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TYPE html PUBLIC "-//W3C//DTD XHTML 1.0 Transitional//EN" "http://www.w3.org/TR/xhtml1/DTD/xhtml1-transitional.dtd"> 美食供應商思兔_ 第一百零三章 佛肚酒 木子書屋

第一百零三章 佛肚酒

    像那天夕陽下的奔跑,不對串台了,徐秘書張大嘴,那架勢絕對能吞下一顆鵝蛋了,沒辦法他太吃驚了。

    別看徐秘書存在感好像不強,但他本人實力不容小覷,雖然主職是言會長的秘書,幫忙處理各種雜事,但最重要的是言會長釀酒時的搭把手。

    意思就是打下手,很多事情尤其是最近幾年都是他幫著言會長完成的,妥妥的釀酒大師也是沒跑了,在釀酒界也是薄有名聲的。

    四十幾歲能夠達到這種成就比起言會長正兒八經的幾個徒弟手藝還要高超一點,徐秘書一直都是十分自得的。

    但是就在剛剛徐秘書遭遇了有史以來最強的打擊,沒辦法當自己沾沾自喜的時候,有一個比你年紀更輕,成就更大的人龍卷風似的出現,關鍵是人家還認為自己還不行,你就說說吧,這還不夠打擊,還有什麼才算是打擊了。

    生活如此艱難,徐秘書第一次遭到了現實的毒打。

    言會長倒是沒有太大的表情變化,來之前他是了解過袁州的為人的,知道這是一個既有天分又十分努力的年輕人,絕對是現今年輕一輩該學習的榜樣。

    听到袁州說這話他倒不是很意外,反倒有種意料之中的感覺,看了看袁州十足真誠的樣子想了想道︰“既然袁總釀這麼認為,這個職位就給你保留著,等到袁總釀覺得自己可以的時候,就千萬不要推辭了。”

    反正言會長最終的目的是希望這個天賦與努力集于一身的年輕人能夠給釀酒界帶來新的生機,至于或早或晚,以袁州的速度,他表示自己的身子骨還算是硬朗,應該可以看到的。

    “好的言會長。”袁州想了想還是答應了下來。

    還是那句話閉門造車是不可取的,只有多跟同行業的頂尖人士多多交流才能提高,即使他已經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了,還是需要保持謙遜。

    听到袁州答應了,言會長一張臉愣是笑成了一朵盛開的老菊花。

    而徐秘書這時候才回過神來,“怪不得袁總釀在廚藝和釀酒,雕刻這些行業成就都如此高呢,看來我得多多學習才是了,不應該固步自封,驕傲自滿。”

    等到徐秘書以後接替了言會長的職位,將華夏釀酒引領到新高度的時候,對于此時此刻袁州所說所做依舊記憶猶新,他也是一直如此要求自己的。

    梅花酒的清冽爽口,帶著清雅的梅香,征服了現場所有的人,也許有人不喜歡花釀制的酒,覺得只有暢快的高度數的酒喝起來才有滋有味,但是絕對不能不承認,這個梅花酒確實是前無古人的創新酒,擔得起交流會第一個出場的名頭。

    梅花酒過去以後,下一個上來的是佛肚酒。

    顧名思義佛肚酒自然是跟佛肚竹有關的,拿上來的酒壺都是上了年紀的欖黃色的佛肚竹雕刻而成的。

    自然也是袁州自己木工雕刻的,本來佛肚竹就十分優美好看,再加成了袁州的木工,一個個仿佛是真的彌勒佛一樣,笑眯眯地看著人間。

    “這是我根據竹葉青酒的釀制手法自主研發的一種具有保健功能的酒,希望大家可以品嘗看看有什麼意見都可以提。”袁州介紹道。

    不同于猴兒酒的品鑒只有一種酒,今天交流會五種酒每上來一種,袁州就會介紹一種,雖然不會詳細介紹,但是名字和大約的年限性狀這些都是可以介紹的,因此還是比較忙碌的。

    佛肚酒,是袁州在釀制猴兒酒的時候,突發奇想想要釀制一款不同的竹葉青酒的試做品。

    以佛肚竹的嫩葉為主要材料,配合十幾種名貴中藥材釀制而成,具有清心除煩,寧靜安神的功效,到目前為止這是第一批佛肚酒成熟的日子,因此一直沒有上小酒館的酒單,剛剛好可以拿來當新酒交流。

    一听到是沒有听過的酒,一眾人都下意識地伸長了脖子想要仔細看看這個酒跟大名鼎鼎的竹葉青有什麼不同。

    一時之間會場內顯得格外的熱鬧,當然烏海這里更加的熱鬧了,起因是迪亞斯美美的喝完梅花酒以後,覺得自己有點餓,打算吃點點心墊墊,好再喝其他的酒。

    迪亞斯作為西班牙人最愛的自然還是有著西班牙國酒之稱的雪莉酒了。

    而且他最鐘情的還是100佩德羅一希梅內斯,甜型雪莉酒,是由佩德羅一希梅內斯葡萄曬干制作而成的,這一款酒最是適合用來搭配甜食和烤點,要是有一塊奶酪的話那就更完美了。

    喝完芬芳怡人的梅花酒以後,迪亞斯就習慣性地想要找點點心來吃,之前就看到了桌子上滿滿當當的都是點心,雖然只是匆忙掃了一眼,但是也是注意到了那精致漂亮的外形的。

    但是現在看看桌子上空空如也的盤子,以及中間盤子上堆著的孤零零幾塊五顏六色的糕點,迪亞斯是真的抬手使勁揉了揉額角,他覺得是不是沒有喝過華夏的酒所以喝醉了出現幻覺了,明明十幾分鐘之前還是滿滿的桌子怎麼就變成了,小貓兩三只了。

    這一幕讓人實在是太詫異了,當然也是迪亞斯不夠淡定了,要不是給袁州面子,烏海表示桌子可以完全清空,根本不用擔心可以見到還有點心在桌上。

    迪亞斯略帶夸張的動作引起了他同一桌人的注意,雖然大家三三兩兩的站在長桌不遠的地方,但是因為每一桌都是分了的,自然還是以自己所在桌子為軸線站立的,因此很容易就看到了听到了迪亞斯的話和表情。

    然後一桌十個人除了烏海和毛熊都默默無語,就喝個酒的功夫,怎麼桌子就成這樣了?

    而且完全沒有被人洗劫的痕跡,盤子干淨,桌子整潔,就是剩下的點心都是擺的整整齊齊的,好像沒有動過的樣子,要不是顏色形狀一看就不是一種點心,他們都以為這是只上了一盤子呢。

    烏海和毛熊手挽手站在一塊看向了新鮮出來的佛肚酒一點也沒有發現同桌人復雜得熱火的目光,在烏獸的字典里,只要是能夠吃進自己肚子里的東西那就是各憑本事了,搶飯吃他烏海還沒有怕過誰,因此一點也沒有不好意思。

    很快就有服務員過來將空盤子收走端上來新得點心,作為辦過好多次交流會的袁州表示,他已經做足了充分的準備,每一張桌子都準備了,三份點心預備著,就怕到時候點心吃完了酒還沒有喝完這就尷尬了,尤其今天烏海也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