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13

    晏徐知輕哂了一下。google 搜索 "書名  本站名稱"

    “盛倪姐還記得後街那家火鍋店嗎?”他低頭劃過微信消息,回了個“馬上”。

    “快畢業了,班上有個小型聚會。”

    “盛倪姐介意嗎?”

    忙是盛倪自己同意幫的,不過她沒想到要在很多人面前。

    晏徐知的心思昭然若揭。

    盛倪心情復雜從口袋拿出顆薄荷糖,冰涼清爽在口中化開。

    她沒有出爾反爾的習慣。

    火鍋店包廂。

    一群二十出頭的少男少女正吵得熱火朝天,桌上放著幾瓶開蓋啤酒,肉類好幾大盤,各類小菜眼花繚亂。

    程妍菲在角落,悶悶不樂。

    位置是瞎坐的,她小姐妹分散在各個地方,沒人在這種熱鬧時候安慰她。

    何況晏徐知難得點頭答應參加這種集體活動,有大半的女生都只顧著注意自己妝花了沒、穿得怎麼樣。

    在異性面前展現出自己好的一面是所有女孩下意識的舉動,尤其是出色的心儀的異性。

    晏徐知從開學就是風雲人物,入學那天一手拖著行李箱一手拿著招生簡介,深藍色棒球帽沒蓋住的下半張臉輪廓驚艷。

    身高腿長,現在太陽底下白得發光。

    可能是太熱,他停在路邊牌子前看學校全覽圖,姿態漫不經心又隨意。

    一整條校道上都是學姐學長搭的新生棚,攝影系正好在旁邊拍照,至少三台相機不約而同對準了艷艷太陽光下低頭的男生。

    軍訓後所有人都黑了一圈,氣人的是晏徐知汗白,越曬越汗越汗越白,軍訓服一脫往球場一站,底下都是歡呼的女生。

    帶球上籃時掀起的勁瘦腰腹直接無差別狙擊。

    大學四年跟晏徐知表白的女生數不勝數,情人節五二零送來的禮物直接把班上講台堆滿,來上課的教授夾著教案樂了,專門把晏徐知點起來端詳了一會兒。笑眯眯說了句“小伙子真俊”。

    程妍菲親哥程嚴俊跟晏徐知是大學室友,好幾次她借著給她哥送水的名頭偷看一起的晏徐知,有一次晏徐知沒注意接了瓶遞過來的水,低頭擰開後全場都在起哄。

    ——那水是程妍菲遞的。

    她站在眾人視線集中點心里滿脹,鼓起勇氣看了一眼一步距離的晏徐知。

    晏徐知只是很輕地皺眉,動作輕得幾乎察覺不到。

    至少沉浸在喜悅中的程妍菲沒有注意到,一心覺得自己和別人在晏徐知眼中是不一樣的。

    所以兩次被拒絕的落差太大,讓她一時又委屈又不甘。

    程妍菲身邊坐著江樂,這姑娘一直獨來獨往,性子酷得很。

    江樂一邊涮肉一邊分心安慰︰“一個男的,要多少有多少,有什麼好傷心的?”說完自己想起什麼,抿了抿唇。

    程妍菲捏著裙角不做聲,感覺下一刻就要哭出來了。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晏徐知的拒絕也表現得很明顯,江樂朝天翻了個白眼。

