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覆陽會的殺手

    林浪知道自己成為靈調部高級顧問的時候還是在第二天,當時他正在做夢,夢到自己一拳撂倒傳說中的蠶叢王,正準備ko掉的時候就被來自京都的電話給吵醒。

    “誰啊?大清早的,讓不讓人睡覺了?”林浪相當惱火,擾人清夢猶如斷人財路。

    “是林浪顧問嗎?我是華國靈調部部長助理,你叫我小朱就行了。”電話那頭響起一道溫柔的女聲。

    呃,靈調部?那不是華國靈調部門的最高行政單位嗎?給我打電話干嘛?

    “額,我是林浪,你找我干嘛?”林浪很是狐疑,自己一個小小的大蓉市靈調局下屬的作戰區顧問啥時候能得靈調部的青睞了?

    “是這樣的林浪顧問,靈調部已經著升你為華國靈調部高級顧問,想問你什麼時候來京都述職任命?”

    “啥?靈調部高級顧問?”林浪本來還迷糊的腦瓜子瞬間清醒。

    “是的,靈調部高級顧問。”

    “你確定你沒有開玩笑?”

    “林浪顧問可以到當地靈調部門的內網核查,你的任命書標號為華字靈調009號。”電話那頭的小朱耐心的解釋著。

    “你等等。”

    林浪飛快下了床,迅速打開自己的電腦,輸入靈調局的官方網站,並進入內網,一則任命書赫然就掛在最上方,而編號赫然就是華字靈調009號。

    林浪迅速點開任命書,抬頭的紅字相當醒目︰關于大蓉市靈調局第六區顧問林浪的任命通知

    茲任命大蓉市靈調局第六區顧問林浪為華國靈調部高級顧問的字樣出現在林浪的眼前,好家伙,這是真事兒!

    林浪感覺自己如在夢中,好家伙,是不是夢還沒醒?

    “嗷”林浪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疼疼疼,是真的!

    “林浪顧問,你還在嗎?”小朱的聲音在電話那一頭傳來。

    “哦哦哦,在在在。”林浪趕緊將電話附在耳邊。

    “林浪顧問請問你什麼時候能來靈調部述職任命呢?”小朱問道。

    “呃,顧問要每天上班嗎?”

    “不用”

    “顧問需要做些什麼呢?”

    “當國家需要或受到威脅時需要顧問出面,並不限如武力出擊等方式。”小朱還是很耐心,不耐心不行啊,對面是一尊王級大佬。

    隨後,林浪又和小朱掰扯了半天,終于是敲定了前往京都的時間。

    咱都是大佬了,行頭必須得升升級啊。

    于是,好不容易休息下來的林浪來到大蓉市貿易商場,花了一萬多塊給自己收拾了一身還算過得去的行頭。

    林浪還是簡單了呀,京都,天子腳下,一磚頭都能撂倒一片有錢人。

    來到大蓉市靈調局,陳長生也是親切的接待著林浪,前幾天凱旋的時候他就站在祁偉的身後,但奈何級別不夠啊,那時候沒和林浪搭上話。

    林浪和陳長生簡單的寒暄了幾句,領到了自己的新警服和新裝備。

    南斗衛星定位系統,沒有肩章,但有袖徽的藏青色警服,這是靈調部根據林浪的情況專門定制的警服,並向全國各地靈調部門進行了通報。

    在這之前,能享受到個人專屬警服的人只有八個,而林浪的任命書編號是009,代表著他是第九個。

    10月初,距離農歷七月十五過去了十多天,林浪終于啟程前往京都了。

    穿著新警服,帶著個人專屬裝備和配槍,林浪走特別通道上了飛機。

    經過十多分鐘的等待,飛機慢慢滑行出了機位。

    在飛機的尾部,一名身穿黑色衛衣的男子緊緊的盯著林浪所在的頭等艙。

    衛衣帽子下是一雙泛著殺氣的眼楮。

    林浪的嘴角微微翹起,好家伙,知道自己是王級實力還有人敢圖謀不軌,不得不說是壽星佬喝了砒霜湯,嫌自己的命太長了。

    飛機在跑道上慢慢加速,隨後呼嘯上了天空。

    待飛機在高空中穩定後,該男子喚來安全員進了飛機尾部的尾部。

    不一會兒,該名安全員再度出現在飛機中,唯獨,沒有衛衣男子的身影。

    林浪閉著眼楮靠在座椅上,頭等艙本來就乘客少,此時只有兩名乘客,一名是林浪,另一名是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

