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異蟲︰這“河里”麼?

    當厚重的鎧甲,如水銀一般層層攀附,附在天道總司的身上,最終將他全身覆蓋,化作了銀紅色相間的騎士!

    其名,太陽神甲斗!

    初次變身,天道總司還在適應自己的力量,尤其是初始的假面形態,對標異蟲的幼蟲階段。

    這個狀態下,各方面的數據都很高,同時有著厚重的裝甲。

    有多厚重呢....

    用雷蜓來舉個例子,那倒霉蛋cast-off之後,成為了第一位被蟻兵集火秒了的假面騎士。(劇場版)

    但凡沒cast-off,都不至于死得那麼慘。

    .....回歸原題,天道總司還是很喜歡這個形態的,尤其是初次變身的情況下。

    用這個形態和幾只幼蟲戰斗在了一起,滿級的格斗能力讓他輕而易舉的擊潰了異蟲。

    然後....目標鎖定了成蟲。

    但是成蟲是可以clock-up的!

    假面形態對付成蟲很吃力,即便依靠厚重的裝甲也撐不了多久,天道總司不喜歡退避,他開始尋找方法。

    眼眸所視,廢棄樓房中堆放著的麻袋映入眼簾,腦海中已然有了計劃。

    他抬起手中的苦無槍,一把有著斧頭,槍,匕首形態的武器,連續射擊將麻袋打碎。

    頓時麻袋中的面粉盡數揮灑出來。

    苦無槍釋放輔助瞄準的紅外線,結合破碎的玻璃,頓時紅色的直線不斷折射,倒映出了一道身影。

    一閃而逝,仿佛什麼都沒出現過一般。

    但天道總司看見了異蟲襲來的方向,切換苦無槍化作斧形態,向前探出,守株待兔!

    唰!

    異蟲速度極快,發現等待著自己的斧頭時,已然來不及閃避,就要直勾勾撞上去的時候。

    意外突生。

    箭矢若流光,拖著長芒落下,轟在了猝不及防的異蟲身上。

    這只另一個顏色的蜘蛛成蟲倒飛出去,在地面上翻滾了兩圈方才停下。

    “嗯?”

    天道總司皺了皺眉。

    側目向左邊望去,那藍色的身影緩緩進入視線中。

    手握著箭矢,烏拉諾斯對上了他的視線。

    四目相對,甚是平靜。

    “誰?”天道總司簡潔的問。

    “假面騎士烏拉諾斯,你可以這樣稱呼我。”甦宸聲音平靜的回答。

    “為什麼要幫異蟲?”天道總司開門見山。

    甦宸沒有第一時間回答,而是緩緩邁開了步伐,朝著那邊倒在地上的異蟲走去。

    一邊走,一邊回答道︰

    “它是很重要的素材,暫時還不能死。”

    他想要開發甄別人類和異蟲的道具,當然需要異蟲的資料,各方面確切的數據,像是身體數據之類的。

    自然,也就需要一只活著的異蟲,最好還是成蟲,最具研究的價值。

    “素材?”天道總司皺眉,幾秒鐘後松開。

    算了,無論如何與他有什麼關系?

    想要從他手中搶走獵物,至少也要拿出對應的實力。

    緊握苦無斧,他緩緩向前移動,站在了異蟲身前。

    其意思....已然很明顯了!

    “原來如此,要打一架麼?”甦宸無奈的嘆了口氣,但並沒有放棄的想法。

    異蟲很多,但成蟲不太好找,畢竟跑的太快了。

    所以這一只,他並不準備放棄。

    外面,天已經要開始暗了。

    傍晚的晚霞最後一分灑在兩人都身上,當十月的冷風吹過金屬的身軀不起一絲波瀾。

    戰斗瞬息間爆發!

    天道總司率先發難,苦無槍舉起,連續開火。

    光彈連綿,一聲接著一聲,轟然而至。

    甦宸抬起手中破曉之翼,連續揮動。

    轟!轟!

    身旁火光炸開,成為逐漸陰暗的樓房中最亮的星火。

    唰!

    突然,甦宸進入加速狀態,身邊的火光仿佛停滯了一般,也像是一抹妖艷的血花在周身綻放。

    天道總司在看見視線中藍色身影消失的瞬間,自己便遭到了重創,胸口利刃劃過。

    火光飛濺的同時,他踉蹌的向後退了幾步。

    這一次,他沒有猶豫。

    “cast-off”(掐死豆腐)

    【cast-off】

    一連串的藍色電弧,從腰帶處,緩緩蔓延開來,頃刻間便遍布全身!

    全身厚重的裝甲松開,瞬間爆裂開來,朝著四周飛濺。

    當外部裝甲脫離,露出了流線型身材的軀體,額頭上的獨角醒目的矗立著,仿佛那單手指著太陽般!

    “clock-up!”

    【clock-up!】

    天道總司沒有停留,瞬間進入了加速狀態。

    周圍的世界陷入了停滯,那正在上樓的田所修一等人,那天邊飛過的群鳥等等一時間全都停了下來。

    此刻,他的武器變成了苦無匕首。

    兩人對向而戰,同時握住了武器。

    這一次,甦宸先動了。

    手中破曉之翼拉開,射出一道箭矢的同時,身影瞬間爆步上前。

    天道總司迅速側身閃躲,而後握著匕首絲毫不退。

    鏗!

    頓時,匕首和刀刃踫撞在一起。

    單手持有破曉之翼,甦宸連續揮出。

    而天道總司也是見招拆招,匕首探出格擋。

    鏗!鏗!鏗!

    他們的戰斗,不,已經不應該稱為戰斗了。

    簡直就是暴力美學,一招一式都令人動容的美學概念,充滿威脅的同時,絲毫不失美感!

    但玫瑰之下往往是刺,美麗之下往往是貫穿身體的刀刃。

    寒意徹骨,稍微一點不注意都會失去戰斗的先機。

    不過幸運的是,對方能接住。

    所以他們的專注力在提升,提升,提升!

    一時間,他們忘記了時間,忘記了目的,也忘記了交手多少次!

    鏗!

    又是一聲強烈的踫撞,在後勁的作用下,兩人同時後退,天道總司腳步一頓穩住身形。

    【clock-over!】

    他們同時退出了加速的狀態,回歸了現實。

    高度集中的注意力稍微分散了一些,天道總司眼中閃過一抹驚訝。

    對于自身的力量,他最為了解是多麼強大。

    畢竟從小時候得到腰帶開始,他就不斷的鍛煉,瘋狂挖掘自己體內的潛力,

    就是為了這一天。

    沒想到剛出山就遇見了另外一個滿級號選手!

    驚訝之余,倒是多了一絲喜悅,那是在山巔遇見同類人的喜悅。

    “你很不錯。”

    天道總司的聲音響起。

    甦宸莞爾,對于這位前世的逼王稱贊只是淡笑著回應︰

    “你也是。”

    這一刻,兩雙復眼中唯有彼此。

    周圍的一切都已然被無視。

    直到.....

    簌簌——

    那受到重創的成蟲在恢復過來,竟是沒有選擇逃跑,而是主動進入了clock-up狀態。

    趁著兩人此刻注意力不在他身上,忽然襲來。

    而後.....

    “撕拉!”

    “刺啦!”

    兩聲刀刃與金屬般肉體踫撞的聲音忽然響起。

    異蟲從哪里來,便回到了哪里去!

    也不知道它哪來的勇氣,竟然偷襲兩個滿級大佬,最後差點被直接抬走。

    也就是甦宸看在缺乏素材的份上,否則剛才或許唯有一聲爆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