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傻柱︰小丑竟是我自己(求追讀)

    即日。

    傻柱一大早,就哼著歌準備去往工廠。

    而楊辰,此時已經到了工廠,畢竟每天下班太早,早點上班也好。

    而傻柱這邊,剛剛走出中院,就看見三大爺在院子里面,準備推車出去。

    他連忙跑了上去。

    這都已經過去三天時間了,冉老師那邊,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

    傻柱總感覺有點不對勁,但是這幾天,他想找三大爺也找不到。

    每天不是不在家,就是去上班了。

    弄得好像是故意躲著他似的,也不說說,到底冉老師到底啥情況。

    今天可算是遇上了。

    “三大爺,準備上班了呀?”

    傻柱客氣的說道。

    雖然他很心急,但是畢竟三大爺要跟他介紹冉老師,他自然不敢怠慢。

    如果是平時,他可不會這麼客氣,早就直奔主題了。

    三大爺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了。

    雖然他已經把冉老師介紹給了楊辰,但是此時再遇到傻柱,也感覺挺尷尬。

    畢竟東西收了,楊辰雖然讓他還給傻柱,但他也沒還。

    本來他還想著繼續躲個幾天,到時候傻柱自然就明白了。

    但是現在遇到,那只能想辦法不提這事。

    “傻柱呀,我這急著上班呢,有事回頭說。”

    三大爺一臉笑意,慌慌張張的就要去推車出去。

    “誒,我說三大爺,我和冉老師的事怎麼樣呀?都三天了,冉老師怎麼說的?”

    傻柱這時候急了,也不客氣了,一把拉住三大爺。

    “那個,等回頭,我再去問問,這事你別急,好事多磨!”

    三大爺掙扎了一下,掙扎不過,只能先敷衍了一聲,話說這傻柱手勁這麼大,是想捏死他呀?

    “那我等您好消息啊!”

    傻柱一听,有道理呀,好事多磨。

    文化人就是不一樣,我和冉老師這不就是好事嗎?多等下也挺正常!

    “好 !”

    三大爺有點尷尬,自己這是不是有點不厚道呀?

    不過他想了想,這兩袋也是傻柱的東西,肯定是他偷工廠的。

    傻柱偷得,我三大爺吃不得?

    而另一邊,秦淮茹這幾天,一直在想著傻柱和冉老師的事。

    看了兩天沒動靜,就把心放了下來,我就說嘛,三大爺哪里會這麼好心。

    但是她又怕冉老師和傻柱私下交往,那自己到時候再知道的話,不就晚了嗎?

    她靈機一動,叫來了棒梗,俗話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敗。

    只要自己知道到底什麼情況,才能佔據主動!

    “棒梗,你今天上學的時候,找個機會,問問你們冉老師,你問問她,三大爺有沒有把傻柱的事兒,跟她說!”

    秦淮茹想的就是這個主意,問清楚就好了,想必冉老師不會說假話。

    不過說真的,整個院子的人,都可以稱傻柱為傻柱,但是唯獨秦家不可以。

    畢竟傻柱再怎麼傻,這些年也一直再幫著你們家。

    這個棒梗更是沒有教養,可以說白眼狼中的白眼狼。

    听到這話,翻了個白眼︰

    “傻叔?問這干嗎?他和冉老師有配嗎?”

    棒梗雖然小,但是從小的教育讓他明白,傻叔注定是個絕戶。

    也不知道他媽秦淮茹咋想的,還問冉老師?

    “你去問就行,你一個小屁孩懂什麼?你就看看她什麼反應!什麼態度!”

    “到時候回來告訴我!快去!”

    秦寡婦見此,也不跟他解釋,只是讓他照做。

    “行,我知道了!”

    棒梗听到秦淮茹聲音變大,也不敢再說話了,直接答應了。

    說完棒梗就要跑,畢竟那時候的課,和現在不一樣,一天只用上幾節,他還要出去玩呢。

    “等下!”

    秦淮茹一看,棒梗已經跑到門口了,才反應過來,自己還沒說完呢。

    “怎麼了?你 虜 攏 一辜弊湃б婺亍!br />
    棒梗一听,雖然很不耐煩,但是還是停了下來。

    “小兔崽子長脾氣了?你下課到工廠找我,還有,別忘了我交待你問冉老師的事兒!”

    “知道了,忘不了!”

    棒梗不耐煩的說道,說完後轉身就跑。

    到了下午,棒梗來到了工廠。

    秦淮茹一听,立馬就跑出了廠外,而此時正在巡邏的楊辰見此,悄悄的跟了上去。

    楊辰躲到一旁,靜靜的听著,棒梗和秦淮茹說著冉老師的事。

    不由暗自一樂,看樣子,自己這是能看熱鬧了。

    不過這次,肯定不可能就讓傻柱這麼輕松的躲過去!

    而秦淮茹此時樂了,三大爺果然沒有告訴冉老師!

    這次不但傻柱沒有相親成功,以後還能養著自己一家。

    還能看看,能不能從三大爺哪里把東西要回來!

    這老東西!我們一家已經這麼難了,竟然敢拿我們的東西!

    沒錯,在秦淮茹看來,傻柱的東西都是她的。

    至于傻柱?老老實實養著我一家就行,想那麼多沒用的干嗎?

    這事得告訴傻柱,之前我跟她介紹秦京茹的時候,都沒給過我東西。

    現在別人不給他介紹,都給東西,必須得想辦法要點東西去!

    秦淮茹想到這里,直接就跑向了餐廳。

    後廚她是不敢去了,上一次被楊辰抓到,可是賠了一py錢。

    如果再去的話,萬一被人看到,豈不是認為自己又來偷東西的!

    而且之前傻柱偷棒子面給她,別人還以為她們有什麼,讓她的名聲都有點不是很好了,還是小心點的好。

    楊辰這一看,這不是又來給自己功勞來著的嗎?

    沒記錯的話,傻柱會給她拿饅頭,這次再抓到,恐怕傻柱就當不了主廚了。

    他等秦淮茹跑到食堂以後,才慢悠悠的跟在後面,準備看看能不能再撿一個功勞。

    秦淮茹來到食堂,正好看到了正在拖地的劉嵐。

    直接讓她幫忙帶一句話,讓傻柱出來一下。

    楊辰此時沒有進去,只能依稀听到一點點聲音。

    畢竟食堂視野太寬闊了,自己進去豈不是一下子就被看到了。

    “秦淮茹,我正做飯呢!你今天別指望我給你拿東西!”

    傻柱此時有點頭疼。

    每一次秦淮茹來就是讓他偷東西。

    但是之前已經罰了一個月工資了,再被罰一次,丟失工作事是小,但我還怎麼養你們一家?

    “我找你有事說,誰讓你拿東西了?你是不是不想听?我還不想說了呢!”

    秦淮茹一听這話,有點生氣,看來這傻柱,真的有點想翻身做主人,這已經是第二次頂嘴了。

    不過現在不是和你計較的時候,看以後我怎麼收拾你!

    “既然你來了就說吧!快說吧!”

    傻柱一听是有事,好奇心就涌了上來,立馬就臉上一片討好。

    “我們棒梗,今天問冉老師了,人家冉老師也說了,這何雨柱是誰啊!懂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