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出事

    梁副總來勢洶洶,從他進來的一剎那,盛晚就知道他一定是沖著林淮來的。

    林淮進入盛氏,不可能不引起注意。

    梁副總掃了一眼林淮,淡漠地對盛晚道︰“二小姐,雖然你才剛接手盛氏不久,但盛氏的規矩還是要知道的,何況他是傅氏的人,如果是來談合作,那我無話可說,但我怎麼听說,他好像是要留在盛氏?”

    盛晚氣定神閑地笑︰“有什麼不可以嗎?我要什麼樣的人,還需要經過你梁副總的同意?”

    梁副總想是也沒料到盛晚居然根本就不怕他,出口便是挑釁,語氣更加堅決︰“入職盛氏的常規手續,這位林先生辦過了嗎?還有,他現在應該還是傅氏的人吧?傅氏的人來我們盛氏工作,以後萬一泄露了商業機密,這又該怎麼算?恐怕連你都不知道他究竟是不是身在曹營心在漢吧?”

    “梁副總,我勸你還是先管好你自己,把你自己的屁股擦干淨了再去管其他的事情,游樂園那個項目的款項,你準備什麼時候打過去?”

    梁副總的臉色突變︰“你知道了?”

    “這種大事,你覺得我不該知道?財務說頭款已經打過去了,對方卻沒有收到,那麼究竟是財務在說謊,還是對方在說謊?對方的人都已經鬧到公司里來了,我想對方說謊的可能性極低,想必財務說謊的可能性更大一些,而財務,好像是梁副總你手下的人吧?”

    盛晚端起茶杯,輕輕抿了口茶,冷笑著面對梁副總。

    這梁副總留在盛氏,多半是有其他什麼想法,盛氏雖然已經成了這樣,但像他這個級別的人物,多少還是有些油水可撈的。

    盛晚甚至覺得,盛氏變成如今這樣,興許這梁副總也功不可沒。

    “二小姐,話不能亂說,你這是在懷疑我?你有什麼證據?”

    “證據這種東西,一查就知道了,梁副總是在質疑我的能力嗎?”

    “你才剛進入盛氏,就敢對我這樣的功臣下手,難道不怕其他人的人心都因此散了嗎?”

    “梁副總,盛氏如今都已經是朝不保夕的狀態了,功臣不功臣的,你以為那些留下來的人還會在意嗎?只要盛氏一點點好起來,讓他們像從前那樣保住工作,增加薪水,誰又會在意一個傅總的去留?”

    盛晚雖說是臨時接下了盛氏這個爛攤子,但她卻是做了十足的功課的,公司剩下的這些人里面,哪些該留哪些不該留,她知道地一清二楚。

    而這個梁副總,就屬于不該留的人,她才剛到公司沒多久,這個時候趕人確實急迫了一些,但現下有這麼好的一個機會送到她手里,她怎麼可能放過呢?

    梁副總沒料到自己是想來質問盛晚的,結果反被盛晚將了一軍,這不過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大小姐罷了,可事實卻遠遠超乎了他的意料。

    盛晚懶得摁在跟梁副總多扯,轉身冷冷地說︰“梁副總還是先去處理處理自己那檔子不干淨的事情吧,可千萬不要給我抓到了把柄,我可不是我奶奶,所謂的功臣,在我這里沒有特殊待遇。”

    “你!”梁副總還想上前理論,然而林淮一個腳步,擋在了盛晚的面前。

    “梁副總,請吧。”

    礙于林淮身上的那股氣勢,再加上林淮到底是傅向沉的人,梁副總心里雖然有氣,也不敢得罪,只好冷哼一聲,灰溜溜地離開了。

    盛晚疲倦地揉了揉眉心,自嘲地笑道︰“你剛才也看到了,這就是盛氏如今的現狀,這個梁副總著實不是什麼好人,我擔心游樂園那個項目  會有變數。林淮,待會兒你替我去現場看看。”

    林淮點了點頭。

    “還有款項的事情,對方聲稱沒有收到款項,但是財務那邊又有打款記錄,你去查一查。”

    “我知道,太太還是先休息休息,免得過度操勞。”

    傅向沉之所以把林淮送到她身邊來,就是顧念著她懷有身孕,不宜過度操勞,要是沒有林淮,盛晚不知要多操多少的心。

    林淮來到位于市郊的游樂園。

    這個項目原來已經接近爛尾停擺,但是後來不知為什麼,中途被盛氏接手了,一開始一切都很順利,豈料盛氏資金鏈出現問題,盛安陸一度想過暫時擱置這個項目,但考慮到前期已經投入大量資金,這個時候停擺只會損失更多,只好硬著頭皮繼續做下去。

    如今游樂園已經完成的差不多,不日就將進行試營業,但從林淮的角度來看,這個項目最後只會血本無歸。

    他真要往里去找相關負責人時,忽然,遠處傳來了一陣犀利的哭叫聲。

    “快,快救救我的孩子,有沒有人——”

    林淮飛快地沖到聲音來源處,便看見一個孩子倒在血泊之中,渾身上下摔得慘不忍睹,孩子身邊的母親已經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周圍有人圍了上來,林淮顧不了那麼多,冷靜地打電話叫了救護車。

    游樂園里發生了這種事情,林淮也無暇他顧,一時間,所有人都忙亂成一團亂麻,他的心也一點點地沉了下去,總覺得有不好的預感。

    等林淮把這件事報告給盛晚時,醫院那頭也傳來了壞消息——孩子搶救無效,已經去世。

    這無疑讓困境中的盛氏更加雪上加霜。

    林淮一度想暫時封鎖這個消息,但已經來不及了,游樂園孩子出現意外去世的消息飛快地傳遍網絡,盛氏的名字再次出現在了各人的眼里。

    一時間,盛氏再度成了所有人口誅筆伐的對象。

    ——還沒正式營業的游樂園怎麼會讓孩子進去玩?

    ——這種游樂園連最基本的安全都不能保障,就算開業了也沒有人敢去吧?

    ——怎麼又是盛氏?這個盛氏現在真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它怎麼還沒死透?

    ——盛氏肯定偷工減料才會導致這種悲劇發生的,這種黑心公司的游樂園千萬不要去。

    游樂園雖還未正式營業,但在這種口碑下,這個項目恐怕相當于是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