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第 25 章

    明亮的大廳內,四位風姿各異的美人相對而坐。google 搜索 "書名  本站名稱"

    巫婧的好友听到她的要求後,只能強行按捺住迫不及待的心情,過了好一會兒,才恢復鎮定。

    “帝都大部分的勢力都掌握在世家權貴手中,而這些世家權貴也以五大家族為先,分別為寧、周、朱、段、柳家。”

    周明珠緩緩開口,為巫婧介紹︰“寧家世代從軍,在民國時便已是稱霸一方的軍閥,在抗戰時期,因為絕不屈服外國勢力,加入了紅黨,跟隨□□打下了江山,是開國元勛之一,如今子弟也在軍方掌握很大的勢力,但寧家祖訓最核心的就是精忠報國,所以也是對國家最上心的世家。”

    “朱家從政,祖輩也是為江山開創的重要人物,這為他們家族子弟進入仕途打下了堅固的基礎,還有子弟擔任過最高領導人一職,但就我爺爺的說法,朱家水深,近年來更是貪婪成性,不是好相處的。”

    “至于段家……”周明珠有些猶豫,段家人她接觸的不多,並不是特別清楚。

    “我來說吧。”柳清瑤接過話頭,她柳家因是書香世家,人脈廣闊,外公更是鼎鼎有名的大儒,雖然後期棄筆從商,但也是門生廣布的人物。

    “現任的段家家主是我外公早年的學生,與我柳家交情一直未斷,若不是有段家支持,我外公重病那幾年,柳家家業早被我那貪婪的父親奪了去了。”

    “段家早些年是盜匪起家,佔山作寨,是晉地的無冕之王,但後來也是抗戰的一大工程,建國後便已金盆洗手,入了軍隊,政壇,目前也算是遵紀守法了,但听說他們家分了一支去國外重操舊業,在外面攪風攪雨,打下了一片江山,所以段家的行事手段一向狠絕,很少有家族願意招惹他們。”

    “不過……”柳清瑤沉吟一聲,“我覺得他們對國家還是挺重視的,這些年來也沒听說手下的子弟有違法亂紀的跡象。”

    周明珠撇了撇嘴,有些不認同︰“清瑤,你不能因為段家幫了你們家就為他們說好話,光是那位段家太子爺就不是什麼好人,陰沉沉的,看著人就像一頭餓狼,听說得罪過他的人,下場不是一般的淒慘!”

    柳清瑤想起曾經那位沉默卻耐心陪著她做題的少年,有些疑惑︰“他人還不錯啊,只是有些不愛說話而已。”

    周明珠優雅地翻了個白眼,那是對你不錯好嗎。

    巫婧感覺自己好像發現了一個大八卦,臉上笑眯眯的,打斷周明珠想要繼續反駁的話,“好了,明珠,不是還有你和柳清瑤的家族嗎?”

    周明珠被轉移了注意力,繼續說道︰“我家老爺子本來也是打江山的一員,但在曾祖去世後,他也不願摻和政事了,索性退了下來經營自家祖業,我家一直是干玉石珠寶行業的,名下有幾座寶石玉礦,近些年在我爸手中也算是壯大了一些。”

    她說的有些謙虛,但還是驚得巫婧瞪大了雙眼,這可是真的家里有礦的大小姐啊!

    被巫婧的眼神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周明珠傲嬌地叫道︰“五大家族誰沒點家底啊,你問清瑤,他家雖然專注于地產方面,但也有一兩片油田好嗎,更別說你都修仙了,干嘛還大驚小怪的!”

    “哇哦,我現在才發現身邊竟然都是神豪啊!”巫婧驚嘆,“雖然我修仙,但修仙又沒錢呀。”

    一句話引得姑娘們憤怒錘她,你這個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家伙,都可以修仙了,誰還在乎凡間權利財富啊!

    “哎哎哎,別打了。”巫婧左閃右避,躲開姑娘們的粉拳魔爪。

    四人嬉笑打鬧,差點忘了正事,“停停停,我們話還沒說完呢。”

    好不容易制止了好友,巫婧恢復正經的樣子,“清瑤,你家的情況呢?”

    柳清瑤嗔了巫婧一眼,她敏感的腰部剛剛被巫婧撓了好幾下,讓她笑的喘不過氣來,“我家就那樣,以前是書香門第,後來爺爺見我國的商業被國外打壓,棄筆從商,與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組建了一個商會,為振興我國商業貢獻一部分力量,可惜對獨女寵得太過,讓她執意下嫁給一個窮小子,請中山狼進門,家業一度拱手讓人。”

    “不過爺爺現在身體健朗,那些不該出現的爪子也都被他剁了,家里的生意也算做的不錯。”柳清瑤神色淡定。

    “全國有一半商業中心的地產是她們家的。”周明珠突然插了一嘴。

    “……”巫婧已經無言以對的,果然有錢人多有錢,是別人遠遠想象不到的。

    一般的勢力了解的差不多了,還有一些特殊的勢力。

    巫婧轉頭看向一直沒開口的孟熙熙,問道︰“熙熙,你們武道方面又如何呢?”

