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三零章 埋骨與集群墳墓(下)

    “巨鯨是這片世界中還存在的不多的第二類生物之一了。”巨鯨的聲音在寬闊的山洞中回響開,“古歷史時代,我們是被稱為巨獸,巨大的體型讓我們的身體在很多時候就如同一座移動的生命集合體一樣,所以想要自然而然的死去,對我們來說也成了一件困難的事情。”

    “相比較現存的另外一種第二類生物,龍類們的死亡就要相對于簡單很多。這大概得益于他們個體與個體間的關系並不怎麼融洽所致。一頭龍類若是進入生命的末尾階段,大概不會走過自然死亡的過程。都會成為其他龍類的口糧,促成其他龍類的成長。但在巨鯨群族中,這種事情不會發生。”闡述著兩者的不同,巨鯨進入到冰山洞窟內後,速度明顯減慢了很多。

    “你應該注意到了那些像是異生物侵蝕樣的藍色晶體了吧。那就是我們死亡的標準過程,而集群墳墓這里之所以會有巨大的能量環繞著這座山體,也是因為不斷死去的巨鯨群族成員,以及那些藍色晶體。”

    “通常群族中的每一頭巨鯨都能在生命的末尾感受到自己的死亡來臨。那時候,這些個體就會主動靠向這里,並進入。他們會自己選擇一個合適的位置,逐漸失去生命活動。但是生命活動雖然是在逐漸減弱,可我們巨大的身體里,那些漫長時間積聚起來的能量卻得不到很好的釋放。這些力量若是釋放不當,或者說我們這具巨大的身體若不能得到正確的處理,等到其中的精神消失,不受控制的身體或許會朝向壞的方向發展。”

    巨鯨講述的似乎已經是它們群族的一段歷史。

    “曾經發生過這樣的事情,不止一頭巨鯨。我們並不會長時間呆在一片固定的海域內,而是會在漫長的生命周期中不斷巡游那些未知、尚未被探測的海域。這好像是刻在我們身體和精神上的使命一樣,不斷巡游,不斷探索,消除隱患。正因為這種職責吧,每一頭成年的巨鯨去到老年體時,都是走過極為悠長的距離和寬廣範圍。所以有些時候,特被是在探索那些未知、以及極為遙遠的地域時,即使是我們,可能也會在那些海域沾染上一些危險的未知生物。他們就像幽靈,當我們處于成年體時,它們不會、也不敢出現。可是當我們處于老年,生命逝去,尤其是精神消失後,潛伏漫長時間的它們就會出現。”

    “我知道的只有一次這種事情。從未知遙遠海域帶回了一種不知名微生物,那名群族成員死後並未及時回到集群墳墓內,其尸體漂浮在了海域當中。當時收到信號的我們已經派出成員去回收它的尸體。只是海域巨大,且路途遙遠。等到群族其他成員找到它時,它身體中的微生物已經借由那具龐大的軀體成長,並完成了自己的進化。結果很明顯,那一整片範圍巨大的海域都被這種微生物侵蝕了,成為死域。後來還是群族召集接近三十位成員一起過去,花去數年才將那片海域完全淨化掉。”

    “從那之後,加上以前也發生過相同的事情,群族有了新的規則。並且為了防止我們身體上或許潛伏著的未知危險,每一頭巨鯨在臨近死亡時,都必須自己將自己進行晶體化。那種藍色晶體就是晶體化的結果,持續的時間很漫長,那是**自我消融,身體中積聚能量具現化般的結果。整個過程都不會很好,自我的侵蝕與軀體撕裂,就像是精神消失之際的最後的精神磨煉。”

    女孩像是想到了什麼,看向周圍可見的冰山山體︰“這座巨大的冰山會緩慢吸收這些死去巨鯨的力量,並以此來緩慢擴大自己的體型吧?”

    巨鯨給出肯定的答復,但並未多說其他話。兩者間有了一段給予各自思考的沉默期,這段時間里,巨鯨繼續緩慢向前,隨進入山洞的深度,山洞四下冰壁上釋放出來的淡藍色光芒越發強烈了。

    “若是用上古歷史中的一些知識與信息,你們是知道自己身上有著詛咒一樣的東西吧?就像遺留下來的那些武器一樣,不會被時間影響,一直存在,直到你們徹底滅亡,才會隨著你們的消失而消失掉。”

    “我不認為這是詛咒,群族之中,所有個體都認為這是古歷史時期前,無論是白鯨也好,還是那時我們巨鯨最開始存在的形態也好,這是那個時期下,我們與某種事物、或是某個人達成的一項莊重而代表著榮耀的承諾。就像不變的誓言一樣,你可以將之看成詛咒,它的確比之詛咒更加可怕。不過,詛咒帶來的是災難與痛苦,而我們身上的不會帶給我們這種東西。”

    巨鯨的話接近反駁,但聲音當中沒有爭論的意思︰“你知道很多東西,這些信息大概是與你能完全解放朗基努斯槍和誓約聖劍有關吧?這樣看來,這兩者事物何嘗不是一樣,都帶著詛咒般的東西。”

    “你們和它們看來是同一種事物了。”女孩回答,眼楮中有光芒閃爍而過。

    女孩觀察著周圍的冰壁,那些藍色光芒就在堅冰中生成。借助生物電感應力場的視覺效應,存在于堅冰之內的無數能量流動路線像是運輸水份的根須,從冰山侵入海面之下的部分汲取著巨鯨尸體上的能量,持續不斷將之匯集向冰山中心和頂端部分。