    晏徐知在聚會開始的時候露了次面,很快就起身離開說他要去接個人。領頭炒氣氛的蔣超擠眉弄眼問了句“是不是女朋友”,他沒否認只是笑。

    傻子都看得出來他听見“女朋友”三個字時驟然柔和下來的神色。

    江樂明顯感覺到那些精心打扮的女孩蔫了下去,心里狂感嘆男顏禍水男顏禍水。

    只不過比起羨慕和失落江樂更多的是好奇,晏徐知這樣的人,喜歡的女孩得是什麼樣的。

    -

    包廂門被推開。

    坐在門正對面的江樂第一個看到晏徐知旁邊的人,喝湯的手頓在半空。

    氣壓差造成的風從外面帶進來一陣新鮮空氣,站在門口的年輕女人淡妝,眼角眉梢覆滿風情,豆沙色口脂抬膚色,營造出偏明艷的氛圍。

    身材窈窕勻稱。

    美人。

    站在晏徐知身邊毫不遜色,如同光芒閃爍的明珠。

    跟她比起來程妍菲只能算小家碧玉。

    一半的人動作都停了,愣愣往門口看。腦子里的想法都是“哪來的漂亮姐姐”。

    蔣超眼楮都直了,心里“臥槽這他媽就是晏徐知四年沒談戀愛的原因吧藏得夠嚴實啊兄弟”。

    盛倪被這種動物園看猴子的架勢弄得一時無言,僵硬地抬了抬唇角。

    晏徐知只打算露個面,以盛倪的性子未必會同意吃飯,而且好多人他自己都不熟,沒必要摻進去。

    只要人出現,很快他有女朋友的事就會一傳十十傳百,從源頭上解決問題。

    蔣超驀然回神,十分熱情︰“來來來,徐知朋友是吧,坐這兒來坐這兒來。”

    晏徐知︰“不用,我們還有事。”他不動聲色看盛倪,擔心盛倪會因為他擅作主張而生氣。

    盛倪倒是沒生氣,知道晏徐知沒告訴她要吃飯,估計待不了多久。

    雖然跟晏徐知一塊兒住了一兩年蔣超還是打心里怵他,剛想說“那你去忙吧”就給桌子底下江樂重重踩了一腳。

    蔣超︰“!”

    蔣超差點跳起來,表情扭曲地視線平移︰姑奶奶你又干什麼呢!!

    江樂若無其事把湯放進嘴里,眼神威脅︰把人留下來。

    “……”

    蔣超不知道為啥瞬間明白了江樂的意思,一邊呲牙咧齒伸手去揉桌子底下的腳一邊硬著頭皮說︰“大家一起,熱鬧嘛,徐、徐知你就留下來吧。”

    他還給一邊程嚴俊使了個求救的眼色,臉都垮了下來。

    程嚴俊接收到,轉頭看見自己親妹妹刷白的臉色,猶豫了一會兒。

    讓她死心也好。

    程嚴俊站起來,說話滴水不漏︰“盛倪姐也是承桓畢業的吧,以前就听說美術系出美人,盛倪姐更是其中翹楚。”

    “這火鍋味道很不錯,盛倪姐應該很久沒嘗過了。”

    “坐一會兒吧,學校教授有門作業要當面跟徐知哥講。能耽誤盛倪姐一點時間嗎?”

    他以前和盛倪在同一個社團待過,見過很多面,不過那時候盛倪的男朋友還是大名鼎鼎的謝青槐。

    盛倪視線從程家兄妹相似的面龐上滑過,大大方方撫了下鬢發,笑道︰“可以。”

    她肩膀酸,自然地把單肩包拉下來遞給晏徐知︰“打擾大家了。”

    角落見過兩面的女孩一直看著晏徐知,表情不敢置信又受傷。

    幫忙就幫到底,那小姑娘看上去不像是輕易能死心的樣子。

    晏徐知手上猝不及防被塞了包,一愣才反應過來,直到跟著進了包廂在座位上坐好才突然揚了揚眉梢,表情變得似笑非笑。

    突然進來個陌生人氣氛有些局促,蔣超把腿挪一下再挪一下直到遠離物理攻擊範圍,這才放心活躍氣氛︰

    “來玩個游戲?卡牌怎麼樣?”

    有個短發利落的女孩話接得很快︰“蔣超你話不要說一半,什麼卡牌?”

