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清河譚底

    是夜。

    月明星稀,淡淡的月光灑在地上,一片柔和。

    白日里甦秦出手,挫了斬妖司銳氣。

    但是斬妖司的人並沒有離去,在村子的空地上扎了許多帳篷,在此歇腳。

    石河村的竹牆旁邊,也多了許多巡邏的斬妖司官吏。

    可以說,石河村的村防空前絕後的強大。

    此案妖魔尚未伏誅,斬妖司的人不會善罷干休的。

    明日斬妖司眾人,便要上山,將整個黑風山掀個底朝天。

    月光下,一個迅捷的黑影不斷在村子里面穿梭。

    躲開巡邏的斬妖司官吏,朝著村子外圍的一處潭水靠了過去。

    隱約間,可見一抹紅色的袈裟閃過。

    不是別人,正是李響。

    “袈裟的庇護屬性,能給我提升90點的屬性。”

    “再加上老師給的玄鳥神羽,可以再疊加100的根骨屬性。”

    “想來,單就此時的身體素質而言,我應該與那盧劍星都有一戰之力了。”

    月色下,李響自言自語的說著。

    “只是奇怪,為什麼悟性這個屬性值,並不受到裝備的加持。”

    “是因為基礎屬性太高,這些級別的裝備,無法為其加持了嗎?”

    【姓名︰李響】

    【年齡︰3歲】

    【悟性︰99970+0(???)】

    【根骨︰35+45+45+100(力拔千鈞)】

    【家境︰8(貧寒)】

    【氣運︰50+100(上吉)】

    “老師說得對。”

    “超凡世界,一切的根本還是自己。”

    “如果我擁有絕對的實力,那麼一切陽謀和陰謀,便都沒有了意義。”

    李響看著面前的潭水,輕輕的自言自語著。

    這里是村子里的一處機緣所在,可以獲取超凡之力。

    “天授弗取,反受其咎。”

    “石河村是游戲里面的新手村,只要屬性值達標,就可以找到許多超凡途經。”

    “這個世界人族的根本大道並不算少,但是歸根結底,還是武道,仙道,儒道三道。”

    “至于佛道,則是有些古怪了。佛道沒有具體的品階,平日里尚武修身,更以九識劃分超凡,得見正覺者為佛。

    並不算是正統的修煉體系,習武也只是為了定心,明了九識。”

    握拳感受著體內的血氣,抬眼運轉儒道神通【明眸夜視】,看了一眼宛如白晝的山河。

    “嚴格來說,三道我已得其二,只差最後的仙道求索。”

    潭水泛起一陣陣波紋,一輪明月映照其中,透著清冷。

    此地名為清河潭,並不是河水流淌而至,而是地下泉眼出水,生生在此凝出了一汪大潭。

    平日里村子里的人吃飯種地,也都是從這里取水。

    可以說這里是整個村子的命脈。

    仔細看過去,還能看到潭水附近長著一些白色的濯日花。

    李響記得,潭水深處應該是有一個石窟,石窟當中有一個寶箱,打開之後,能得到一本最基礎的吐納術還有一些輔助修行的丹藥。

    在游戲當中,想要在新手村拿到這份機緣的話,考研的是一個十分獨特的屬性。

    【氣運】

    氣運深厚者,自有福源。

    仙門難入,青冥大道豈是那麼好求的。

    這潭水深處有許多暗流,若是強行下潛,八九成都要溺死其中。

    唯有氣運深厚者,才有可能在游戲初期,僥幸獲得此物。

    若是能夠修煉十年的吐納術,大多都能在後續青雲劍宗來此招募弟子的時候,被他們選入內門弟子。

    本來李響是準備靠強悍的身體素質,暴力獲取這份機緣的。

    畢竟225點的根骨屬性,李響此時的氣血旺盛的不像樣子。

    如果不是因為這是裝備加持導致的強大,他甚至能夠在此直接一口氣突破到武道七品。

    如今,自己除了225的根骨屬性外,還有150的氣運值,乃是收復了黑熊精三人之後加持的一部分氣運,還有袈裟本身帶來的屬性變化。

    這吐納術,他志在必得!

    嘩啦啦……

    李響鼓動氣血,便躍入了水中,在湖面上泛起一陣波瀾。

    雖然听那邪修說,諸道不可同修。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冥冥之中,他總覺的,如果自己同時修行三道,似乎會有什麼極其重要的事情發生。

    那感覺,似乎並不是什麼壞事。

    他相信自己的直覺。

    潭水當中漆黑一片,剛剛入水,他就有點找不到方向了。

    嗡∼

    金光從他眼中泛起,再次睜開眼,宛如開了夜視儀一般,整個清河潭的景象盡入眼底。

    “好深的清河潭!”

    下意識的,他感慨了一下。

    整個清河潭竟然足有數百米深!

    那寶箱,正是落在最底下的一個洞窟當中。

    運轉神通看過去,還能夠看石窟附近還不斷的泉水涌出,周圍的水草都一晃一晃的。

    是泉眼?

    寶箱竟然坐落在這些泉眼附近?

    難怪乎往下潛的時候,會有那麼多暗流。

    李響也不猶豫,鼓動氣血,便朝著更深處游了過去。

    不多時,他就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推力從水中傳來,似乎是想要拖入另一個方向一樣。

    輕輕一震,周身氣血翻涌,便直接無視了這些暗流。

    他的速度很快,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便已經沖到了最底下。

    下面的水情十分復雜。

    洞窟附近有十幾個泉眼,這些泉眼當中的噴發的水流似乎極為急促,像是一道天幕一樣,阻礙著他人靠近。

    若是自然形成,那可當真是不得不讓人感嘆一番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了。

    不過像是明明之中自有天助一般。

    許多暗流都無法沖到他的身上。

    屬性欄中,氣運一欄,罕有的泛起了微光。

    此地,與他有緣!

    他達到了這里氣運值的判定標準。

    幾個呼吸過後,李響用手抓住了一個沉甸甸的木箱。

    入手之後,一股奇怪的感覺涌上心頭,說是木箱,但是觸摸的時候,卻感覺在握著一塊兒金屬。

    他也顧不上考慮太多,便要托著這個箱子返回水面。

    他很期待,自己三道同之後會發生什麼。

    可就在他反身準備走的時候,他忽然听到一陣系統提示音在耳邊響起。

    【恭喜宿主,您成功觸發???級奇遇︰棋弈千古】

    【請自行探索!】

    【獎勵︰未知!】

    嗯?

    什麼情況?

    回身看去,原本黑暗的石窟在他的眼中大方光明。

    一座古樸,厚重的洞府,緩緩在他面前顯露。

    這那里是什麼石窟!

    這根本就是一座沉寂水底不知道多少歲月的仙門洞府。

    抬眼看去,洞府兩邊各有一副揭語。

    左側︰天作棋盤星作子,誰人敢下。

    僅看上聯,就能感覺到一股欲取天下的豪氣。

    可繼續朝著右邊看去,卻見到下聯並無寫下,只是留下了一排空地。

    似乎在等人補上下聯。

    以天地為棋局,這洞主,好大的氣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