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少年,別高興的太早

    salle料理店前。

    加賀美新一陣心肌梗塞。

    啊,還是熟悉的感覺,腹黑的蝦餃!

    這時,身後突然來了一記神補刀。

    “你的字還是那麼難看啊!”

    熟悉的聲音,讓嘎嘎米微微一愣,視線穿過甦宸兩人。

    “父親....”

    甦宸和園D若菜的身後,不知何時一輛車出現,而隨著微微搖下來的窗戶,加賀美陸的臉浮現出來。

    看起來一副慈父模樣的男人從車上下來,雙手背在身後,一副大佬的模樣︰“沒想到你一個不會做家務的人,居然會在這種店里打工!有好好吃飯麼?”

    “有....沒事的話,你就請回吧。”加賀美新顯然不太願意和自己這位多年不管他的父親多交流。

    “.......”

    加賀美陸沉默,看著兒子蹲下繼續做自己的事情,于是目光轉向了甦宸這邊。

    “你是新的朋友麼?”

    聞言,甦宸莞爾︰“勉強算是吧,準確來說,應該是他的前上司更為合適。”

    “前上司....”加賀美陸若有所思。

    凝重的目光對上了甦宸平靜的雙眼,充滿侵略性似乎想要從他的雙眼中看出些什麼一般。

    不過那一雙深邃,黑曜石般的瞳孔完全不見一絲波瀾,太過平靜。

    于是,他只能輕笑︰“感謝你對犬子的照顧了,不過現在可以讓我和他單獨說些什麼麼?”

    “.....”甦宸沒有第一時間回話,瞥了一眼毫無反應的嘎嘎米,便是明白他在鬧別扭了。

    明明想和父親說說話,卻不願意低頭麼~

    “可以啊~”微微一笑,甦宸拉著園D若菜直接進入了料理點中。

    店內,沒什麼人,店長也不在。

    只有日下部煦,內向的她看見人進來,低著頭道︰“歡迎光臨。”

    “麻煩兩份鯖味噌,謝謝。”

    隨便找了個位置和園D若菜坐下,甦宸輕笑的回答道。

    鯖味噌這東西,他可是記得的,畢竟是天道總司都贊不絕口的美食,當時一度讓他深感好奇。

    “那個不是....”小煦剛想拒絕,因為那不是店內的料理,而是她做的工作餐。

    “我知道有那個的,麻煩了。”甦宸插嘴打斷。

    小煦沉默,默默的走入了廚房,算是答應了。

    “你認識她麼?”小公主倒了兩倍熱水,狐疑的瞥了一眼店內的女生。

    頭發有些長長的,亂亂的,總是低著頭,無論怎麼看都缺少一絲魅力。

    嗯,威脅不大!

    “知道一些。”甦宸笑了笑,喝了口水。

    對方可是....少見的蛻皮原蟲,要是好好訓練的話,戰斗力瞬間就是接近天花板級別的!

    他的臉色很平靜,讓園D若菜很快安心了下來。

    她對自己的魅力還是很有信心的,只是太久不見有些患得患失罷了。

    等待美食的過程中,外面嘎嘎米父子似乎有些要爭吵起來的架勢。

    也是,在加賀美新心中,當年弟弟的失蹤,就是因為父親沒有盡到責任,而在亮失蹤的過程中,更是一點都不尋找。

    在他看來,眼前的父親就是被權利燻心的人,已經沒有了對家庭的關系!

    最後,兩人還是不歡而散。

    加賀美新留下了一句︰“反正你只在意自己,也沒必要來管我吧?”

    不等加賀美陸回話,已然進入了料理店中,狠狠的關上了門。

    身後,這位警視廳總監,zecter的人類高層沉沉的....嘆了口氣。

    就算是表面風光如他,也有很多無能為力的事情啊!

    ........

    店內,一臉陰沉的加賀美新一屁股重重坐在了椅子上。

    亮的死,對他來說是很大的打擊,而那位父親的不管不顧,更是讓他心寒。

    這時,耳旁傳來了甦宸的聲音。

    “這樣好麼?他說不定...也有難言之隱的。”

    聞言,下意識抬起頭,對上了甦宸平靜的目光。

    俊逸的男人單手拖著下巴,饒有趣味的望著他。

    加賀美陸已經算是少見的慈父了,至少和風都那位恐懼帝王相比,真是好太多了,作為朋友或許有些冷血了,畢竟對天道的父母見死不救,但作為父親,身為一名人類,他真的盡力了!

    嘎嘎米冷哼一聲,不想說話的轉過身去,背對著甦宸,其意思也很明顯了。

    見狀,甦宸啞然一笑,搖了搖頭,怨氣倒是不小啊。

    放任他在那里生悶氣,他和園D若菜已經準備品嘗鯖味噌了。

    造型上,屬實一般,或許是作為工作餐的關系,只是家常菜的樣子。

    但對于甦宸和園D若菜這種貴族出身,也是別樣的體驗。

    小公主早就餓了,帶著一絲好奇的拿起筷子大口嘗了嘗。

    “喔!好次!”

    小嘴一下子塞滿,說話都說不清楚。

    就算是常年吃著一流料理大師做的各種美食,但此刻小公主還是忍不住這種味蕾歡呼的感覺!

    真是一種,從來沒嘗過的味道!

    有這麼好吃麼?

    甦宸一開始還有點懷疑,可一塊鯖味噌入口,頓時眼冒亮光。

    這個味道....難怪天道總司一直想要偷學!

    這時,門突然開了。

    緊接著,一個人帶著風似的走了進來。

    天道總司!

    裝逼如風,他剛進來,目光頓時一愣,旋即便是停在了甦宸的身上!

    “是你!”

    “喲~好久不見。”甦宸輕笑一聲,招呼了一句,然後低著頭繼續享受美味的料理。

    天道總司熟練的一把拉過凳子,坐在了甦宸的對面,然後招呼道︰“小煦,一份鯖味噌。”

    後廚,日下部煦無奈的嘆了口氣,對天道這個奇怪的男人,她是真的毫無辦法。

    而此時,天道死死盯著甦宸︰“你來這里干什麼?”

    “....這里不是餐館麼?”甦宸聳了聳肩,一邊吃一邊淡淡的說道。

    “你只是單純來吃飯的?”天道總司皺著眉,繼續問。

    這時,身後突然傳來了小煦的聲音。

    “鯖味噌已經沒了。”

    “哈!”

    天道一愣,雙手拍著桌子直接站了起來,瞪大了眼楮。

    “怎麼可能這麼快....”

    “最後兩塊在那邊。”見他不信,小煦干脆指了出來。

    天道回頭一看,小吃貨園D若菜已然吃的干干淨淨,一臉幸福的喝著贈送的茶水。

    至于甦宸,剛剛將最後一塊鯖味噌吃下去,正用紙巾不緊不慢的擦著嘴角。

    “......”

    莫名,一種心肌梗塞的感覺上來。

    “噗嗤!”

    旁邊,嘎嘎米沒忍住,直接笑出聲了。

    他可太舒服了。

    天道總是來這里吃掉他的鯖味噌,現在終于遭報應了!

    心里,那叫一個舒坦!

    不過....

    他好像也還沒吃飯來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