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自罰紅包(加更了!)商業鬼才戀戀……

    戀戀的聲音又脆又甜, 小『奶』音飄『蕩』在空曠的食堂上方。

    一句“狗苟不吃”,吸引了食堂里所人的目光。

    楚森听妹妹對自己的吐槽,除了在心里默念一萬遍“親生的, 百分百親生的,做過親子鑒定的親生的......”

    面對幾個探究的目光,少年只『露』出尷尬不失禮貌的微笑。

    直播間的觀眾們, 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

    彈幕瞬間一片“哈哈哈哈”填滿,甚至人祭出了楚森在新疆做的“狗不理炒飯”的表情包——

    【giao,笑瘋了,哈哈哈哈, 楚森不是“狗不理”啊, 他是“狗yue yue”好嗎!】

    【哈哈哈, 完球了,楚森“狗不理”的名號要戀戀叫一輩子???bushi, 以後可怎麼讓哥哥找媳『婦』哇!】

    【楚森︰我不要面子的???】

    【哈哈哈哈, 山上的筍都戀戀崽崽奪!完!了!】

    【難道沒人心疼狗苟咩, 狗苟做錯了什麼!】

    【楚森︰摔, 不翻篇了是吧!】

    【扎心了, 戀戀崽崽!不過好的,喜歡小寶貝吐槽, 哈哈哈哈哈哈】

    ......

    --

    這邊, 太陽花糕團廠的員工食堂。

    和食堂負責人吵架的年輕男子, 嗤笑看了楚森一眼。

    “小孫, 和你們李經理好好說說, 我听了事情經過,你在別人手下干活听老板的是了,這才干了幾天?”

    看門大爺上前, 好聲好氣勸摔圍裙的年輕人。

    小孫是食堂承包方李源剛招來的副廚,廚師技校畢業,來的這幾天一直不服管。

    看門大爺勸,食堂後廚又跑出三個人,好生勸。

    小孫抬看了眼生悶氣的食堂承包方李源,他氣得夠嗆,自己在新東方烹飪學校可是優秀畢業生,咋輪得到一個自學炒菜的食堂承包方教他做菜?!

    “讓他,誰別攔!”

    李源是個倔脾氣,小孫不服管,害他好幾天開餐晚了,廠長警告過好幾次。

    “行,此處不留爺自留爺處,我真不干了!”畢竟是年輕氣盛,小孫不顧追上來的他員工和看門大爺的勸阻,揚長而去。

    一間,場面變得real尷尬。

    空氣突然安靜地,連掉根針的聲音都听到。

    楚森是疼,好家伙,自己和妹妹真的是行的npc,哪兒都觸發各種奇奇怪怪的事件。

    趁哥哥手一松,戀戀在手指縫里四處觀望。

    咦?

    剛剛豎中指的叔叔,真的了!

    “那個,小李啊,你要的打雜工,小伙子人我給你帶來了。”看門大爺抬手,看了眼手腕上的老式海鷗腕表,說道︰“還一個半小開餐了,你們先忙,我不大多打擾了。”

    說完,看門大爺偷偷和小團子揮揮手,離開後廚。

    --

    兄妹二人,看身材高大表情點凶的食堂承包方李源,一步一步朝他們過來。

    戀戀倒是不怕這個叫李源的叔叔。

    雖然,李源人高馬大,又長得點凶,但是小家伙感知到他的情緒。

    李源叔叔應該是個做事異常較真和認真的人,做事自己的原則、準則。

    這種類型的仙人,小團子在九重天遇到過許多個,容易和別人發生爭執,但是不是什麼壞仙人,同理,人應該是這。

    “你是楚森?”

    李源上下打量了身板些瘦弱的少年。

    三天前,李廠長提前和他溝通過,會一個年輕男孩帶親妹妹來食堂做三天打雜工,讓李源按照正常打雜工的要求對待他們行。

    李源平不看綜藝,不刷直播,完全不認識楚森和戀戀。

    “對,李經理好,我是楚森,這是我妹妹戀戀。”

    楚森拍拍小團子的。

    戀戀很乖的仰對李源笑笑,學哥哥的子問好︰“李經理叔叔好!”

