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是你,墜機狂魔新城隊員!

    翌日,甦宸本以為以老爺子的性格,會立馬安排米克過來東京。

    不過一直到中午,都沒看見小米克的影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和它的主人一樣,不認路.....

    當然,他可沒有嘲諷小公主的意思,畢竟路痴是正常現象,是吧綠藻頭~

    不過甦宸也不想繼續白費工夫等米克出現,剛好他也接到了一個短信,來自須藤霧彥的消息。

    “社長,我們發現木場勇治了。”

    緊隨著的,還有一張照片。

    照片中,木場勇治和一男一女進入了一家咖啡店。

    其余兩人,只是一個背影,甦宸看不清,不過仔細一想,這個階段和木場勇治在一起的女生,應該就是....長田結花了吧?

    思忖片刻,他給須藤霧回復了一句,便前往那家咖啡店。

    他嚴重懷疑,木場勇治身上,發生了很特別的變化,而這種變化,他需要去確定!

    繼續開著他那輛白色小轎車,甦宸不由心中吐槽起來。

    “還想著最近閑下來制作一輛專屬機車呢!結果....竟然比之前更忙了。”

    “希望後面有空,但願不會明日復明日。”

    立下flag,他踩下油門,朝著咖啡而去。

    .........

    咖啡店中。

    木場勇治和長田結花,正一臉茫然的望著前方的人——戶田英一。

    他,乃是smart-brain公司安排指導他們的人選。

    端起一杯咖啡,木場勇治不由自主的回憶起最近發生的事情。

    本以為自己跳樓後就可以不管身後事了,可沒想到他被救了,一個穿著藍色緊身衣的奇怪女人救了他!

    對方來自smart-brain公司,似乎很了解他身上發生的事情。

    並且告訴他,變身後的姿態為奧菲以諾。

    但更多的消息像是什麼為奧菲以諾,為什麼會變成奧菲以諾,自己應該干什麼之類的,就不得而知了。

    直到前天,他接到了一個任務,去找一個和他一樣的女生,便是旁邊的長田結花,他的....同伴!

    再然後,就是昨天前去公司見到眼前的前輩,告訴了他們奧菲以諾的原生種,即自然死亡的人類變成的奧菲以諾這個稱呼!

    更是宣稱,人類是他們的敵人,他們必須增加同伴贏得戰爭!

    他明確表達了抗拒。

    對方也不在意,讓他明天在回答也不遲。

    于是今日,他們便來到了這里。

    “不行的,我們做不到,殺害人類,增加同伴什麼都根本沒有意義啊!而且那些人也跟我們無仇無怨!”

    木場勇治雙手握在一起,再一次發出了抗拒。

    相比起奧菲以諾,他更認為自己還是個人類!

    “沒必要想那麼多,習慣之後就好。”戶田英一早有預料似的端著咖啡喝了一口。

    隨即忽然站起身來。

    “戶田桑?”木場勇治微微一愣。

    dang~

    這時,擺鐘發出了沉重的聲音。

    而木場勇治眼前的男人,兀然間化作了奧菲以諾的姿態!

    烏賊奧菲以諾!

    全身基本為銀白色,背後有著象征強者的披風,武器則是一把手杖,徑直對準了旁側的一名男子。

    唰!

    突然的,從手杖中發射出了漆黑的濃墨,猛然間覆蓋在了男人的臉上。

    “啊啊!”窒息一般的掙扎幾秒鐘,男人倒下失去了呼吸。

    “你們也動手吧!”烏賊奧菲以諾一邊大開殺戒,一邊說道。

    頓時,咖啡店內一片狼藉,客人不多,卻也不算太少,此刻全都化作了獵物!

    “啊啊啊!”

    淒厲的慘叫聲,回蕩在木場勇治的耳旁,這一刻他懂了。

    邀請他們來這里,根本不是為了商量,而是....進行現場教學,屠殺人類的現場教學!

    “不要!”

    木場勇治大喊著,連忙拉著長田結花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他們絕對不能就這樣墮落,喪失人性!

    門,這時打開。

    走進來的,赫然是乾巧和園田真理。

    望著撞開自己逃走的木場勇治,乾巧一臉茫然︰“發生什麼了?”

    一回頭,才發現店長已經遇害!

    “店長!”

    這里,是他曾經打工的地方,店長對他也是照顧有加,可現在.....

    即便很氣憤,但忘記去faiz驅動器的他,第一反應還是拉著園田真理快逃!

    身後,殺紅眼的烏賊奧菲以諾緊跟著上來。

    乾巧連忙撥通菊池啟太郎的電話。

    “啟太郎,我們遇見奧菲以諾了,快把腰帶帶過來!”

    說完,為了拖延時間,趕緊逃進了小樹林中。

    密密麻麻,林立的大樹成為了天然的掩護,躲在一顆粗壯的樹後,乾巧和園田真理大氣都不敢喘。

    即便如此,奧菲以諾強大的听力,一樣听見了兩人微弱的呼吸聲。

    于是.....

    “撕!”

    身後,那足足三人才能抱起的大樹竟是輕易被攔腰斬斷,轟然間倒在了地上,巨大的聲響讓乾巧兩人心中一顫。

    情況好像....糟糕了!

    逃亡,即將在此開始。

    忽的,意外突生。

    嚦!

    藍色的身影,宛如閃電一般,與兩人擦肩而過。

    砰!

    一聲悶響,隨即而來的是一聲“唔?”的疑惑。

    當乾巧回眸,身後那藍色的騎士單手抓著即將落下的手杖。

    “是他!”

    他隱約記得,當時與眼前男人同行的女孩,稱呼他“甦宸”?

    旁邊的園田真理,同樣驚駭。

    “他不是上次救了啟太郎的人麼?”

    “嗯.....”乾巧抿了抿嘴,點了點頭沒說話。

    此時,輕易擋住烏賊奧菲以諾的甦宸,緩緩開口了。

    “抱歉,方便告訴我,那個咖啡店發生什麼了麼?還有,木場勇治在什麼地方~”

    甦宸有點茫然,他到的時候,咖啡店已經一片狼藉,之後听見了動靜,才過來此處。

    聞言,烏賊奧菲以諾猛然掙脫,隨即身旁的樹上倒映出了他的虛幻的上身。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認識木場勇治!”

    目光自然的瞥了一眼那虛影,甦宸微微一愣︰“咦,是你,墜機狂魔新城隊員?”

    眼前,這個奧菲以諾,不正是墜機二人組的新城隊員,平成客串王麼?

    “哈?”

    這不著邊際的一言,讓烏賊奧菲以諾頓時一愣︰“你這家伙,在說什麼呢?”

    “算了,沒什麼。”

    玩梗,在心中,你不懂,我說一千道一萬都沒用!

    于是,回應的便只是一拳,直接糊在了烏賊奧菲以諾的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