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05暗礁

    盛倪親媽何芮在她九歲的時候吞了一把安眠藥,沒到醫院人就沒了。google 搜索 "書名  本站名稱" 那場人盡皆知的姐弟戀以慘淡收尾。三年之後她爹盛遠成另娶,娶進門的女人叫方靜婉,帶著個女兒叫方璇。

    方靜婉嫁進來十幾年,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給盛遠成又生了個女兒。眼見生兒子沒希望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兩個親生女兒身上,小的那個年紀不夠,于是使勁把大女兒往權貴圈塞。

    可惜是無用功,只要何家還有人,盛倪永遠是唯一且僅有的盛家千金。所有的富二代心知肚明。

    盛倪坐在大紅色塑料凳子上,嘲諷扯唇。

    方璇是個蠢貨,如果她聰明點就會知道現在重點不是來看笑話,而是去討那位徐家小少爺的歡心。

    ——直接一舉嫁入北嘉頂級豪門,一步到位和徐家聯姻。

    ……

    方璇皺著眉頭往那條破爛巷子里望,各種衣著寒酸的大爺大媽擠在一塊兒買飯,還牽著流鼻涕的小孩。

    那桌子一看就不干淨,油膩膩的。

    盛倪真會到這種地方來?

    方璇捂著鼻子嫌惡往後退了一步,生怕那股肉包子味兒沾到自己剛買的短款小香風外套上。

    退了一步她還嫌不夠,伸出一只手指往巷子里指︰“你,進去看看盛倪是不是真在里面。”

    “快點。”方璇一刻都不想多呆,催促道。

    司機王叔抹了把頭頂上的汗,剛想說什麼方璇就在散開的人群中一眼看見了自己要找的人。

    “盛倪!”方璇大喊,顧不上剛剛的嫌棄拎著包就大跨步沖了進去。

    盛倪繼續萬分專注吃面,連一個眼神都沒給。

    方璇費力穿過人群到這邊,看清盛倪在吃什麼一癟嘴陰陽怪氣︰“喲,這不是盛大小姐嗎,吃得什麼啊這麼寒磣,嘖嘖嘖。”

    旁邊有人盛倪懶得讓人看笑話,“我要是你現在就該在家里打扮。”

    剛晏徐知被面店門口牌子遮住,那里路窄方璇過不來,就站在牌子後幸災樂禍。

    听了這話方璇瞪大眼︰“你什麼意思?”以往她跟盛倪說話對方多半愛答不理,方璇一時忘了冷嘲熱諷,下意識反問。

    晏徐知眼皮微微一跳。

    盛倪坐得四平八穩,伸手到桌子中間拿勺,撇開湯上紅油攪了攪︰“你媽估計高興瘋了,巴不得找不到我好讓你嫁進徐家。”

    晏徐知眼皮又跳了跳。

    “……”方璇站直,突然明白了什麼。

    是啊,她媽根本沒讓家里仔細找,倒是盛叔叔勃然大怒。

    “徐家這靠山不比盛家強?”盛倪面色不變喝湯,咽下去才又開口。

    方璇半信半疑靠在廣告牌上︰“怎麼做?”

    “怎麼做還要我教你?”盛倪抬眼,心里感嘆人蠢了真是沒辦法︰“撒個嬌送花什麼,不行走到他附近故意摔個跤,看準了扒住他脖子摔。”

    “……”

    “叮”

    晏徐知一筷子磕在碗沿上,要笑不笑。

    盛倪莫名其妙看了他一眼,繼續自由發揮︰“……多噴點香水,打听打听人喜歡什麼樣的,御姐蘿莉性感可愛,我覺得——”

    “你可以。”盛倪下結論。

    方璇不算丑,跟她媽一樣是清純小白花那一掛長相。梨花帶雨身如扶柳,容易讓人降低警惕心。

    “你真這麼好心?”

    方璇面色狐疑地看盛倪。

    盛倪十分無所謂︰“愛听不听。”方璇要是真成功了能給她解決一個大麻煩。

    光一個盛遠成還不至于讓盛倪迫不得已搬出來,她外公也在這場聯姻里下了大力氣。

    晏徐知突然放下筷子,不緊不慢抽了張紙擦嘴。

    方璇原地站了會兒,一咬牙留下一句“你給我等著”,就踩著高跟鞋“   ”轉身走了。

    桌上堆著張紙,盛倪左手腕上赤金鐲子踫撞。晏徐知視線跟隨,突然身子後靠意味不明說︰

    “盛倪姐很有經驗啊。”

    盛倪知道她昨天說的話騙騙林旭那樣路數的還行,晏徐知肯定知道她在鬼扯。不知是出于對曖昧的本能感知還是別的,她斟酌了一下︰

    “沒辦法,總不能耽誤人家吧,”盛倪很清楚地說,“結婚對象比我小,我不談姐弟戀。”

    語氣很絕情,而且對著晏徐知說的,更像是提醒。

    晏徐知漂亮桃花眼微微一斂,他伸手將瘦長指節搭在耳後,摩挲著那里一排已經淡化的,整齊的牙印,低低︰“是……嗎?”

    那招惹我做什麼呢,姐姐。

    盛倪吃完早飯從長廊小巷另一側走了,她心里隱約感受到晏徐知的好感,但沒怎麼放在心上。

    半大男孩圖新鮮罷了,才接觸沒多久有什麼可擔心的。

    從小到大這種情況很常見,盛倪長得好看,被不計其數的異性表白或者追求過。讓她連接觸的心思都可能有的就是比她小的——不可能。

    文眠眠常說盛倪一棒子打翻一船人,確實是這樣。

    盛倪一回出租屋就睡了個不省人事,拉上窗簾屋里一片黑,醒的時候完全不知道是白天還是晚上。

    她坐床上半天才緩過神來,一把摘掉眼罩想起來還要去一趟超市。

    導航最近的商場離這里七公里。

    盛倪看見地圖上一圈公交轉地鐵眼楮疼,幽幽嘆氣試圖尋找一條近路。

    門口那幾輛共享電動車就是那時候撞入盛倪視線的。

    盛倪繞著那地兒轉了好幾圈。

    ——問題是盛大小姐長這麼大只開過四個輪子的車,自動擋那種。

    盛倪把手機抓在手心,想了想撥電話。

    “文仙女?”清嗓子。

    文眠眠剛睡醒,對這個稱呼萬分敏感,握緊手機警惕地問︰“怎麼了?”

    盛倪︰“你會騎電動車嗎?”

    文眠眠︰“……”

    文眠眠︰“……你不知道我四個輪兒的駕照過期兩次都沒考到?”

    盛倪沉默了一會兒︰“好吧。”

    掛了電話盛倪給趙新澤打。

    “趙新澤。”

    趙新澤渾身雞皮疙瘩立刻起來了,擺手讓麻將桌上狐朋狗友停下來,緊張︰“怎麼了大小姐?”

    盛倪平靜︰“你會騎電動車嗎?”

    趙新澤話都沒听清就得意忘形︰“小爺什麼都會,天上飛的地上跑的——”

    “電動車?”急剎車。

    天地良心,趙公子連電動車的把手都沒摸過,不過他十分自信︰“應該不難,你去百度一下,學起來肯定挺快。”

    “……”

    沒戲,只能靠自己。盛倪憂愁地掃開二維碼,試著百度。

    “——盛倪姐想去哪兒?”

    盛倪保持著彎腰開鎖姿勢沒動。

    頭頂處沒了樹木遮擋,晃蕩下一大片明媚的日光,少年聲音似乎帶著無奈,透過秋日空曠氣息清晰傳到耳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