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傻妹何雨水

    回到家里,看了看火鍋里面,剩下的東西。

    楊辰直接全部送入秘境里面,這些都是錢,在這個時代,他自然不可能浪費。

    放入靜止空間,現在是熱的新鮮的,下次拿出來就還是熱的,還是新鮮的。

    這些等著下次秦京茹來了,還給她吃,畢竟人要有始有終。

    回到房間,躺在床上,楊辰情不自禁的手就想拿起手機,忽然意識到不是現代了。

    不由嘆了口氣,雖然重生到這個時代,他過的會比上一世瀟灑很多,卻少了手機。

    看了看時間,現在也才九點多,上一世正式夜生活剛剛開始的時候,這一世卻要睡覺了。

    楊辰一下子就明白過來,為什麼古代和現在這個年代,孩子都是幾個幾個的。

    這就是因為沒有娛樂項目呀,一到晚上,啥也干不了,那就只能睡覺了。

    自己也得找個嬌妻了,不為別的,只為了每晚上寵一寵她。

    該找誰呢?秦京茹?冉老師?還是說婁小娥?

    胡思亂想著,慢慢的,楊辰就睡著了。

    第二天一大早,楊辰就起來了。

    洗漱過後,先是在鍋里放了幾個雞蛋,隨後就往外面跑起來步。

    來到鴿子市,買了牛奶後,又一路跑了回來。

    現在這個時代,哪怕是牛奶,都不是一般人能喝的起的,這幾毛錢,可能就是別人一天的飯錢。

    但是楊辰自然不會心疼這個,生活要有儀式感,如果他每天也是窩窩頭和咸菜,那還要重生干什麼?

    難道就是為了憶苦嗎?

    想到這里,楊辰就想到了重生之前,看到的一本很惡心的小說。

    重生後,把自己老婆送到美麗國考博,自己身家幾千億,卻不告訴老婆。

    老婆在美麗國遇到了花花世界,隨後和美麗人在了一起,這時候男主才後悔。

    沒想到自己身家幾千億,都快要世界首富了,每天省吃儉用,騎著自行車。

    每天吃著腌菜,只為了多省點錢,甚至買台幾十萬的車,都覺得自己飄了。

    但自己的老婆,卻還是覺得自己土,而和美麗人在一起了。

    而楊辰自然不可能這樣壓抑自己,返回四合院,把牛奶放入鍋中也熱了熱。

    配著雞蛋把牛奶喝了後,進入秘境看了看豬和雞的繁衍情況。

    這一看,還挺開心,雞已經變成了數十只,兩只大雞,和一窩*******的成長周期是兩個月,秘境里面時間加快十倍,不出意外的話再等六天,雞就會變成數百只。

    然後再等六天,變成上千只。

    可惜,這些雞只能留著自己吃,就算賣的話,也不能大張旗鼓的一下子賣幾百只。

    豬的話,還沒有動靜,應該還要再等六七天。

    不過楊辰也不急,慢慢等著就是了。

    從秘境出來後,楊辰又研究了下系統,看看除了之前的功能,還有沒有別的功能。

    看著面前空空白白的系統,楊辰忽然發現,在最右下角,有一個30%的數字。

    不由開始思考起來,這是什麼意思?

    忽然意識到,這有沒有可能是任務完成度?

    一個任務是10%,自己完成了三個任務就是30%。

    不過這點楊辰也不是很確定,只能等以後再有任務的話,完成任務之後,再看系統這個數字,有沒有改變吧。

    全部事情都忙完之後,楊辰才悠哉哉的準備去工廠。

    剛出門口,就看到中院出來一個人。

    長相漂亮,穿著一個棉襖,身材也挺好,看起來挺引入喜歡的。

    楊辰腦海回憶了一下,腦海中,閃過一道身影,仔細看去,還真和那個土土的丫頭有點相似。

    果然女大十八變呀。

    這個女人,就是傻柱的妹妹何雨水,雖然看起來比電視里面好看,可惜因為秦淮茹的洗腦,腦袋不好使了。

    不但和秦淮茹關系賊好,還眼睜睜的看著秦淮茹坑的傻柱絕戶,外加三個房子被奪走。

    不過楊辰看完電視劇,總覺得她是在隱藏自己。

    也許是真的被秦淮茹洗腦了,但也有可能是在假裝討好。

    畢竟在傻柱眼里,親妹妹不抵秦淮茹的一根腳趾頭。

    不過不管是真心還是假意,都和楊辰沒有關系,又不是自己妹妹,也不是自己老婆,愛咋咋地。

    當然,就算是後期她對哥哥不好,也和傻柱自己有關系。

    畢竟讓自己妹妹吃窩窩頭,卻讓秦淮茹一家每天大魚大肉。

    就算換成誰,當傻柱的妹妹,估計心里也不會對傻柱有什麼好感。

    而傻柱本來就是自作自受,為了一個胞魚,可以放棄所有。

    雖然如此,楊辰也不打算接近她。

    畢竟自己現在也在四合院住。

    和何雨水稍微有點關系,恐怕之後,就是傻柱秦淮茹一起來坑自己了。

    然而他不想搭理何雨水,何雨水卻找上了他。

    楊辰正推著車,準備去上班,何雨水也在遠處,遠遠看到了他。

    直接跑上來攔住了他︰

    “楊辰,你等一下,我有話和你說。”

    “有什麼事,說,我急著上班呢。”

    楊辰不由沒好氣的說道。

    “我就是想告訴你一聲,你能不能,以後不要再針對我秦姐和傻哥呀?”

    “你腦子有坑吧?虧你還教書呢?你哥和你秦姐偷東西,你不知道嗎?

    還有,你自己也知道,你有一個傻哥,你自己也是傻子的妹妹,以後你就叫傻妹吧。”

    “不許叫我傻妹,還有之前那個雞,不都說好了嘛,不是我傻哥偷的,是棒梗偷的。

    他還是個小孩子,給他一次機會嘛。”

    听何雨水看到楊辰一點也不給她情面,不由的有點委屈,不過還是強辯道︰

    “秦姐和我說教育過他了,絕對沒有下一次了,你為什麼揪著不放?”

    楊辰聞言,看她這樣子,還真猜不出是真心還是假意。

    看她不知道上次傻柱偷棒子面的事情,于是就說了出來。

    “我也沒說那一次,我說的是前幾天,他又在工廠里面偷了棒子面。

    告訴你,要不是看在是一個四合院的留著面子,現在他已經被送進去了。”

    何雨水听到這話,傻傻的站在原地,一時間不知道自己是該感激楊辰還是怨恨。

    畢竟如果傻柱真的被抓到報警,那肯定是要住進去的。

    這事往小說了,就是罰點錢,往大說了,就是侵吞國家資產,一進去,沒有幾年是出不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