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許大茂︰我的雞呢?

    仔細看了又看,看著自己雞籠子,一臉驚訝︰

    “我雞雞呢?”

    只見籠子里面,此時空蕩蕩的。

    但是雞籠里本來有兩只雞的,要知道這可是他下鄉放映電影的時候,別人送給他的。

    因為是老母雞,所以許大茂也舍不得吃,只恨不得馬上下蛋,能吃上雞蛋。

    但是現在一只都沒有了。

    一時間,許大茂急眼了,大聲的叫道︰

    “蛾子。”

    听到許大茂的聲音,屋子內一個短頭發長相漂亮的女子走了出來,正是婁小娥。

    “怎麼了?大茂。”

    “咱家的雞呢?我走的時候還都在,現在一只都沒有了?”

    婁小娥看了看雞籠,也是一愣,有點不知所措的回答道︰

    “我也不知道呀,我今天感冒了,在家里一直躺著,不是你送人了嘛?”

    此時婁小娥也有點惱火,這可是老母雞呀,就指望著它下蛋吃呢。

    許大茂皺眉說道︰

    “我怎麼可能送人?這還是我在鄉下放電影的時候,老鄉送給我的,這可是老母雞,現在老母雞買都買不到,我又不是傻子!”

    婁小娥一時間也有點納悶︰

    “這雞在籠子里面,總不能自己跑了吧?要麼就是…”

    就在這個時候,許大茂聞到了一陣雞的清香,仔細聞了聞方向,是從傻柱哪里傳來的。

    一時間怒火中燒,飛一般的腳步就往傻柱那邊跑去。

    到了門口,也懶得敲門了,一腳就直接把門給踹開了。

    而此時傻柱正拿著勺子,美滋滋的正在弄著鍋里的雞,味道直沖許大茂的鼻子。

    許大茂深吸一口氣,剛要說話。

    傻柱就先開口了︰“擱哪看啥呢?哈喇子都要流出來了。”

    而許大茂此時眼楮都紅了,這肯定是他的雞呀,沒想到傻柱竟然偷雞。

    許大茂氣的大聲叫喊︰“我問你,這雞哪來的?是不是從我們家偷的?”

    “你問問它吧?你們家趁雞嗎?你們家有雞嗎?”

    傻柱此時也有點上火,畢竟自己拿個領導吃下的剩菜,怎麼就是你的了?

    “別跟我裝傻充愣哦,頭兩天我拿回兩只雞,跟我家的雞籠子養了兩天了,現在一只都沒有了,是不是你偷的?”

    傻柱雖然知道是棒梗拿的,但這件事暴露出去,棒梗可是要被送進少管所的,自然不可能說出來。

    不過心里也不由疑惑,他記得棒梗當時只吃了一只呀,不過此時不是細想的時候,他還是裝傻充愣︰

    “那管我什麼事?跟我有什麼關…”

    話還沒說完,此時在外面正在找雞的婁小娥听到了爭吵聲,跑了進來。

    “娥子,你看看,咱家的雞!”

    而這時候婁小娥也誤會傻根了,好好的下蛋雞,就這樣沒了,生氣的說道︰

    “傻柱,你也太饞了吧?你再饞也不能偷我們家的雞啊?這雞我們兩口子都沒舍得吃,留著下蛋的。”

    不得不說,婁小娥素質挺高的,雖然心里認為傻柱是偷雞賊,但還是講著道理。

    而傻柱听到了婁小娥的話,雖然心中知道一切,但是就是助紂為虐。

    嘴上還在嘲諷著婁小娥︰

    “是是是,你們兩口子真是該考慮下蛋的問題了!”

    婁曉娥一時間被傻柱氣的說不出話來,委屈的站在原地。

    而許大茂看著傻柱冷笑︰

    “傻柱,你侮辱人格是吧?行啊!”

    許大茂說完就要擼袖子。

    不過許大茂的體格畢竟不如傻柱,以前就在傻柱的手底下,吃了不少虧。

    所以哪怕此時擼起袖子,傻柱一點也不怕。

    只見傻柱看到許大茂擼袖子,只是冷笑一聲,立馬拿起來菜刀︰

    “動手是吧?”

    許大茂一時間有點害怕了,連忙開始呼叫援兵︰

    “蛾子,去喊人去!把一大爺,二大爺,三大爺都喊來。”

    就在這個時候,秦淮茹跑了進來,一看到這架勢,立馬就懂了,一時間氣勢洶洶的說道︰

    “許大茂,你什麼意思?欺負傻柱是不是?”

    許大茂只是冷笑了一聲,沒有說話。

    雖然傻柱子厲害,但是再厲害,在這個四合院也是有人做主的。

    而一二三,三位大爺,就是四合院的勸說員和審判官。

    今天這件事,他絕對不會就這樣過去的!

    就在這時候,全劇最喜歡擺譜的二大爺來了。

    二大爺名叫劉海中,是軋鋼廠的七級鉗工,這個年代鉗工尤其是七級算得上高技術工種了。

    不過他不好好繼續鑽研技術,一心鑽到官眼里,沒有一點文化,但是又喜歡說教,又是一個暴脾氣,喜歡在家打人,從老婆到孩子,算是他的練拳對象。

    二大爺剛走進來,許大茂就一把拉住他說道︰

    “二大爺,您來的正好,您給評評理,頭兩天我去鄉下給人放電影,人家為了感謝我,給了我兩只老母雞,這事您知道吧?”

    二大爺點了點頭︰

    “我知道呀。”

    許大茂指著砂鍋,生氣的說倒︰

    “剛才我下班,我看著雞籠子的兩只老母雞都不見了,您再往這兒瞧。”

    二大爺听到這話,往前走了兩步,低頭看了看,爐子上砂鍋里蹲著的雞,然後又上手撈起來聞了聞︰

    “炖得還挺香,傻柱,這是你干的?”

    傻柱本來就是個誰也不怕得主,听到二大爺的說教語氣,不屑的說道︰

    “你該配眼鏡,配眼鏡去!”

    而二大爺只是繼續用勺子攪動著雞湯,又說道︰

    “你少廢話,你說,你雞哪兒來的?”

    傻柱自然不可能說出自己是在工廠拿的,也不可能把雞是棒梗拿的說出來,嘴上還是嘴硬︰

    “我買的,你管的著嗎?反正我沒偷就是沒偷。”

    “你告訴我從哪里拿的!”

    兩人吵吵了幾句,而二大爺畢竟年齡大了,也不是傻柱的對手,氣的腦血栓都要得上。

    而听到兩人吵鬧,秦淮茹此時有幾分心虛的低下頭。

    其實她也明白,雞是棒梗偷的,畢竟剛才傻柱回來的時候,已經跟她提過了,棒梗帶著小當和槐花在吃叫花雞。

    但是事情如果鬧大了,查出來真是棒梗所為,那棒梗的一輩子就完了。

    要知道棒梗如果有偷盜的名聲,一輩子就徹底毀了,到時候上不了學,也沒有工作,還有可能被送到少管所去。

    想想其實也不怪孩子,自己家每天吃的也不如別人,喝的也不如別人,孩子餓了,只是撿到了雞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