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入宮赴宴

    在安排下孫赫他們之後,趙煜再次將老福叫來,有著孫赫他們,在帝都“創業”的根基是有了,但現在缺的卻是創業的資本了。

    從費城出來之後,他們就只帶了一萬兩金票,可在林溪郡之時,趙煜便全部交給了李大壯,讓他去發展佣兵團去了,造成的結果便是現在他們的吃喝都要成為問題。

    “少爺,就算是包些作坊的話,我們也要需要啟動資金的,但現在我們卻是身無分文,連啟動資金都不具備的。”老福苦著一張臉說道。

    “沒事,我若是明天見聖的話,按正常侯爵的封賜,大概率會有一萬的賞金,這個可以作為我們的啟動資金”趙煜說道。

    “少爺,那在帝都這塊的話,我們做些什麼買賣呢?”老福問道。

    趙煜猶豫了一會,突的看到入秋時節,院外有些發黃的葉子,回頭一拍老福肩膀說道︰

    “老福,我們倒騰毛皮生意如何?”

    “毛皮?”老福眉頭微皺,他知曉帝都很多權貴在入冬之際,都會推崇毛皮衣物,因此毛皮衣物在帝都都是緊俏貨物,是富人們的象征。

    毛皮衣物很貴,也就導致了原材料毛皮價格的昂貴,許多帝都的毛皮供應渠道都掌握在有數的幾大供應商手中,在幾大供應商的壟斷之下,其他小供應商因成本等因素也難以存活。

    “少爺,你是想做毛皮哪個環節?是成品批發還是毛皮批發?”老福問道。

    “毛皮批發,我們將毛皮運來,搞低價入市的策略。剛好現在是入秋之際,正是毛皮生意大為火熱之際。”趙煜說道。

    “少爺,可這毛皮。。。有些貴啊!”老福說道。

    “嘿嘿,這個你就不用管了,一會我寫封信,你讓孫赫安排一人給我送到馬家鎮。”趙煜說道。他可是見過馬家鎮的生意大多是以毛皮為主,並且價格都非常低廉。

    如果細細算下來的話,就算全部收購下來,以低于帝都百分之三十的價格出售,也可以從中賺取近百分之二十的利潤,拿一件毛皮一枚金幣來算,一百件毛皮自己就可以賺二十枚金幣,他可記得,在馬家鎮只是擺放于坊市間的毛皮,粗略算下就有上萬件。

    一听馬家鎮,老福眼楮一亮,他也並沒有多問趙煜是怎麼打通的這層面的關系,按照趙煜的囑咐和剛寫完的書信,領命而去。

    等此間事盡皆辦妥,屋外已經接近傍晚時分,剛要歇息一會的趙煜看到剛剛領命而去的老福再次返回,正在疑惑之際,卻見他的身後跟了一人,待到來至趙煜身前,老福說道︰

    “少爺,皇宮使者求見。”說完努力側了下他那肥壯的身子,盡力將使者身形顯現出來。

    “趙公子,帝皇安排您明日申時進宮面聖,帝皇為您準備了接風晚宴。”說完,使者小心翼翼的拿出一本文牒,而後雙手呈于頭頂說道︰“這是進宮文牒,請公子明日攜帶。”

    趙煜點了點頭,接過文牒,因為並不是聖旨宣布,所以趙煜倒不用行跪拜之禮。安排老福送使者離去,趙煜在書房想著明日前去皇宮的事宜,之前最擔心的是修為會被看出來,但看目前自己身體的情況,就算是國師也未必可以看出自己身體的虛實,那現今就是怎麼偽裝的像一個感恩戴德的臣子了,關于偽裝,裝過七年“廢物”的他,倒是不用擔心這一點。

    翌日,在午飯過後,老福早早就給趙煜備好了馬匹,由孫赫安排十人護衛趙煜前往皇宮,經過趙煜昨天的安排,他和老福今日卻是有的干了。路上倒是沒有太多的波瀾,可在進入皇宮內道之時,卻踫到了一個“老熟人”,而且這個“老熟人”今天身邊之人也不少。

    “吳公子,偌大的帝都,我怎麼就沒听過有姓趙的呢?”一個長著馬臉略有些公鴨嗓子的少年說道。

    “周公子,你還不知道吧,他就是那個虎父犬子,白撿了個侯爵的趙家大公子!”吳億眉頭一挑說道。

    “呦,你可別說,這人啊,就得看這命,就算是條狗,生在金窩里,倒也金貴不少,但再金貴也改變不了他那狗的命不是?”馬臉少年繼續說道,聲音中嘲諷意味十足。

    “哼哼,就怕某些東西不知道自己的位置,還自得意呢!”吳億繼續說道。

    趙煜將馬車門簾一掀,走下馬車,前面已經快到皇宮入口了,身邊的護衛是進不去的,只能在外面等候,所以趙煜干脆自己步行過去。下車後看了一眼旁邊挑釁的吳億和馬臉少年,趙煜眉頭微皺,說道︰

    “不知二位在此作甚?”

