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秦淮茹的苦苦哀求

    如果自己現在把他們抓到,以他們的無恥性格,肯定會抵賴。

    到時候,自己這邊就一個人,很容易被他們污蔑。

    不過,自己可以去叫上幾個保安隊的人。

    如果是自己一個人的話,還有可能被倒打一耙。

    但是有個五六個人,就沒太大問題了。

    至于如何抓到他們讓全工廠人知道,楊辰已經想到辦法了。

    于是,楊辰就跑到了餐廳,把正在巡邏,但是實際上則在偷懶的郭雙龍叫上。

    郭雙龍一臉疑惑︰

    “干什麼呀?急匆匆的!”

    “咱們去抓賊!”

    楊辰笑著說道。

    他相信听到這句話,郭雙龍一定就直接來勁了。

    果然,他一听到這話,立馬喊道︰

    “在哪?賊在哪?是外面來的人,還是咱們工廠的人。”

    其實這也不怪郭雙龍如此興奮。

    主要也是,現在工廠保安科長,過兩個月,就要轉到別的工廠。

    而現在的保安副科長,因為之前貪污被抓,現在還沒找到人選。

    也就是說,現在保安領導層,在未來兩個月,有兩個人選,會從這六十個人中選出。

    正愁沒有立功機會呢。

    “是咱們廠里的人,利用自己廚師的身份,偷取工廠所有人的飯菜!”

    “是誰,我們現在過去抓他!”

    “不行。”

    楊辰搖了搖頭,隨後看到郭雙龍一臉疑惑,才說道︰

    “他是咱們食堂的主廚傻柱,所以不是那麼好抓的,畢竟他在工廠,形象還是挺好的。

    要是就咱兩個人的話,有可能會被他倒打一耙。”

    “那咋辦?”

    “再找兩個人。”

    “那不是被搶了功勞嗎?”

    “怕什麼?這事我發現的,到時候寫報告的時候,主要寫咱兩,他們本來也就是過去幫忙的!”

    楊辰笑了笑,說道。

    “那他們願意嗎?要我我肯定不願意,又沒有好處,誰愛去誰去。”

    郭雙龍泄氣了,無奈的嘆了口氣又說道︰

    “不行的話,四個人也行,大不了分他們點功勞。”

    楊辰搖了搖頭︰

    “朽木不可雕也,等下你按照我給你說的這樣做。

    到了休息室,你就說自己抓到賊了,怕他們跑路,讓兄弟們幫個忙,然後明天請吃紅燒肉,只要兩個人。

    記住當著,所有人的面說。”

    “好。”

    听了楊辰的話,郭雙龍點了點頭就去照做了。

    至于楊辰,則靜靜的站在工廠門口,以防秦煥茹走了。

    至于他為什麼讓郭雙龍這樣說。

    也是因為這個年代,沒多少人,敢當著幾十人的面撒謊!

    如果偷偷找兩個人,那還有可能被搶了功勞。

    但是當著這麼多人面說,因為太多人知道,反而沒人敢撒謊。

    那這個功勞,就不可能被搶走!

    等了五分鐘左右,郭雙龍領著兩個渾身肌肉的男人走了過來。

    這兩人不但發型一樣,就連長相也長的一模一樣。

    這兩人楊辰也認識,名字叫做譚龍、譚虎,是一對雙胞胎。

    兩人算是工廠保安里面,最厲害的兩個人了。

    要知道工廠保安,可不是想當就當的。

    除了一些特殊原因的,剩下的都是退伍特種兵出身的。

    只因這個年代,工廠太少了,工廠少,工作就少。

    畢竟現在沒有私營的廠。

    所以現在不管是飯店還是水店,只要是做買賣的,全都是屬于大眾的。

    這也就導致一大波人,此時都是無業游民。

    無業游民,那就意味著吃不起飯。

    要麼你有能耐,就想各種辦法弄回來飯,要麼就上天堂。

    而這些軍人,退伍後能當上保安,可以說都是其中的佼佼者。

    “龍哥、虎哥,你們來了。”

    “嗯,楊辰,賊在哪里?”

