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02同個居

    林旭驚呆了,下意識看了一眼晏徐知。google 搜索 "書名  本站名稱"

    晏徐知一開始沉著眉眼,這會兒非常感興趣听著。

    盛倪抹了抹眼角並不存在的淚水,故作堅強︰“要是被抓回去一定會很慘的……”她小小的愧疚了一下又覺得除了逃婚對象外別的也沒差,當下決定以後有時間再賠罪。

    “哥!真的好慘!”林旭扭頭,設身處地想了一下身上雞皮疙瘩就起來了。

    惡毒繼母帶著妹妹嫁進來,時不時給正牌使絆子,被蒙蔽的男主人夾縫中生活的女兒……

    林旭一激靈,看向盛倪的目光逐漸同情。

    “……”晏徐知看林旭那樣子都知道他腦補到什麼地方去了,一時無言,“你想招人就招。”

    盛倪沖林旭眨眨眼。

    林旭臉一紅。

    好漂亮。

    “但是……”林旭看看晏徐知又看看盛倪,欲言又止。

    過了一會兒他猶猶豫豫地說︰“盛倪姐,你要上夜班得跟哥一塊兒,我們白天的都安排好了,能行不?”

    盛倪眼角一抽,視線起起落落跟坐著的晏徐知正好踫見。

    倒也不是她不願意,就是她本能覺得晏徐知不像是個好相處的人。

    晏徐知倒是笑了笑,一副“我都可以你們隨意”的樣子。

    盛倪︰“……行。”

    “盛倪姐漂亮,擱我們這兒待著養眼。”林旭伸手去拆燒烤塑料袋的結,絮絮叨叨︰“姐你住哪兒?來點燒烤不?隔壁老宋燒烤,巨多孜然胡椒粉,好吃得不得了。”

    盛倪抬頭看了眼牆上鐘,晚上十一點。

    “我晚上吃過,”盛倪抱歉道,“我住後面那巷子,零七……”

    她想了想,記不起來後一個數字到底是三還是四,就先隨口一說︰“四?”

    林旭手里拿著的筷子失手落到了地上,他分外驚恐地看著晏徐知。

    晏徐知挑眉。

    然後一秒兩秒,林旭相當不可置信地機械轉頭問盛倪,大受震驚︰“你跟哥住一起?”

    “……”盛倪眼角又抽了抽,“……不,是零七三。”

    晏徐知站起來拿了瓶水,看見盛倪一副尷尬到要逃離地球的樣子無聲笑了笑,十分善解人意地把水遞過去接過話頭︰“那挺巧的,上下班還能一起。”

    才搬來根本沒注意隔壁鄰居的盛倪︰“……哈哈,是挺巧的。”

    “這麼巧?”林旭嘀咕了一句,到底松了口氣︰“那行,你倆剛好一起。明天晚上九點啊。”網吧二十四小時營業,三個人累得夠嗆,他晚上是來換班的,順口︰“哥你跟盛倪姐一塊兒走吧,剩下的我跟昊子來。”

    盛倪拒絕的話還沒說出口晏徐知就說︰“走了,最里面那個機子有點問題,我明天來看看。”

    盛倪看著遞過來的那瓶水,隔了兩秒接過來沖晏徐知方向一揚︰“謝謝。”

    這算是今晚上晏徐知第三次對她釋放善意了,盛倪不是不知趣的人。甚至她能感覺到晏徐知不討厭她。

    ——要共事,不討厭最好。

    疊戴的赤金鐲子晃晃蕩蕩,細白手腕承不起那重量,便顯得空蕩又消沉,露出種別有韻味的美。晏徐知有片刻的失神又很快反應過來︰“不謝。”

    “哥你真不吃點?”林旭扒拉塑料袋里香氣誘人的燒烤,不無遺憾地說,“那等會兒我和昊子吃了啊。”

    晏徐知人已經出了櫃台,黑色連帽衛衣黑褲,身高腿長。

    “吃完記得把吧台收拾干淨。”

    盛倪沖林旭一笑,拎著水擺擺手︰“那我也走了,明晚見。”

    她一笑映在窗上的影子鮮活起來,半個側面在跳動光影和浮躍灰塵中如工筆細描,唇色跟畫紙上濃紅過度到粉白秋海棠一樣,又淡又艷。額尖鼻梁上唇連成一條熟悉的折線。

    林旭握著一把油膩膩羊肉串愣了愣。

    這人他好像在哪兒見過,不是真人……可能是照片。

    “盛倪盛倪…盛……”

    晏徐知和盛倪走後林旭翹著食指和中指念叨著準備點鼠標,突然睜大了眼楮。

    電腦屏幕上紅色粗體英文大字“Game Over”。

    林旭懷疑自己做夢,顫顫巍巍抬起沒沾油的手擦了擦眼楮。

    他定楮一看還是那幾個字母,倒抽一口涼氣。

    這游戲晏徐知不是通關七次以上了嗎,他剛才是閉著眼楮在敲鍵盤嗎?閉著眼楮都不至于三十幾秒就掛了吧?

    林旭腦子里電光一閃突然想起什麼,慌慌張張把手機從褲袋掏出來撥了個電話。

    “老大!別睡了醒醒!”

    “徐知哥那個拿來當主屏背景那姑娘——對,就那個藍裙子大眼楮姑娘,你還記得她姓什麼不?”

