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張凱旋失蹤

    張凱旋在啟動防偵察硬幣後,就奮力的向著河流上方游去,因為張凱旋知道達達巴達等人一定會在河流沿岸搜尋他的蹤跡,他剛剛順流而下所以張凱旋猜想達達巴達更多的應該會是順著河流而下去尋找。所以張凱旋利用逆向思維拼命的向著河的上游游去。

    當一個小時之後,張凱旋終于在河流上游的一處瀑布下冒出頭來。張凱旋警惕的觀察著四周並沒有發現達達巴達等人的身影,但是張凱旋並沒有放松警惕。而是小心翼翼的游到瀑布下方,只見那瀑布高有百丈巨大的水流轟擊在水潭之中轟轟作響。

    張凱旋知道一般瀑布後方都會有一個空隙的空間,他打算先在此休息一會,回復一下自己氣,並經剛剛長時間的急速奔跑再加上逆流向上游了這麼久基本已經將張凱旋的氣消耗光了。可是讓張凱旋沒想到的是這瀑布落下的水流沖擊力如此之大,竟將他狠狠的砸進了水中,此時張凱旋感覺到自己的內藏仿佛都被砸破了,一口鮮血險些噴出來。張凱旋知道此時絕不能將自己的血噴在水中,否則達達巴達很可能會因為他的這一點破綻找到他。

    終于張凱旋在經歷幾次嘗試之後來到了瀑布的後方。在瀑布的後方張凱旋竟然發現了一個山洞,張凱旋心想自己正好可以再次躲避達達巴達等人的追擊,也可以休息一會。

    當人的精神在持續緊繃之後,終于能得到一絲松懈的時候,大腦會讓我們立刻進入睡眠狀態來補充我們的精神力。而此刻的張凱旋也是如此,盤腿坐在洞中之後就進入了睡眠狀態。

    而此時的達達巴達等人,順著河流而下找了很久也沒能發現張凱旋的蹤跡。達達巴達終于想到張凱旋很有可能並沒有向下游游去,他很可能是在發現了偵察機,啟動了什麼能屏蔽偵察機雷達東西後向著上有逃跑了。達達巴達想到此處,立刻帶著其他幾名克埃里星人向著河水上流飛奔而去。

    當達達巴達到達張凱旋躲藏的瀑布水潭前的時候,此時張凱旋早已經醒了過來進入了修煉狀態,而此時的張凱旋也發現了達達巴達的人的到來,屏住呼吸將氣布滿全身使自己更好的融入身邊的環境當中。

    達達巴達等眾人在經過一陣尋找之後,並沒有發現張凱旋的痕跡。此時一名克埃里星人對著達達巴達說︰隊長,我們並沒有在這里發現有人上岸痕跡,基本可以判斷那個人類應該沒有來過此處。而達達巴達則直直的看著眼前的瀑布,他想不通張凱旋是用什麼手段躲避了無人機的雷達,又是通過什麼手段從這河里消失的。

    達達巴達對著克埃里星人眾人說︰既然讓他逃了,那就算了。遲早我們也會殺光這里的所有地球生物的。他逃得了一時,但他絕對逃不了一世。走我們回去與坎巴圖圖他們匯合,然後回到陣地,去向首領報告,這個人類竟然能屏蔽無人機偵察的這件事必須重視啊。

    雖然達達巴達此時說話的聲音很大,可是因為這瀑布轟擊水面的聲音實在是太大了,所以張凱旋根本沒有听到達達巴達他們說了什麼。

    就這樣張凱旋在瀑布後的山洞中整整修煉了三天的時間才走出瀑布,此時的張凱旋看著周圍的一切,竟然一時間迷失了。當時的自己只顧著逃跑根本沒有認清方向,而且在水下的時候也將通訊器弄丟了,根本聯系不到其他人。

