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三章 成功失敗

    走上了覺醒之路的吳默,現在的情況也並不是很好。

    在之前弗萊迪的說法之中,在前面至少一半的路程之上吳默是不需要多在意的,因為憑借吳默自己的意識在這段路程之中完全就是可以再瞬間選擇出來正確的道路,這也是每個人經歷中都是如此的。

    但是這段路程之中讓吳默最難受的一點就是在于,行走在覺醒之路上的吳默才是感覺到在上面每跨出一步都是一次非常之大的煎熬。

    這是一種來自于類似**與精神這般內外都存在的灼燒冰凍交替的痛苦,雖然現在只是吳默的意識進入到其中,但是覺醒之路的本身想來模擬出這樣的感覺也是非常正常的。

    不過這一切的痛苦在吳默這里都是可以挺下來的,至少他目前還沒有太大的問題。單純類似于折磨的痛苦並不算什麼,所以說吳默速度極快的經過了一次次成功的選擇。為什麼要說吳默是知道成功的選擇與否,那是因為弗萊迪的經驗告訴他在只能進不能退的覺醒之路上一旦走錯了,那就是一條沒有盡頭以及任何選擇的無盡道路,而那個時候前往能夠預想的也就是只有失敗。

    不知道時間流逝的概念在這覺醒之路上到底是如何,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的就是吳默現在的路程差不多已經是過半了。而現在隨著路途的推進,吳默身上受到的痛苦簡直都是將要將吳默撕裂一般,這個當然也是影響到了吳默對于路途上的選擇。

    就是這樣的一個原因存在,所以說現在在到了岔路口的時候,吳默都是需要非常認真去對待,不過目前的問題還不是太大。

    吳默還是有著一個非常之大的優勢點在,相對于其他生物來說吳默的意識真的是要強大太多了,因為這一次進入到覺醒之路的雖然只有神經病吳默的意識,但是冰冷吳默的意識量很顯然也是加持到了現在的意識之中,也就是說吳默現在的意識量可是自己正常的兩倍好要多。

    剛開始都是非常之多岔路的選擇,而隨著步伐的邁進痛苦也是不斷進行著加劇,現在吳默所面臨的岔路卻是很少了,大多也就是兩三天的岔路口存在。然而偏偏就是選擇的減少反而是讓吳默在選擇上更加的艱難。

    就像是奧數題目難度的不斷加深,在排除了自身偶然迅速想出解題思路的情況下,思考解題的時間都是在不斷增加的,而這樣時間的增加更是讓吳默在痛苦之中產生更大的痛苦。

    一切還沒有太多意外的在吳默有條不紊之下進行著,此時的吳默反而是越來越有著狀態,對于岔路的選擇雖然時間上依舊是增加的,但是思路上卻是有著顯著提高,也是沒有那麼的煎熬。

    所以說在岔路上的難度已經是起不到關鍵作用的時候,覺醒之路上可能是失敗率最高的路程出現了。

    層出不窮的高度誘惑出現了,大概就是七情六欲的試探,但是所體現出來卻是對于吳默精神上的輪番轟炸。

    大喜、大悲、大哀、大懼、大愛、大惡和大欲!

    **、形貌欲、威儀姿態欲、言語音聲欲、細滑欲和人想欲!

    (這里借用的七情六欲大抵上用到的是佛道的思想,畢竟在這方面的研究用佛學還是比較適合一些,或者是因為以前看到的齊天大聖的影響吧。)

    各種各樣感覺就像是完全真實的事情就發生在自己的眼前,有的時候吳默有的時候也是知道很多事情發生的莫名其妙很不現實,但是在覺醒之路的影響下吳默根本就是沒有半點的判斷能力,沒有太多辦法讓自己完全認清,而且很多時候就是利用吳默自己的經歷然後,進行夸大直接導致半真半假下吳默更加沉淪。

    單純七情六欲之中的每一項輪番轟炸已經是不滿足于此,現在更是多種情況相互結合從而帶來非常大的沖擊。

    有時吳默就是在戰斗之中不論是遇到契約者還是劇情人物只要是女性都是直接毫無緣由的喜歡上了他,重點是“上了”。並且不管是朋友還是敵人,只要是漂亮芳齡的女性都是逃脫不了這樣的一個結局,統統都是被吳默收入囊中,大概就是開啟了一段後宮種,馬傳奇。

