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信托商店

    交完錢後,傻柱一臉不忿的提著飯盒,招呼也不打,直接就走了。

    楊辰也不在乎他的態度,笑嘻嘻的拿著五塊錢,來到了廠長辦公室。

    敲了敲門,里面響起楊廠長的聲音。

    楊辰推開門走了進去,楊廠長一看是他,立馬笑著說道︰

    “小楊呀,你當上保衛科科長後,還沒和你談話呢,這這兩天適不適應。”

    “還好,剛當肯定不太適應,但是為了工廠的安全,不適應也得適應。”

    楊辰表情堅定,義正言辭的說道。

    “好好好,國家就是需要你這樣的有志之士,年輕人就是要這樣。”

    楊廠長一臉欣慰的看著楊辰,他就是喜歡這種心懷正義的人,看來這個保衛科科長沒有選錯。

    “廠長,我來找你,是向你揭發一件事情,剛才我巡邏的時候,發現我們工廠的廚師傻柱,偷取工廠的菜拿回家,我就罰了他五塊錢。

    但是他說,這是食堂一直做的事情,所以我就沒有抓他,你了解這個情況嗎?”

    楊辰也不等楊廠長問他,就主動的說了起來。

    當然他也知道,這種事楊廠長肯定知道,不過管自己什麼事?

    拿菜這事可以做,但是不可以說,就算私下是這樣,大家心知肚明,但是明面上都不能正大光明的說。

    “這個…這事我也不知道,不過傻柱這孩子,他爸曾經也是我們廠的廚師,想必是他爸教他的,這是他爸小的時候,沒有教育好,這事你罰款了就行,就不用抓他了。”

    楊廠長說著說著停頓了一下,又說道︰

    “其實這種事情,也不算大事,剩菜剩飯不拿走,放到食堂一晚上也壞了,也是浪費,不過這種行為不可取,回頭我批評一下傻柱。”

    “嗯,那我明白了,廠長,這是我剛才罰款的五塊錢,就交給你了。”

    楊辰笑了笑,就從口袋拿出來五塊錢,交給了楊廠長。

    他這趟過來就是為了這個,他可沒想靠這個,就把傻柱抓進去。

    他想的是,在楊廠長這里把自己的正義形象立住了。

    雖然明年開始,這位楊廠長會掃十年廁所,但十年過後,他還會回來的。

    “好,這五塊錢,我會放到後勤那里,拿來采購吃食。”

    楊廠長點了點頭,一臉欣賞的看著楊辰,站起來拍了拍楊辰的肩,笑著說道︰

    “小楊,我沒有看錯你。”

    “為人民服務,為工廠服務!”

