學生中其中有一名男生居然實戰頗為厲害。兩名殺手被他牽制住,他不僅不慌,反而游刃有余。

    另外五名學生被剩下兩名殺手逼得哭爹喊娘,逃又逃不走……

    陳揚還看到他們其中有人在摁動手環,但虛空之門並沒有出現。

    陳揚一念及此,立刻摁動了自己的手環。

    果然和他想的一樣,沒有任何動靜。

    “虛空之門被關閉了,都走不成了?這不是在考驗,而是有人在搞鬼。而且是針對侯建飛的……難道是尼一墨的父母在報復?”陳揚的腦筋轉的很快。

    學生死的越多,侯家就越麻煩!

    侯家麻煩了,自己也沒有好果子吃。

    于是,他直接出手了。

    如一道人形炮彈,陳揚沖上前去。

    其中一名殺手正要將一名學生的頭顱削中,那學生亡魂皆冒,忘記躲閃。

    陳揚直接撞進殺手的懷里。

    同時,陳揚將一股穿勁也施展了出來。

    那殺手直接被撞退兩步,接著七竅流血,瞬間死亡。

    另外一名殺手眼見此狀,不由一驚,手中劍勢一轉,朝陳揚頸部削來,簡直就是快如閃電。

    陳揚只是將頭一縮!

    烏龜縮頭!

    那劍鋒從他頭皮上方掃了過去。

    緊接著,陳揚斜跨一步,一腳踏入到那殺手的雙腿中線里。

    跟著,霸王舉鼎!

    陳揚將那整個人都給舉飛了出去。

    那殺手雖然身高三米,但陳揚站起來也有一米八。

    殺手重重摔了出去。

    陳揚快步跟上,趁那殺手還未落地,便抬膝頂住對方腰部,左手呈現手刀姿勢在那殺手的頸部猛一砍!

    那殺手雙眼圓睜,接著翻滾落地。

    陳揚也就不理他了。

    整個過程乃是行雲流水,快如雷霆的。

    那殺手並沒有直接死去,而是抓著自己的脖子,不停的掙扎,痛苦……但又叫不出聲音來。

    最後,那殺手慢慢窒息而死。

    那五名學生的危機也就宣告解除,他們並沒有去幫戰兩名殺手的同伴。

    因為他們還沒反應過來。

    陳揚朝那同學看去,便想起來這名同學的名字了。

    恆瑞藥!

    他叫做恆瑞藥。

    恆瑞藥面對的兩名殺手非常不簡單。

    陳揚目測這兩名殺手的修為如果用地球的武力來衡量,那就是金丹級別了。

    在沒有法力的世界里,金丹級別的高手乃是陸地真仙!

    而且,這兩個殺手的實戰經驗也非常豐富。

    陳揚剛才殺的兩名殺手不過是化勁修為。

    這恆瑞藥同學一人戰兩名金丹高手,不僅沒有落到下風,反而游刃有余!

    陳揚見狀不由大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