    在之後吳默更是通過每一位女性在不同位置上給予吳默所能夠帶來的幫助,從而使得吳默一步步向著這世界上最高層次的位置上走去,大概又是一部靠著女人上位的官術傳奇。

    後面還就有可能是戎馬一生南征北戰將所有美人收入後宮之中,整日在後宮花天酒地在朝堂之上又是威武霸氣的形象,並且自身的實力也是達到了絕對是所有人都無法企及的程度。

    但是又很有可能在下一個畫面一轉之下,吳默就可能因為空虛精神下追求更多更禁忌的東西,從而導致身邊所有值得他付出真心的女人一個個離他而去,或死亡或給他戴上了綠帽子。而最後的結果之中竟然是吳默在大概是想與上天搏一搏命,上演一幅我命由我不由天格外華麗壯舉之後得到了一個身死道消的下場。

    在死亡的瞬間吳默反而是感覺到自身的解脫,如此荒唐的一聲最後一無所得的一聲不如就是這樣結束的好。

    也不知道為什麼吳默這樣的想法是如何傳遞的,因為在經歷這些誘惑的吳默在覺醒之路上意識都開始不斷的消散,等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後吳默也將是在覺醒之路上完全失敗,而且還是那種獲得不了強化的覺醒失敗。

    與此同時,在外面的夢境領域之中,在更外面的吳默完全感染成滅絕的身體似乎就是根據磨滅不掉的聯系將滅絕因子傳輸了過來,也就是說吳默現在的靈魂上也是出現了滅絕化的表現。

    還好就是因為聯系的不夠緊密,所以說靈魂受到感染的速度還達不到特別恐怖的程度,也正是因為靈魂受到滅絕化的影響滅絕才會是失去了自己的意識,當吳默的靈魂完全滅絕化的時候,也就是吳默必然死亡的時刻。

    這讓外界觀察的弗萊迪都是揪起了心,因為時間已經是沒有太多了,不說成功與否,就是說給吳默成功的時間都沒有太多的。

    而在覺醒之路上的吳默,此時的他在想到什麼之後及時制止了自己想要解脫的想法,也就是成功脫離了意識消散的狀態,暫時脫離了危險,但吳默根本還是沒有在這其中自拔出來。

    又是重新忘記了自我的回到了其中,這個時候的吳默似乎還是保留著自己之前放蕩不羈一生又慘淡而亡的記憶,重新出生在一個什麼古代風格的家族之中。這里不用想了,就是一個穿越重生之類的廢材或天才流掛逼一生的傳奇。

    然後經歷了定親、拜師、進學院、被滅門等一系列事件之後,吳默終于是走到了人生巔峰,抱得美人歸等操作。

    之後又在天地崩潰親眼看到身邊所有兄弟愛人隕落後而死亡,不過很顯然吳默又是成功脫離了死亡解脫帶來的意識消散。

    而脫離之後吳默又是來到了一個近代都市之中,大概就是一個扮豬吃老虎隱藏在一個大都市酒吧之中的調酒師。吳默這樣的一個調酒師看起來平平無奇,但是在內地里卻是一個讓人尊敬的對象,因為他是一個異能伯樂。而這個所謂異能伯樂的能力就是在于能夠找到異能者,也同樣能夠從有著潛力的孩童身上引導出異能的特殊職業。

    (本章未完,請翻頁)

    ∼∼∼∼∼∼∼∼∼∼∼

    通過一次次人生經歷,覺醒之路這就是在對吳默本身意識存儲記憶的一種洗刷沖擊。

    現在的吳默就是一個世界上少有的異能伯樂,所以說在他身邊轉悠的異能者和勢力都是特別的多,由于這世界很多異能者都是通過他引導出來的,吳默可以說隨時都能夠組成一支龐大的異能軍團勢力。(這其中自然也是有著大量為了與吳默交好的異能者。)

    吳默在異能者圈子里面可以說都是世界頂級的存在,但是最大的一個問題就是在于他本身卻是沒有任何實際性的異能。除了自然覺醒之外,異能通過異能伯樂引導出來的情況那是有著年齡限制的。所以說吳默沒有任何可能在錯失了時機後引導出異能來。

    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經歷了一大段類似于都市異能黑道的傳奇,自身沒有什麼能力的吳默最終是在仇家異能者手下的音律幻境之中掙脫不出而沉迷到最終死亡。

    這中間的吳默自然還是要經歷一遍脫離解脫心態的情況,不過當吳默再次出現之後竟是發現自己還是之前的身份,只不過是來到了自己五歲時的年紀。不用想了,這就是一種重生回到多年前的套路,帶著對于這個原本世界以及其他很多事情上的理解,吳默不僅僅是快速成為了異能伯樂,還從自己的體內引導出來了影系異能。

