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女人,一種奇幻的生物!

    東京。

    車流不止,下班的人群一個接著一個,走在回家的路上。

    他們的心情都很不錯,畢竟對于整天忙碌于工作間,兩點一線的上班族來說,下班就是解放的象征。

    雖然....某些人回家還要交公糧,增加業務來著。

    不過不妨礙喜悅的心情。

    在車流中,甦宸和小公主,便是被堵住了。

    “真不愧是東京啊,人也太多了,你說會堵到什麼時候呢?”小公主捂著肚子,貼在窗戶上疲憊的說道。

    她昨晚都沒睡好,大早上又開始了飆車,稀里糊涂的跑到這邊了。

    現在當真是又餓又困!

    “快到了。”甦宸認真開著車,聲音溫柔的安慰了一句。

    “嗯。”

    少女溫順的點頭,打不起精神的她倒是頗有一種貓咪般可愛的感覺。

    長長的睫毛微微揚起,眼楮半眯半睜。

    好不容易從車流中擠出來,甦宸將車停在了商場前。

    他現在居住的公寓可沒有女生的生活日用品。

    不過一听見要逛超市,小公主頓時感覺自己滿血復活了。

    先甦宸一步下車,興致勃勃的一把抓住少年的手。

    “出發!購物!”

    在他的面前,所謂的公主,也不過是個“普普通通”,顏值億點高的少女罷了!

    看著突然甦醒過來的少女,甦宸嘴角一抽。

    女生啊~還真是奇怪的生物。

    他們既可以害怕蟲豸,卻又能不畏高度和失重,比如跳樓機,雲霄飛車之類。

    她們有時能擰不開瓶蓋,卻又能扛起一桶飲用水;有時跑幾步都喘息的不行,有時逛一下午街都精力滿滿。

    這種魔幻的生物,對于男生來說真是充滿了矛盾。

    尤其是甦宸這種常年待在研究所的,雖不是鋼鐵直男,但也並非多會撩人的海王。

    感嘆著神奇的女人,走在前方的園D若菜突然發現少年未曾跟上來。

    回頭一看,見他在發呆,小嘴一嘟。

    “發什麼呆呀,不是要逛超市麼?快點快點!”

    說話間,不等甦宸反應,便已然拉住了他的手。

    于是乎,少年只能苦笑跟上。

    推著小推車,園D若菜挑選著適合的日用品,清純畫風的毛巾,牙刷牙膏之類,她喜歡以及甦宸喜歡的零食。

    她來得及,就帶了一些喜歡的衣服。

    熟練的拿起一袋袋零食,她巧笑嫣然︰“甦宸,這個,還有這個.....”

    一時間,小推車中已然滿是零食。

    “若菜姐,這麼多甜食,你小心牙齒哦。”隨手拿起一袋糖果,甦宸好心提醒道。

    “我才不怕!世間唯有美食不可辜負!”小公主是個吃貨,實誠的回答。

    說完,便是繼續她的“戰斗”!

    甦宸神情一滯,隨即莞爾一笑。

    好吧,還是不要探究魔幻的女人了。

    東京的商場很大,甦宸只感覺今天的自己比前段時間研究所閉關都累。

    整個人都快被榨干了。

    雙腿的疲勞程度甚至遠遠超過大戰數場。

    幸好,今天的小公主很累,沒有往日那麼持久,逛了幾圈也累了。

    “好了,先就這樣吧,缺什麼下次再來。”少女笑吟吟的望著甦宸。

    結過帳,她主動上前,從他的手中拿走了兩個袋子分擔壓力。

    甦宸一愣,旋即微微一笑。

    小公主也在溫柔的笑,像是三月的春風一般,給人一種很治愈的感覺!

    車,停在了不遠處的停車場。

    可過去的路上,卻遠沒有那麼太平。

    兩人還沒走幾步,夜色遮掩下,忽然傳來了一聲刺耳的尖叫。

    下意識轉過頭去,只見那邊,赫然是一只異蟲剛殺死了一個路人。

    “那是!”小公主露出了驚訝的的表情。

    “異蟲啊!”甦宸接過話,然後將手中的幾個袋子交給少女。

    “若菜姐,給我幾分鐘。”

    說完,他上前兩步,淡淡瞥了一眼異蟲,慢悠悠吐槽道︰

    “今天還真是引怪體制爆發啊,接二連三的來。”

    話音剛落,頭頂上忽然傳來了“嚦”的一聲。

    烏拉諾斯盤旋在天空中。

    而前方,異蟲動作很快的沖了過來。

    砰!

    還沒靠近,雄鷹已然如同破曉之翼射出的箭矢一般爆射而出。

    撞飛了異蟲後,來到了甦宸的手中。

    “henshin!”

    【aneagleinthesky,lightwingsflow,overlookingthevastsky。】(端立于天穹的M宇之鷹,光翼流轉,俯瞰蒼茫)!

    【ridetoheaven】(御天之騎)!

    月光照耀下,烏拉諾斯的身影浮現出來。

    而此刻,在暗中的一輛面包車上,眾人皆驚!

    “那是.....烏拉諾斯!”津上翔一,啊呸,是長得和姐夫一般的男人,身上有著zecter標志的男人突然驚訝的喊道。

    而他的旁邊,赫然是田所修一的小跟班--岬佑月!

    她盯著周圍的監視器反饋的屏幕,皺了皺眉說道︰“只有烏拉諾斯,沒有甲斗。要抓捕烏拉諾斯麼?”

    領頭長得和津上翔一一般的男人皺了皺眉,思考了片刻搖了搖頭︰“先等等看,說不定甲斗也會出現!”

    中間,他只是思考了不過十來秒。

    可當岬佑月再次回頭看向監視器的時候,頓時一臉錯愕的回答︰“那個....”

    “什麼?”男人下意識低下頭。

    “異蟲快被打死了.....”岬佑月表情怪異的回答。

    “.....”

    此刻,月光照耀下,那只異蟲已然化作了甦宸手中的玩物,毫無反抗之力的被他輕易擊潰。

    雖然是一只成蟲,不過死在他手上的成蟲,按照天道的說法,已經“一打”了!

    這一次,是一只瓢蟲,左右臂上的利爪十分鋒利,口腔中可以伸出觸手吐出體液將敵人木乃伊化!

    砰!砰!

    連續挨了兩拳,它便是趔趄的後退了兩步,嘶吼著忽然張開了嘴,伸出觸手,細長的觸手像是長鞭一樣,瞬間貫穿而來。

    鏗!

    破曉之翼劃過,一道火光亮起,隨即觸手便是被攔腰斬斷。

    “嘶嘶!”

    怪物頓時歇斯底里般的發出野獸般的聲音,痛苦的哀嚎著。

    隨手將破曉之翼扔到一邊,甦宸輕拍驅動器,準備給對方致命一擊。

    忽然!

    噠噠噠——

    一連串的槍響聲不斷襲來,轟然間化作了一道密集的彈幕將甦宸前方遮擋住。

    隨即,大量蟻兵突然涌現出來,站在異蟲的身前。

    那只瓢蟲都不知道什麼情況,曾經妨礙它的螻蟻為何要保護它?

    不過觸手被斬斷的痛苦讓它失去了戰斗的意志,“嘶嘶”的哀嚎了一聲,便使用clock-up猛然消失!

    密集的彈幕中,忽然傳來了破空的聲音。

    藍色的光束,轟然間貫穿了所有的子彈,在眾多蟻兵視線中放大。

    那赫然是....一支能量所匯聚的箭矢!

    轟然間落下。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