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火藥味

    12月初對爵士的這場比賽是客場比賽。

    于是,離開了底特律的勇士,只能立刻轉戰猶他高原。

    離開底特律的這一晚,酒店里的林星打開電視機,調到了正在播報天氣預報的頻道。

    林星很喜歡看天氣預報,倒不是因為天氣預報的主持人很漂亮,

    而是客場征戰,總是要跨越米國。

    每到一地,氣候、溫度都會有很大的差異。

    就像這一次,猶他高原鹽湖城的客場之戰——

    “臥槽,零下20℃?這是要凍死個人啊!”

    畢竟是未來舉辦冬奧會的城市,零下二三十攝氏度的氣溫可太正常了。

    某大受版本影響的一分王,都曾發推吐槽過鹽湖城的冷。

    “wooo~!”

    人還沒到,林星就已經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哆嗦。

    然後轉頭就問和他同一間房的穆林。

    “克里斯,你帶加絨加厚的棉服了嗎?”

    穆林一看林星這樣,就是大驚小怪的樣子,他笑了笑︰

    “如果你在這個聯盟里待的時間足夠長,你就應該習慣,每一次的連客之旅前,帶足一年四季的衣服。”

    “一年四季?”

    林星很驚訝,有這麼夸張嗎?還一年四季?

    “沒錯,就是一年四季,鹽湖城明天的溫度是零下20℃沒錯吧?但這個時候的邁阿密,溫度大概率會是10多℃。”

    10多℃,那就該穿春秋季節的衣服了,林星這麼想著,穆林表示這還沒完︰

    “更夸張的是地處沙漠中心地帶的菲尼克斯,這個時候鳳凰城的溫度,大概率會在20℃往上!”

    20℃往上,那就得穿夏天的衣服了。

    “所以,除了那些單獨的客場比賽,連客賽程,你必須帶上一年四季的衣服。”

    “如果沒帶呢?”

    “一般來說,球隊的專機都會有一些備用的棉服,你可以去借一套。”

    有了穆林的這句話,林星松了口氣,安安穩穩的躺到了床上,靜待明天出發鹽湖城了。

    可林星漏算了一點——

    專機上的確有一堆備用的棉服,但沒有他的碼。

    有小蟲那個身高的棉服,那是為球隊的工作人員準備的。

    這個尺碼,林星根本穿不上。

    也有朗利那個塊頭的棉服,工作人員認為nba處處都是朗利這樣的巨人。

    這個尺碼,林星能穿上,但穿上了,第二天的頭條絕對會是——

    “賽前生圖,暴君令人發笑的衣品。”

    想了想,林星拒絕了工作人員“就拿一件大碼的,御寒而已,沒人會笑話的”的提議,要風度不要溫度的轉身離開了。

    他願意在三雙這件事上龜化,穿搭衣品什麼的,還是算了吧……

    ……

    就這樣,勇士從底特律飛到了鹽湖城。

    一下飛機,寒潮來襲,雖然穿了一件棉服但實在是不夠厚實的林星凍得發抖。

    他直接就要沖向勇士的大巴車,可中途,他被一群狂熱的記者攔下了。

    自從林星復出,只要是勇士的比賽,場邊都會多出一堆不正經的記者。

    為什麼說他們不正經呢?

    雖然球場上打的是正經的籃球比賽,他們想看的,卻是一項腎上腺素 得更凶猛的運動。

    但顯然,林星復出後的這幾場比賽,都讓他們失望了。

    對湖人一戰,湖人的那些個二流球員連打籃球都費勁,更別提打架了。

    對掘金,林星倒是被非洲大山帽了倆,非洲大山也朝著林星搖起了手指。

    但賽後,兩人友好交流,打架?真•打不起來!

    對76人,萊德爾倒是和林星有點舊怨,但整場比賽,他都在躲避林星。

    生怕和林星照面,林星再給他算一手舊賬。

    對活塞的那場比賽,不正經的記者去的最多。

    他們想看看林星對上壞孩子軍團,能夠擦出什麼樣的火花。

    可結果,壞孩子軍團用實際行動證明了,時代變了,他們老了。

    就這樣,林星復出後的這四場比賽,他不但一場架都沒打,甚至連一丁點的球場沖突都沒有。

    就好像,七場比賽之前、那個在奧克蘭體育館內一挑四的暴君、魔神。

    一次禁賽,直接就成了乖乖仔。

    這讓這群不正經的記者失望了,為了能夠看到一場籃球場上的mma大戰,他們逐漸把nba的賽前采訪變成了mma的賽前采訪。

    這場vs爵士的常規賽前,也是如此。

    機場,攔下了林星的這群記者,一個接一個的提出了令人啼笑皆非的問題。

    “斯大,卡爾•馬龍會是這場比賽你的對手,你知道他是一個用肘高手嗎?”

