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婁小娥︰我心里的男人不是你

    幾人推杯換盞,吃飽喝足後,又聊了一會天,就各自回家了。

    這要是在現代,吃完飯後還會有第二場第三場。

    但是現在這個時代,什麼ktv、酒吧、會所,是要什麼沒什麼,男人出來喝個小酒,那就是很瀟灑了。

    回到家里,楊辰按照慣例把門在里面一鎖,進入了秘境。

    看了看秘境里的兩輛自行車,開始思考起,該怎麼正大光明的拿出來。

    雖然印記什麼的都去除了,但是後面自己還得買兩個自行車輪,還有噴漆之類的。

    畢竟三大爺這人,扣的不行,對自己的自行車可能了如指掌,哪怕沒有鋼印,怕也是能認出來。

    自己的車,也要以防萬一被人認出來,還是等後面噴漆後再拿出來。

    念及到這,楊辰心念一動,把之前完成任務的獎勵領了出來。

    轉瞬間,三轉一響就出現在他眼前,楊辰看了看,分別是一台不知道哪個品牌的縫紉機,和紅旗自行車,以及一個百浪多的手表。

    本來這三樣東西,楊辰是打算娶老婆的時候,拿去送給老婆的。

    畢竟自行車他本來就有,手表自己也有買,縫紉機自己平時也不用。

    這樣的話,還不如等娶老婆的時候,再拿出來。

    省點是點,也都是新的,不過現在車既然暫時拿不出來,那就先暫時騎這輛新的自行車吧。

    等以後娶老婆的時候,再買新的吧。

    楊辰內心的打算就是,等自己娶老婆,那不管是三十六條腿,還是三轉一響,必須都有。

    畢竟這又不是說送給女方家庭,都是自己家用的,既然嫁給自己了,那該有的都要有。

    楊辰看了看秘境,在秘境轉了轉,看了看現在空闊的秘境,不由起了一絲念頭。

    養的豬和雞哪怕數百頭了,佔的三畝地,看起來空間都很大。

    而自己之前的三畝地,現在更是空空蕩蕩。

    自己完全可以拿出一畝地,蓋個豪宅別墅,在豪宅外面弄個烤肉架,以後想吃羊肉串,或者烤豬烤雞,直接就在這里面吃。

    畢竟自己在外面吃的話,正常的肉,每天吃倒也不必擔心,自己現在是保衛科科長,工資也夠每天吃。

    但是吃燒烤吃火鍋,這樣的東西,要是在外面吃,再遇到看不順眼自己的,一個舉報,那不是就涼了。

    這年代,別說是一個保衛科科長了,再大的大領導,也經不住舉報。

    一念到此,楊辰感覺這個想法挺可以的,一畝地是666左右的平方千米。

    蓋個小別墅,用掉個三百米,剩下三百米到時候慢慢安排。

    然後再專門在別墅里面,弄個房間,放一些珍貴的東西。

    不過這些都需要木材和磚頭等等東西,這些東西只能以後有機會搞了,大量買的話,容易引起注意。

    只要到時候想辦法,把磚頭這些弄進來,蓋房子就簡單了,畢竟在秘境里面,自己一個念頭,就能把房子蓋起來。

    正在楊辰想事情這個時候,咚咚咚的聲音,在他腦海響了起來,門被敲響了。

    楊辰有點納悶,看了看時間,已經九點多了,誰來找自己?

    這也不怪楊辰奇怪,這個年代沒有娛樂活動,睡的也早,大部分人,在這個時間點在一家入眠了。

    不過他還是心念一動,退出了秘境。

    “楊辰,在家不?”

    門外傳來了許大茂的聲音。

    “在家,馬上過來開門。”

    楊辰應了一聲,就走了過去把門打開了,門一打開,就看到許大茂一臉賠笑的站在門口。

    楊辰納悶的問道︰

    “大茂哥?你來找我干嗎?”

    “找你吃飯呀,你今天不是升為保衛科科長了嗎?我這不是想著咱們兄弟的感情,必須給你慶祝一下,等你等到現在。”

    許大茂笑著說道,他剛才看楊辰不在家,跑回去後發現婁小娥把菜都已經炒上了。

    又是雞肉又是豬肉的,這自己吃豈不是浪費了,等後面慶祝還得買這些,那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天了。

    他這個決定一下,等了快三個小時。

    楊辰听到這話,自然不會拒絕他,好歹人家等這麼久,而且自己在這個四合院,也需要幾個酒肉朋友。

    “好,那走吧,我今天晚上,和科里的同事一起去慶祝了,所以回來的比較晚了點。”

    楊辰隨口解釋了一句,就把門一關,跟著許大茂往他家走去。

    至于他為什麼不鎖門?也是因為把吃食全都放到秘境里面了,實在沒什麼可偷的。

    這個四合院,說實話,除了他,基本上每家沒有鎖門的,個個都將就著路不拾遺,夜不閉戶來著。

    就傻柱偷車的事情,讓一部分人起了警惕,但是也只是晚上把大院的門鎖上。

    到了許大茂家,楊辰也有點驚訝。

    桌子上的菜品是真豐盛,炖雞、白菜炒肉、茄子炒肉、紅燒肉、花生豆,算下來竟然有五個菜。

    這個菜品,在這個年代,不是過年或者相親,是很少見的。

    “大茂哥,嫂子,這是干嗎?炒這麼多菜?”

    楊辰有點納悶的問道,這許大茂這是想干嗎?

    這倒不是楊辰大驚小怪,這一桌下來,最少也得十塊錢,可不是個小數字。

    “沒啥,這不是慶祝嗎?你大茂哥不差這點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放映員,這雞肉豬肉,都老鄉送我的。”

    許大茂在一旁又顯擺上了,不過馬上想到楊辰現在是保衛科科長,立馬把旁邊的凳子放到楊辰旁邊︰

    “坐,到我這就像自己家,別客氣,你上次不是說你嫂子這雞做得好嗎?今天特意給你做的。”

    “好吧,還真挺懷念嫂子做雞的手藝,下次別搞這麼多了,咱們又不是外人。”

    楊辰自然不信許大茂別無所求,不過還是裝作不知道,笑著坐了下來。

    許大茂一看立馬也坐了下來,立馬殷勤著給楊辰倒了一杯酒。

    “楊辰,我就說你絕對是當領導的人,果然不出我所料,來喝一杯。”

    “嗯,干杯。”

    楊辰只是輕描淡寫的說道,隨機和許大茂踫了一杯,而許大茂這次踫杯也和以往不同,和楊辰踫杯的時候,特意低了一點。

    而婁小娥此時看到鮮明對比的兩人,心里怎麼看,都覺得許大茂窩囊。

    不提以前傻柱打他,他每次看到傻柱發火,就有點害怕的事情。

    就說現在,楊辰平等的和他相處,他自己非要拉低自己,喝酒還要矮上半頭。

    在婁小娥心里,男人可以沒有別人強,但是不能弱了氣質。

    她心里的男人,絕對不是這樣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