    “我們今天受帝皇相邀,前來參加侯爵冊封儀式的。”馬臉少年滿臉得意的說道,在提到帝皇相邀之時,臉上榮光煥發,還伸手往皇宮方向抱拳一拱,姿態頗為驕縱。

    深知趙煜厲害的吳億,自覺趙煜每句話都需小心應對,但他還沒回應,卻沒想身邊的馬臉少年先行回應了,雖然馬臉少年回答的中規中矩,但他就總感覺有種不好的預感。

    “哦?侯爵可是給你們冊封?”趙煜玩味的看了他們一眼說道。

    “侯爵自然不是給我們冊封,我們只是。。。”馬臉少年剛要說是蒙受皇恩,可以在此冊封大事上收到邀請,但一想自己這麼答好像不太對,正在想著哪里不對之時,卻听趙煜說道︰

    “原來是兩個來陪襯的,我一個今天的主角都沒說啥,你倆配角在此卻聒噪不停,還讓我以為今天是給你們冊封侯爵呢。”

    “你!”馬臉少年正要再說,卻被一旁的吳億攔住,吳億說道︰

    “趙煜,你也別得意,你這個侯爵也不過蒙受了皇恩和你父親的功績罷了,又有何值得驕傲之處?”

    “那不知你可曾蒙受皇恩和你父親的功績?”趙煜犀利的問道。

    若比心而論,吳億能有龍源帝國第一少年天才的名頭,除了趙煜剛才所說的皇恩和父輩功績之外,還要有帝國國師的栽培,所以在此事之上倒比趙煜受到的外力更多,因此听完趙煜所問,立馬臉色一紅,不知該如何作答。

    趙煜輕輕一笑,轉身朝皇宮方向走去,有了剛才與吳億、馬臉少年的插科打諢,再進皇宮之時,趙煜倒是顯得身心輕松了不少,就連緊張的氛圍也消缺不少。不禁低喃一句,沒想吳億竟也有如此功效?

    在交了進宮文牒後,皇宮侍衛對趙煜再次搜身後放行,這時候的皇宮除了宮內侍衛,已經有不少大臣為今日的冊封早早趕了過來,在看到趙煜之時,盡皆都避讓了開來,也有不少熟悉之人,三五成群的跟在趙煜身後,小聲的議論著。

    待得走入宮殿之內,見到殿內早已擺好了案桌,數十名宮女正如蝴蝶一般,穿梭于案桌之間,擺放著宴會所用的食物。除了美食美酒之外,每張案桌上都擺放了一個玉牌,上面標注著案桌之人的姓名和身份,對于第一次參加這種午宴的趙煜來說,倒是一個可以迅速找到自己位置的方法。

    在日上枝頭之後,大廳內的人已經來了七七八八,每個人進來之時,都會朝著趙煜這里瞄一眼,而後迅速轉移而去,這種態度,若是放在一般人身上,會讓你十分發狂,但放在趙煜身上,比起七年的非議,這些倒不過是爾爾罷了。

    就在此時,一名留有半白長須的瘦弱老人走入殿內,像大多數人一樣,目光先是投到了趙煜身上,但不同于其他人的一觸即閃,這位老人竟盯了五六秒,直到趙煜感覺異樣,抬頭與其對視,此人才移開目光,朝自己的位置走去。

    在那一刻,趙煜有種錯覺,他從這老人眼神之中讀到了一種很復雜的情緒,再見老人走到龍座之下的右首位置,對于老人的身份,趙煜已經有了明了,他應該就是自己的外公,還未見過面的母親的父親,帝國右相權宏道。

    “帝皇駕到!”一道尖銳的聲音在殿內響起,听聞此聲,眾官盡皆起身相迎,雖然略有些不願,但此時的趙煜卻也跟隨躬身低頭相迎。

    此時,他感覺到一道目光從上方掃來,在自己身上掃了幾圈之後才緩慢移開,他知道這應該便是帝國的皇上了。而後只听一道雄渾之聲響起︰

    “眾愛卿平身吧!”

    听聞此話,眾人才紛紛站起身來,看向台上端坐于龍椅的帝皇。只見原先空著的龍椅之上,已經坐上了一位身著龍袍的中年之人,中年人臉色溫潤,頗具帝王的威嚴之氣。

    “今日是為我帝國軍神之子接風洗塵之宴,目的是盡興玩樂,大家盡可放松一些。”

    說完他抬手往下按了按,示意眾人就座即可。在眾人盡皆入座安定之後,龍源帝皇目光再次掃向趙煜,緩緩的說道︰

    “趙煜!”

    趙煜听罷,起身來到近前,而殿內所有的目光也盡皆投在了趙煜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