    自此之後走上的當然就是過關斬將的道路,整個世界上的一切似乎都是為自己鋪就的,將所有可能存在你的敵人都是提前扼殺,提前了二十年就能夠建立自己的異能軍團,整個世界都差不多算是吳默的花園。

    而就算是異能者,自身的壽命也是有著自然的限制,而就是在這樣的時候,吳默在一次偶然的機會挖掘到了一個史前遺跡,而這個遺跡之中竟然還是有著一種生物的傳承。

    這種生物叫做影鬼,一種可以存活到歷史終結的存在,並且也是影系而且還是超級高端的能力。

    一旦得到這樣傳承的話,吳默獲得的不僅僅是高出不知道多少層次的影系異能,更重要還是能夠得到長生,能夠一直享受到這個世界能夠提供的所有快感。

    所以說沒有任何意外的,吳默的需求是非常急迫的,他根本就是沒有任何猶豫的就是想要上前接受血脈傳承。

    而在這樣的時候,在夢境領域之中的吳默靈魂,現在八成的地方都是滅絕化,死亡已經是無限逼近。

    要說接受傳承的事情,其實在之前很多次生死輪回之中吳默幾乎每一次都是稱霸世界的程度都是有獲得傳承的,大大小小的傳承本來就是主角成長之路上的金手指,明明假的一比但偏偏就是太多人去相信,甚至說沒有金手指反而會非常不願意,這簡直是非常難以理解的事情,但是這種事情放在這種類似于幻境之中也是完全說得通的。(不會以為吳默經歷的就是之前提到的一些吧,在之前還是有很多很多的,比如說廢材被人取笑了六七十年最後才咸魚翻身,甚至心態完成扭曲到殺光了近乎整個世界的人,等等的事情最重要的就是一個個傳承在劇情之中起到的關鍵性推動作用。)

    這就是覺醒之路最陰險的地方之一,之前都是在吳默死亡的時候近乎哄騙到他想要解脫的程度一次次試圖讓吳默失敗,但最終的結果也就是變成了吳默在前幾次的警戒以及後面慢慢的適應。本來這種程度本身就能夠是的大多走上覺醒之路的生物失敗,但是對付吳默這樣就是還是有著蘊藏在其中的殺手 。

    為了挖掘吳默心中不斷擴張的**,各式各樣的傳承都是出現在其中,而不像死亡那樣,傳承從來沒有傳輸過任何危險的訊息。除了本身就會帶有的難度之外傳承是沒有任何問題的,長此以往到吳默很難察覺到傳承的問題,畢竟之前的太多太多都沒有問題。

    偏偏就是這一次的傳承是最大的問題,影鬼這個名號吳默是沒有听說過,就算是在人類陣營听說過關于影系超能力者的機密在如今看來也很難記得,所以說他就不知道影鬼的傳承就是導致影系超能力者沒能覺醒成功的罪魁禍首,而現在也同樣快要成為導致吳默無法成功並且死亡的罪魁禍首。

    吳默的一只腳已經是踏進了傳承的法陣之中,只要說他的另一只腳再向前走一步的話,這一次的覺醒就是完全失敗了。

    另一只腳也是慢慢抬起,可是就在即將踏入的時候吳默突然收回了腳並且不知道朝著什麼應該是正對著畫面說道︰“是不是在想,到了這種關鍵時刻肯定是需要發生一些意外事件來打斷我的失敗。不過很可惜的,這樣的情節是不會發生的。”

    慢慢退出來的吳默無視著周圍的一切,面容上邪邪的笑容一直維持到整個世界的崩潰。

    吳默回到了覺醒之路上,這**上的考驗已經是完成結束了,而且結束的有些不明不白。似乎還真的是有些讓人摸不著頭腦,看起來就好像是作者編不下去選擇爛尾一樣。

    但是真正的情況又是如何的呢?

    其實吳默早早地就是已經在這類似于幻境的迷惑之中掙脫出來,畢竟有著雙倍意識甚至說兩種意識說起來都是要比正常人強大不知道多少分的。這樣的吳默在前幾次死亡的威脅之後就差不多了解到自己的處境,但是吧吳默這個人那是有著一些獨特的想法,那就是在這些幻境之中度過的日子大多都是優樂遠遠大于愁苦,想來覺醒之路也是分析出來吳默對于好事誘惑的承受力是十分低下的。

    就是因為覺醒之路這樣的一個風格,導致了吳默就是處在了看破不說破境地。實在是因為吳默覺得這里面的事情太美好了,實力地位倒是其次,重點就是每每到了一次生命的後期,吳默都是本色出演的在各種美女身邊身上身下徘徊。

