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07

    盛倪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拉著跑進停車場,一路頭都沒敢回。google 搜索 "書名  本站名稱" 等到停下來喘口氣的功夫才突然想起來什麼,面色古怪地問︰“你跑什麼?”

    “……”

    車庫里停著一排車,空曠又安靜。

    晏徐知很快鎮定下來,扣著手機在掌心轉了個圈,微微拖長調子,輕快又自然︰“……擔心盛倪姐被抓回去結婚啊。”

    “……”這解釋盛倪勉強接受了,往周邊一看︰“電梯在哪兒?”

    “這里很大,”晏徐知很快說,“要找一找。”

    “大致在東邊。”他看見被停車道隔開的兩條路,略一思索又說,“超市在三樓。分開?一人一邊。”

    盛倪突然揚了揚一側的眉。

    她化了淡妝扎著丸子頭,出門套了件oversize衛衣,純白色,前胸有兩條綠色藤蔓交錯的圖案。

    看上去青春洋溢,像個大學生。

    “你也踫見熟人了?”盛倪雙手抱胸戲謔問。

    “……”

    他倆對視了一眼。

    晏徐知似乎是拿她沒辦法,嘆了口氣︰“盛倪姐……”

    “……再不走您二舅就來了。”

    何必互相傷害呢,盛倪一秒往前走︰“我去另一邊,三樓見。”

    盛倪看見她二舅車的時候覺得今天真是倒霉到家了。

    何榮站在車邊,一抬頭正好跟車屁股後邊盛倪撞了個對眼。

    他推了推眼鏡,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副駕駛就出來一個穿金戴銀的女人,因為保養得體看上去也就三十來歲。

    “盛倪?”那女人一雙細長眼眯起,驚呼。

    盛倪︰“……二舅,二舅媽。”她腦子飛快轉動想著脫身的辦法。

    如果就她二舅一個人還好,加上這位和方靜婉是閨蜜的二舅媽簡直是災難。

    怎麼說也要顧及她二舅的面子——要不然盛倪招呼都不會打直接掉頭就走。

    果然,李嬡看起來比盛倪親舅更關心她的事︰“小倪啊老爺子最近正找你,怎麼能一聲不吭逃了訂婚宴呢,這不是讓三家都丟面子嗎……”

    盛倪拿出手機︰“……哦。”

    何榮瞪了李嬡一眼,但對方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自顧自往下說︰

    “你方阿姨擔心得不得了,你要是真不願意就回去好好說,你方阿姨一定會幫忙想辦法的,不行你妹妹阿璇……”

    盛倪面無表情在微信聊天框里打字︰走不了了,估計要十分鐘後。

    XYZ︰……我也走不了。

    李嬡還在那里  襪攏  咦蠖葉觶 屯貳br />
    盛︰你也被堵了?

    XYZ︰昨天你見到的那個女孩,還有她朋友。

    盛倪瞬間明白——要是一個人晏徐知還能拒絕,當著太多人面太不留情面。

    盛倪頓時有點同病相憐的感覺。

    盛︰那怎麼辦?

    XYZ︰我正往你那邊走。

    電光石火間盛倪想到個辦法,手指在屏幕上打了幾個字。

    下一條消息來得很快,跟盛倪想的一樣。

    盛倪把手機往衛衣兜里一塞。

    她二舅疼歸疼她,在大事上毫不含糊,不打斷只有一個原因——希望她趕緊回去結婚。

    “二舅媽。”盛倪抬了抬下巴︰“往那邊看。”

    李嬡正說得起勁,下意識回頭。

    盛倪沒等她看清十幾米外的人就開口︰“看見沒,那我男朋友。”

    她一口氣說完︰“麻煩二舅跟外公說一聲,我真不想跟徐……”盛倪一時沒想起來徐家那小少爺叫什麼,“徐家那什麼結婚。”

    她看了眼何榮皺起來的眉頭,放軟了聲音︰“我跟他面都沒見過,一點感情基礎都沒有。”