    張凱旋無奈的只能沿著憑著本能的感覺向著一個方向出發了。可是張凱旋並不知道他此時前進的方向竟是與人類營地相反的方向。

    而庫列佐夫等二十幾人現在只剩下三人回到了營地。當時庫列佐夫等人四散逃亡時不斷地有人被克埃里星人,就當庫列佐夫等人絕望的時候,終于援軍趕到了,救下了庫列佐夫。而更讓人意外的時庫列佐夫回到營地的時候得知了斯威斯塔竟然被救回到了據點。庫列佐夫此時有些恨自己,恨自己大意輕敵,如果只是簡單地執行營救斯威斯塔可能根本不會死掉這麼多人。就連那名斬掉克埃里星人狙擊手的中尉此時也不知道他是生是死,甚至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營地中此時的錘子也早已經醒來,在得知張凱旋獨自去營救斯威斯塔後焦急萬分。錘子第一次生氣的怒罵燕無嬌,怪她放任張凱旋都自己去冒險。而且在第一時間錘子找到了秦帝國的幾名皆靈魂體高級的高手和吳洋,向他們說明秦帝國有一名中尉去營救斯威斯塔到現在還沒有回來。

    可是吳洋等人卻對錘子說︰斯威斯塔已經回到營地了,如果那名中尉還沒有回到營地,那麼他應該是死在外邊了,不知道再去尋找了。

    當錘子听到吳洋等人的答復後,憤怒的責罵吳洋等人沒有責任感。對自己同胞的生死視若無睹。可是吳洋等人根本無動于衷,只是冷冷的對著錘子說︰如果你想去找你就去,沒人攔著你。你一個者級靈魂體少尉的生死也沒人在乎。

    錘子憤怒的就要肚子離開營地去尋找張凱旋,可是被燕無嬌攔住。

    燕無嬌對錘子說︰現在刀子的通訊器聯系不上,你要去哪里找他?再說就你一個人去有什麼用?萬一遇到克埃里星人只有死路一條。

    錘子對著燕無嬌說︰那你說我該怎麼辦?就放任刀子生死不明嗎?我做不到,他是我的兄弟。我們應該要同生共死的。

    燕無嬌說︰你別著急,你要相信刀子沒那麼容易死的。韓院長都說過,刀子是這個時代大氣運的眷顧者,他不會有事的。而且現在看來這種情況,想要找營地里人幫我們去尋找刀子是不可能了。那我們只能去找其他人幫忙了!

    錘子問燕無嬌︰還有誰能幫嗎?連我們秦帝國的人都不幫忙,其他人還怎麼可能有人幫忙?

    燕無嬌說︰你忘了,你還有其他兄弟啊。再說剛剛我听說斯威斯塔回到了營地最起碼我們也可以問清楚刀子最後在什麼地方失蹤的。

    錘子被燕無嬌這麼一說,也終于冷靜了下來。燕無嬌說得對。他現在需要去找獰惡等人幫忙。因為他知道,現在在這個營地中只有他們曾經的那些兄弟才能幫他。

    就這樣錘子和燕無嬌兵分兩路,有錘子去找獰惡等人。燕無嬌去找斯威斯塔問請當時的情況。

    最後錘子在令狐雨蝶的幫助下終于找到了獰惡和禿鷹,更讓錘子驚喜的是地雷竟然也和獰惡他們在一起。

    錘子再見到獰惡的一瞬間終于繃不住了,他竟然在獰惡的面前哭了出來。

    獰惡看到此時的錘子也是一陣心驚,不知道錘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禿鷹問錘子︰刀子呢?他怎麼沒和你在一起?你哭什麼?是刀子出事了嗎?

    錘子將張凱旋去營救斯威斯塔的事與獰惡等人說了一遍。

    獰惡狠聲地說︰糊涂啊,刀子怎麼可以這麼糊涂。這麼危險的事怎麼可以自己去做。

    禿鷹對著獰惡說︰耽誤之急我們還是想辦法先去找刀子吧。

    地雷也說︰是啊,我也不相信刀子會那麼輕易的被干掉。我們走去找他。

    錘子這時說︰先等等,我女朋友已經去找斯威斯塔了解情況了。等她打听清楚最後刀子在哪里消失我們在出發。

    地雷對者獰惡說︰獰老大,你們說挽歌他們兩個有沒有可能也來到這里?如果挽歌在的話,憑借挽歌的分析能力,我們找到刀子的可能性會更大吧。

    這時燕無嬌已經回來,向著錘子說明了當時的情況,並且燕無嬌在斯威斯塔的告知下找到了庫列佐夫,在庫列佐夫處得知刀子當時向著樹林的深處逃跑了。

    眾人听到刀子逃進了樹林的深處也都暗自松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