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1 頁

    下,你差的可不是一星半點。」

    「回去把你的陣法符都扔了,先把劍法練上去再說。」

    「什麼時候你也能像你師尊那般一劍霜寒十四州……到時候再學陣法也不晚。」

    一提到沈映雪,宋憫歡神情低落了些許,知道公子嵐說的有道理。他應了一聲,垂眸盯著自己的劍不知道在想什麼。

    公子嵐跟在少年旁邊那麼久,哪不知道少年的心思,他嗓音里懶洋洋的,「情情愛愛,哪有什麼意思,等你日後遇到了更好的……」

    話音頓了頓,世間比沈映雪更好的?怕是幾百年來都不容易找不出來第二個。

    這般說來……年少時還是不要遇見太驚艷的人,不然難忘,日後都難以再生情愛。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在2021-05-11 23:37:40~2021-05-13 21:49:20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嗯嗯嗯嗯 1個;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嗯嗯嗯嗯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嗯嗯嗯嗯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鸞上已無歌 45瓶;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進擊的金子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第114章

    昏暗的燭光若隱若現, 暗色的地板沉肅陰冷,殿中非常安靜。

    君月奴坐在主位上,兜袍遮住大半張臉看不出來神情, 他身上氣息清冷,垂眸看著跪在地上的兩名少年, 手中是一張刻有三眼咒文的符紙。

    修長的指尖捏著符紙, 上面的咒印在半空之中化為了飛灰, 湮滅在半空之中。

    角落里燃著犀骨香,莊離與徐晚欽同時跪在地上,他們兩人一人低著頭,另一人平靜的看著主位上的男人。

    君月奴︰「你們兩人想救他?」

    底下的兩人都知道說謊話是什麼下場,他們兩人都沒有開口,以沉默作為了回答,這便是默認的意思。

    「小莊是他師弟,想救他是理所應當,」君月奴輕輕笑一聲,「只是你忘了如今是在哪……一會自己去找朔州領罰。」

    朔州手段殘忍, 又格外關照莊離,莊離落到他手里,只會遭受生不如死的折磨。

    「但是你不一樣, 你與他無親無故, 不過是有緣遇到了幾次,」君月奴的目光落在徐晚欽身上,嗓音輕飄飄的,「欽兒,你喜歡他?」

    這般問出來,莊離看向一旁的徐晚欽, 目光幽深晦暗,似乎是他敢說一個「是」字,就會活活的撲上去把他撕碎。

    徐晚欽︰「……」

    「他是沈映雪的徒弟,若我們現在抓了他,沈映雪不會放過我們,」徐晚欽平淡道,「待一切準備好了,再動手也不遲。」

    君月奴沒有開口,旁邊的莊離察覺這兩人之間氣氛古怪,他輕描淡寫地瞥了徐晚欽一眼,起身告退。

    在莊離出去之後,君月奴才開了口,嗓音里听不出來什麼情緒,「既然如此,抓他的任務便交給你,萬骨山開之前,若是你抓不到他……也不必再回來了。」

    徐晚欽跪在地上,他低聲應了一聲,直到君月奴的身影消失,他才起身。

    出了正殿,外面等著一個人,莊離朝他手里扔了一張令牌,人提著劍轉身便走了。

    這是在向他道謝?

