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第55章甜嗎

    林瓊帶付行雲回到野營的地方已經是上午六點多, 但兩人回來時的場景跟離開的一樣。

    並沒有人醒,想來也是大分都是出手闊綽的富二代,自然只有晚睡沒有早起這一說。

    林瓊哼哧哼哧的將付行雲安置回帳篷里, 隨後發問, “行雲,你身上出汗了嗎?

    男人看對方累的通紅的小臉, “沒有。”

    林瓊將原本拿出的濕紙巾塞了回去。

    付行雲瞧了, “你不擦擦?”

    林瓊搖了搖投喘吁吁道︰“我想去溪邊沖一下。”

    身上汗出的多在粘的慌。

    付行雲想昨天人白皙的背脊,脫口而出,“不行。”

    林瓊疑『惑』, “為什麼?”

    付行雲一時沉默,隨後才開口道︰“你不是社會主義接班人嗎?”

    林瓊瞬間挺了挺胸脯,“是啊。”

    付行雲一臉嚴肅,“響應家號召,禁止野浴。”

    林瓊小嘴瞬間張成o形,

    真的是好有道。

    林瓊有些崇拜的看付行雲, “沒想到你也是紀律標桿。”

    付行雲︰……

    但看人額間累出的汗水, 付行雲微微皺了下眉, “拿來。”

    林瓊疑『惑』, “什麼?”

    “濕紙巾。”

    林瓊哦了哦,忙拿過去遞給對方。

    付行雲抽出幾張, “衣服先脫一半。”

    林瓊不解, “為什麼是一半?”

    “脫太多涼到會感冒。”

    林瓊听後湊到男人面前,“行雲, 你真貼心。”

    說就開始脫衣服,付行雲微微別過頭。

    “好了。”

    林瓊『露』出大半個背脊,付行雲瞧了抬手拿濕紙巾擦了擦。

    擦到一半林瓊微微低頭, “脖子也幫忙擦一下。”

    付行雲沒回答而是直接擦了上去,昨天脖子是林瓊自擦的,現在他給人擦才發現人的側頸偏後的位置有一顆小小的痣。

    付行雲鬼使神差的用手指踫了踫。

    脖頸上傳來溫度,林瓊開口問道︰“怎麼了?”

    付行雲解釋道︰“你這里有顆痣。”

    “是嗎!”說就開始扭脖子好奇的去看,“哪呢?”

    付行雲︰……

    男人又用食指輕輕的點了點,“在這。”

    林瓊︰“我怎麼看不見?”

    你能看見就怪了。

    “我都不知道自那里有顆痣。”隨後林瓊開口道︰“我也算是個有痣青年了。”

    “……”

    林瓊微微側過身,一雙清澈的眼楮看對方,“怎麼樣,好不好看?”

    付行雲一時間被人白皙的肩頭晃了眼,想錯開目光卻又落在了人的鎖骨上。

    男人咽了下口水別過頭。

    林瓊湊到人身邊繼續發問,“好不好看啊。”

    一時間像極了禍『亂』朝政狐狸精。

    付行雲深吸一口,“好看。”

    林瓊一听有些滿意,沒想到還能從對方嘴里听到這番話。

    擦好後林瓊換了身衣服倒在睡袋上,側頭一瞧發現付行雲還在坐,隨後拍了拍自身邊位置。

    “來鴨來鴨。”

    付行雲瞧他一眼,“干什麼?”

    林瓊一時間像化了的果凍一樣軟fufu的趴在睡袋上,“你不累嗎?”

    “還好。”

    林瓊瞧他,“今天咱們起早了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付行雲听後開口,“比?”

    “睡個回籠覺。”

    “……”

    林瓊見人遲遲不動起身將人拉下,“你也休息一會兒。”

    說就拿外套往兩人身上該,因為沒有枕頭林瓊覺得有些不舒服,“行雲你想枕枕頭嗎?”

    “不想。”隨後看了眼林瓊,“你想?”

    林瓊點了點頭,剛要說你幫我你手邊的手電筒拿來給我枕枕,下一刻就見男人伸出了手臂。

    林瓊︰?

    付行雲聲音平淡,“枕吧。”

    既然對方這麼說了林瓊也沒客,像只貓貓蟲一樣往上蹭了蹭隨後頭枕在男人手臂上找了個舒服的地方趴好。

    “行雲你困嗎?”

    “還好。”雖然嘴上說還好,但眼皮確有些沉。

    林瓊眯眼楮,“那我給你唱個搖籃曲?”

    付行雲︰“我是小孩?”

    林瓊靦腆一笑,“你在我心中永遠年輕。”

    “……”

    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搖籃曲還沒唱便雙雙陷入沉睡。

    李韓揚幾人醒來時已經早上九點鐘,各個饑腸轆轆的從帳篷里爬出來。

    李韓揚虛弱的冒顆腦袋,“現在有什麼可以吃的嗎?”

    秦恆看了眼空曠的四周,“西北風。”

    “……”

    隨後醒來的幾人便開始弄早飯。

    等弄好了李韓揚、秦恆和一位朋友面面相覷。

    “好了,現在誰去叫人起來吃飯?”

    李韓揚,“猜拳吧,輸的人去叫紀堯。”

    秦恆︰“我意。”

    朋友︰“我意。”

    不負眾望李韓揚的倒霉屬正常發揮,隨後戰戰兢兢的去叫人起床。

    紀堯有起床,坐了好一會兒才完全清醒。

    李韓揚松了口,“你一會兒去叫行雲他們吧。”

    紀堯弄了弄頭發,“行。”

    說便穿上鞋向兩人的帳篷走去。

    “林瓊,行雲你們醒了嗎?”

