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03

    早上盛倪在早餐攤上說完那句話後,空氣有幾秒的凝滯。google 搜索 "書名  本站名稱"

    ——盛倪以前拒絕人從來沒有愧疚過,但這一次感受很奇怪。

    ……

    現在晏徐知又出現在她身後。

    盛倪忍著回頭的沖動掃碼,聲音盡量保持自然︰“哦……去超市買點東西。”

    “這片路不好走,”晏徐知聲音听起來沒有任何不正常,“剛好我要出去一趟,一起?”

    開鎖了,這回真要直起身子了。

    盛倪心里默念“我也沒對他做什麼”,然後想了個折中的法子。

    “這玩意兒你會騎嗎?”盛倪把簍子里安全帽掏出來問。

    總要學會的。

    晏徐知應該剛換完衣服出來,黑色衛衣黑色長褲,戴著黑色棒球帽,白色有線耳機從衛衣領口往上,一邊塞進耳朵里一邊垂下來。

    帽檐基本遮住他大半張臉,只露出下頷輪廓和優越鼻梁線。

    很酷。

    盛倪沒忍住又看了一眼。

    “不難。”晏徐知往停車的地方走了幾步,然後解釋︰“帽子帶上,坐上去。”

    “先兩腳撐地,然後扭動把手,車動了把腳放在踏板上。”

    “剎車和自行車……”說到一半晏徐知停住,直接上手撥弄了一下,“剎車在把手後面,用力捏就行。”

    盛倪听了個大概,感覺不是什麼很難的事情。

    剛趙新澤說不難的時候她心里一點底都沒有,晏徐知說好像更有可信度。

    察覺到自己在想什麼的盛倪指甲失手勾到了肉。

    晏徐知握住車把手踢開腳撐,讓車保持平衡後說︰“你先坐上去試試。”

    不算寬敞的巷子,一長條出租房門口,地下石子路堅硬起伏。

    盛倪去握把手,靠近的一瞬間晏徐知下頷有片刻的緊繃。

    清爽的橘調香水味讓人想起海灘、陽光和太陽傘。

    晏徐知帽檐下睫毛顫了顫,低頭入目所及是深棕色長發,像在秋天抱了滿懷夏日氣息。

    短暫的接觸後晏徐知很快後退了兩步。

    ……

    不到十分鐘,盛大小姐掌握了一項新技能。

    ——沒什麼難的,只要不轉彎不踫上人。

    晏徐知已經扯下耳機靠在一邊等,期間單手把帽子往上抬,露出那雙形如春水桃花的眼楮。

    他一直看著看盛倪在幾十米的地方來來回回吹風兜圈。

    “舒服!”盛倪頭發被風吹得揚起來,一松手停在晏徐知面前,掩不住的興奮︰“騎它去超市?你導航?”

    看晏徐知都沒把剛才事情放在心上她也默契地當做沒發生過。

    晏徐知在手機上扒了兩下,略一思索︰“二十幾分鐘。他“正要點”開始導航”突然進來一條微信。

    ——搞什麼?!!不是你要和盛家結親的?訂婚宴居然面都不露?

    晏徐知手一頓,沒管,按了“開始導航”。

    接著第二條第三條狂轟亂炸︰

    ——你實習也不在安排的地方,徐叔叔知道快氣瘋了。要不是你大姐勸著直接能讓人把你拷回去。

    ——你人呢?我頂不住了啊啊啊啊我擦!