    令牌上面有鬼文,是他之前在尋的一張魍魎世族令牌。徐晚欽把令牌收了,察覺到背後窺視的目光,他走了和莊離截然相反的方向。

    回到了自己所住的欽昭殿里,里面已經有人過來了。君月奴站在窗邊,手中拿著的是他之前抄的書冊。

    銀白色的發絲散在身側,君月奴描繪著書冊上面他抄謄的字跡,跟著念了兩句,「寸寸山河寸寸金……士為守一方山河,肝腸寸斷俱血淚。」

    念了兩句之後便沒了,徐晚欽站在原地沒有動,他不用解釋,在正道他是皓月峰三殿長老門下的弟子,這些詩句身為正道弟子都需要摘謄。

    他桌子上放的還有一些,他的師弟師妹們讓他回來帶的東西。

    他的目光微不可見的掃了一眼桌上的另一小冊子,在他看過去的那一刻,君月奴隨手把那一冊小冊子拿了起來。

    上面寫的是許多弟子給他的留言,讓徐師兄給他們帶哪一家的儲物手鐲,要他去九玄坊買沈映雪的飛雪劍譜,還要他順便捎凡間城池里的點心和露水茶。

    一口一個徐師兄的麻煩他,上面畫的還有小花和討好的笑臉。

    君月奴看著上面的文字,嗓音清冷,「你在皓月峰待的時間已經夠久了,現在長老會那里已經被控制,日後你不必再回去。」

    徐晚欽垂下眼,低聲道了一句「是」。

    君月奴的身影在他殿中消失,那一冊小冊子掉落在桌子上,沒一會便化成了齏粉,散在半空中。

    ……

    宋憫歡在馬車上坐了半個月,御劍御了半個月,整整一個月,他們才趕到公子嵐所說的舊族遺址。

    他們穿過了漫漫黃沙,宋憫歡路上已經不知道吃了多少次沙子。他皮膚被曬的黑了一個度,原本白淨的皮膚現在成了小麥色,嘴唇因為缺水而干裂,他背上背著公子嵐的酒,走的慢一點,公子嵐便會在旁邊說他。

    鳳鳶是個老好人,總會體諒的幫他背,每次鳳鳶拿走多少,公子嵐就會又給他加雙倍的重量讓他承受。

    他是隊伍里最弱的,穆殷一向沉默寡言,並不怎麼搭理他,只听命于公子嵐。三眼女鬼不知為何一直沒有被鳳鳶吸收,整天蹦蹦跳跳的跟在鳳鳶身邊。

    對鳳鳶是蹦蹦跳跳,對他卻異常春藎 耆 前閹貝 噶浮R估鎪 攀彼級鵠矗 隹 鄱宰諾謀閌僑叟 砟欽毆 常 叟 碇憊垂吹腦謔魃隙 潘 旖腔沽餱趴謁 br />
    他十分的不懷疑,如果不是鳳鳶不允許,說不定哪天他半夜就會被三眼女鬼吸成人皮。