    蔣超還沒說話另一個寸頭哥們就搶著答︰“別是真心話大冒險啊,蔣超三招真心話大冒險劃船,大家還有誰不知道嗎?弄個有新意的。”

    包廂里哄堂大笑。

    蔣超為了活躍氣氛真是豁出去了︰“不是,今天換一個,讓服務員拿副撲克來,我們這……一二三四五六。”

    “十八個人了吧,隨便抽十六張牌加大小王,”他悄悄看身邊專心吃東西的江樂,“抽到大王牌的能問小王牌一個問題,小王牌隨機在手機那個大冒險里抽一個做。”

    “害,”有人听到一半就發現什麼,“這不還是真心話大冒險嘛!”

    蔣超不服氣︰“就說來不來!”

    “來!”

    “有什麼不來的!”

    “一會兒你抽到小王就讓你當場一百個俯臥撐,不能反悔!”

    “哈哈哈哈哈蔣超有腹肌了沒?”

    “……”

    盛倪畢業後就很久沒參加這種聚會了,靠在椅背上看著這堆活力十足的大學生你捶我一下我拍你一下,有來有往一點不吃虧。

    火鍋鮮艷湯底往上浮肉,蔣超洗牌的功夫盛倪喝了口橙汁,沖晏徐知眨眼︰“不玩玩?”

    包廂熱,晏徐知把外套搭在椅背上,尾音上揚︰“盛倪姐也來?”

    盛倪嘆口氣︰“老了。”

    晏徐知︰“。”

    發牌的時候蔣超在那兒擠眉弄眼,飛速在盛倪面前留下兩張︰“盛倪姐的,還一張給徐知哥。”

    小伙子挺機靈,知道從盛倪這里下手。

    盛倪挑眉把兩張疊在一塊兒在桌上並齊,左手疊戴的縴巧赤金鐲子踫到紙牌。

    “選一張?”

    晏徐知思索一下,靠過去,拿走了最上面那一張。

    “朋友們停一停!”蔣超見牌都發到了,拍手示意大家安靜︰“現在!就讓我們看看誰是今天第一對有緣人!”

    話說完旁邊男生就笑罵著用肩膀懟了一下他︰“你什麼小心思誰不知道,收著點兒。”

    蔣超又瞄了一眼旁邊江樂,含糊︰“瞎說什麼呢。”

    第一局。

    盛倪是一張紅桃A,還沒翻就先看見晏徐知手里黑桃K。

    晏徐知揚揚手里薄薄一張牌,笑著說︰“安全。”

    抽到大小王的是兩個男生,一個問另一個今天早飯吃了什麼,被問的那個答“吃了空氣”。

    底下笑倒一片。

    “哎你不知道小付早上不起床啊這不是明知故問放水呢,你怎麼不問前天有他旁邊那個高個兒學妹是不是他女朋友?”

    “……”

    第二局。

    蔣超眼珠一轉洗牌的時候動作停頓,這回翻牌大小王就成了一男一女。

    盛倪手里是個數字,晏徐知是張花牌。

    大王是正對面那個發尾染藍紫色的女孩,好像叫江樂。

    小王就在她身邊,是蔣超。

    一片起哄的聲音,那邊圍得嚴實盛倪沒仔細看,只知道蔣超好像憋紅了臉問江樂現在有沒有男朋友。

    然後江樂大冒險一口氣喝完了一杯啤酒。

    第三局是一對情侶,大冒險男生把女生公主抱做了十個下蹲。

    第四局第五局第六局,氣氛越炒越熱,直到蔣超再次不經意地撥弄了一下手里的牌。

    程嚴俊看見了,沒吭聲。

    所以第七局,盛倪撐著下巴翻開牌,毫無準備看見了一張顏色正紅的大王牌,表情立刻就僵住了。

    不好的預感在下一刻得到了證實。

    晏徐知牌掀了一半,修長手指按在花紋復雜的紙牌背面,緩慢抬眼。

    他手里是一張黑白色小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