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各家態度3

    小叔家。

    小叔梅永富住的也不遠,也住在大伯家隔壁那棟樓里,但和小姑不在一棟樓。

    相比于梅依凡和王高峰的不淡定,小叔梅永富就淡定多了。

    他回到了家里,嬸子姜秀梅立刻就圍了上去,“怎麼樣,分好了嗎?”

    梅永富還有些得意︰“分好了,分成的六份,咱們六家一人一份。”

    然而听到這話姜秀梅立刻就炸了,“怎麼分成六份了,應該是五份啊,這四哥都死了怎麼還分錢啊。”

    梅永富不在意的說道︰“四哥人是死了,可他還有孩子呢,況且四哥就給家里留了三千二百塊錢,全部財產就這些,如果不把孩子的那份留下來,咱們這錢指定分不到。”

    姜新梅很不甘心,“四哥四嫂不做人事,自個不給孩子留錢,憑什麼分咱們的那一份呢。”

    “行了,那一份本來就是孩子的,況且這樣一來倆孩子自己單獨生活,也不需要咱們管了,剛才去那兒我就還擔心因為非非的原因,所以要將琛琛放在咱們家養著呢,本來心里還很煩的,現在這孩子不願意跟咱們,就想跟他姐姐一起,不用咱們養了不是更好嗎?”

    更好是更好,可憑什麼因為非非年齡小就理所當然的將琛琛給他們家呢,姜秀梅心里很不爽,“憑什麼啊。”

    “自然是因為倆孩子年齡相近,能一起長大啊,總之這樣的情況就很好了。”

    這個非非就是梅永富的小兒子梅夢非了,而他們家還有一個大女兒梅夢瑩,只不過今天正巧不在家。

    姜新梅抱了下梅夢非,生怕她剛才情緒太激動而嚇著這個寶貝兒子,然而梅夢非才不會呢,一听說琛琛不會來他們家,他高興的幾乎要歡呼起來了,“太好了,這樣弟弟就不會跟我搶玩具了。”

    這要是別的母親,可能就會教育一下孩子要懂得分享之類的話,然而姜新梅是誰呀,有其母才會有其子,姜新梅立刻贊同道︰“我們家非非的東西當然不需要和別人分享了,這都是你一個人的,誰都搶不走,誰要搶你的東西,你就給我搶回來。”

    梅永富看到姜新梅這樣教育孩子,並沒有覺得這其中有什麼問題,反倒點了點頭很是認同。

    然而就這樣完了嗎?姜新梅一想到倆孩子憑白得這麼些錢,心里就不舒坦,“憑什麼啊,這倆人都死了,憑什麼孩子還能拿錢呀,永富,這錢就這樣分了嗎?這錢要是分給咱們N分多少錢啊。”

    “這錢肯定就是這樣分了,但這錢不是還沒下來嘛,下來之前或者下來之後都會有很多的變數。”不然你以為他剛才那麼據理力爭就是為了回家如此淡定的聊天嘛,當然不是,在路家的這段路上,他就在謀劃怎麼弄走這倆孩子手上的那筆錢了。

    他當然不會覺得只有他在打這筆錢的主意,所以他必須N想到一個萬全之策,在其他親戚之前,搶先弄走這筆錢。

    至于怎麼弄,他暫時還沒想好,不過他也不急,這不還有一兩年的時間嘛。

    到時候這倆孩子手里的錢,他都地一點一點的給扣出來。

    有了這個想法在,梅永富倆口子一時間倒是老實了下來。

    ……

    而在這一眾姐妹中最不淡定的還要數大姑了。

    大姑家。

    梅依楠一進家門就看到正坐在躺椅上喝著茶看著報紙的十分悠閑的大姑父範宏偉,這氣兒就不打一處來。

    關鍵是她上樓的腳步那麼重,這人不可能听不到,回家後又重重的帶上了大門,明明人都嚇的一大跳,可就是不問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跟個空氣似的,你就說氣不氣吧。

    大姑來到餐桌這兒,倒上一大杯水‘咕咚’兩下一飲而盡。

    然而範宏偉依舊當作沒看到有氣的梅依楠,梅依楠終于忍不住道︰“你沒看到我現在很生氣嗎?”

    範宏偉淡定地道︰“我看出來啊。”

    “你看出來了你就不知道問問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長著那張嘴有什麼用。”

    範宏偉合上了報紙,瞅了眼梅依楠道︰“怎麼了,又在哪兒受氣了。”

    “裝,你再裝,好好裝,你會不知道我今天去哪兒了。”梅依楠將水杯重重的摔在了桌上,直接將水杯摔的碎成了好幾瓣。

    範宏偉這下真不淡定了,趕緊從躺椅上爬了起來查看梅依楠的手有沒有傷著,萬幸,碎瓣比較大,梅依楠手松的也快,手沒有割傷,可看人氣成了這樣,就算是再淡定的人也變的不淡定了,“你說說你,盡給自己找氣受,完了還要禍害咱家杯子。”

    “是我主動的嗎?我還不是怕倆孩子吃虧啊,你都不知道,我人還在那兒坐著呢,一個個說的那話恨不得要把孩子給逼死。”

    範宏偉拿過垃圾桶,將杯子的碎片掃進桶里,放下垃圾桶後冷哼道︰“你那些弟弟妹妹的德性我還不知道啊,能忍到現在就不錯了,行了,別氣了,這事兒沒解決?”

    “解決了。”

    範宏偉奇怪︰“解決了你還氣什麼。”

    梅依楠瞪了範宏偉一眼,隨後將剛剛發生的事情全都講了一遍,然而這一系列的故事中,最讓範宏偉驚訝的不是梅依楠,反而是梅夢珍。

    “沒想到啊,這孩子平日里悶聲不做氣的,關鍵時刻還真有些小成算,她這要是不說明白,這房租說不定真要給,還有那錢真不一定有她那份。”對于梅夢珍的表現範宏偉意外的很是滿意,可這結果不是很好嘛,“你干嘛還氣成這樣。”

    “我氣這些人連一個月二百的生活費都不願意給,我那樣罵他們,他們都裝作听不到,一點良心都沒有。”梅依楠氣的拍自己的大腿。

    然而範宏偉卻覺得這樣更好,“不給就不給,咱平日里多照顧一些就好了,咱家倆孩子馬上大學畢業了,咱倆又沒什麼負擔,你貼你家那些沒良心的弟弟妹妹我心里不舒坦,但你貼這倆無依無靠的孩子我指定不說啥,況且你以為收了他們的錢是什麼好事,我以前不稀得說你,今天這生活費要是拿了,以後指不定有多少麻煩呢,你那弟弟妹妹的德性你還不知道啊,你信我的,這樣挺好的。”

    梅依楠雖然覺得範宏偉說的句句在理,可無論怎麼听這話都覺得不太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