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吊死

    我立刻緊張起來,右手摸到腰間的刀,但還是故作輕松地說︰“帶了,但我不打算現在就給你。”

    “沒想到你還提防著我!看來那女子沒少給你灌迷魂湯!”中山裝只是余光瞟了我一眼,依舊開著車子,也沒有多說什麼。

    車子繼續往前開,很快就到了老槐樹村。算起來,從主城區出發,不到一個小時的車程。

    天依舊陰得很,還有點悶熱。

    他把車子停在村子外面,說︰“我在外面等你。你去村東找方老三。你就說訂做一間小洋樓,急著用!”

    我打斷了他,問道︰“你怎麼不進去?”

    中山裝說︰“我不能進去。我怕遇到謝靈玉,我在這里給你盯梢。今天是陰天,我怕她會回到老槐樹。一旦我給你打電話,你馬上出來!”

    我心中一動,若真是能見到謝靈玉,那就不虛此行了。我原本就計劃,到老槐樹村找那個靈媒,便順水推舟答應下來,問︰“那我見到方老三之後,該怎麼辦呢?”

    中山裝說︰“你先客套幾句。然後給他三千塊錢,看能不能問出這段時間,是誰找他做的黑轎子。記住,方老三是個很怪的扎紙匠。如果他不肯說,你馬上出來。我等天黑之後,再摸進村,想辦法撬開他的嘴!”

    中山裝拿出一個信封給我。我打開看了之後,里面是一沓錢。

    關于老槐樹村靈媒神婆的事情,我沒有提,中山裝也沒有交代。

    就在我們在車上談話的時候。一輛老式的深藍色貨車經過,上面用白布綁著一口黑漆棺木,開進了老槐樹村。

    “看起來村子上有人死了。”我說,心頭不由地多了一股不好的預感。

    “很正常的。老槐樹村很多年輕人都進城了,只剩下不多的老人家,總會有些人過世的。快去快回,不要耽誤。”中山裝囑咐。

    我下了車之後,並不打算按照中山裝的要求來。我準備先去找那個靈媒神婆問一問,看她見沒見過謝靈玉。

    村子面積不算太小,兩邊也蓋起很不錯的小樓房,還有些小賣部之類的。

    在入村的地方有棵大槐樹,枝繁葉茂。樹下坐著個獨眼老頭,正在抽著煙。

    我走上前,發了煙,說道︰“老大爺,跟你打听個人!”

    獨眼老頭有些驚訝地看了我一眼,接過我的煙,道︰“俺老頭子在老槐樹住了一輩子,這個村子沒有我不知道的。你這娃娃太客氣了,直接問吧!”

    我給他點了煙,笑著說︰“我是江城市區來,你們老槐樹村是不是有位幫人請神問事的靈媒呢?”

    獨眼老頭身子一哆嗦,問︰“你……你是找瑛姑的嗎?她可是很怪的人。她老公也很怪,就喜歡扎紙玩。”

    我心想這不是巧了,原來扎紙匠方老三和靈媒神婆是夫婦二人。

    “你還沒有告訴我,瑛姑家怎麼走?”我有些著急。

    獨眼老頭咯咯笑了一聲︰“你不要著急嘛!多給幾支煙。”

    我把拆開的一包煙全部給了他。

    獨眼老頭吐著煙頭,朝停在路邊的捷達車看去,好一會兒,才方才壓低聲音,說︰“村里人都怕瑛姑一家人,可我就是不怕。不少人來找過瑛姑。像你這樣來的人,我倒是第一次見到。”

    我一听樂了,問道︰“是不是來問事的人都是上了年齡,我這樣年輕人很少來啊。”

    獨眼老頭意味深長地看著我︰“你知道我是老槐樹村干啥的嗎?”

    我搖搖頭,心想這老頭子有些怪,既然靈媒瑛姑與扎紙匠方老三是一家人,應該都是村東位置。

    我先試著往那邊走一走,繞點路也無所謂。

    這時,從岔路口走出了一個漢子,身形非常地魁梧︰“六爺,棺材拉回來,等著你主持入殮的。”

    獨眼老頭應了一聲,又對我說︰“年輕人,拿了你的煙。我正好順路,帶你去見瑛姑,還有她老公!”

    看來這獨眼老頭是一位白事先生。

    村里死了人,需要他主持儀式。

    我跟在獨眼老頭身邊,他腿腳並不太靈活,一瘸一拐地走著。

    很快,我就看到掛滿白布,貼滿白紙對聯的一戶門樓前,一塊牌匾上寫著︰方老三紙扎鋪。

    在邊上已經搭好了簡單的靈堂。剛才看到的藍色貨車停在邊上,黑漆棺木已經卸下來擺在靈堂中間,四周油燈燃香已經點了起來。

    “娃娃,方老三就是這一家!”獨眼老頭伸手拉住我。

    我不由地一激靈,頓時便感覺他的手無比地寒冷,忙陪笑著說︰“莫非方老三出了扎紙之外!還有人借他的房子設置靈堂嗎?”

    “瑛姑已經死了。你見她最後一面吧。”獨眼老頭忽然開口說。

    听到這話,我驚出一身冷汗。

    靈媒竟然死了,更奇怪的是獨眼老頭忽然伸手把我拉住。

    我腦海之中閃過數個不好的念頭,忙說︰“算了算了。我不找瑛姑了。我要找許老三訂做一間紙洋樓樓。馬上就是我爺爺的忌日,我準備燒給他!”

    獨眼老頭又道︰“許老三也死了。他們二人是兩口子,昨晚一起上吊死的。今兒一早才發現的。”

    听到這話,我只覺得頭暈目眩。兩人齊齊上吊死了,這他娘也太過詭異了,一股寒意從腳後跟直沖天靈蓋。

    “那我……那我換別的紙扎鋪看一看!”我整個人變得慌亂無比,頓時滿頭大汗。

    獨眼老頭身邊,站著數個壯漢,我根本就不佔優,真要發生什麼事情,我根本就逃不出去。

    獨眼老頭忽然臉色一沉,說道︰“年輕人,我是在救你。你現在出去,跟你一起來的那只惡靈附身的中山裝就會殺了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