    “噗,別叫什麼經理,叫我李哥行。”李源『奶』聲『奶』氣的小家伙逗笑了,彎下腰對戀戀說︰“小朋友叫我李叔叔行。”

    “李叔叔好!”戀戀接改口,還把手里的塑料袋往前一伸︰“李叔叔,吃糕糕嗎?是剛才帶我們來的老爺爺給我的,紅豆餡的條糕,紅豆芝麻餡的雙釀團,紫米糕,還定勝糕......”

    “叔叔不吃,謝謝你。”李源望小團子真誠的眼楮,語氣軟下來。

    剛才新招的副廚和他吵架,說的糟心事,因為這個粉雕玉琢的小家伙甜甜的笑臉,讓李源心情舒緩不少。

    他從老家來到滬市,承包下太陽花糕團廠的員工食堂已經接近十年。

    說話,員工食堂利潤不高,最多是個糊口的工作,當初一和李源從老家來到滬市的老鄉,連在菜市場開水果店的都比他賺得多。

    主要是李源對廠里原來的“老領導”很佩服,“老領導”軍人出身,說一不二,一身正氣,對大家都別照顧。

    間久了,李源在太陽花糕團廠的員工食堂干出感情來了,他自己既是承包商,是大廚。

    “跟我來吧,之前在後廚干過打雜工嗎?”李源上下打量楚森的小身板,點不大信任的問。

    楚森停頓兩秒,仔細想了一下,沉冷靜的回答︰“正規的飯店、酒店打雜工沒做過,但是我一直在一個大廚手下打雜,擇菜洗菜、洗碗燒火、打掃衛生這些我都會做。”

    “哦,那是在私廚干過?”李源領楚森和戀戀來到後廚。

    “對,可以這麼說。”楚森的回答,讓戀戀都大吃一驚。

    小團子仰,敲敲拉了一下哥哥的衣角,用口型對楚森說︰“哥哥沒做過,不可以撒謊?”

    楚森低,趴在戀戀耳邊小聲說︰“哥哥沒撒謊,哥哥在你手底下打雜了一個多月,還不算干過私廚打雜的活嗎?”

    戀戀萬萬沒想到自家哥哥還這一波『操』作。

    小腦瓜仔細想了想,好像是這麼回事兒。

    自己的廚藝,在人間確稱得上是“大廚”。

    “我們這兒和私廚還飯館後廚不大一,雜工干得活要多一些,主要是力氣活,要跟我去采買、回來裝卸食材、擇菜洗菜配菜、洗碗、打掃衛生......”李源到一個櫥子前,拿出一套干淨的白『色』制服遞給楚森︰“左邊鐵門進去是更衣室,換上衣服,出來我告訴你要做什麼,小朋友你要看好了,別讓她『亂』跑。”

    “放心,我妹妹很听話,不會『亂』跑。”楚森接過衣服。

    “楚森,你行嗎,我們工作強度可是挺大的,怕你細胳膊細腿的堅持不下來。”李源點擔心地問。

    李源第一眼見到楚森和戀戀,覺得這兄妹倆氣質不像小山村里來的孩子。

    小孩子因為年紀太小,李源自己沒孩子,沒啥經驗,看不出來,但是這個叫楚森的少年......

    雖然他衣打扮很樸素,可人往那兒一站,無論是氣質還是談吐舉止,還手上干干淨淨的沒繭子,都不像是鄉村長大的子,反而像是個城里長大教育得很好的大少爺?

    自然對楚森的力產生質疑。

    這句話,倒是激楚森的斗志,怎麼說是正宗北方大老爺們,怎麼人質疑“不行”?!

    “看我表現吧。”楚森淡淡地說,接叮囑戀戀︰“坐在門口小板凳上,哥哥換個衣服,馬上出來。”

    “好。”戀戀拎裝糕團的塑料袋,乖巧地坐在小板凳上。

    等哥哥的候,還貼心地把糕團,分給投來好奇目光的阿姨們︰“阿姨,吃糕糕嗎?可甜啦,我給阿姨拿我沒咬過的。”

    “哎呦喂,謝謝小寶貝!”

    大姨們一個個喜笑顏開,嘴里雖然吃的是早吃膩了的糕團,可心里甜得喲。

    戀戀一下子俘獲了所人的心。

    --

    少年換好制服,把換下來的衣服疊好,放到椅子上,關上更衣間的門。

    後廚里,大家都穿白『色』的制服。

    除了楚森和戀戀,一水兒中年人,他人制服基本都是xl號的,穿來和普通食堂打飯阿姨一個範兒。

    而楚森的制服,因為李廠長提前告知李源他的尺碼,是修身一些的m號。

    他調整好腰間的圍裙,從更衣室出來......

