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第十顆星 杏仁巧克力

    女孩兒們撫平裙子上的褶皺,向下走去。  本站名稱 娜塔莎擁抱了安吉麗娜和米麗婭,當她轉向喬治和弗雷德時候,她伸出的手臂有一瞬間的僵硬。

    “怎麼了?我們不能得到一個祝福擁抱嗎?”

    是喬治,他手里還抱著那根掃帚。

    “真讓人傷心,是吧喬治。”弗雷德終于開口了,他的頭發因為那個頭盔都翹了起來。他還很夸張的露出了傷心的表情,一切就像他們根本沒有鬧矛盾一樣。

    “當然不是。我只是覺得你們身上都是汗!”

    娜塔莎嘴上那麼說著,可還是跟他們握了手,當她握上弗雷德的手時,她發現了那只手上淡淡的疤痕,她當然記得那是上周他受傷的地方。

    “男孩子有點疤痕是不是很酷。”弗雷德的聲音傳來。

    “你不要和我說話,我還沒原諒你!”娜塔莎放開他的手走到了一邊。其實她早就原諒他了,但總覺得需要弗雷德親自來找自己說一聲“對不起”。她發誓她肯定不會再向前幾天那麼躲著他了,弗雷德肯定可以很輕松的就找到她。

    “對不起,我不應該說你哭的像個瓷娃娃,我沒有覺得你矯情的意思。”那聲音巨大,娜塔莎都要覺得弗雷德是靠吼的。男孩兒似乎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聲音特別大,只是認真的看著她。

    “原諒你了。”娜塔莎丟下那句話就拉著凱蒂跑走了。

    “?”弗雷德不理解,他看著那道背影消失在圍牆後。他看向了喬治,他也搖了搖頭,表示並不知道怎麼回事。于是他們看向了安吉麗娜和米麗婭,兩個女孩兒也沒有替他們解答。

    “你怎麼跑了。”弗雷德選擇直接把娜塔莎拉走,當然還有同伙喬治,他負責分散凱蒂的注意。他們正站在沒什麼人的走廊上。娜塔莎還有些稀里糊涂,她記得上一秒她還在和凱蒂猜今晚的晚餐吃什麼。然後就被一個人拽著肩膀向一旁走去,速度太快了,她只能跟著他一塊。

    “什麼我怎麼跑了?”娜塔莎有些雲里霧里,她的小臉皺在一起。弗雷德不得不提醒她。

    “就是我和你道歉。你怎麼馬上就跑了。”娜塔莎恍然大悟,她清了清嗓子,好像有些不好意思。為什麼會這麼覺得,因為她嘀嘀咕咕說了一句什麼,但是弗雷德完全沒听見。

    “你說什麼?”

    “你聲音太大了!周圍人還那麼多!!!”娜塔莎只好提高音量。

    “你說什麼?”弗雷德這次听清了,但他還是想再讓她說一遍,畢竟娜塔莎這副樣子實在是讓他忍不住繼續逗她。娜塔莎沒好氣的抬起腳狠狠地踩了一腳眼前這個男孩兒,看著他齜牙咧嘴的樣子就覺得出氣。

    “耳朵不好就去校醫室看看吧,弗雷德。”她轉身就要走,但是弗雷德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等一下。”他在他的褲子口袋里摸索著什麼,隨後掏出了一大塊的巧克力,上面還明確標了“杏仁巧克力”,他將巧克力塞給了娜塔莎。

    “和好禮物。”他的淺褐色眼楮眨了眨。

    娜塔莎看了眼手里的巧克力,還是有些戒備。

    “你確定不是那些整蠱糖?”

    “怎麼會!我是那樣子的人嗎?”他故作委屈,就像之前惡作劇的都不是他一樣。娜塔莎盯著他的眼楮看了會兒還是選擇了相信他的話,放進了裙側的口袋里。

    “吃飯吧。”娜塔莎說道,便轉身走去。弗雷德緊跟在她身側。

    “以後要是再砸到我的頭發,就沒這麼簡單了。”

    “好的,女王大人!”

    “別這麼叫我!”

    “好的,小矮子。”

    “這個也不行!!”