    “如同卡爾•馬龍對你用肘,你會反擊嗎斯大?”

    “所有人都在說,雖然你痛揍了查爾斯•奧克利和安東尼•梅森,nba里很多人都害怕你,但卡爾•馬龍不在此列,對此你有什麼看法嗎?”

    “……”

    面對這一個接一個不正經的問題,林星攤著手,快步離開了。

    倒不是說他拒絕回答,實在是這天氣太冷了。

    真要一個接一個的回答了,怕是當場林星就要被拉去火葬場解凍了。

    但記者們不這麼想,林星匆匆離去,離開的時候還攤了下手。

    此時無聲勝有聲,這意思不就是,他很鄙視馬龍嗎?

    鄙視到了,連這些很有營養價值的問題都不願回答的地步。

    于是乎,另一邊——

    賽前出現在訓練館的卡爾•馬龍被記者攔下了,他的心情很糟糕。

    因為最近這段時間,一個叫格洛麗亞•貝爾的女人一直在威脅他︰

    如果再不支付一筆數十萬美元的撫養費,她就會對外公布她、她的兒子和馬龍的關系。

    對此投鼠忌器的馬龍,這段時間一直在為這事焦頭爛額。

    不過記者攔下他要采訪,他也沒有拒絕。

    他知道,這個時候,他必須和記者們打好交道,這樣未來東窗事發,他才能保證輿論不會一邊倒的攻擊他。

    “卡爾,你知道你們下一場比賽的對手,那個號稱暴君的斯大•林,在聊到你的時候攤了下手,表示對你很不屑?”

    一听這話,馬龍皺了皺眉,這個叫斯大林的這麼狂的?

    對林星的那些傳說,他也不是沒听過。

    遠在過去的歷史最佳新秀,只是1985年第13號新秀的馬龍對此無感。

    反正不管怎麼排歷史最佳新秀,都排不到他。

    近在眼前的,一對四,擊倒查爾斯•奧克利和安東尼•梅森,馬龍倒是關注了一下。

    主要是奧克利和他同屆,並且和他一樣凶名在外。

    只是彼時,馬龍是抱著幸災樂禍的心態,關注這件事的。

    他沒想到,這麼快,林星就要和上門挑戰的勇士,站在爵士和他的對面了。

    “不屑?我只能說,年輕人,不要太囂張,出來混的,遲早是要還的!”

    這一番,馬龍像是生氣了,采訪他的記者也是眼前一亮,繼而更進一步︰

    “你會用你的肘子教訓他嗎?”

    馬龍卻突然恢復了正常,並且裝得一臉無辜樣,搖著頭︰

    “肘子?我從來不用那玩意……”

    采訪他的記者藏住自己的鄙夷,搞得好像誰不知道你的肘戰績似的。

    馬龍的肘子,那是經過無數次證明的一大利器。

    他曾經給了海軍上將大衛羅賓遜一肘,致使後者倒在地板上,足足兩分鐘心跳和脈搏都若有若無;

    他還曾給過伊塞亞•托馬斯一肘,直接肘的刺客賽後縫了足足四十多針;

    還有喬丹,也被肘的面部出血,倒地不起。

    總之,在肘人這一塊,馬龍認第一,都沒人敢認第二。

    “但眾所周知,斯大是個暴君,他的球風非常暴力,如果對上他,你有什麼應對的方法嗎?”

    記者不死心,繼續帶著節奏。

    一听這問題,馬龍摸著下巴,也知道這個時候一定不能慫︰

    “如果他真的想和我干一架,那就來吧,我會讓他知道︰

    你之所以能擊倒查爾斯•奧克利,是因為奧克利只是一個光說不練的慫貨,

    而我不同,我是個實干家,他只要敢出手,他就一定會躺著離開球場的。”

    于是,賽前,林星听說——

    “卡爾•馬龍說要讓你躺著離開球場,對此你有什麼想說的嗎?”

    林星一臉懵逼,進展這麼快的嗎?

    都還沒見面呢,就吵吵嚷嚷的要讓我躺著出去了?那絕對不能慫啊!