    專注于吃東西的孟熙熙突然被點名,有些懵地抬起了頭,“唔……”

    她迅速將自己口中的食物咽下,灌上一口香茶,才開口道︰“武道衰弱,稍微還能撐撐門面的就是幾個大門派,還有南陳北孟兩個武道世家了,而想在武道界立足,必須擁有先天強者作為支柱,還得有天賦上佳的傳承者。”

    “本來還有好幾家傳承久遠的武道家族,但都因為沒有後繼之人漸漸敗落了,就算是少林、武當那些鼎鼎有名的大門派能拿得出手的後輩也就那幾個,先天強者也都壽命將近,垂垂老矣,近幾十年來,偌大的武道界只有一個新晉的先天強者。”

    巫婧盯著孟熙熙,篤定道︰“是你。”

    孟熙熙笑了,道︰“是的,是我。”

    “我因為家族先天的優勢,許多失傳的武功秘籍任我挑選,本人也算是可造之材,于17歲那年突破先天。”

    “家中長輩總說我生錯了時代,若能于天地之氣未消退時誕生,說不定還能達到習武之人夢寐以求的境界——武破虛空!”

    孟熙熙想起長輩的話,有些不好意思,“其實我覺得,近幾年來的天地之氣好像沒有以前那樣稀少了,我運氣好,我的先天還是有些水分的,與那些前輩們不能比。”

    原來靈氣復甦早有跡象嗎?巫婧一邊想著,一邊反駁孟熙熙︰“你的先天絕對是實打實的,完全是你的天賦與努力帶來的,如果有水分,那為什麼武道界幾十年來就你一人成就先天呢?”

    柳清瑤和周明珠也很是贊同,在巫婧未出現前,孟熙熙就是她們心中的最強者,是她們的依靠,實力絕對不是虛的。

    在听完好友們的介紹後,巫婧心中也有了底。

    “明珠、清瑤、熙熙,你們可以幫我聯系各自的長輩,請他們將我介紹給國家的掌權者嗎?”

    不顧好友們驚訝的眼神,巫婧繼續說道︰“天地將變,靈氣復甦,我有一些好寶貝,想為國家,為人民發點福利。”

    “你想將修仙功法上交給國家!!!”得知巫婧的意圖,周明珠驚的跳了起來。

    孟熙熙、柳清瑤也不敢相信,柳清瑤最先皺眉,凝重道︰“小婧,你確定嗎?”

    “你應該知道這件事會帶來多大的影響吧,對于暴露的後果你想清楚了嗎?”

    “況且,一個國家,正直的好人固然有,但貪婪惡毒之輩更多,尤其手握權勢,壽命將近的大人物,他們為了延長壽命可以不擇手段!自古以來,多少帝王求仙問道,想長生不老,你這個消息一放出去,可能國家都保不了你!”

    听到柳清瑤的話,還未想到這里去的周明珠、孟熙熙也一臉肅容,她們十分擔憂地看著巫婧。

    “阿婧,這件事你還是別提了吧,你放心,你今天跟我講的事情,我就當沒听過,絕對不會透露出去,或者你使個法術,將我們的記憶抹去也行!”孟熙熙沉聲道。

    柳清瑤、周明珠齊刷刷點頭,沒有一點不情願的樣子。

    面對好友們真摯的情感,巫婧有些感動,但是,“你們不要這麼嚴肅,我既然敢說就一定有自保的手段。”

    “我的修煉已經有了一點成績,多強不敢說,但是就算核彈在我頭上爆炸,我也可以活下來,這下你們可放心了?”

    小伙伴們再次驚呆,這一天的驚嚇可比一年還多,幸好她們的意志力都是人群中的佼佼者,不然還真沒有這麼強大的心性接收這些消息。

    “行吧,既然你都這樣說了,我這就去給你聯系人。”

    三個姑娘決定信任巫婧的選擇,畢竟巫婧不是一個沒成算的人。

    ……

    典雅寬敞的會議室內,一連串的華國頂端大人物在室內安靜地等待。

    與會的人員各個不苟言笑,氣場強大,他們都是被周家、寧家、柳家掌權人用能夠撐開防護罩,抵擋炸彈的寶玉引來的。

    本來听周家等人說見一個小女孩,還說那個小女孩手中有改變全世界的寶物時,他們都懷疑這幾家的掌權人是否同時壞了腦子,再听說那小女孩是修仙者,想教國人修煉,他們更懷疑這幾家老爺子是不是中邪了。

    可當周家老爺子拿出那枚可擋炸彈的玉佩時,大家是不信也得信。

    “嘎吱~”沉重的大門被推開,一個十幾歲,美如春光的姑娘走了進來。

    她一進門,沒有被威嚴、炯炯的目光嚇到,反而特別自然的笑了一聲。

    “大家好呀!我是巫婧,我將自己上交給國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