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一大爺有苦難言

    看到傻柱過來,許大茂連忙躲到婁小娥背後,把頭伸出來,賤賤的說道︰

    “怎麼?被我說中了,是不是你嫉妒了?”

    說完鄙夷的看了傻柱一眼,又說道︰

    “也是,你這每天幫秦淮茹,也沒佔到便宜,沒想到一大爺老當益壯,一袋子棒子面就拿下了。”

    “許大茂,你找死!”傻柱說完就直接沖了過去,但是許大茂在婁小娥後面不時的躲來躲去,他還真沒辦法。

    要是一不小心踫到婁小娥,再告他個流氓罪,那就完犢子了,他可不想再進去了。

    楊辰這時候,也不由有點無語,這許大茂也太慫了吧?

    電視劇里面,他就一直不理解許大茂為什麼害怕傻柱,從第一集開始就是這樣,好歹你每天騎著車子下鄉,每天跑來跑去,身體也不算太弱,害怕一個廚子干嗎?

    婁小娥內心更是嫌棄,以前許大茂這麼慫,她只是有點失望,畢竟沒有對比的人,讓她認為男人就這樣。

    但此時對比一下楊辰,這差距一下子就拉開了,你直接躲我背後,要是傻柱真的氣急敗壞,把我打一頓,你就滿意了?

    “辰哥。”就在這時,秦京茹走到了楊辰面前,她剛才看到現場的情況,真的有點驚訝。

    她真的沒想到堂姐是這樣的人,如果只是傻柱也就算了,沒想到一大爺也和堂姐…

    “嗯,京茹,別多想,有可能只是誤會。”

    楊辰笑著對秦京茹解釋了一句,好歹也是秦京茹堂姐,自己在她面前,還是不要落井下石。

    “也許吧。”

    秦京茹點了點頭,心里卻不怎麼相信,秦淮茹本來在她眼里,就不是什麼好姐姐,發生什麼事,都不出意外。

    不過心里對楊辰更是喜歡了,堂姐對他這麼過分,他都沒有落井下石,肯定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

    “老易,什麼情況?大半夜的你這是在這里干嗎?”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一大媽也披著衣服趕到了,一到之後,就沖著一大爺質問。

    看到一大媽,一大爺像看到了救星,連忙說道︰

    “你知道的,我不是可憐秦淮茹她們一家孤兒寡母的,然後送點棒子面,這就被大家誤會了。”

    “那現在是什麼情況?你為什麼不和我說深更半夜的跑出來?”

    一大媽有點疑惑的說道,一大爺的確和她說過,以後可以幫幫秦淮茹,到老了養老也多個選擇。

    “一大媽,這不是顯而易見嗎?一大爺和秦淮茹搞破鞋,剛才我親眼看到秦淮茹跪在地下,那動作,我都不好意思說!”

    許大茂陰陽怪氣的說道,緊接著又說道︰

    “而且一大爺剛才還說把秦淮茹當干女兒呢,這事你知道嗎?”

    听到這話,一大媽臉都氣綠了,只感覺自己頭上多了頂帽子。

    不過家丑不可外揚,她也不好發火,只能強忍著怒火說道︰

    “這事我知道,這棒子面我之前就說讓老易送到秦淮茹家里,你們誤會了。”

    說完後,一大媽不再說話,不過臉色卻不是很好看。

    “對對對,是這樣的,大家也都知道秦淮茹家里的情況,這一大家子就她一個人掙錢,是真的不容易,所以我就幫幫她。”

    一大爺這時候松了口氣,一時間又正氣凜然的說道。

    “是嗎?那一大爺你怎麼不幫助一下李麗家呀?她也是個寡婦,孩子有四五個呢。”

    許大茂撇著嘴不屑的說道,他可不想放過這次好機會。

    听到這話,四合院的眾人,本來已經相信一大爺了,一下子又有點半信半疑了。

    “對呀,李麗家不比秦淮茹家困難多了?難道就因為李麗沒有秦淮茹漂亮?”

    “人心不古呀,這傻柱和一大爺都幫助秦淮茹,但是比秦淮茹家更困難的李麗,為什麼不幫助?說沒有別的我是不信。”

    “一大媽應該不會撒謊吧?要是真的有什麼事,她肯定不會瞞著的,怎麼可能這麼大氣?”

    “……”

    “許大茂,你自己心不正,就不要說別人,一大爺就一個人,他能幫助幾個人?”

    傻柱這個時候忽然聰明了起來,指著許大茂就大罵道。

    “是嗎?”許大茂嘴角上揚,嘲笑的問道。

    “好了,都別說了,一大媽既然這麼說了,那想必就是真的做好事。”

    二大爺此時擺起了官威,他心里也無奈呀,本來目的都要達成了,這一大媽竟然來翻案了。

    想到這里,又想起剛才自己說的話,得罪了一大爺,連忙假裝誠懇的道歉︰

    “一大爺,你看你,做好事就要明目張膽的做,你偷偷摸摸的,別人肯定會誤會的。”

    “以後你再給秦淮茹送棒子面,也不要忘記李麗嗎,她家現在也就她一個人,也不容易。”

    說完後,二大爺站了起來,對圍觀的所有人說道︰

    “現在既然誤會結束了,那大家就散了吧,這大晚上怪冷的。”

    “對,事情我已經解釋清楚了,希望大家不要亂傳言,這也怪我自己,大半夜送棒子面,讓大家誤會了,明天我會給李麗家,也送棒子面。”

    一大爺這時候看眾人要散開,連忙大聲喊道,說完這句話,他心痛的不行,三十斤棒子面,又要打水漂了,但不送肯定還會引人懷疑。

    想到這里,一大爺想到剛才那句聲音,就是那句話,才讓自己如此狼狽,不由看向了眾人。

    內心開始比較起像誰的聲音,但一點也沒有印象,不由內心發誓,找到聲音主人,不管他是誰,一定要他好看。

    “辰哥,我害怕。”

    秦京茹有點擔心的看著楊辰,她剛才看到賈張氏的手,死死拽著秦淮茹回家。

    知道她們回去肯定要吵架,她從小父母就每天動不動吵架,吵完架對她說話就很大聲音,心理對家里吵架就有陰影。

    “沒事,你回去睡覺就行,誰敢大聲對你說話,你就告訴我,你看我明天怎麼收拾她。”

    楊辰摸了摸秦京茹的臉,溫柔的說道。

    “嗯!”秦京茹狠狠點了下頭,感覺內心充滿了勇氣,她們愛咋咋地,不連累到自己就好,有辰哥在,沒人敢對自己撒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