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趙家的手段

    “不知道今年有多少考生報考京州學院,我可不想就這樣灰溜溜的回去。”

    從住所內出來。

    前往考場的道路上。

    只听與李維張晨他們同住的另一位男生王海博持續嘟囔著。

    大有種話癆的既視感。

    不過對此大家都表示理解。

    畢竟馬上就要正式開始考試,心理壓力驟增下,自然會忍不住頻繁的說話,甚至有些連自己都不知道在說什麼。

    而同行的還有孫蓉以及江南一中剩下的那名女生梁慧。

    此次江南一中報考京州學院的他們五人中,除了張晨的寵獸已經進入覺醒層次外,其他三人都還是普通九級。

    或許在江南市能稱之為天賦出眾之輩。

    可放眼整個東煌國。

    卻不算什麼。

    要知道在東煌國那麼多城市中,江南市只能算是個小地方。

    所以如果這次報考人數較多,競爭比較激烈的話,他們很有可能無法順利考入京州學院。

    這個時候有些患得患失倒也正常。

    正當大家對此都深以為意的時候,只听前面帶隊的郭守義突然開口道︰“根據我昨天了解到的情況,今年報考京州學院的人數再創新高,恐怕已經突破了萬人。”

    “按照往年京州學院兩千左右的新生數量,估計會有百分之八十的考生被迫淘汰。”

    並且說到這里時,臉色不由得暗淡了幾分。

    作為學校的教導主任,他自然希望自己的學生都考入京州學院,這也關系到學校的名氣和排名問題。

    校內考生進入京州學院的數量越多,其排名無疑越發靠前。

    來年也能得到東煌國更多的資源補助。

    奈何這種想法只能說是奢望。

    因為這上萬名考生同樣屬于各學校內的佼佼者,想要出頭除非更加優秀才行。

    果然。

    隨著郭守義說完這番話。

    隊伍中頓時哀嚎一片。

    “看來我這次是沒有希望了,估計整個江南也只有班長和維哥能拿到不錯的成績。”

    “羨慕啊!”

    听見王海博的自嘲,李維也在暗自思索著,他必須要確保孫蓉也能順利考入京州學院。

    否則就算自己成為新生首席。

    照樣難以高興起來。

    不過他的思維剛運轉到這里,便听郭守義又補充道︰“其實你們要考入京州學院也不是沒有任何希望,如果能相互協助的話,成功率還是比較大的。”

    話落。

    還不忘特意扭過頭來頗有深意的瞥了李維一眼。

    李維早就了解過京州學院考試的規則,所以看到這幕當即便明白了郭守義的意思。

    無非是想讓他對其他人提供幫助。

    由于京州學院的錄取標準是按成績排名來看,就是說如若只招收兩千人的話,那就是成績排名前兩千內的考生。

    其余全部淘汰。

    加上擊殺凶獸沒有特殊要求。

    誰完成的最後一擊,誰就能獲得相應積分。

    如此來自同學校的考生會選擇相互配合行動,共同擊殺凶獸或者掠奪其它考生的積分。

    以他的實力要是在考試對王海博他們提供一定幫助,確實能大幅度提升他們進入前兩千名的概率。

    當然。

    李維也明白這會影響他的效率。

    可為了保證孫蓉順利和自己一起考入京州學院,這點付出還是值得的。

    何況和他們以擊殺普通層次凶獸目標不同,李維是準備直接把主意打在覺醒層次的凶獸上,畢竟兩者間的積分可是存在巨大差距。

    想清楚這點。

    只見李維嘴角微微上揚。

    笑著回應了一句。

    “我當然是希望大家都能考入京州學院。”

    雖沒有明確表示,但大家也都不是傻子,能感受到其中釋放出來的善意。

    而在幾人中。

    就數王海博的反應最大。

    圓潤的臉龐上激動之色難以言表。

    “沒想到我居然能抱上維哥的大腿,這下考上京州學院指定沒跑了。”

    “到時候你別給我們拖後腿就行。”有著王海博活躍隊伍氣氛,大家的心情明顯好了很多,連孫蓉都忍不住打趣了一句。

    不過王海博顯然知道孫蓉和李維之間的關系。

    面對這句打趣。

    僅是露出一個憨厚笑容。

    並未多說。

    不多時。

    他們終于來到了進入虛境的待考大廳。

    完成各種手續身份認證。

    在李維的目測下,整個大廳中應該有著上千名考生。

    也就是說像這樣空間寬闊的備考大廳,起碼要有十個同時運轉。

    另外。

    值得一提的是。

    以前李維對江南市這座城市的規模並沒有明確概念,但今天他卻有了清晰的認知。

    大廳中來自其它城市的學校,考生都足足有幾十號人,最少的也在十幾個,哪像整個江南市三個中學都湊不夠十名考生。

    簡直和小縣城沒啥區別。

    怪不得那天在柳老辦公室內,他希望自己畢業後能回到江南市。

    但很快李維便將這件事暫時拋在了腦後。

    因為他有了其它發現。

    “怎麼回事?”

    不知道什麼原因,他能感覺到周圍有不少雙目光投向了自己,就像是在野外被捕獵者盯上了一樣。

    這種感覺讓他非常不舒服。

    甚至不單單是他,就連旁邊的孫蓉等人都注意到了這一情況。

    對此同樣表示疑惑。

    “李維,我怎麼感覺有好多人都在看你啊?”

    “維哥你的名氣都已經打到其它城市了嗎,這些人會不會都是你的粉絲。”王海博接過孫蓉的話茬,隨口也附和了一句。

    倒是剛才一直沒有開口的張晨,此刻眼神中閃爍著精芒。

    神情都變得有些凝重。

    “不對,這些人的目的恐怕沒那麼簡單。”

    這時李維思緒高速運轉下,突然想到了昨天秦余名和他說的話。

    腦海中頓時閃過一道靈光。

    畢竟他除了江南市並沒有去過其它地方,更不認識這些來自各個城市的考生。

    既然他們都有著共同的目標,只說明背後有人在推波助瀾,主動促使這種情況的發生。

    這樣一想,也就只有趙德柱最為符合。

    “趙家。”

    “這就是你搞出來的手段嗎,還真是有一套啊!”

    搞清楚事情背後的情況,李維的臉色也頓時陰沉了下來,沒想到一個江南市的趙家真能把手伸這麼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