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飯堂阿姨的抖手

    許大茂這邊兄弟受創,楊辰這邊則是睡上了覺。

    他一到家,也沒再進秘境,直接就躺到了床上。

    明天還得上班,今晚要好好睡一覺,養足精神。

    總不能剛當上保衛科科長,就遲到吧,那也太不像話了。

    這也是因為今天是他當上保衛科長的第一天,等再過個半個月,就算他偶爾不去,或者去了打個醬油,那也沒什麼問題。

    翌日。

    按照慣例吃了早餐,楊辰一大早就走路去了工廠。

    至于自行車,他準備等晚上找個沒人的地方,再提出來。

    “楊科長。”

    “誒。”

    一路上,不停歇的有保衛和楊辰打招呼,楊辰對此也是點頭。

    他可不想走高冷路線,自己在工廠,必須得保持正面的形象。

    而且只是點了個頭,也不累,但是形象和口碑,在這個時代,卻極其重要。

    至于能不能管住這些保衛?

    自然能管住,平時自己也不用怎麼管,主要就是郭雙龍幾人管事,但是這比自己親自管更有效。

    君不見後世,不管是公司還是工廠,領導永遠是和善的,平易近人的。

    你就算和領導發生矛盾,也只會和你直屬的小領導發生矛盾。

    而楊辰,管理著郭雙龍和譚龍譚虎,他們則管理下面的保衛。

    下面的保衛出了問題,楊辰只用找郭雙龍幾人就行,而郭雙龍幾人,再去找出了問題的保衛。

    一路笑著,楊辰來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進來後,楊辰環顧四周一看,這個辦公室相比後世,簡陋的不行。

    大約有著十多平方米的面積,兩個椅子,一個沙發,還有一個桌子。

    雖然如此,楊辰還是挺滿意的,這也算是成功進入領導層次了,現在又不像後世,一般人現在哪來的辦公室?

    在辦公室坐了一會,楊辰實在無聊,就把辦公室門在里面一鎖,進入了秘境。

    進去以後,他看了看小溪,忽然有了個注意。

    這每天無聊,還不如什麼時候有空,去弄點魚,放入小溪里面,沒事干就釣釣魚,也算是一種樂趣。

    也可以去買個燒烤爐,放在這里面,烤個魚,烤個雞,豈不是美滋滋。

    楊辰在秘境呆了一會,就又出來了,他打算提前下班,去購置一點東西。

    而這個時候,另一邊,傻柱此時正在食堂分著剩菜。

    雖然之前被楊辰抓過一次,但是在他看來,那個和這個不一樣。

    自己現在拿的是剩菜,這可是食堂的傳統,就算楊辰抓到自己,那也沒太大問題。

    他心滿意足的把大部分肉,都挑到自己的飯盒,然後又從剩下的剩菜里面,挑了一半給徒弟馬華。

    等兩人都挑完,剩下一半的一半,輪到剩下食堂的眾人,開始分。

    “好了,今天的肉挺多的,剩下的你們幾個人分分吧,不要吵架,要平分。”

    傻柱義正言辭的說完後,就悠哉哉的走了。

    他此時心情對比昨天好了不少,今天食堂的剩肉這麼多,自己拿去給秦淮茹,她肯定就不會怪自己昨天不借錢給她了。

    傻柱走後,緊接著他的徒弟馬華,也心滿意足的拿著飯盒,笑著離開了。

    而身後的眾人,雖然不滿,但是一直到傻柱和馬華離開之前,都不敢說什麼。

    一直到傻柱離開,幾人才不滿的嘟囔了起來。

    “這傻柱什麼意思?每次都這樣,雖然他是主廚,但是也不能這樣霸道吧?”

    “對呀,憑什麼?這麼多人,傻柱一個人把肉都給挑完了,這就算了,剩下那點剩菜,還要讓馬華也來挑。”

    劉嵐充滿怨氣的說道,她一家子的重擔,都在她一個人身上。

    她在食堂干活,也就是為了多拿點剩菜,省點錢一家子吃。

    但是現在食堂的飯菜,每一次傻柱都要拿走一半。

    然後還要把肉挑走一大部分,緊接著他徒弟馬華,再挑走剩下的一半。

    剩下這點,要這麼多人分,這樣的話,還不如當工人呢,最起碼干久了,變成熟手後還能漲工資。

    甚至自己因為傻柱每天這樣做,弄不到剩菜補貼家用,還要和李副廠長有那種行為,來弄點家用。

    這傻柱真的要把自己逼死才行嗎?