    “唉,為什麼我的美好生活就是這般結束了呢,為什麼最終考驗會來得如此之快?”對于這方面的損失吳默表示非常非常的惋惜。

    並且在從**誘惑中清醒過來並且了解到之前經歷的一切後吳默差不多也是知道幻境之中的時間相對于實際的時間有著極大的一個拉伸比例,就比如說不管契約者在劇情世界中到底是經歷了多長的時間,回到現實世界的時間都是如此固定的。所以說吳默就是這樣拿著自己的性命在幻境之中開玩笑,並且還是覺得這根本不算是什麼。

    不過艱難的部分已經是結束了,現在應該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吧?這樣的一個問句是問的極為勉強,因為吳默現在面臨的可是兩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是吳默如今所走的道路上似乎沒有了盡頭,這不由讓吳默感到猶豫其中是不是在剛剛的岔路選擇上出現了失誤。雖然中間是有著一個誘惑看似時間非常長的過程,使得吳默在岔路上的選擇直覺上產生了時間推移下的最強干擾,但他還是覺得剛剛的自己肯定沒有選錯。

    第二個問題就是非常嚴重了,那就是吳默現在已經是感覺到了非常強烈的不適,這樣的不適甚至都是遠遠超越了在覺醒之路上行走帶來的痛苦成分。而這樣的唯一解釋也就是,在外界中吳默的靈魂已經近乎完全被滅絕化了,而現在最後一點點的地方很有可能就是包含他意識的地方!

    ∼∼∼∼∼∼∼∼∼∼∼∼∼

    (本章未完,請翻頁)

    偶然吹起的風,卷起的肅殺之中還帶有一絲悲哀。

    幾個超能力者手下合圍的吸血鬼親王現在就是面帶著魅惑的笑容看著遠處的戰斗,而那里的戰斗自然就是影系超能力者與小血狼的對抗。

    從小血狼覺醒加上滅絕化之後,用他們兩者之間的戰斗也是進行了挺久的了。和遠處吸血鬼親王加上幾位超能力者之間難舍難分的戰斗不同,他們兩者之間的戰斗已經是快要分出勝負。

    終究是比不過降生到現在的短短開掛生命,在如今的戰斗力方面影系超能力者還是要弱于眼前的敵人。與此同時現在出現在小血狼身上的情況也就是顯而易見了,他覺醒成功以及完全滅絕化的事情。

    保有意識的滅絕化有兩種,那就是根據思維代碼翻譯出來的話在成功率並不算高的情況下進行持續時間比較長的半滅絕化。另外一個也就是在吳默那里提到的,那就是在覺醒之後完全不會被感染成無意識滅絕的情況下主動被滅絕感染,如此輕松短暫的時間就可以變成小血狼現在的模樣。

    縱使現在全身都已經出來了類似于玻璃一樣的裂縫,鮮血本身也是揮灑滿地,但是影系超能力者並沒有從與小血狼的戰斗中退縮出來。因為一旦影系超能力者選擇了在死亡面前的臨陣脫逃,因為自身超能力的緣故他活下去的概率非常之大,但是他旁邊正在與吸血鬼親王戰斗的同伴以及是在他身後人類強大希望的人類陣營高層都將毫無懸念的在小血狼手下死亡。

    這是影系超能力者絕對不能夠允許的,他就算是死也必須為了人類多爭取一些時間。只要人類陣營掌握著太多核心技術武器的高層還活著,只要其他超能力者能夠將大部分滅絕引導到地方進行有效的阻止,那麼人類的希望還是非常大的。

    然而在戰斗之中根本無暇足以其他事情的影系超能力者還並不知道現在的情況到底是怎麼個樣子的,所以說對于人類希望這樣的一個的定義還是要高上一些的,如果說知道現在真實情況的話……

    就是因為半滅絕怪物出現在所有滅絕群之中的緣故,幾乎所有去引導滅絕的超能力者小隊都是像吳默他們那樣失敗了甚至是嚴重的損兵折將,可以說人類陣營這一次應該是輸的一塌糊涂沒有什麼翻身的機會了。

    因為超能力者小隊的引導,原本在偏遠地區的滅絕終于是分散到居住人較多的地區,而這正是加速了滅絕的擴散危險。大量的人類被感染成滅絕,之前還只是在新聞中觀看有可能被控制的滅絕轉眼就是出現在他們的身邊,如此情形之下幾乎所有的人類都是產生了一種世界末日的絕望感。