    同時他也明白了,公子嵐說可以短暫化形的話是在撒謊,這麼幾日對方都一直是人形,沒有再回到劍里,想必當時也是在 弄沈映雪。

    嗓間干的冒煙,宋憫歡走的慢了兩步,風沙刮在臉上,他揉了揉眼楮,旁邊的公子嵐用劍鞘敲了敲他的肩膀。

    「小子,走快點,就你最慢。」

    宋憫歡背後背著公子嵐路上買的酒,明明可以把酒放在儲物戒里,公子嵐卻一定要讓他背著,美名其曰這也是一種修煉。

    「今日便能到?」宋憫歡開了口,嗓音也像是風沙碾過的一般,這般的行路和之前完全不同,每天他都累的幾乎躺下就爬不起來。

    「可以,」好不容易到了一片陰涼地,沙地上有幾處斷壁殘垣,公子嵐開了口,「在這里休息一會。」

    「我舊族原本離赤月並不遠,過了那麼長時間,找起來估計有些困難,希望我們能在今天順利找到。」

    宋憫歡不關心這些,他從背後背著的包袱里取出來一酒,又拿出來了幾片松藤葉,這葉子路上他已經洗干淨了,可以用來裝酒液。

    他拿了四片出來,給穆殷、鳳鳶,三眼女鬼還有他自己一人倒了一杯酒。這酒是梅子酒,非常的解渴,剩下的松藤葉沒了,公子嵐可以直接用酒喝。

    穆殷接了過來,向他道了一聲謝。鳳鳶也是一樣,三眼女鬼兩只爪子抱著梅子酒,看了看鳳鳶,鳳鳶點頭之後,她才咕嘟咕嘟的喝完了。

    旁邊的公子嵐眯了眯眼,嘴巴里還叼著一根不知道從哪里摘的草,「我的呢?」ゞ本ゞ作ゞ品ゞ由ゞ思ゞ兔ゞ網ゞ提ゞ供ゞ線ゞ上ゞ閱ゞ讀ゞ

    「一共只有四片,沒有了。」

    宋憫歡把酒直接給了對方,反正這酒都是公子嵐的,對方想喝直接喝便是,哪還用的著特意找松藤葉盛酒。

    「大人,」穆殷還沒有喝,把那片松藤葉遞給了公子嵐。

    公子嵐把穆殷的手推了回去,拿著酒把里面的梅子酒一飲而盡,酒重新放回了宋憫歡的行李里。

    原本以為酒空了會輕松一些,宋憫歡再上路的時候才發覺,行李比之前重了三倍不止,公子嵐絕對是故意的。

    他這回真是累的話都說不出來了,咬牙在公子嵐身邊跟著,松藤葉一共就只有四片,簡直是不講理。

    宋憫歡在心里記下來了,不能得罪公子嵐,這人太過小心眼,若是得罪了到最後不好過的只會是他。

    他們在夜晚趕到了公子嵐的舊族遺址,斷崖之上,月色傾 縉  紫率巧畈患椎牧攘人槭   惺 擁袈湎氯ュ 匾艮響了許久。

    公子嵐指尖蔓延出來一道靈力,一道青銅門在斷崖上顯現出來,上面是持著通天戟的六臂公子嵐神像,青銅門環晃蕩,兩扇門緩緩的打開。

    「進去之後,沒有七重天境的修為,是出不來的,小子,你如果一直突破不了,那麼就只能一輩子待在這里。」

    公子嵐︰「現在你還有反悔的機會,可願意進去?」

    宋憫歡搖搖頭,他既然做了決定,就不會再反悔。

    一行五人一同踏進青銅門,在他們進去之後,門悄然合上,整扇門消失在半空之中。

    舊族依舊是三千年前的模樣,面前是一座古老的城池,城池里空蕩蕩的並沒有人,銅盆與屋檐牆壁上,雕刻的都有公子嵐。

    公子嵐沒有帶他們進城,而是去了距離最近的一座山。山上有幾間許多年前的樓閣,看上去很舊了,收拾之後才能住人。

    朱色的樓閣帶著陳舊的氣息,公子嵐對他道︰「你們隨意挑,住哪都行。」

    宋憫歡隨便選了一間比較偏僻的,清靜一些,他進去之後發現就是普通的院子。

    房間里陳設簡單,他隨意的收拾了一番,躺在床榻上感覺全身筋脈都要散了,趕了整整一個月的路,現在才算徹底安定下來。

    這里靠近瀛洲,離天雪宗有著京兆十二州最遠的距離,他和沈映雪隔著千山萬水。

    宋憫歡看著牆壁上雕刻的花紋,上面不知道是誰刻下來的,看樣子畫的是京兆十二州的地圖,像又不像,興許是三千年前的京兆十二州。

    他看了一會之後就困了,這一覺睡到了第二天早上,還是三眼女鬼叫他起來的。

    儲物戒里放的有他的東西,他東西帶的不多。三眼女鬼叫他起來,方式簡單粗暴,盯著他幽幽的看了一會,他睡夢中都能察覺到那看肉一般的眼神。

    他跟著三眼女鬼出去,從山上能夠看見遠處的城池,他腰上還掛著那把灰撲撲的劍,外面公子嵐已經在等著他。

    公子嵐的目光落在那把劍上,開口道︰「你身上的那把劍品相不低,暫時還可以用,從今日起,你開始跟著我練劍,打敗我之後再去跟著鳳鳶。」

    宋憫歡在原地听著,他點了下頭,接下來公子嵐的話,讓他情不自禁地握緊了長劍。

    「若是想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