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小馬哥,獨角獸,best-match!

    此刻,乾巧的心情,甦宸並不理解。

    他只是若有所思的瞥了一眼,他的背影,腦海中開始回憶555的劇情。

    但....

    那玩意有個雞兒的劇情!

    全都是各種誤會和矛盾啊喂!

    而且這麼多年了,他大部分記憶都模糊了。

    唯一能記得的,大概就是流氓蹲,手速快,傲嬌,還有騎車被抓開罰單的乾巧。

    氪死腰帶,聖母代名詞的菊池啟太郎。

    沙灘王者,演技逆天的茄。

    還有就是....全程悲劇,被敏鬼那狗東西瘋狂迫害的小馬哥。

    其他的最多有點印象,見面或許還能想起點什麼....

    對此,甦宸只能搖了搖頭,暫時不管555的劇情了。

    畢竟,現在這個世界,鬼知道劇情到底會怎麼發展呢~

    而此時,園田真理和菊池啟太郎正在小聲竊竊私語。

    “真理,他也有腰帶,是不是你認識的人?或者你父親的朋友,是不是知道關于腰帶和怪物的事情!”

    “我也...不知道。”園田真理有點猶豫,想要上前詢問,但甦宸所展示出來的壓制力,讓她有點畏懼。

    “去問問吧!”菊池啟太郎是個比較外向的人,甚至多少有點社交牛逼癥。

    剛說完,不等園田真理反應過來,他拉著對方上前詢問︰

    “那個,請等一下!”

    本就沒動的甦宸听見聲音,轉過頭。

    銳利的復眼宛如利劍一般貫穿了菊池啟太郎的心。

    那股感覺,就像是被什麼東西盯上了一般,剛到嘴邊的話,瞬間沒了。

    社交牛逼癥更是瞬間就被治愈!

    “有事?”甦宸淡淡問道。

    “那個...就是,我想知道你的腰帶,還有這條腰帶是怎麼回事?對了,那些怪物也是,為什麼...會盯上我們?”菊池啟太郎咽了咽口水,猶豫了一下緩緩道來。

    聞言,甦宸就懂了他的想法,思忖片刻,緩緩說道︰

    “我的腰帶,和你們手上的那個完全沒有任何關系,不過那些怪物,我倒是知道部分,比如....他們的名字是奧菲以諾。”

    “奧菲....以諾?”園田真理懵懂的呢喃著。

    她現在越來越不懂了。

    自己的父親為什麼要將腰帶寄給她。

    那些奧菲以諾為什麼又盯上腰帶。

    這些疑惑在心頭環繞,驅使著她上前,想要詢問。

    不過此時,隧道里面的小公主走了出來︰“甦宸,我們該走了。”

    “好。”

    應了一聲,甦宸擺了擺手轉身離開。

    當轎車漸行漸遠,園田真理三人也是一臉的茫然和不懂。

    現在的事情發展,已經遠遠超出了他們的想像。

    尤其是那些名為奧菲以諾的怪物,對于腰帶的執著也是令人頭疼,而最麻煩的還是....目前,能夠變身成faiz的只有乾巧!

    所以...無奈之下的乾巧,只能答應送園田真理去東京找她的父親問清楚一切緣由。

    .......

    車上,園D若菜打著哈欠,和甦宸有說有笑,她有太多話想要和男人說了。

    當然,也提及了奧菲以諾的事情。

    “那兩個....是什麼?似乎不像是摻雜體吧?”少女疑惑的昂起天鵝頸。

    摻雜體被擊敗,也不過是記憶體毀壞,里面的人不作死還是不會危及生命的!

    所謂的作死,當然只是井阪深紅郎了,那個瘋子使用了那麼多蓋亞記憶體,導致毒素積累過重,被擊敗之後,死的連渣都不剩!

    听見小公主的疑問,甦宸回答︰“那是奧菲以諾,和摻雜體不一樣,真要說的話,他們應該算是人類進化失敗的產物。”

    “他們保持著人類的姿態,也擁有進化後的力量,也因此和人類成為了兩種不同的生物,其中很多對人類抱有敵意,甚至通過殺死人類來增加同伴。”

    “一般來說,人自然或者因為意外死亡,都有機會變成奧菲以諾,除此以外,被奧菲以諾殺死的人,也有一定幾率被選中。”

    “......”

    將關于奧菲以諾的事情,大概告訴了小公主。

    少女驚訝的長大了嘴,玉手擋在紅唇前,一臉愕然。

    “那是...人類死後的樣子?”

    “只是被選中的人會那樣,其他的....只會化作枯骨。”甦宸搖了搖頭。

    “原來是這樣....東京好像,還挺‘熱鬧’啊!呵呵。”少女面色古怪。

    她本來以為,東京這邊應該一切進展順利呢。

    沒想到....好像還挺亂的。

    聞言,甦宸輕笑。

    這才到哪?

    奧菲以諾的戰力體系決定他們的上限,相比而言,異蟲才是最麻煩的家伙,還有未來重重怪人出現....

    不過這些他倒是沒提,準備等日後,小公主親眼見到再說。

    .........

    東京。

    人來人往,車流不息。

    人們的悲歡喜悅並不相通,此刻走在道路上的木場勇治,只感覺吵鬧。

    兩年的時間,他的人生都被改變。

    曾經,他有愛自己的父母,優越的家境,以及美麗溫柔的未婚妻。

    可是兩年前的車禍讓他失去了父母,自己也變成了植物人。

    好不容易“甦醒”,曾經的家也沒了。

    叔叔告訴他,在車禍不久後,家中公司破產,背負了大量的債務,留有他一切回憶的家被兜售,公司也變成了其他人的。

    可,那位表面上看起來和藹的叔叔並不知道,兩年來,他也不一樣了。

    甦醒之後,他似乎有了別樣的能力,比如...听見很遠的聲音。

    從而得知了真相——自己家的公司和房子其實是被對方售賣了。

    走在道路上,天....漸漸開始黑了,就像是他此刻的心情一般,漆黑望不見一絲希望的曙光。

    不知道應該去哪,整個人像是無處可去的流浪狗一般,漫無目的的走在大街小巷。

    直到.....

    木場勇治抬起頭,望著面前拎著箱子,胸口有著鮮紅領巾的男人。

    對方的笑容,讓他感覺到一絲虛假,就像是超市的導購小姐一般。

    “請問....你有什麼事情?”

    好的家教,讓他即便失魂落魄,語氣依然很好。

    須藤霧彥臉上笑容更盛,緩緩打開了手提箱,里面一個五枚蓋亞記憶體隨意的擺放著。

    他選出其中一枚,遞給木場勇治。

    “這是?”

    對須藤霧彥的動作,木場勇治摸不著頭腦,更不敢隨意接過眼前造型奇怪的u盤。

    “可以給你希望的東西!我則是來...給你帶來力量的,你想要復仇麼?”

    須藤霧彥如是緩緩說道。

    音落,便是按下了手中的蓋亞記憶體。

    【uni】(獨角獸)!

    低沉的聲音,在木場勇治耳旁回響起來。

    “......”

    他低著頭,陷入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