    何榮糾正︰“你們見過。”

    盛倪一愣,裝作沒听見︰“我現在不是單身。”

    何榮往那邊看了一眼,明顯清楚盛倪隨便找了個人搪塞他,不容置疑道︰“小倪,感情可以培養,這都不是問題。”

    “哎,她不願意就不要強迫。”這事真成了盛家哪里還有方靜婉的位置,繼承權肯定跑到別人手里,李嬡連忙從中周旋。

    她飛快打量壓根看不清臉的晏徐知,暗自竊喜這人看上去不像有錢的樣子。

    不遠處有輛車從坡上下來,估計正找位置停車。前車燈一晃的功夫盛倪瞥見不遠處三四個小姑娘,為首那個穿著灰色百褶裙,高馬尾。

    正是昨天盛倪在網吧見過的女孩。

    隔那麼遠都能看出晏徐知心情不佳,盛倪覺得今天要是不把這事解決估計回去見她外公是肯定的。

    她心里陡然有點煩躁,深吸了一口氣把手機往掌心拍。

    “二舅,別說了。”盛倪不耐煩,“我走了。”

    說完就頭也不回往前走。

    何榮喊了一聲︰“小倪!”

    晏徐知身後跟著的女孩看到盛倪腳步驟然一停。

    晏徐知單手插兜,估計被追得受不了,臉色也不太好看。

    下一秒他怔在原地。

    盛倪幾步來到晏徐知面前,單手勾住他脖子往下壓,在他耳邊低聲說了句“別動”。

    ——一個很輕很輕的,借位吻。

    唇瓣距離咫尺之遙。

    晏徐知喉頭輕微一動,指尖蜷起。

    空氣在轉瞬變得稀薄,大片深棕色侵入眼底。

    靠近的人像一枝熱烈盛放的玫瑰,有隱晦卻致命的吸引力。

    晏徐知腦子里突然出現這樣毫無緣由的念頭。

    盛倪刻意控制了距離,停頓時瞥見晏徐知耳後一塊小小的印子——看上去像是半圈牙印,隔近了看非常明顯。

    她好奇心又開始蠢蠢欲動,甚至有上手摸的沖動。

    還好下一刻盛倪就轉了頭,跟她二舅招手,沖驚呆的李嬡扯了扯唇︰“記得跟我爸也說一聲。”

    李嬡脫口而出︰“你竟然真跟個窮小子在一起!”她倒不擔心別的,就是方靜婉說不定會被盛遠成遷怒。

    盛倪眼底有種令人心驚的狠意,話語卻輕飄飄︰“說什麼呢二舅媽,方阿姨不是希望我找個沒錢的……嗎?”

    李嬡通身一涼,猛然意識到盛倪是故意的。

    不遠處那男孩看上去有點眼熟,不過眼下情況一團糟何榮顧不上想,頭疼地按了按太陽穴。

    ……

    晏徐知站在原地沒動,身後那女孩看上去就要哭出來了。

    盛倪毫無愧疚之意,拍了拍晏徐知肩膀︰“沒事,我也沒錢,家里窮,銀行卡分文沒有。有句話怎麼說的來著?莫欺少年窮?”

    她絞盡腦汁想了想,試圖再次安慰︰“我淨身出戶。”

    沒錢、家里窮、分文沒有。

    淨身出戶。

    這話熟悉得很,跟那天盛倪信口胡謅的家世同一個水平。

    晏徐知眼角微不可察一抽,終于有了點反應︰

    “……淨身出戶不是這麼用的。”

    一下解決兩邊的事盛倪身心舒暢,前面後面人的反應都懶得理,旁若無人詢問︰“去超市?”

    這樣一耽誤都六點了,等會九點還要去網吧守店。

    晏徐知盯著盛倪看了一會兒,突然懶懶散散笑了︰“好啊。”

    他眼楮一彎︰“都听盛倪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