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番外一

    “干杯!”

    玻璃杯踫撞, 色彩豐富的液體輕輕晃動,在燈光下折射出別樣的光芒。  本站名稱

    這是新聞1班最後一次以“s大本科生”的名義舉行聚會。

    轉眼四年已過,又是一年六月, 他們的學生時代終于要畫上句號。

    夏眠、萬姍姍與方莉坐在一張沙發上, 擠在一起說著悄悄話。

    方莉考研一戰失利, 決定在這座城市待到年底, 為二戰作準備;萬姍姍拿到了心儀公司的offer,準備回到老家工作;夏眠在一家新媒體公司工作, 正處于實習的轉正期。

    一杯又一杯的酒下肚,方莉的聲音已經有點朦朧了, 含糊不清地說道︰“就差一點點……就差一點點我就能考上了!要是今年二戰再失敗老娘就不考了!當社畜去!”

    萬姍姍有些憂愁︰“我也想留在s城,但我老家那個公司的待遇也很好,唉,不知道下次見面是什麼時候。”

    “我覺得我們很快就能見面了,”不知想到什麼,方莉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我們還要給眠寶當伴娘呢!”

    突然被點名的夏眠︰“……?”

    雖然但是, 這個話題是不是跳躍得有點快?

    哪知道萬姍姍也頗為贊同地點了點頭︰“完了, 我實習第一個月的工資要給眠眠當份子錢了。”

    夏眠︰“……”

    其實、其實也沒有那麼快吧……

    她才剛剛畢業, 現在就談婚論嫁, 總有一種自己已經老了的感覺。

    更何況話題的男主角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出現呢……

    “眠寶,你男朋友什麼時候回國啊?”方莉摟著夏眠的肩膀, 揉了揉眼楮, “好長時間不見他了, 我還等著抱我干兒子干女兒呢。”

    夏眠︰“…………”

    怎麼跳得更快了?

    心里默念著不能跟喝醉的人計較,夏眠解釋道︰“他還沒有那麼快呢,可能要七八月吧。”

    許星榆保研了另一所知名高校的金融工程系, 作為交換生出國留學一年。六月上旬才剛剛結束一學年的學習,還有一些課程要修。再加上他自己的事情也不少,回國遙遙無期。

    “你啊你,就這麼放心你家學長去國外啊?”方莉嘖嘖兩聲,“異地戀我都不能接受,異國簡直是痴人說夢。而且憑你家學長那個資本……唉,危險,太危險了。”

    夏眠沉默了一下,思緒恍惚間仿佛回到了去年秋季,許星榆與她說起這件事。

    不舍肯定是有的,但是當時夏眠正在參加秋招,更加深刻地意識到實現目標的不易,因此壓下心里的傷感,表現了充分的理解。情緒波動更大的,反倒是慣來平靜溫和的許星榆。

    臨別前夜,他的寢室為他舉辦餞別聚會。夏眠大晚上接到他室友的電話,說是許星榆一個人喝了幾個小時的悶酒,醉得不省人事,張口就是找夏眠,讓她趕緊來把他領走。

    那是夏眠第一次看見許星榆失控。

    由于時間太晚,宿舍已經關門,夏眠把許星榆帶到了學校附近的酒店。

    起初他表現得很是溫順,一個人去洗澡,坐在床邊望著夜色發呆,絲毫不見醉意。等到夏眠走出浴室,忽然從背後抱住了她,仿佛粘人的巨型犬,又親又蹭,說了許多心里話。

    最後輕輕地靠著她的肩膀,握住她的手指,“眠眠,可不可以等等我,不要拋下我?”

    夏眠在恍惚之間,仿佛回到了許星榆的童年,看見那個身影單薄的小小少年拉著他母親的衣角,小心翼翼地問她可不可以把他帶走。

    他的骨子里明明缺乏安全感到極致,卻總是顧及別人的感受,從不考慮自己。

    但是夏眠與齊梅不同。

    于是她說道︰“我永遠不會離開你。”

    望著他浸了醉意的桃花眼,她紅著臉,很小聲地說道︰“我還要……等你回來娶我呢。”

    本以為宿醉之後,許星榆應該把前夜發生的事忘得一干二淨。怎知在機場分別時,他忽然吻住她,低聲道︰“我會的。”

    ——夏眠愣了許久,猛地反應過來,他在回應那句“回來娶她”。

    ……

    想到這里,夏眠的臉有點紅。

    醉酒後的方莉似乎格外敏感,伸手捏住她的臉︰“眠寶,你是不是臉紅了?是不是?”

    像個說著“不給糖就搗蛋”的孩子。

    夏眠果斷否認︰“我沒有,你喝醉了。”

    方莉不依不饒,仗著喝多了繼續耍酒瘋︰“眠寶,我都磕兩年了,給個結局吧,快he!!”

    夏眠與萬姍姍對視一眼,都感到一陣頭疼。

    好巧不巧,許星榆的電話打了過來。

    之前為了不錯過班長的消息,夏眠的手機開了聲音,因此電話的鈴聲便顯得額外突兀。

    在方莉灼灼的注視下,夏眠接通了電話,清了清嗓子︰“學長。”

    “畢業快樂,”電話另一端是許星榆溫柔帶笑的聲音,“你那邊好像很吵,是在畢業聚會嗎?”