    雖然知道可能是記者的斷章取義,林星還是直接懟了一句︰

    “在他打倒我之前,先倒的一定是他,查爾斯•奧克利和安東尼•梅森已經證明了這一點,他也不例外。”

    于是,賽前,火藥味就這麼起來了。

    那群不正經的記者,都激動興奮的喜出望外了。

    ……

    米國時間1993年12月1日,猶他高原,三角洲中心球館。

    這場勇士vs爵士的大戰,就要開始了。

    大洋彼岸,無數球迷打開了電視,卻看到了一場龍舟賽。

    于是,他們一臉疑惑——

    “我要的nba比賽直播呢,哪去了?”

    “誰要看劃船啊?籃球他不香嗎?星仔狠揍馬龍他不香嗎?”

    “為什麼勇士vs湖人的比賽都轉播,勇士vs爵士就不轉播啊,我要看星仔大戰馬龍啊!”

    “……”

    為什麼沒有轉播,因為央視意識到,這場比賽可能會有危險。

    所以干脆,就不轉播了。

    央五不播,nbc電視台倒是把這場比賽列入了全美直播的場次。

    于是現場,馬夫•阿爾伯特和馬特•古迪卡坐在了解說席。

    比賽開始前,兩人的話題是——

    “馬夫,你覺得這場比賽真的會有一場大戰嗎?”

    “大戰,你是說那種大戰,還是那種大戰?”

    “當然是那種大戰了。”

    “好吧,我覺得會有,因為兩邊都已經放出話來了,這要是不干一架,賽前的那些狠話不是白說了?”

    “那我和你相反,我覺得不會,你得明白一點馬夫,賽前狠話放的響亮,往往比賽開始後,裁判、兩邊的教練和球員都會極力的阻止他們真正干到一起。”

    “……”

    客隊更衣室,林星就感受到了來自教練組的阻力。

    “呃,斯大,這場比賽,球隊希望你能夠更多的參與協防,所以,這場比賽你的對手會是菲爾頓•斯賓塞。”

    老尼爾森做出防守上的調整時,林星感到非常意外。

    他攤了攤手︰“那卡爾•馬龍呢?”

    “他就交給蒂龍吧,相信蒂龍能夠應付好他。”

    蒂龍•希爾其實很不願意,但為了阻止一場沖突,為了不讓林星再次禁賽,他只能在老尼爾森的目光轉向他時,認真的點頭。

    “我會的!”

    林星搖頭了︰“不,蒂龍,真不是我不相信你,實在是……”

    實在是賽前的狠話都放出去了,這要是比賽中不對位,那不是提前投降的舉動麼?

    林星可不是15投的人,就算是輸,他也要站在門牙塔前,看著主水晶爆炸。

    “還是讓我去防卡爾•馬龍吧,我防他的效果一定比蒂龍強,

    爵士是卡爾•馬龍和約翰•斯托克頓兩個人的球隊,只要能防住卡爾•馬龍,這場比賽我們能夠更加輕松的拿下。”

    從戰術角度,林星試圖說服老尼爾森。

    但老尼爾森無動于衷,于是,林星攤手,繼續道︰

    “唐,給我一個對位卡爾•馬龍的機會,我保證,只要他不動手,我就一定不會先動手。”

    林星再三懇求,老尼爾森也覺得,真要不讓林星去防馬龍,這場比賽確實會變得更艱難。

    反向調整這種操作,一般情況下他是不會做的。

    再考慮到,這場比賽還有萬分小心的裁判,應該不會出什麼岔子。

    猶豫了片刻,老尼爾森點頭了。

    賽前的危機,就這麼被林星解決了。

    很快,爵士和勇士出場,還有這場比賽的三個裁判。

    的確如很多人預料的那樣,三個裁判很小心,目光一直在林星和馬龍之間逡巡。

    跳球前,林星站到前面,對上了菲爾頓•斯賓塞,主裁判還警告了一句︰

    “老實點斯大,這場比賽我和我的兩個伙伴,會一直盯著你的。”

    就這警告,听到林星想兩手一攤。

    什麼叫老實點啊?我林星什麼時候不老實了?

    雖然我肘人,雖然我干倒了奧克利和安東尼•梅森,雖然我追打斯塔克斯和尤因,但我真的是老實人!

    哪次沖突,是我林星主動挑起的?

    不過轉頭,他也听到了主裁判警告馬龍的聲音。

    都警告了,那就沒事了,比賽可以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