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回家。

    病房內。

    最上和人與小西沙織都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穿著寬松條紋病號服的母親,正平躺在病床上。

    因為腹部的疼痛,她無法坐起身來,只得露著虛弱的笑,不願松開握著小西沙織的手。

    最上和人無言的看著這一切,而正倚著牆壁的最上淳平,同樣說不出話來。

    “和人。”最上千代輕聲呼喚兒子的名字。

    “……我在。”

    “剛才和爸爸說有說什麼事麼?”

    最上和人臉上的猶豫一閃即逝,淺笑著搖頭回答︰“沒事,只是一些職場上的事情,想請教一下爸爸。”

    “這樣啊。”

    最上和人面不改色的說著謊話,最上淳平則默默听著兒子的謊話,沒有任何表示。

    小西沙織略微疑惑地瞥了一眼最上和人,她是知道的,最上和人早已從公司離職,現在是一名正式出道的輕小說作家。

    只會敲鍵盤的阿宅,哪有什麼職場的事情需要請教。

    而小西沙織是個擅長察言觀色的女人,自然不會將這樣的心情,顯而易見地暴露在他人的視線下。

    她被告知的劇本中,並沒有寫她此刻所需做出的表情。

    最上千代露出柔和的笑臉,聲音虛弱︰“抱歉哦,和人,沙織,讓你們擔心了。”

    小西沙織將另一只手搭在最上千代的手背上︰“你在說什麼呢,媽媽,我們才覺得抱歉。”

    “沙織真是個好孩子,能夠嫁到我們家來真是太好了。”

    小西沙織演技精湛的笑容,令最上和人只覺毛骨悚然。

    “對了,沙織,媽媽有禮物要送給你們。”

    “G?禮物?”

    “嗯,不過放在家里了,你們等下回家後就拿走吧。”

    “禮物……是指什麼?”

    最上千代說道︰“你們兩個因為工作的原因,結婚之後,連新婚旅行都沒能去吧,媽媽一直很在意這件事,擔心沙織你會有什麼想法。”

    新婚旅行?

    確實是沒有做那種事,畢竟他們只是名義上的夫妻。

    “沒有那種事,主要是我那段時間工作很忙,不是和人的原因。”

    “那現在呢?”最上千代追問。

    “G?”

    “媽媽我不太懂聲優的事情,但是周末兩天的話,應該沒關系吧。”

    “這……”

    小西沙織看了一眼最上和人,似乎是在用眼神詢問什麼。

    最上千代察覺到小西沙織的眼神,看向最上和人︰“和人,下周的周末,你公司應該休息沒錯吧。”

    不要說周末,最上和人現在是每天都在休息的狀態,是他們家最閑的那個。

    微微猶豫後,最上和人點了點頭。

    最上千代又看向小西沙織︰“沙織呢?下周的周末,有時間麼?”

    “媽媽,沙織的工作你知道的,具體的休息時間要根據工作來調整,下周的休息時間,要向經紀人確認才行。”…

    最上和人代替小西沙織回答,小西沙織則是默不作聲。

    “這樣啊……說的也是呢,抱歉,媽媽沒考慮太多。”最上千代不禁流露出失望的表情。

    小西沙織不忍,只得附和她道︰“媽媽,你別這麼想,你也是為了我著想,只是我現在不能確認下周的檔期。”

    無論是最上和人,還是小西沙織,他們都沒有因為安撫最上千代,而妄下定論。

    最上和人是因為不想再與小西沙織扯上關系,而小西沙織,則有小西沙織的考量。

    看著最上千代遺憾的臉龐,最上和人同樣感到愧疚,可一旦決定了的事情,他不希望自己有所動搖。

    然而,一直沒有說話的最上淳平在此刻開口。

    “和人,回家之後就先把那個帶走吧。”

    “G?”

    “我和你媽給你們訂了票,要是周末空的話,就出門去玩一趟吧。”

    最上和人沉默,只是輕聲說了句“我知道了”。

    小西沙織看著最上和人的表情,沒有出聲。

    之後又簡單聊了幾句,最上和人與小西沙織便告辭離開醫院。

    回去的路上,乘坐的公交車,小西沙織看著窗外的夜景,面色憂心忡忡。

    最上和人坐在一旁,車上的乘客只有他們兩人。

    驀地,最上和人輕聲開口,口吻平靜︰“我對爸爸坦白了,關于我們的事情。”

    小西沙織沒看他,只是凝視著車窗外,途經的某家和子店,燈火通明,還是記憶中的模樣。

    “爸爸他,怎麼說?”

    “認同了。”

    “這樣啊……”

    就像小西沙織依舊沒能去看他,最上和人也只是目視前方,不關心小西沙織的反應。

    只是他現在的表情,借由著車窗反射,盡數落在了小西沙織眼中。

    回到空無一人的父母家,屋內明亮,進了客廳後,小西沙織主動走入料理台,開始收拾煮了一半的料理。

    最上和人則去了父母的臥室,在櫃子中找到母親所說的東西。

    那是兩張初島溫泉旅館的住宿券。

    初島在靜岡縣,是靜岡縣唯一的有人島,距離東京並不遠,搭乘特急電車到熱海站,只有一小時二十分鐘的車程。

    之後再搭乘輪船,半個小時左右就能登上初島。

    若是要去海邊的話,更多人會選擇前往沖繩,想必最上千代是體諒他們的工作,才選擇了距離東京附近的靜岡縣。

    最上和人默默將住宿券收了起來。

    “和人,我可以做晚飯麼?”

    小西沙織出現在房門口,最上和人搖搖頭︰“你留下吧,我待會兒就回家了。”

    “現在麼?現在趕去車站的話,終電應該已經開走了。”

    最上和人看了一眼手機,這才注意到時間不早了,猶豫過後,只得無奈地點點頭。

    ……

    餐桌上,最上和人默默吃著小西沙織準備的晚飯,以他目前掌握的料理技能,很明顯能夠品嘗出料理的不足,食材的大小厚薄,炖煮時的火候掌控,佐料的比例等。…

    他能挑出一大堆毛病出來。

    可是……

    默默將吃空了的碗放在餐桌上,最上和人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需要再來一碗麼?”

    “不必了,我去洗澡了。”

    最上和人起身,正要離開客廳,身後傳來小西沙織的聲音。

    “和人。”

    “……怎麼了?”

    “和人,是怎麼想的?”

    “指什麼?”

    “媽媽那邊,該怎麼對她說。”

    “…………”

    老實說,最上和人也不是很清楚,但已經將真相告訴了父親,本質上這件事已經解決了,等到母親住院後,想必父親會隱晦地轉達此事。

    “我現在,不想說會令她傷心的話。”

    “但是,非說不可吧。”

    最上和人轉過身,沉默著與她對視。

    “嗯,我知道。

    只是現在,我希望能讓她安心休想,爸爸那邊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

    頓了頓,最上和人走過去,將那兩張溫泉旅館的住宿券,放在桌上。

    就像是她曾經給他活動門票那樣,將兩張住宿券推了過去。

    “我不需要這個,你要是空的話,就自己去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