    晏徐知重新點進微信。

    頁面往下拉一長串未讀紅點,他看都沒看切了個賬號。退出、清後台一氣呵成。

    然後掃開了另外一輛車。

    兩輛車一前一後錯開往前,風聲從耳邊呼嘯而過。

    後面有段路開不了,他倆把車停好跟著導航走。中途路過間畫畫培訓班,盛倪停了一下。

    “盛倪姐不是學美術嗎?”晏徐知順著盛倪視線看過去,突然出聲。

    盛倪回神,用開玩笑的口吻說︰“沒天賦,放棄了,現在是個無業游民。”她說話的時候神色平靜,一手在黑色大衣口袋摸煙。

    其實不是,大學盛倪一意孤行選了油畫專業。盛遠成除了凍她卡外沒有任何辦法,所以每一年的學費都是盛倪自己交的——零工、兼職、老師,盛倪基本上都做過。大四畢業她在外開了間兒童美術畫室,差不多能實現自給自足。

    盛遠成想要盛倪回去接手家業的計劃全盤落空,父女關系緊張得像隨時會崩斷的弦。

    這些事情沒必要打擾她外公,一來他老人家年紀大了身體一年比一年差,二來盛倪目前沒打算從盛家搬出去給方靜婉騰地兒。

    逃訂婚宴這事徹底觸怒了盛遠成,他又故技重施直接關了盛倪的店。

    要是別的事還能找她舅,問題是何外公破天荒和自己一直看不順眼的女婿達成了一致意見。覺得盛倪和徐家小少爺結婚這事喜聞樂見,還覺得逃婚這事完全是胡來。

    老爺子命令下了,重壓之下沒人敢幫盛倪說話。

    盛倪摸著摸著手一停。

    出門太著急沒帶打火機。

    已經接近商圈,四處停著共享自行車電動車,前面沒多遠有個紅綠燈,離商場頂多一百米。

    左邊就有個小賣部。

    盛倪原地躊躇了一會兒,在“先去買個打火機”和“忍忍回去”兩個選項中猶疑,果斷往回走︰

    “等等啊,我去買個東西。”

    晏徐知點點頭。

    他單手拿著手機,像個普通的陪女朋友出來逛街的大學生。黑色棒球帽微抬,露出的下半張臉勾得人心癢癢。同色衛衣袖口有個刺繡圖案,往上卷了一圈,露出清晰起伏的手腕線。

    身高腿長往那兒一站,年輕又招人,好幾個捧著奶茶路過的小姑娘偷看。

    盛倪要是知道耽誤這麼一會兒功夫就踫見個熟人一定不會走遠。

    就他媽離譜,平時想見見不到,這種時候一踫一個準。

    北嘉富人區和落魄地兒就隔了一天長廊,離出租屋近的商場當然離別墅群近。

    盛倪她媽是家里唯一的女孩,上面兩個哥哥下面一個弟弟,盛倪拿著打火機往回走,還沒來得及跟晏徐知說句話就眼尖看見對面過馬路的二舅何榮。

    何榮剛從事務所下班往停車場走,鼻梁上戴著副銀色眼鏡,文質彬彬。

    剎那盛倪手比腦子快,一把抓住站得好端端晏徐知使勁一拽。

    低頭看手機猝不及防被推進花壇後的晏徐知︰“……”

    盛倪壓住他頭往底下按,語速飛快︰“先別出聲,”她探頭往外看了一眼,伸手往跟馬路平行的方向指,“往那邊走。”

    晏徐知把手機倒扣在掌心,沉默了那麼兩三秒。然後非常听話的保持半躬腰的姿勢往盛倪指的方向走。

    這麼架著人走了兩步盛倪猛然反應過來︰她躲就算了,晏徐知躲什麼?

    所以盛倪趕緊松手︰“沒什麼沒什麼,你先出去,我要等會兒。”

    晏徐知稍微直起腰往不遠處看,似乎就是隨口一問︰“盛倪姐看見誰了?”

    “哦,我二舅。”盛倪心不在焉捏住灌木叢上一片葉子,“被他看見沒準就要給拉回去結婚了……”

    “二舅”兩個字一出口晏徐知全身一僵,動作迅速彎腰,撞到盛倪肩膀都沒察覺︰“……右邊有個地下停車場,往里面能進商場負一樓。”

    情況緊急盛倪沒多想,往後一看果然看見停車場標志。

    晏徐知伸手把棒球帽帽檐壓低再壓低,催促道,“綠燈馬上亮了,先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