    事實上夏眠確實沒怎麼能听得清許星榆說話。

    倒是方莉忽然湊過來,在夏眠耳邊道︰“學長!眠眠有一個朋友!她想在步入社會墳墓之前知道夏眠和許星榆什麼時候結婚!”

    夏眠︰“……”

    這電話是不能再繼續打下去了。

    哪知道許星榆卻笑了起來,說道︰“請轉告眠眠的朋友。”

    “只要眠眠願意,隨時。”

    電話最終在夏眠落荒而逃般的回復中掛斷了。

    大洋彼端,許星榆拖著行李箱,與房東太太告別。

    房東太太推了推鼻梁上的老花眼鏡,問他︰“在和家里人打電話嗎?”

    身邊的室友擠兌道︰“他查崗呢!昨天就听說他女朋友畢業聚會,定鬧鐘打電話過去听情況,生怕他女朋友被人拐了。”

    許星榆恍若未聞,笑得溫和如春風︰“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房東太太也笑了笑︰“祝你幸福,一路順風。”

    聚會一直持續到了凌晨。

    夏眠因為工作原因,沒有住在寢室,在公司附近租了房子,便由萬姍姍把爛醉如泥的方莉扶回了學校。

    站在學校門口,萬姍姍忽然感嘆道︰“唉,這可能是我最後一次住在這里了。以後想來s城,我再也住不到性價比這麼高的房子了。”

    夏眠與她交換了一個擁抱。

    “以後常聯系。”她彎起眼,露出一對淺淺的梨渦。

    萬姍姍重重點頭。

    傷感歸傷感,第二天照樣要上班。

    夏眠所在的是一家知名新媒體文化創意公司,目前在策劃部工作。早上來公司時,听見部門里幾個同事在聊天,說的是s大校慶一事。

    本周末是s大百年校慶,為了恭喜s城又一大學步入百年老校之列,校慶的策劃十分隆重。夏眠作為曾經的校媒負責人之一,也會到場。

    公司最近要做一個系列的專項訪談,發布在自媒體平台上,有位訪談人近來在國外,恰好也要參加s大百年校慶,于是就把采訪的時間約在了本周末。

    原本這個項目不是夏眠組負責,不過剛好夏眠是s大在校生,總監就把夏眠調到了組里。

    原本不是一件什麼大事,只是幾個同事聊著聊著,畫風一轉,聊到了夏眠身上。

    “你說那個應屆生啊,推薦過來的,履歷倒是寫得漂亮,我看就是運氣好搶了別人資源吧。”

    “什麼學生會……我最看不起學生會的人了,一個個官威比天大,真把自己當回事。要我是面試官,看見學生會的人,我根本不會招。”

    說話的是項目的副組長楊姐,比夏眠大幾歲,已經是公司的老人了。平時要求就很嚴厲,比組長還要麻煩一些。只是她資歷頗深,幾個同事都只能私底下對她頗致微詞,維持著表面的和諧。

    她一個人喋喋不休說了許久,還是一個同事提醒道︰“那個,楊姐……夏眠來了。”

    夏眠已經站在門口有幾分鐘了。

    楊姐頓覺尷尬,起身離開,沒有再看夏眠一眼。夏眠回到辦公桌前,剛剛那個提醒她的同事拉了拉她的袖子,小聲道︰“眠眠,你別把她的話放在心上。組長都沒意見,說明你肯定是能行的。她就是抱怨兩句。”

    像夏眠這種實習期的小妹妹,最不容易熬。他們都是從實習生過來的,自然很是感同身受。

    夏眠輕聲道︰“我知道的。謝謝你。”

    這些道理她自然明白。

    新人期是最難熬的,至于那些關于學生會的偏見,夏眠其實听很多隔壁部門的同學說過不少類似的事,只能說慶幸她選擇的部門管理得比較和諧,沒有那麼多黑暗。

    她暫時把這件事置之腦後。

    只是楊姐反倒是仿佛被踩了尾巴,一整天都沒給好臉色。夏眠他們幾個剛交上去的視頻,做了好幾版都被打回來了,一直加班到了晚上八點。

    同事打著呵欠與夏眠告別,說是要回去吃頓好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夏眠也陷入了糾結,吃點什麼好呢?

    她做飯不好吃,從前都是合租室友在做,這段時間室友回老家,她每天不是吃食堂就是點外賣,在唾棄自己不健康與不想把自己毒死之間反復徘徊。

    可做飯真的好難啊嗚嗚嗚。

    上帝創造她的時候,可能忘記給她點亮這個技能了吧。

    思來想去,夏眠決定去巷子里找家店吃。剛一坐下,卻忽然接到了許星榆的電話。

    “夏眠小姐,”他的聲音听上去一本正經,壓下幾分笑意,“你有一個跨洋快遞,方便簽收嗎?”

    作者有話要說︰  這是一個會做飯的跨洋快遞(?

    番外應該會寫一個星期左右,我盡量日更∼

    感謝在2021-10-25 18:35:07~2021-10-27 11:17:51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甜心蘿莉少女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錦莉? 2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