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賈沖的恨

    漢子身後轉出一個中年男人,同樣的雙眼赤紅,像是要把賈沖吞進肚里。他瞪著賈沖,咬牙切齒道︰“就是這王八蛋!”

    砰!

    一只鐵錘般的拳頭迎面飛來,在賈沖的眼中急劇放大。

    他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捶了個正著,鼻梁一陣劇痛,眼淚鼻涕齊流,手機跌落在地。

    “打死他!”

    四五個人一擁而上,將賈沖圍在當中,一頓拳打腳踢。

    賈沖淒厲的慘叫聲傳到外面,叫號分診的護士才急忙趕過來。

    見到一群男女圍著賈沖狠揍,兩個護士嚇得腳也有點軟。

    一個護士硬著頭皮叫道︰“你們干什麼?”

    跑過來看熱鬧的家屬們也出來伸張正義︰

    “住手!”

    “怎麼能打醫生呢?”

    “再不住手就報警了。”

    幾個人這才停手,一個男子俯身撿起賈沖跌落的手機,目光頓時凝住。

    那魁梧小伙拽著賈沖的頭發,對圍觀的人們叫道︰“他害死我媽,該不該打?”

    外面如潮的譴責勸阻聲立刻停了,有人問道︰“他怎麼害死你媽的?”

    中年男人趕緊繞到前面,照那小伙頭上鑿了一下︰“瞎說八道啥,你媽還沒死。”

    小伙脖子一梗︰“醫生都說很難救回來了。”

    中年男人氣得又給了他一下,對外面解釋道︰

    “上個月我老婆肚子痛來看病,一個醫生都告訴這姓賈的,我老婆是膽道蛔蟲,可這姓賈的硬說是膽囊炎。”

    “後來又找他看過好幾次,他就非說是膽囊炎,不要緊,讓我們放心回去。”

    “昨天我老婆突然肚子又痛,這次人很快就不行了。”

    “縣里醫生看了,說是膽道蛔蟲,引起了什麼化膿什麼膽管炎,九死一生。”

    “今天轉到一院,下了病危通知書,現在進手術室了,醫生說希望很小。”

    說到這,中年男人實在忍不住,又照著賈沖肚子給了一拳。

    他常年務農打工,手上力道不小,一拳打得賈沖蜷縮起來,模樣極為淒慘。

    護士叫道︰“那也不能打人,有話好好說,快放開賈醫生。”

    另一個護士也說道︰“說不定你們誤會了什麼,也說不定是意外,賈醫生又不可能故意害病人。”

    那個撿手機的男子冷笑一聲,舉起手機︰“不會故意害人?你們看看,這姓賈的干了什麼事。”

    他把手機懟到護士面前︰“看看,他上班不看病,發博文造謠攻擊其他醫生。”

    “我就是棲雲縣的,還去獻血了,這視頻里的事我知道。”

    “人家醫生當機立斷救了消防員,他卻暗地里污蔑,這種人,就是垃圾,該打!”

    兩個護士一看那博文就愣住了。

    王磊當場開腹的事已有三天,一院這邊早就听到了傳聞。

    雖然熟知內情的醫護人員都在家休息,大家都只听了個邊角料,不知道具體情況,但起碼知道王磊沒做錯。

    不但沒錯,還是果斷施救的典範。

    可賈沖偷偷摸摸發博攻擊王磊,起了個歪曲事實聳人听聞的標題,還煞有介事地做了專業分析,這陰暗卑劣的心思,明白得不能再明白了。

    賈沖被打得暈頭轉向,這時緩了一緩,清醒了幾分。

    听到在說自己手機的事,還說到什麼博文,他猛然一驚,掙扎著去搶手機。

    砰!

    隨即又挨了魁梧小伙一拳。

    那個撿手機的男子本來沒怎麼揍他,此時也忍不住回身給了他一巴掌。

    圍觀的吃瓜群眾們不知就里,紛紛勸說︰

    “別打了,本來有理的事情,一打就沒那麼有理了。”

    “還是去手術室等著吧,說不定能救回來。一院很強的。”

    “再打警察該來了。”

    說話間,已經有幾個保安趕到。

    魁梧小伙這才丟下賈沖,朝他呸了一口,向門外走去。

    中年男人也朝賈沖呸了一口,跟著兒子出門。

    幾個親友紛紛離開,保安听周圍人說了個大概,覺得賈沖理虧,也沒有阻攔。

    反正他們親人還在手術室,萬一賈沖有什麼事,這幾個人跑不掉。

    等這幾個人走了,兩護士互相看看,誰都不願意去扶賈沖。

    听到這邊動靜,其他醫護人員也陸續趕到。

    兩護士就把賈沖的手機傳給他們。

    眾人看了,個個搖頭,看向賈沖的目光是絲毫不願意掩飾的鄙夷。

    看到眾人的表情,賈沖面若死灰地癱在地上,雙眼無神地望著外面。

    驀然間一個熟悉的身影走過,賈沖擦了擦眼楮,突然激動起來。

    王磊!

    這個該死的混蛋!

    搶了我的院聘名額,現在又害得我身敗名裂!

    他掙扎著想要站起來,全身一陣劇痛,哎喲一聲,又坐回地上。

    終究是一起工作了三年的同事,一個護士看得不忍,過來扶起他。

    嘴里埋怨道︰“何必呢,人家王磊只喜歡看病,不喜歡惹事,你干嘛要針對他。”

    “他到底對你做什麼了,你要這麼污蔑他?”

    護士輕輕的話語有如雷霆,震得賈沖渾身發顫。

    對啊,王磊他到底對我做什麼了,我要這麼恨他?

    仔細想想,人家從頭到尾都沒理睬過我啊。

    可他確確實實地搶了我寶貴的院聘名額!

    我恨啊!

    “啊!”護士不小心踫到他的傷處,賈沖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

    一小半是皮肉痛,一大半是心里痛。

    王磊听到慘叫聲,疑惑地回頭看了一眼。

    那麼多人圍著賈沖的診室,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不過在醫院里什麼情況都不奇怪,說不定是有個特別引人注目的病人在那喊痛。

    “王磊,一院平時都這麼亂糟糟的嗎?還是我們鄉下醫院秩序好。”

    一個身材火辣的女郎笑吟吟地看向王磊。

    她沒甦新月凶,也沒林思涵高,卻有一種無法形容的獨特氣質,讓人感覺魅力無窮。

    非要形容的話,就像是女軍官、女運動員、女明星的結合體,又颯又爽又美。

    她的腰肢明明盈盈一握,鎖骨能放雞蛋,但渾身線條勻稱,絲毫沒有軟弱無力的感覺,反而透著一股青春健美的氣息。

    候診大廳里人流如潮,年輕女性到處都是,但人們的目光總是有意無意地被吸引到她臉上。

    光看臉,已經吊打了絕大部分全靠p圖的女明星。

    听到女郎的問話,她身邊兩位老人也看向王磊。

    一位全身珠光寶氣的老太問道︰“小王,听說你答應去鄉下了?”

    王磊點點頭。

    老太惋惜地嘆了口氣︰“鄉下有什麼好,還是想辦法留在江南市吧。你們是好朋友,你也幫我勸勸她,別呆在那窮山僻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