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首戰

    溫斯凱爾大樓的轟然倒塌直接引起了整個風都的震動,很快警方的人也趕來。

    除此之外,聞訊而來的還有某個半吊子偵探。

    左翔太郎今天是真滴煩,本以為自己完成了練級,還因為保護風都的民眾得到了假面騎士的稱號,可誰知道今天上午tm就來了一個奇怪的女生。

    竟然還是他那個死去大叔的女兒。

    頓時,氣氛就尷尬了,他是深怕對方詢問大叔的事情。畢竟總不能告訴她大叔已經.....

    幸好,對方性子大大咧咧,他稍微敷衍了一下就略過了。

    本來以為已經沒事了,可誰知道對方竟然....拿出了地契讓他滾蛋!

    喂喂!他可是繼承了大叔硬漢精神,被稱為假面騎士的男人啊!

    可他踫上的偏偏是鳴海亞樹子,而他自己也是個純純的半吊子,而且還是被對方一眼看穿的那種。

    無奈之下,只能想辦法盡力忽悠。

    恰好,在關鍵的時候,曾經的發小真理奈找上門來,順便帶來了重要的委托。

    委托的話,主要是尋找她消失許久的男朋友舸ㄑ艚欏br />
    作為偵探,他當然毫不猶豫的結下了任務,然後就來調查情報,再然後就是.....

    “這里發生了什麼?”

    作為偵探,堪稱狗鼻子的他立刻決定要去看看情況。

    恰好,這一次來辦案的刑警乃是老熟人——刃野。

    通過對方所給的情報,大概知曉了這里的情況。

    天色漸暗,遠處晚霞橫立。

    天台下,顯得有些幽暗的道路上。

    一直在思考剛才發生事情的左翔太郎不由自主的呢喃起來︰“溫斯凱爾?摻雜體麼?從四樓融化了地基,這次是火焰類型的麼?”

    “摻雜體?火焰類型?那是什麼東西?”身後跟著他的鳴海亞樹子听得一臉茫然,有種回到了國中時候學數學的即視感。

    反正都跟天書似的。

    正一本正經思考的左翔太郎完全沒听見鳴海亞樹子說話。

    面對犯下了無視地契主人過錯的左翔太郎,亞樹子很果斷的獎勵了他一拖鞋。

    “好痛!”

    捂著頭的左翔太郎瞳孔瞪大,大喊道︰“你打我干嘛!”

    “我還想知道你為什麼要無視我呢!你說的摻雜體是什麼啊!”鳴海亞樹子眯著眼,皮笑肉不笑。

    手中那綠色的拖鞋已經散發著滿滿的威懾力了。

    但左翔太郎是個威武不能屈的人,可笑,區區拖鞋也妄想讓他屈服!

    “有些事情是大人才能插手的,你啊~還是太年輕了。”

    好一副大人的丑惡嘴臉,但....

    “我已經畢業了喂!”亞樹子氣的胸都疼了。

    雖然她幾乎沒有,也常常為此被當作國中生。

    恨不得一拖鞋上去的時候,左翔太郎已經早有準備的扇開,順便給w的智囊菲利普打電話了。

    他將情報通知菲利普,而後者則是使用地球圖書館檢索。

    這奇怪的舉動讓鳴海亞樹子感覺對方藏著不少的秘密。

    不過此刻並非她追問的時候,因為她余光忽然瞥見了什麼東西,然後瞳孔瞬間緊縮,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小心翼翼的拉了一下旁邊的左翔太郎。

    “干嘛?”左翔太郎轉身,然後懂了。

    電話的另一邊,菲利普已經找到了線索。

    “找到了,這一次的摻雜體應該是....”

    “熔岩。”左翔太郎先一步回答。

    遠在偵探事務所的菲利普有些錯愕︰“誒?翔太郎這次這麼聰明的麼?”

    “因為...我已經看見了啊!!!”

    左翔太郎目光痴痴的望著遠處正在蓄力的熔岩摻雜體,那體表所流動的灼熱岩漿,遠遠看著都讓人有點害怕起來了。

    炙熱的岩漿瞬間化作了火柱,在轟出的一瞬間,周圍的氣流狂涌,一陣簌簌的聲響,似乎在嘲弄眼前兩個螻蟻一般。

    不過左翔太郎可是帶了一身裝備的人,在火柱襲來的瞬間,利用蜘蛛記憶體釋放蛛絲粘在了天台上。

    而後拉著鳴海亞樹子躲過一劫。

    “呼!”

    逃過一劫,他松了口氣。

    正準備下去收拾一頓那個不講武德的家伙。

    忽然一聲悶響。

    唰!

    一道身影宛如導彈般爆射出來,猛然撞在了牆邊。

    那全身的岩漿已經暴露了身份,岩漿灑落在地上,侵蝕著地面。

    “嗯?”

    左翔太郎有點懵,不明所以的向著身下望去。

    一道讓他有些熟悉的身影緩緩出現。

    那一身幽藍色,身形飄逸而又給人充滿力量感覺的騎士映入眼簾,以鷹為原型的姿態夢回一年前。

    當初,在落海的一瞬間,他隱約看見了相似的身影。

    “組織的...干部!”

    他的聲音幾乎在顫抖,讓旁邊的鳴海亞樹子有些不明所以。

    而此刻,感覺到頭頂的人,甦宸微微抬起頭,正好對上左翔太郎的眼楮。

    四目相對,幽色的復眼散發著無形的壓迫感。

    他淡笑,而後收回目光,甩了甩手的同時望向了對面的熔岩摻雜體。

    “蓋亞記憶體的制作出來可不是為了讓你隨意的破壞哦。”

    聲音落下的瞬間,只見那道身影忽然間宛如藍色的閃電,只是一息之間便忽然出現在了熔岩摻雜體的前方。

    被藍色護甲所包裹的右腿頓時化作了長鞭一般,轟然而至!

    砰!

    隨著沉重的一聲悶響,全身流淌著灼熱熔岩的怪物頃刻間倒飛出去。

    平穩落地的烏拉諾斯風輕雲淡。

    他現在都姿態和一年前已經有所不同了。一年的時間,完成了烏拉諾斯搭載器以及全新的驅動器。

    也就是此時他腰間的驅動器,主體為白金色,造型類似于build驅動器,但沒有搖桿,因為他不喜歡那麼花里胡哨。

    當然也有總覺得搖桿容易損壞的緣故。

    變身的話也很方便,將已經完成大腦外皮層連接的烏拉諾斯搭載器直接插入就好。

    插入之後的搭載器造型上近似于收束著翅膀的雄鷹。

    可惜,因為這段時間都在研究驅動器和搭載器的關系,記憶體的開發沒有什麼大的進展。

    但目前來說也完全足夠用了。

    而現在,正好可以借助這個給人添麻煩的熔岩記憶體測試一下實戰的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