    楊辰堅定的答道,說完之後,看了看楊廠長的臉色,感覺自己今天沒有白來,就起身告辭了。

    出了工廠,楊辰一路走到了商場,現在的商場,都是屬于國營的,而且是在天京,基本上這個年代該有的都有。

    四處轉了轉,把燒烤爐和煤炭都買了下來。

    提著燒烤爐和煤炭,楊辰意外的發現了商場旁邊,有一個信托商店。

    這信托商店,在後世基本上已經滅絕了,但是在現在卻極其流行,看到這,楊辰自然想去漲漲眼。

    所謂的信托商店,指的就是寄賣商店,意思就是收了顧客的委托,把東西放到他這里,他幫忙售賣。

    白話的意思就是,你家里各種東西,只要你覺得值錢的都可以拿到這里,讓店家幫你賣,相當于咸魚app那樣。

    不過和咸魚app卻又不同,這里賣的都是屬于貨真價實。

    不管是三轉一響,縫紉機、手表、自行車,還是古玩玉器,只要你想要的,這里都有,不過都是二手的。

    當然了,商家肯定不會白幫你賣的,他會收取一定的手續費提成,和過去的典當行也差不多。

    但是也有所不同,典當行是過了一定期限,你就算拿錢贖回也不能再要回來了,而信托商店則比較靈活,是沒有時間限制的。

    賣出去的,肯定是贖不回來了,但是只要沒賣出去的,你都能取回來,可以說是這個時代極其流行的。

    不過在90年左右,因為潘家園的橫空出世,信托商店,也漸漸的消失了。

    一念到此,楊辰直接就走進了信托商店,不過他害怕自己萬一看中什麼真的買了,為了以防萬一,又去百貨商場買了個眼楮和帽子,這一波算是掩蓋了少許。

    進入信托商店後,楊辰四處張望了起來,這里面古舊的東西非常多。

    本來楊辰只是來漲漲眼,此時卻認真的打量了起來。

    五花八門的,各種古董,讓楊辰看的,恨不得直接把店打包了。

    不過他現在全身上下只有兩千,自然不可能全部打包。

    仔細看了看,價格還都挺貴,幾十上百的,楊辰搖了搖頭。

    算了,還不如過段時間,自己有空下次鄉,好好收一下古董。

    畢竟這個年代,古董在內地,還沒有多少人在意。

    在天京這個城市,更是因為歷史原因,農村幾乎家家戶戶,都有幾樣古董。

    而且價格比這里便宜很多,他資金有限,還是那樣買劃算。

    不買的話,等大時代來臨,這些古董也全部被銷毀,還不如自己收下來,也算是為祖國,保留下一些有歷史價值的東西。

    正當他要走的時候,忽然眼楮一亮,他看到了一副畫。

    楊辰不太了解古董書畫,但是唐伯虎的書畫他卻知道,畢竟唐伯虎的畫,算得上後世最受歡迎的畫了。

    這副畫是唐伯虎的《廬山觀瀑圖》,倒不是他見過,而是這副畫太知名了。

    在後世2003年,賣出了足足5.9億美金,大約價值當時的36億人民幣。

    雖然在楊辰看來,有可能有內幕,但是幾億肯定是有的。

    “老板,這個怎麼賣?”

    楊辰指著這副畫,問起來一旁的老板。

    老板伸出一根手指︰“賣家寄售一百元。”

    “好,老板,開票,這個我買了。“

    楊辰直接從口袋掏錢,就拿給了老板,倒不是他不想搞價,而是寄托的東西就是這樣,一口價。

    “對了,老板,這個賣家,還有別的寄托的嗎?有的話,我再看看。”

    楊辰心滿意足的拿著畫要走,忽然意識到這賣畫的,不可能就這一副,于是又問道。

    “還有兩幅,你看看。”

    老板連忙又伸手指了指,他剛才也沒想到楊辰竟然真的買,現在看到楊辰真付錢了,態度立馬變了。

    “這也是唐伯虎的?”

    楊辰疑惑的看了看,一副是一個古裝女拿著簫在吹,一副是畫的山和日。

    “對,都是唐伯虎的,分別《山靜日長圖》和《吹簫仕女圖》。”

    “這是多少錢?”

    楊辰听後,立馬問起老板,這兩副圖,其中的《山靜日長圖》他也知道。

    在1989年那個萬元戶沒多少的時候,就賣出了五億美金,價值三十億人民幣。

    至于這副吹簫仕女圖,價值六億人民幣。

    “一共兩百,也都是一百一副。”

    “好,開票,這兩個我也買了。”

    楊辰把錢從口袋拿出來,遞給了老板,小心翼翼的從櫃台拿了白手套,把幾個書畫給折疊了起來。

    老板見狀也沒有在意,畢竟這三百塊錢可不是小數字。

    然而他卻不知道,楊辰內心的欣喜,這三樣書畫,就價值七十億,現在卻只需要三百。

    而且唐伯虎的書畫,還和別的古董不一樣,特別容易賣出去,可以說不怕砸在手里。

    拿上書畫後,楊辰就走了出去。

    雖然信托店還有很多古董,但是他一個人也不可能收完。

    很容易被官方注意到,不過還好價值最高的幾副畫沒有錯過。

    至于信托店別的古董,未來頂多值幾百萬幾千萬,加起來也不一定有一幅畫值錢。

    為此冒險不值得,而且手頭現在只剩兩千,也買不了多少。

    但是這些錢,如果去鄉下收購,或者直接天京城收購就不一樣了,一塊兩塊隨便收。

    甚至在大時代來臨的時候,所有人都會自己想方設法的把這些給砸掉撕掉。

    楊辰是有親身體會的,上一世他的爺爺也算有錢人。

    那個年代,他們家有一大箱金條,但是大時代來臨後,爺爺晚上帶著一家人,偷偷的把金條直接全部往茅坑里扔,就怕扔的晚了。

    金條都那樣扔,更別古董這種現在在老百姓眼里不值錢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