    “臥槽!靠——我見著真人了!巨他媽漂亮!”

    盛倪和晏徐知一前一後走在外頭狹窄寂靜小巷里。

    晏徐知雙手插兜往前走,沒有要說話的意思。

    跟陌生人第一次見面總是這樣的,不過盛倪盯著對方腳後跟想以後每天晚上十二個小時不能總你不說話我不說話吧,于是她“咳”了聲打破沉默。

    “晏……”盛倪思考了一下應該叫什麼,“晏徐知?網吧有什麼要做的?”

    晏徐知腳步驀然一停。

    “嗯?”盛倪見他停下疑問。

    “網吧每天做三次衛生,桌台掃地拖地。”晏徐知抬起腕表看了眼時間,余光瞥見和身後人的距離不動聲色放慢腳步,“電腦出問題掛維修牌,另外食品架上要進貨。”

    為了听仔細盛倪不由自主靠近了點,幾乎只落後小半步。

    晏徐知聲音有片刻停頓,“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

    盛倪打起精神豎起耳朵︰“你說。”

    晏徐知︰“記得給營業台上面那盆綠蘿澆水,兩天一次。”

    “……”盛倪好笑地說,“這個,叫‘很重要’?”

    是她已經不理解現在年輕人的腦回路了嗎?

    “怎麼不重要?”晏徐知斜睨她一眼,慢悠悠,“以前那位置放著盆仙人球。”

    盛倪莫名有種不詳的預感。

    晏徐知收回視線,相當遺憾地說︰“我們對它關懷備至細心呵護,尤其是林旭,要不是那玩意兒長刺每天恨不得抱著親兩口,上床睡覺恨不得抱在懷里唱搖籃曲。”

    毛茸茸小雞頭和滿頭刺的仙人球擠一塊兒。

    畫面感太強盛倪嘴角抽了抽︰“……然後呢?”

    “我每七天澆一次水,”晏徐知聳聳肩,“我猜林旭一天澆七次。”

    盛倪︰“……”

    “要是這盆綠蘿被養死……”前面路燈壞了,晏徐知打開手機手電筒照明,笑了一聲,“你不會想知道林旭會干出什麼事兒的。”

    盛倪真就好奇林旭到底做了什麼,不過她還沒開口手機就響了。

    這地方是個拐角,黑燈瞎火的。

    盛倪低頭看了眼聯系人,右手做了個“六”的姿勢在耳邊晃了晃,“抱歉,接個電話。”

    稍稍一停又說︰“沒多遠了,你先回去吧。”

    說完盛倪往巷子里走了兩步,沒注意後面晏徐知一直看著她。

    “——大小姐,跑哪兒玩去了?”

    電話接通,趙新澤不著調的聲音響起。

    一截清透柔和月光落在矮牆牆頭,底下生著霉綠。盛倪腳尖在青苔處碾了碾,不大高興︰“有話快說,忙著躲災。”

    趙新澤在自家會所洗腳,他舒舒服服往後一躺,很是受傷地說︰“大小姐,我可是一得到最新消息就來給您上報了,您就這態度?”

    盛倪改為背對牆,不知道為什麼視線往路口飄。

    那里只有烏沉的夜色,暗得發寒的燈光。

    盛倪把頭發往後撥,涼涼︰“趙新澤。”

    “哎!”

    趙新澤立刻坐直,語句快速︰“徐家的事應該不是你後媽干的,她還沒能力搭上那條線。”

    “最近她忙著跟你爸吹枕邊風想把方璇嫁過去,徐家連你爸都不一定看得起,更不用說一個繼女了。”

    盛倪︰“……只要不是我是誰都無所謂。”

    “你後媽這些年真是被慣的翻了天,”趙新澤沖要給他加熱水的服務生擺擺手,繼續道︰“凡事物極必反,我猜她好日子沒幾天了。”

    這話他說了一半,應該加個前提︰如果盛倪肯跟她爸服個軟的話。

    盛倪對這事後續不感興趣,冷淡︰“哦。”

    趙新澤不滿︰“給點反應行不,你這樣顯得我特沒面子。”

    “行了哥,手機沒電了。”盛倪懶得再講這堆破事兒,剛準備說“拜拜”又想起來件事︰“你明天要去廣山灣賽車?”

    她記得那片開了條新道。

    趙新澤見盛倪感興趣興致勃勃邀請︰“來玩玩?盛大小姐一出面估計沒人能挪眼。”他從小跟盛倪一起長大,貧慣了。

    “猜猜跟我誰比?”趙新澤抬手讓人給他擦胳膊,懶洋洋。

    “……”這麼大人了還這麼幼稚,盛倪無言︰“注意安全。”

    掛了電話盛倪從口袋拿出鑰匙往外走,臨到路口陰影和光線交界處突然一停。

    那個網吧網管在她家門口,後背微彎抵在牆上,路邊高大樹木影影綽綽映在他腳下,風一動跟著無聲作響。

    “有件事忘了說,”晏徐知站直身子,靜靜看盛倪,然後說︰

    “這片治安不太好,有什麼事隨時來敲門。”

    盛倪愣了愣。

    “你沒多大吧,怎麼操這麼多心,嗯?”盛倪很快回過神,笑了,“走了,明天見。”

    ……

    晏徐知在原地站了會兒,動作緩慢再次靠在了背後矮牆上。

    剛才本來想叫住盛倪的。

    但她又不會跟他說“注意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