    ……

    另一邊,楊辰正慢悠悠的走在工廠的路上。

    正走著呢,忽然看到了傻柱,手里正提著一個飯盒,一邊走還一邊美滋滋的唱歌。

    “傻柱,站住。”

    楊辰直接喊道。

    傻柱一听,本能的想跑,不過想到楊辰是保衛科的科長,自己現在跑了,後面他說自己偷東西,那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

    “怎麼了?楊辰。”

    傻柱雖然吃了楊辰幾次虧,但是他這個人,記吃不記打,轉過頭一臉桀驁不馴的說道。

    “你手里提著什麼東西?是不是又偷工廠的食物。”

    楊辰也不在意傻柱的態度,他這樣的態度才是對的,如果轉變了,那楊辰就懷疑他是不是有什麼陰招了。

    “你可別冤枉我,我這里面放著的是剩菜,這你可抓不了我,這是食堂的傳統,每個人都這樣做的。”

    傻柱一臉有恃無恐的說道,這種事情,從軋鋼廠成立以後,一直都是這樣,廠長都知道的,只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廠里訂的規矩?還是你自己私人訂的規矩?什麼叫從古至今就有,這是偷盜!”

    楊辰大聲怒喝道,不過他也知道,這樣的事情,在現在頂多就是通報批評一下。

    只有等大時代來臨,這種惡習才會被打破,到時候傻柱再敢亂拿,就沒有這麼簡單了。

    不過他既然已經和傻柱結仇了,他看到能管的事情,肯定要讓傻柱不痛快一下。

    不為別的,就算傻柱以後再拿飯盒回去,讓他一路擔驚受怕,怕遇見楊辰也挺好的。

    “這可不是我自己訂的規矩,你別冤枉我,食堂里面所有人,都是這樣做的。”

    傻柱怕楊辰給自己扣帽子,連忙解釋,並且還把食堂所有的人,都拉下了水。

    不過楊辰可不在乎這個,他只是冷冷的說道︰

    “別人我不知道,我現在只抓到了你,要麼我現在罰你五塊錢,要麼就全場廣播批評,然後再罰你五塊錢。”

    看著傻柱鐵青的臉色,楊辰笑了笑,這就是他為什麼想當上保衛科科長了。

    保衛科管著工廠所有治安,以及有關于犯罪的事件。

    一般工廠發生的打架斗毆或者小偷小摸,都是由保衛科自行解決,甚至送不送派出所,都全歸保衛科安排。

    “我賠錢。”

    傻柱鐵青著臉,雖然這事廠長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但是畢竟見不得光。

    楊辰要是鐵了心要全場通報,那他也毫無辦法。

    “嗯,你放心,這錢我會交給廠商的,不會私吞掉。”

    楊辰笑著說道,這五塊錢他倒不在意。

    主要是傻柱從派出所回來後,看自己的眼神,明顯已經懷恨在心了,既然如此,那楊辰肯定不會心慈手軟。

    傻柱從口袋摸了又摸,摸出來了幾張一塊錢,數了數,滿臉不舍的遞給了楊辰。

    他心疼的不行,之前辛辛苦苦攢的錢,都賠給了楊辰和三大爺。

    這十塊錢,可還是他昨晚從何雨水借來的,這一下子,就損失了一半,別提多肉痛了。

    但是楊辰這兩個選擇沒得選。

    如果只是全廠通報批評,那他肯定不會給錢,畢竟名聲本來就已經壞了。

    但是又通報批評,還給錢,那就算是傻柱,也不會傻傻的選第二個。

    “記住了,你口中的剩菜剩飯,並不是剩下來的,而是故意留下來的,大家都不容易,你善良點吧。”

    楊辰看著傻柱,義正言辭的教育道。

    雖然楊辰也不是為了伸張正義,但他說的也是事實。

    這個年代,太多人飯都吃不起,菜那怕吃撐也會吃下的,怎麼可能有剩菜。

    這不過是食堂的劉嵐,每一勺子都抖一下,積少成多,硬生生把工人的菜,變成了剩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