    尤其是以前一直不知道怪物存在的普通民眾也是在這時候見識到了大量以前只以為是傳說胡編亂造的怪物。

    所有負面情緒都是在不斷的發酵,如果說這樣的情況能夠多持續一些時間的話,那麼這些情緒本身就是可以制造出來一尊無比可怕的精神類怪物來。

    不過就是按照現在的情形來說的話,根本就是不至于達到這樣的程度,因為傳播速度無比之快的滅絕在那樣一只怪物出現之前肯定已經是將人類滅絕的差不多了。

    人類超能力者以及軍隊在這種時候也只能是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阻止這些事情,然而不管是誰都是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們所說的阻止已經是完全不可能,更多的也只是減緩這事情終結的時間而已。

    ~~~~~~~~~~~~~~~~~~~~~~~~~~~~~~~~~~~~~~~~~~~~~~~~~~~~~~~~~~~~~~~~~~~~~~~~~~~~~~~~~~~~~~~~~

    就在這個世界的人類真的很難振作起來的情形之下,人類陣營之中還是有著一個地方正在熱火朝天的做著自己的工作。

    那就是現在出場的科研人員們,這些科研人員大多都是之前從很早前特殊存活到現在的那一批,另外也是吸納了幾乎所有人類陣營超高端科研者,組成的自然是在這非常時刻最強大的科研陣容。

    一個看起來年齡最大深度老花鏡的老者用和自身完全不相配的粗獷聲音在整個科研場所範圍中喊著︰“老張,你的那個蝠翼紊亂系統弄好了沒有,好了的話就快點來這邊實驗防滅絕防護衣。”

    “老曾,血脈反向轉化針劑就先放在一邊,現在就算是能夠將所有怪物全部變成低級生命,面對滅絕這種鬼東西還是沒有半點作用的。趕緊給我過來對終極疫苗來做最後階段的比例調整。”

    …………

    ~~~~~~~~~~~~~~~~~~~~~~~~~~~~~~~~~~~~~~~~~~~~~~~~~~~~~~~~~~~~~~~~~~~~~~~~~~~~~~~~~~~~

    在此時的夢境領域之中,就算是弗萊迪的眼神之中已經是沒有了任何的希望,雖然說現在吳默的靈魂還沒有真正完全滅絕化,但是距離滅絕化似乎就是下一秒的事情,而就算是在這時候的吳默根本就還是沒有覺醒成功醒過來的跡象。

    覺醒之路上的吳默,那種從外界靈魂傳輸進來的不適已經是越加明顯,他知道自己剩余的時間根本就沒有剩下多少了,但是眼前的路到現在還是沒有看到盡頭甚至連岔路都是沒有。這般說來的話就算是吳默都是覺得自己現在死定了。

    大概是有著兩種情況的存在,一個最大的可能就是吳默在之前的岔路選擇上出現了失誤,造成了走上了一條死路,而這條死路不僅僅是代表著覺醒的失敗還代表著吳默必須承受的死亡。另外一種的情況的話就很有可能是在于,現在的吳默其實根本就沒有從幻境之中走出來,現在的他經歷的一切都有可能是幻境模擬出來的。

    這不管是哪一種情況,反正吳默距離失敗死亡真的是不遠了。不過考慮到還是有可能在幻境的緣故,所以說吳默並不打算讓自己就是停留在絕望之中,無論如何還就是好好進行向前吧,至少在死亡之前還是讓自己為了自己的性命多努力一把。

    眼見著意識漸漸消沉到馬上就要倒在覺醒之路上的時候,原本沒有盡頭的路途之上竟然就是在不遠處出現了那顆只要取到就算成功的覺醒之心!

    之前的兩種可能都被推翻,其實這本來就是一種隨機出現的考驗,那就是看看你在絕對無望的情況下是否還會堅持自己的選擇。只要是堅信自己選擇正確的人肯定就會堅定不移的走下去而非半途而廢,而堅持走下去的人將會在根本沒有預想到的情況下迎接自己的成功。

    在之前的說法里面提到過幻境誘惑之中的手段是最艱難的,之一。這個“之一”所體現的就是,在後面需要經歷的可能沒有之前在表現力上無比的夸張,但是確卻是在沉寂之中帶來無比可怕的一擊。

    吳默的手,已經是接觸到了那顆覺醒之心,但是一股無比可怕的沖擊力在這之前瘋狂沖擊在他的意識之中。

    仿佛整條覺醒之路的崩塌,吳默就感覺自己從上面不斷下墜,掉落在一個永遠沉淪的深淵。

    而就在這個時候,吳默的靈魂已經是完完全全的滅絕化,弗萊迪眼神之中都是透露著無法言表的絕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