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以死亡來教授最後一課,薪火傳承!

    小樹林,密集的樹枝遮擋著眼光。

    一片寧靜悠遠,直到....

    “砰!”

    忽然一拳,糊在自己臉上,烏賊奧菲以諾尚未反應過來,就已經倒退了數步,痛苦的捂著臉。

    “你這個混蛋!”

    旁邊,大樹上倒映出來的幽藍色虛影,伴隨著憤怒瞬間消失。

    隨即烏賊奧菲以諾揮動著手杖殺來!

    披風,強者的象征,雖然眼前烏賊奧菲以諾的披風,更像是紙糊的一樣,但終究是明確的披風。

    當手杖揮出的時候,強勁的力量和空氣摩擦,陣陣聲響在甦宸呼呼刺耳著。

    鏗!

    翻手取出破曉之翼,猛然揮出,悍然間踫撞在一起,醒目的火光一瞬間迸發出來。

    烏賊奧菲以諾看得出來,十分氣憤。

    雖然第一次攻擊被擋住,但是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

    “喝啊!”

    一聲怒喝之下,手杖似刀一般,疾風驟雨的揮出,劃破天際,漣漪似落石砸于湖面般。

    攻勢迅猛,正如他此刻滿腔的怒火。

    但此刻兀然響起的唯有那刀劍踫撞的“鏗鏗”之聲,並沒有他期望的哀嚎!

    越是不如意,烏賊奧菲以諾的攻擊,便是越發狂暴而又....凌亂,直到破綻百出!

    復眼閃爍見,忽然破曉之翼一揮,白芒一閃的瞬間,陽光倒映出的寒芒無比醒目。

    “撕拉!”

    刀劍與肉體摩擦的聲音頓時響起。

    “啊啊!”

    隨即響起的便是烏賊奧菲以諾痛苦的嘶吼聲,只見他的手腕上冒著璀璨的火光,而手杖已然無力握住,飛了出去!

    滴滴——

    絲毫不給他喘息的機會,甦宸猛然拉開破曉之翼,兩側的刀刃匯聚著光芒,化作了銳利的箭矢,而後爆射出去!

    轟!

    頓時,爆炸的火光掀起強力的沖擊波,直接將烏賊奧菲以諾整個人都轟飛出去。

    身體後仰,四肢前傾,失去了平衡,身體爆射出去,狠狠的撞在了隔壁花園的玻璃罩上。

    砰!

    啪嗒!

    頓時,玻璃罩直接粉碎開來,化作了零星點點的碎玻璃掉在地上,身體無力的躺在地上。

    而此刻,菊池啟太郎終于姍姍來遲,手上則是faiz腰帶和手機。

    “巧!”

    他大喊了一句,將腰帶用力扔了出去。

    眼疾手快的接過腰帶,乾巧笑著吐槽︰“你好慢啊!”

    “明明都是因為你出門都不帶腰帶!”菊池啟太郎瞪大了眼楮,反駁道。

    乾巧沒回話,只是笑了笑,隨即迅速戴上腰帶。

    【555!】

    【standing-by!】

    “henshin!”

    【plete!】

    當紅色的光子血液散發著獨特的光芒,假面騎士faiz登場!

    熟練的甩了甩手,他朝著烏拉諾斯和奧菲以諾消失的地方而去。

    .........

    握著破曉之翼追上來,甦宸淡淡的瞥了一眼躺在地上,似乎失去了戰斗力的烏賊奧菲以諾。

    “現在可以告訴我木場勇治去哪里了吧?”他淡淡的說道。

    旁側,白淨的牆壁上,再次出現虛幻的身影。

    “你休想!這場戰爭的勝利一定會屬于我們奧菲以諾!”烏賊奧菲以諾嘴硬的很。

    “啊啊~誰知道呢,不過你肯定是看不見了。”不在意的擺了擺手,甦宸也懶得繼續追問。

    緩緩拉開破曉之翼,準備給他最後一擊的時候。

    背後,突然傳來了一聲怒喝。

    並非針對他,而是...烏賊奧菲以諾。

    暴脾氣的乾巧,和甦宸擦肩而過,直接奔著奧菲以諾而去,拎著對方起來就是一頓錘!

    不得不說,烏賊奧菲以諾的披風真的是個擺設,強者的象征貌似是給錯人了。當然,說不定這只是單純感謝新城隊員的客串也說不準~

    不過都無所謂了,剛剛被甦宸打得已經快要失去戰斗力的烏賊奧菲以諾,現在很輕易的就被乾巧擊潰。

    本來自己的目標也不是他,甦宸干脆叉著腰,在一旁omo了。

    戰斗很快結束,充能之後的乾巧一腳深紅電鑽簡單利索的解決戰斗!

    “呼!”

    吐了口氣,為店長報仇之後,乾巧感覺心中郁結也沒了。

    不過再回頭的時候,身後已然沒了烏拉諾斯的身影。

    ........

    另外一邊,刻意挑著沒人的地方逃跑的木場勇治突然被人拉了一下。

    原來是身後的長田結花有些跑不動了。

    “休息一下吧。”

    看了看身後沒有烏賊奧菲以諾的影子,木場勇治也松了口氣說道。

    “嗯嗯!”大口喘息著,長田結花貼著牆。

    過了幾分鐘,後者稍微好受一點了,不過臉上也寫滿了迷茫。

    “木場前輩,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我也不知道,不過....我知道我們絕對不能做那樣的事情,一旦真的隨意亂殺無辜,就再也沒辦法回頭了。”木場勇治語氣堅定的說道。

    談及此,他莫名感覺還得在遠一點,盡量離那個smart-brain公司遠一點。

    “我們走吧,這里不能久留。”

    “嗯。”長田結花性子軟,點了點頭就跟著一起走。

    可兩人,這還沒有走多遠。

    突然一輛眼熟的轎車從拐角處沖了出來。

    嗤嗤!

    輪胎和地面瘋狂的摩擦,留下了一道顯眼的痕跡,車輛才停了下來。

    車門打開,下來的赫然是戶田英一!

    “戶田前輩!”

    木場勇治一愣,隨即趕忙將長田結花護在身後。

    他還以為,對方是來懲罰他們逃走的事情。

    可誰知道卻是....

    “我來教給你們最後一課,那就是....奧菲以諾的死亡!”

    語氣平靜,甚至嘴角還有一絲笑容的新城隊員完成了對薪火的最後傳承,隨即便是頃刻間化作了一團沙子徹底消失!

    “啊!”

    長田結花目瞪口呆,捂著嘴,被嚇壞了。

    木場勇治也是愕然不已。

    怎麼,突然那個看起來很強的前輩就這麼隕落了?!

    可,更驚訝的還在後面。

    忽然,兩人耳旁傳來了一個陌生的男聲。

    “嘖~還真是盡職盡責呢,用死亡來教導後輩,不愧是你啊,新城隊員!”

    聲音,來自天空!

    于是,木場勇治抬頭,烏黑的瞳孔倒映出了藍色的身影,虛幻般的雙翼在背後振動著,端立在高空中的騎士!

    “你是....”他不免有些錯愕,道出了心中的疑問。

    對方沒有正面回答,只是傳來了讓他頓時心底一寒的話語。

    “終于找到你了,木場勇治!!”

    他的目標...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