    兩個人你一嘴我一嘴,吵到了大堂口。

    “終于和好啦。”喬治的眼神在弗雷德和娜塔莎之間徘徊。凱蒂從他的背後出現,她一把拉過娜塔莎。就往大堂走去,把兩個男孩丟在身後。

    “真的假的!你確定他以後不會再惡作劇你嗎?”凱蒂在她耳邊問道。

    “你覺得弗雷德和喬治會放棄惡作劇嗎?我只是讓他保證不要把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丟到我頭發和臉上就行。”

    “畢竟不惡作劇就不是弗雷德和喬治了。我們要尊重朋友的喜好對不對。”听了娜塔莎的話凱蒂點點頭。她也想想了不再惡作劇的雙胞胎,那感覺可真怪。

    娜塔莎回到宿舍後就癱倒在了她的床上,享受著雙休的最後一個放松夜晚,她翻身,感覺有東西擱著自己,伸出手將口袋里的東西拿出來,是那顆巧克力。

    她將那顆巧克力舉在眼前,銀色的糖紙在燈光下閃閃發光。她還沒有刷牙呢,所以現在吃掉也沒關系。她暗示自己。剝開糖紙,巧克力捂得有些化了,她趕緊將巧克力塞進嘴里,但指尖還是殘留了一些巧克力。

    “好甜。”

    可可香氣充斥著口腔,其中還有她最喜歡的杏仁碎。

    快樂的時間總是讓人覺得非常短暫,轉眼就是十月末,霍格沃茨即將迎來第一個節日晚宴——萬聖節晚宴。

    “听說所有的燈都會裝飾成南瓜的樣子!”娜塔莎與凱蒂坐在黑湖旁,她們才結束完斯普勞特教授的草藥課。十月末天氣已經開始轉涼了,娜塔莎沒有帶圍巾,風吹過,涼意順著她的領子鑽了進去,她打了個哆嗦。

    “我後悔今早沒听你的戴圍巾了。”娜塔莎有些郁悶,凱蒂倒是毫不留情的嘲笑她,但還是解開自己的圍巾,和她共享,不過這只能維持在她們坐著的情況下。

    “你別感冒了,最近好多人都是因為這個去龐弗雷夫人那排隊。”

    “應該不會!我身體可是倍兒棒。”娜塔莎笑著回答她,她們又在黑湖旁發生了會兒呆才離開。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娜塔莎立了個fg,晚上吃飯的時候她連著打了好幾個噴嚏,喉嚨也有點癢癢的。

    “你確定不用去校醫室嗎?”凱蒂看著娜塔莎,她的臉頰有些紅撲撲的,娜塔莎卻是對她搖了搖頭。

    “只是打噴嚏,不用那麼麻煩了。”

    “我就說要去醫院吧!!!你看看你現在!”凱蒂朝著在斯內普教授懷里的女孩兒大叫道,不過或許是因為她的聲音太過聒噪,斯內普教授的步伐更快了。

    “我想你現在不管怎麼大叫,艾凡小姐也不會給你答復。”斯內普教授撂下這句話步速更快,他的黑袍在身後翻滾,凱蒂不敢說話了,她就那麼跟在後面,直到來到了校醫室。

    “龐弗雷夫人!我的朋友她暈過去了。”凱蒂先跑進了校醫室,斯內普抱著娜塔莎緊隨其後,他將女孩放到了一旁的病床上,就走到了龐弗雷夫人的身邊,然後簡單交代了一下,轉身就離開了。

    娜塔莎躺在病床上,她熱極了,就像是被火燒,喉嚨也疼的不能說話。龐弗雷夫人走了過來,將手貼在了她的額頭,一個皺眉。

    “她發燒了,梅林啊,她再不來就要燒傻了。”

    凱蒂趕緊坐到了娜塔莎的身邊,給她把外袍和鞋子脫了然後蓋上薄被。她可被嚇壞了,這一切都要回到今早。

    娜塔莎起床時覺得有些頭暈,臉還熱熱的,她有些懷疑是不是昨晚睡得太晚而導致的小感冒,她現在喉嚨實在是有些疼。但她並沒有選擇第一時間去校醫室,而是決定完成今天所有的課業再去。

    “凱蒂,你能牽著我一下嗎?我一點小頭暈。”

    當她們走到室外,再被冷風一吹,娜塔莎覺得舒服極了,精神都好了一點點,所以她更沒有把心思放在自己有感冒癥狀的事情上。然而到了中午用餐———

    “娜塔!你離番茄醬就差1cm。”她的頭被凱蒂扶正,眯了眯眼楮,娜塔莎覺得自己絲毫沒有力氣,嘴唇也覺得干巴巴的,喝了好多杯水都沒見效果。

    “可能是那天沒睡好。”娜塔莎嘀咕道,然後她的叉子就偏了,圓溜溜的聖女果飛到了別人的盤子里。咂巴了幾下嘴,娜塔莎覺得今天的午餐索然無味。她便決定先回宿舍休息。

    “你一個人可以嘛?”娜塔莎朝她比了一個“ok”的手勢,就出了大堂。路上她的眩暈感並為減輕,只好扶著牆壁閉目養神一下。

    “你還好嗎?”

