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傻柱偷面

    楊辰偷偷的跟在秦淮茹身後,只見秦淮茹還真的膽大,崗位也沒去,直接就來到了廚房門口。

    看到傻柱後,就在門口擺了擺手,示意了一下。

    傻柱看到秦淮茹後,立馬啥也不干了,就跑了出來。

    楊辰看到這,不由的心里冷笑,昨天剛因為秦淮茹賠了十塊錢,今天還是沒有一點埋怨。

    就這還有人給傻柱洗白呢?

    就是一個舔狗的故事,不過這個舔狗沒有吃到肉罷了,最後落個悲催的人生,也是咎由自取。

    兩人接上頭之後,秦淮茹轉頭看了看四周,楊辰立馬頭縮一下,沒讓他們看到。

    我湊,這秦淮茹還挺警覺的。

    “怎麼個事啊姐?”看到秦淮茹這個樣子,傻柱有點疑惑,開口問道。

    秦淮茹听了這話,轉出一副糾結的樣子,一副我很糾結但是我就是不說,除非你求我的樣子。

    果然,看到秦淮茹這樣,傻柱上套了,可憐巴巴的求道︰

    “姐,你有啥事你說呀,我這個人你也知道,是個急性子,你叫我出來就是相信我,又是你就說呀!”

    看到傻柱急了,秦淮茹這才裝作可憐巴巴的樣子說道︰

    “傻柱,你也知道我家的情況,家里五口人,就指望著我這點工資吃飯呢,工資現在也沒法,我真的好難受。”

    看到秦淮茹像是要流淚一樣,傻柱也無奈的說道︰

    “姐,你有事你就說,我能幫你我肯定幫,但是借錢我現在真的沒錢了,前些天你剛問我借了五塊錢。

    昨天又因為棒梗的事情,我賠了十塊錢,現在我也真沒錢了。”

    而楊辰听到這里,有點納悶,這傻柱什麼情況?沒錢的話你不是應該去借錢呀,借完錢再給秦淮茹嗎?這不是你的性格呀?

    秦淮茹听到這話,直接怒氣上漲,開口說道︰

    “棒梗的事情,你早點承認不就好了,現在你弄的,錢也賠了,我們家棒梗,還在鄰居街坊哪里落下個壞名聲!”

    這話直接讓傻柱一愣,不過傻柱沒有在秦淮茹身上找原因,反而把事情怪到了楊辰身上。

    傻柱咬牙切齒的說道︰

    “都怪那個楊辰,我都承認了,他非要從中作祟,如果哪天落到我手里,我好好教育他怎麼做人。”

    他心里的想法就是,如果不是因為楊辰,秦淮茹就不會怪自己。

    畢竟棒梗只是個小孩子,而秦淮茹多難呀,孤兒寡母的,楊辰卻得理不饒人,雞又不是他的。

    對傻柱的話,秦淮茹並沒有說什麼,畢竟她也怨楊辰,但是楊辰畢竟是個保安,她得罪不起。

    而此時在拐角處,楊辰听到這話,是真的無語了,這貨竟然怪到自己身上。

    那好,本來抓你,我還有點猶豫,但是這次,對不住了,抓定你了。

    “好了,別廢話了,我不找你借錢,只要你幫我順幾斤棒子面行吧?我們一家實在是過不下去了!”

    秦淮茹可憐巴巴的說道。

    看著秦淮茹這個演技,如果現在是九十年代,楊辰絕對會摒棄前嫌,帶著她去港城當演員。

    而傻柱一听這話,連忙開口拒絕︰

    “這不行,這可不行,著不成偷了嘛?賊呀!”

    秦淮茹看到傻柱拒絕,委屈的說道︰

    “我剛才去我男人車間找老楊,換了下個月糧票,可是下個月怎麼辦,這一個月推一個月的,推到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說完,用著一雙無辜的眼神看著傻柱。

    “那也不成,這是職業道德問題,這真干不了,大姐。”

    “你得了吧你,你平時順的還少啊?”

    “那能那麼說啊,我什麼時候拿過糧食啊,我拿的都是廠長請客吃剩下的,那是我應該拿的,許他喝工人血,還不許我喝點湯了。”

    “好傻柱,你就幫幫姐。”

    秦淮茹此時看到硬的不行,軟的也不行,直接身體就貼了上去。

    “哎,秦淮茹同志,要上美人計是不是?咱來點真格的我跟你說。”

    傻柱一看,單身三十年的血液就涌了上來,直接開口調戲道。

    秦淮茹見傻柱這麼一說,以她對傻柱的了解,自然知道傻柱有色心沒色膽,一下子上勁了。

    “來啊。”

    一邊說一邊解著自己的扣子,楊辰在一旁看著,嘖嘖,挺大。

    “別別別,你要嚇死我呀姐。”

    果然,如秦淮茹所料,傻柱看到她動真格,立馬就害怕了,邊說還邊往後退︰“我給你逗著玩呢。”

    秦淮茹看到這一幕,來脾氣了直接把包往地下一甩,就委屈扒拉的說道︰

    “誰跟你逗呢,到底怎麼著啊,我要不是揭不開鍋,我至于這麼受氣嘛?”

    “我跑我男人車間,別人要佔我便宜,我拿兩個饅頭吧,許大茂又佔我便宜。

    我是個寡婦,我是寡婦,我就得挨欺負嘛我。”

    說著說著,秦淮茹就雙眼流淚,看表情,好像還真有點真情流露一樣。

    傻柱一听,連忙說道︰“許大茂他色大膽小,他不敢吧他。”

    “他怎麼不敢啊,你知道什麼啊?

    都多少回了,他想佔我便宜都沒得逞,都一個院得我不稀罕跟他一樣的!”

    傻柱看到秦淮茹越說越哭,越哭越厲害,心疼的不行,連忙說道︰

    “姐,別哭了姐,我這不是嘴欠嗎。”

    說著還直接給了自己一個耳光。

    秦淮茹繼續哭著︰

    “這些人里面吧,我就相信你,我真是沒想到你也這樣。”

    “我這不是開玩笑呢嗎,你嚇死我,我也不敢啊。”

    這時候傻柱急了,也不裝自己不偷東西了。

    跑到了廚房,從里面拿了十斤棒子面遞給了秦淮茹。

    而楊辰看到這一幕,剛準備出來拿捏他們,卻又停下了腳步。

    “叮,系統任務發布,請宿主向全體員工,揭穿何雨柱與秦淮茹偷棒子面。”

    “任務完成,獎勵三百塊錢,獎勵一頭公豬一頭母豬。”

    系統任務又來了?楊辰不由暗喜,他都不知道系統任務怎麼觸動,忽然就來了。

    而這次的任務獎勵更是豐盛,三百塊錢就不用說了,主要是兩頭豬,看著只是兩頭豬,在楊辰秘境里面卻能變成幾十頭,上百頭。

    只需要一個月的時間,就能成功。

    之前楊辰還在考慮上那買豬呢,買了豬又不被人懷疑,現在系統直接就給了,完美。

    不過楊辰不由的開始考慮起來,自己該怎麼在全體員工面前,揭穿他們偷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