    藍光的產生都在這些根須線路的交匯處,類似匯集後產生的化學反應,釋放出了藍色光線來。

    女孩眯起眼楮,本想展開十字瞳孔,想到巨鯨提醒過的幾點後,壓下此想法。不過僅是依靠感知,她依舊能察覺到冰山中心和頂端存在的東西。

    集群墳墓在建立之初,是依靠巨鯨尋找而來的某些東西作為基礎建立起來的。

    身下的巨鯨已察覺到女孩此刻的變化,沒有等到女孩詢問,它自己主動開口︰“集群墳墓的確存在問題,你也發現了。問題不僅出現在最開始巨鯨群族尋找回來的那幾樣東西上,集群墳墓不斷的擴張也是一個需要不斷被我們重視的隱患。存在的時間很長,加之建立集群墳墓尋找到的那些東西,已經開始讓群族中的幾位首領們擔憂了。”

    “世界樹的樹干碎片,以及古歷史時期那頭秩序守護者白鯨殘缺的一部分骨頭、、、”女孩收回視線,開口接上話,“它們只是被單純冰封起來就不會出現問題,但你們用兩者作為積蓄能量的容器,使用掉的部分能量遠遠趕不上能量匯集的速度,自然而然就會孕育出災難。特別是世界樹碎片、、、從你這里離開後,我會到摩尼可羅亞那里去一次,目的也與世界樹有關系。”

    “摩尼可羅亞、、、沒想到它還沒有死去。我記得它已經活得足夠久了,群族一位首領探索未知海域時曾與它相遇過。現在是它在掌控者龍窟與世界樹嗎?”

    “龍窟的確是它在掌控,但新生的世界樹已經成長到突破天空的深藍領域了,摩尼可羅亞的掌控應該在隨時間逐漸減弱。紅星來臨後,世界樹應該會脫離它的掌控。若是從樹干上新生的世界樹,或許就沒有這份力量。但那里原本就是世界樹的一處根睫所在,深入地下已不知道多深了,摩尼可羅亞也沒有辦法。”女孩說著自己知道的信息,“摩尼可羅亞曾去過自然協會同盟,尋求合作。自然協會的聖劍杜蘭達爾不會被破壞,正確使用它的話,或許可以截斷世界樹的幾條主要根睫、、、”

    “但與他們合作的是極海漩渦下的那個東西,摩尼可羅亞與之相比,實在是沒有讓他們合作的價值。”巨鯨打斷了女孩的話,“群族中,兩位首領也做過相同的事情。它們分別找過神聖十羅帝國和自然協會同盟,但都被拒絕了。其實我們巨鯨群族在他們眼里,應該是敵人才對。因為他們知道我們肯定會阻止極海漩渦之下的東西,但他們要做的卻是想辦法將之釋放出來。我不認為他們有力量去控制那頭禁忌生物。”

    “白鯨的死亡就與它有關吧?”女孩詢問。

    “雖然不是它直接出手,但提供信息,策劃這一場圍攻,肯定有它參與其中。”巨鯨回答,“世界限制就要在紅星來臨時完全消失了,到那時候、、、”

    “你們尋找回了大部分白鯨的結晶體,應該是找到辦法了吧?我不認為你們迫切需要這些結晶體的作用只是用來穩固你口中的集群墳墓。這里的確存在著不穩定的隱患,但這些隱患應該還在你們幾位首領可處理的範圍內,只是對應的代價要大上一些而已。”

    巨鯨沒有說話了,女孩知道過後的信息應該不會讓她知道。雖有好奇心,但她不再詢問。周圍的亮光在這時增強,周圍可見的堅冰也變得越發透明化。不久後,一根根巨大的白色骨頭出現在冰層當中,粗壯且充滿坑洞,滿是時間留下的滄桑痕跡。

    那是人類肋骨樣的骨骼,在半圓形冰壁上展開,連接著一條更為粗大的彎曲脊骨,向前延伸,不見盡頭。或者說,此處冰山山腳處的洞窟,仿佛就是因為這幅張開的骨骼所致。一條脊骨與張開的兩邊肋骨組成山洞承重的主要支架,才讓洞窟得以形成和延伸。

    這幅骨骼很長很長,以巨鯨前進的速度,接近大半個小時後,女孩才在前方看見空間逐漸向著兩邊擴展開,形成一出巨大的洞窟來。

    “深淵之蛇。”女孩這時開口。身下巨鯨沒有回話,卻是前方巨大洞窟內傳來穩固且具有重量的聲響。

    “尋找白鯨散落軀體骨骼時,發現了這一具深淵之蛇遺留下來的巨大骨架,于是那時的我把它一起帶了回來,作為集群墳墓的一塊支架。現在看來它的確起到了很大作用。”發出聲音的是另外一頭巨鯨。

    “艾琳諾,歡迎你的到來。”那一頭巨鯨禮貌。

    “卡俄伊斯。”女孩回以禮貌,但也只限于點點頭了。但被稱為卡俄伊斯的巨鯨毫不在意,“世界樹的碎塊已經甦醒了,正在持續吸收集群墳墓中的能量。雖然它的確具有神奇的力量,直到現在也沒有完全失去。但我不認為你們靠著它的碎塊,就能復活白鯨來。它或許還會給你們帶來另外的危險。”

    “艾琳諾,這件事你無須擔心,群族之中早有計劃,我們會按照計劃一步步進行。我們只需你手中的結晶體而已。另外,你非常清楚紅星來臨後,隨著世界限制的完全消失,極海漩渦得那頭禁忌生物就能突破鎖鏈的禁錮,重新回歸這片世界。巨鯨群族必須,且是一定要具有與之對抗的力量、、、”

    、、、、、、

    環視四周,寂靜將安靜取代了。卡西亞緊繃弓著的身體,力量時刻都積蓄在每一股肌肉當中,悄悄于開始陰暗的樹林中潛行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