    “你看上去像是吃了噴火糖。”

    是弗雷德和喬治,娜塔莎眯眼看去,此時的雙胞胎正堵著她的去路,他們穿著那件袍子、領帶都快歪到背上了。然而手里的抹布完美的解釋了他們都做了什麼。開學兩個月,被罰次數兩只手都數不過來,娜塔莎對他們是真的佩服。

    “只是一點小感冒。”說完她就咳了咳,“我想回寢室睡一會兒,可以麻煩你們讓一下嗎?”

    話才說完她就離開了。以為一個午覺就會恢復原狀得娜塔莎卻是累的睜不開眼楮,她站在坩堝前無精打采的看著烏黑黑的鍋底,下一秒就是眼前的蒙黑,耳邊最後听到的是凱蒂慌亂的呼叫。

    “我睡了多久?”娜塔莎終于醒來,她撐起身子,拿起了桌邊的水杯喝了好幾口。凱蒂則是一臉沒好氣的瞪著她。

    “三十九攝氏度!你燙的都能煎雞蛋了!早和你說早點來校醫室了!”

    娜塔莎彎著眸子,伸手拉住了凱蒂手,輕弧度的晃了晃。示意她不要再生自己的氣了。凱蒂抿了抿唇,最後還是說不出其他責備的話語,只好坐在一旁的椅子。

    “凱蒂寶貝,我錯啦。”

    喝了魔藥,娜塔莎開始有些迷糊,她又一次睡著了,期間龐弗雷夫人把凱蒂趕走了,說是病人在休息,讓她先回去吧。等娜塔莎再一次醒來,整個醫務室都暗了下來,只有床頭的小燈幽幽的發著光。

    她有些餓,但是生病了一點兒力氣都沒有。床簾被拉上,娜塔莎看不到一旁人的情況,突然她听見了校醫室門被打開的聲音,然後就是腳步聲。她瞪大了眼楮,將被子拉過半張臉,警惕的看著。

    “嘿!意外嗎?”是喬治。這讓娜塔莎一瞬間放松了不少,她將被子拉下。

    “你怎麼來了?”她壓低聲音,喬治一把拉過了在床簾後躲躲藏藏的弗雷德。

    “弗雷德和我出來探險,你應該沒吃晚餐吧?”

    “我們給你帶了!”弗雷德立刻接茬,他從外衣內袋里拿出了用帕子包裹的東西,娜塔莎揭開,那是幾個小三明治。

    “太謝謝了!我感覺自己快要餓扁了。”娜塔莎說完就吃了起來,大口吞咽的樣子和平時完全兩樣。她是真的餓極了,而就趁著她吃飯。弗雷德和喬治一左一右坐在她的床尾。

    “我們听說了,你在魔藥課上暈倒了。”

    “怪不得你中午臉紅的那麼不正常。”

    喬治先開了口,弗雷德接了下一句。娜塔莎咽下最後一口,才回答了他們。

    “小發燒,不成問題。不過你們怎麼知道?凱蒂是不是!”雙胞胎點點頭,確實看到一直和凱蒂形影不離的女孩兒不見了,他們就去問了。娜塔莎拿過弗雷德遞給她的杯子(她也不清楚怎麼會那麼順手)。

    “謝謝你們來探望我,不過趕緊回去吧!”娜塔莎可不想剛結束勞動懲罰的雙胞胎們又被抓去擦一些不知道什麼奇奇怪怪的東西。

    “我們有經驗!放心!祝你早日康復。”

    “早點好起來,拜∼”

    他們離開了,娜塔莎靠在並不是特別柔軟的枕頭上發呆,微微別過頭,看見了一個熟悉的小東西,一伸手就夠到了。

    是杏仁巧克力。

    校醫室的魔藥很管用,短短2天就好的差不多了。娜塔莎被凱蒂迎接出了校醫室。

    “我還以為你會錯過萬聖節晚宴,那太可惜了。”

    “那我真是太幸運了!”

    “對啊,就在後天了!”

    姑娘們聊著,但是娜塔莎在看見自己拖欠的功課後就有些笑不出來,短短兩天,魔法史竟然講了那麼多?!她不的不開始為此補寫功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