    林浪放開神識,心中暗笑,這個正在向頭等艙而來的安全員和頭等艙中這名中年男子看來是準備對自己下手了啊。

    “先生,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安全員附身靠近林浪。

    背在身後的右手慢慢伸進衣服里,那里有一柄鬼兵。

    而同在頭等艙的中年男子也是慢慢伸手進了自己的公文包,包里,同樣是一柄鬼兵。

    “想好動手了嗎?”林浪閉著眼楮問道。

    嗯?中年男子和殺手扮成的安全員心里警鐘大響,瞬間暴起。

    啪啪,兩聲耳光伴隨著即可混著鮮血的牙齒向著頭等艙前方飛去。

    兩名殺手高高腫起的臉頰訴說這剛剛發生的事情,而林浪始終閉著眼靠在座椅上。

    “沒什麼實力還敢當殺手?”林浪輕蔑的聲音響起,隨後睜開了雙眼。

    兩名殺手瞬間冷汗直冒,剛才林浪是如何出手的他們壓根就沒看清。

    呼,兩名殺手也不說話,一人一柄鬼兵分左右向著林浪飛速殺了過來。

    “不知死活”林浪左右手分別向著兩名殺手手中的鬼兵探了過去,一把捏住了刺過來的兩柄鬼兵。

     嚓 嚓,好似雞蛋的殼被打破一般,兩柄鬼兵被真元一陣沖擊後碎裂成斷。

    隨後,左右手各自爆發強悍的吸力,一把將兩名殺手吸到身前。

    正式蒲澤的吸星大法。

    此時在百鬼帛中的蒲澤︰蒼了天了啊,開掛了啊,這家伙竟然會人家的招數,變態啊有木有?

    “誰派你們來的?”林浪的聲音中充滿著殺氣。

    “哼,你沒機會知道了。”殺手安全員瞬間就想咬碎自己的第三顆大牙,那顆牙齒里有見血封喉的劇毒。

    中年男子殺手也是同樣的動作,殺手的節超就是任務如果失敗,哪怕身死也不能出賣雇主。

    “讓你們死了嗎就想死?”

    不要忘了,男主是有天眼通技能的,而晉升到金丹中期以後林浪就將這個技能忘在了腦後。

    剛才堪堪反應了過來,呵,他們哪里知道天眼通在金丹後期是擁有一些讀心術功能的。

    左右各一耳光,林浪拍飛了兩人的劇毒的牙齒。

    安全員殺手和中年男子殺手瞬間絕望了,他怎麼知道的?

    “哦,覆陽會?已經快要絕跡的厲鬼組織竟然還有余孽,你們也是真是認錢不認人啊,活人竟然要去接厲鬼的生意。”林浪看著兩名殺手,搖了搖頭,滿臉的怒其不爭。

    安全員殺手︰這有人開掛啊,管不管了啊?

    中年人殺手︰為什麼我心里想什麼他都知道?

    隨後,林浪又是哭笑不得,剛才再次探听兩人的聲音,原來這倆蠢貨認為林浪仍然是s級異能者,但凡是看過電視報道或者是報紙的,都已經知道他是什麼實力了,作為殺手,消息簡直不靈通啊。

    而這倆蠢貨從國外悄悄回到華國,就是專程來賺林浪這一桶金的,他倆手中的鬼兵,曾經在國外喝過s級異能者的血。

    林浪用真元制住兩人,隨後按響了飛機上的求助按鈕,安靜的等待著空乘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