    里面鴉雀無聲。

    紀堯打了個哈欠,“起來吃早飯了。”

    里面依然沒有動靜。

    紀堯在內心糾結了一小下後微微拉開了個小空隙,“吃飯了!”

    這一眼就看清的帳篷內的場景。

    只見兩人眉眼禁閉一絲要醒來的跡象也沒有,林瓊是四仰八叉的睡在付行雲身上,一條腿還側身搭在人腰間,好似一條八爪魚。

    紀堯瞧了拿出手機打開錄音,“起來吃飯了。”

    隨後就像似丟拉開環的手榴彈一樣,猛地扔進帳篷里迅速拉上拉鏈,動作一呵成。

    “起來吃飯了!”

    “起來吃飯了!”

    在錄音一聲聲的循環播放中林瓊終于找回了點清醒,隨後起身將錄音關掉,拉開帳篷拉鏈看紀堯,“怎麼了?”

    紀堯︰“吃飯了。”

    林瓊哦了哦轉身去叫付行雲。

    兩人收拾了一下便出去吃早飯。

    紀堯看人『迷』糊的樣子,“你昨天睡晚了現在才起?”

    林瓊︰“沒有,我和行雲看日出去了。”

    紀堯一驚,“你們去看日出了?!”

    林瓊點了點頭,笑道︰“可漂亮了。”

    紀堯瞬間感受到了被背叛的感覺,“咱們還是不是好姐妹,你看日出居然不帶我。”

    李韓揚瞧了默默『插』了一句,“你是要去和太陽比誰亮嗎?”

    “……“

    吃過早飯林瓊便開始收拾一些垃圾,畢竟早飯是別人做的那之後自也不能閑,不然不厚道。

    林瓊在一邊哼哧哼哧的干,秦尉楚見了默默上去幫忙。

    秦恆瞧他一眼,“干什麼去。”

    秦尉楚︰“幫忙。”

    秦恆︰“該做什麼心里清楚?”

    昨天秦恆打的地方還有些疼,秦尉楚有些煩躁的撥了撥頭發,“知道了,我看看還不行嗎?”

    秦恆听了這才放心,見四周的人都在做事快步走到付行雲身邊,“談不談項目?”

    付行雲瞧他一眼,“現在?”

    秦恆點了點頭,付行雲背後的公司保密極強除了他和李韓揚沒人知道,自然合作項目的負責人也是匿掛,為的就是不被付家發現。

    秦恆也瞧出來林瓊不知道這事以特意找沒人的時候和付行雲說,畢竟野營回去之後付行雲不知道多久才能去公司一趟。

    秦恆拿出手機,兩人一起商量項目的事情。

    林瓊收拾好東西後一扭頭就看見兩人在說什麼。

    上前就听付行雲道︰“有調整的必要。”

    林瓊好奇,“什麼有調整的必要。”

    原本交談的兩人皆是一驚,付行雲瞧人,“怎麼過來了。”

    林瓊攤攤手,“沒事做就來看看你。”

    隨後繼續問道︰“你們干什麼呢?”

    秦恆先一步回答,“看看樓盤。”

    林瓊小嘴張成o形,“你要買房?”

    秦恆︰“是啊。”

    林瓊︰“恭喜恭喜。”

    “客客。”

    付行雲︰……

    見林瓊在旁邊坐,兩人就微微用暗語交流要是林瓊能听出來就立馬停止。

    兩人交談一來一往。

    突然林瓊看向男人,“行雲。”

    付行雲身形一僵,“怎麼了?“

    林瓊笑道︰“你說話真有深意。”

    兩人一驚,秦恆試探道︰“怎麼就有深意了?”

    林瓊羞怯低頭,“我都听不懂。”

    “……”

    林瓊從包里拿了顆石榴出來,坐在付行雲身邊剝。

    垂頭模樣認真,等剝完了不少就往人嘴里塞一。

    付行雲︰“可以轉到…唔.…”

    林瓊瞧人,“甜嗎?”

    付行雲點了點頭,林瓊往自嘴里放了幾顆,隨後注意到秦恆視線,“你要吃嗎?”

    秦恆看有些眼紅,但還是一臉淡定,“不吃。”

    隨後鬼使神差的問,“這石榴剝起來費勁嗎?”

    林瓊瞧了眼,“還好,我有小刀。”

    秦恆听後點了點頭但目光卻黯淡了不少。

    等喂人吃完了石榴,林瓊就打算起身活動活動。

    李韓揚從一旁走來,“林瓊!去別的地方看看去不去。”

    閑也是閑,林瓊點了點頭,“去。”

    跟付行雲說了一聲,林瓊便跟李韓揚離開。

    兩人在山上閑逛,李韓揚突然發問,“我听說你今天早上和行雲去看日出了?”

    林瓊點了點頭,“是啊。”

    李韓揚驚訝,“我昨天看你到後山就眼楮冒光,沒想到真去了,怎麼樣好不好看?”

    林瓊︰“當然好看了,而且你也會有別樣的體會。”

    李韓揚︰“什麼體會。”

    林瓊︰“和太陽肩並肩。”

    “……”

    突然前面的草叢傳出嘩啦嘩啦的聲音,兩人上前瞧了瞧居然是一只山雞。

    李韓揚瞬間眼楮一亮,“咱們他抓回去吃吧。”

    肉類昨天幾人晚飯就吃的差不多了,現在只剩下一些方便速食。

    誰知林瓊卻搖了搖頭,看李韓揚眉『毛』旁邊的痣開口道︰“不行,咱們是有痣青年應響應家號召禁止野味,而且那雞一看就很危險。”

    李韓揚看了一眼十分肥美的山雞,“有什麼危險的?”

    林瓊一臉認真,“能在野外自養的胖嘟嘟的都不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