    “走,我帶你們去。”

    楊辰帶著幾人,先是找到了秦淮茹的車間。

    畢竟贓物在她手里,先盯著她,以防她得到消息把贓物轉移,這才最重要。

    至于傻柱,就在食堂,只要找到秦淮茹,就算他能跑,也不會跑的。

    來到車間後,看到秦淮茹正在一臉認真的干著活。

    楊辰不由欣賞了兩秒鐘。

    這寡婦看著的確饞人,不過再饞人,也是蛇蠍心腸,這樣的女人,猶如帶刺的玫瑰,踫不得。

    踫了之後,被纏上的話,直接喜領三個孩子,而且是三個白眼狼。

    于是楊辰直接就喊道︰

    “秦淮茹!你的事發了!”

    這一句話,直接讓車間的眾人,全部齊刷刷的,停下了手中的活。

    紛紛轉頭看向了秦淮茹。

    不過馬上反應過來,現在這是在上班。

    然後又都干了起來,不過一個個的耳朵,不由的都豎了起來。

    秦淮茹自然也听到了。

    雖然不知道自己那件事發了,但是看到幾個保安,還真是害怕。

    此時心里七上八下,忐忑的不行,但還是強裝作鎮定的說道︰

    “楊辰,你這句話可是要負責任的,我什麼事發了?”

    楊辰︰

    “你和傻柱,不對,和何雨柱兩人偷取工廠的糧食。

    剛才我巡邏中,你們偷棒子面,剛好就被看到了。”

    听到這話,秦淮茹腳一軟,不由的直接坐了下去。

    他怎麼可能看到?

    明明我還特意看了四周,沒有人的呀,現在該怎麼辦?怎麼辦?

    而車間正在干活的婦女們,也不由竊竊私語起來。

    “這秦淮茹還偷糧食呀?平時就經常看到她,和許大茂眉來眼去,現在還偷東西,真不是個好女人。”

    “嘖嘖,我就說,我告訴你們哦,之前在飯堂的時候,她就插隊,然後許大茂還給她買饅頭和菜。

    那些東西多貴呀,還免費給她吃,後面我還听許大茂和飯堂大姐說,如果大姐願意的話,她也給買。”

    “咦,好一個潘金蓮,誰娶她當老婆,那就是倒一輩子血霉吧,讓她和那個傻柱過吧,傻柱這種爛人,也不要禍害別的好女人了。”

    秦淮茹听到四周的議論聲,臉色青一陣白一陣的。

    不過她也只敢在傻柱面前橫,更何況這麼多女人,她也不敢回懟。

    到時候人都得罪了,那就完了。

    只能當作沒听見,硬著頭皮說道︰

    “這…這是傻柱給我的,我沒有偷,要偷也是他偷的!”

    臥槽!

    听到這話,楊辰對秦淮茹更了解深了一點。

    現實,比四合院電視劇還要不要臉呀。

    不過這也正常,畢竟四合院里面,不可能把一個人的一生,全部演完。

    很多細節,還得自己接觸才能知道。

    這秦淮茹,還真是最毒婦人心。

    現在看到事情敗露了,怕影響到自己的名聲,就把事,全都推到傻柱一個人身上去了。

    難道她真的認為,別人都是傻子嗎?

    “龍哥、虎哥,麻煩你們把傻柱帶過來,還有雙龍,你去把廠長請來。

    這件事情很嚴重,盜取工廠糧食,必須要告訴廠長了!”

    “好 。”

    秦淮茹一听到這話急了,連忙跑到楊辰面前。

    雙手死死抱著楊辰的胳膊,苦苦哀求道︰

    “楊辰,求求你了,別告訴廠長,這事情是傻柱不對,我會告訴傻柱,讓他賠錢的。”

    感覺到胳膊一片柔軟,楊辰掙扎了一下,沒有松開。

    雖然這個秦淮茹,心地不怎麼好,但是長相和身材還是不錯的。

    不過你這句話確定是在求情?

    你這不是直接,就讓所有人認定只有傻柱一個參與者了嗎?

    楊辰也懶得和她糾纏,只是面無表情的說道︰

    “這事必須得告訴廠長,這不是私人的東西,而是工廠的,是屬于大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