    幾個忙活的大媽都愣住了,手上的活兒顧不上了,都身高腿長的小伙子吸引。

    “唉,看不出來,小伙子穿素『色』還挺帥的,點像明星呵?怪好看的。”

    “對對對,好看是真好看,是剛來的候那身衣服不大行,第一次人把咱們後廚的衣服穿得像個模似的,那小腰和肩膀,和衣服架子似的。”

    “現在小年輕都管這叫顏值高,剛才來的候我看,小伙子那張臉是長得真俊,脖子長,一會兒問問女朋友了嗎?”

    “我听說才剛滿十八歲,還小呢,應該沒女朋友吧?”

    “我閨女二十一,女大三抱金磚,回介紹給他!”

    “我總覺得,這倆兄妹點眼熟?是想不來在哪里見過了。”

    “別說,我這麼覺得,到底在哪里見過呢?奇了怪了,怎麼想不來了......”

    ......

    不光幾個大媽偷偷議論楚森穿上制服的顏值,連直播間的觀眾們看到楚森低垂眸系圍裙的子,少女心動了——

    【靠,我竟然才發現,楚森顏值好高啊,之前覺得他眼楮像楚影帝,但是五官更像王首富,可我忘了王首富很美啊!】

    【叫王首富婆婆還來得及嗎?ls姐妹,不因為王首富錢,忽略了婆婆的顏值doge/】

    【第一次發現,楚森和戀戀一,都是睫『毛』精啊!!!】

    【都怪節目組給楚森和戀戀準備的衣服,還之前秦川、王揚那兩組一直在宣傳神顏兄弟,我都把楚森的顏值忽略了。現在才想來,神人穿上英國綠的阿迪王,和洋氣不沾邊啊!】

    【哥哥的腰殺我,小森哥哥的腰真好看啊,低系圍裙的候整個腰的輪廓都勾勒出來,啊!還鎖骨,還鼻梁,啊啊啊啊!我死了......】

    【不相瞞,我想給戀戀當嫂子!】

    【誰不想呢,公公是影帝,婆婆是京城首富,老公是神顏學霸,還戀戀這的小姑子,姐妹我們一做夢吧,夢里啥都,手動狗......】

    ......

    --

    這邊,戀戀顯然不知道直播間彈幕里,不少漂亮姐姐已經不想當她媽媽了。

    姐姐們,開始瘋狂想給她當嫂子......

    小團子一扭,看到自家哥哥出來,笑眯眯地說︰“哥哥超帥的!”

    楚森rua了一下小家伙的臉頰,故意逗她︰“小馬屁精。”

    “戀戀才不是馬屁精,戀戀說的是大話!”小家伙立馬不樂意了,嘟嘴。

    “你妹妹沒拍馬屁,換上衣服,小伙子還挺精神的。”李源過來,遞給楚森一把削土豆的刀,指指地上的一筐土豆︰“這筐土豆削了,洗干淨後切成滾刀,是用來做土豆炖排骨的,切成這麼大小,知道了嗎?”

    李源給楚森比劃了一下土豆滾刀的大小。

    楚森點︰“嗯。”

    滾刀切土豆,戀戀教過他。

    楚森雖然做飯方面沒啥天賦,但是學習力很強,妹妹什麼事只需要教他一次做得很好。

    把戀戀安置在遠離明火和熱源的地方,楚森開始利落地削土豆。

    很快,他削好一大筐土豆,在水池邊洗去土豆表層澱粉,手刀落開始“   ”切滾刀。

    楚森輕微強迫癥,切東西,總要盡量切得一大小。

    很快,他找好了節奏,沒一會兒切完了一大筐土豆塊。

    李源一邊和他大媽們一備菜,一邊用余光偷偷觀察楚森。

    沒想到,這小伙子活干得還很麻利,下刀很利索,還很仔細。

    “李哥,切完了,再安排我他的活吧。”楚森拿抹布,把裝土豆塊的不袗大盆周邊的水漬擦干淨,抬對不遠處的李源說。

    李源進一看,瞬間驚得說不出話來。

    切出來的滾刀土豆塊,更是讓他驚訝,一個個像是比尺子切出來的一,幾乎都是一般大小,誤差不超過百分之五?

    “ ,小伙子還真是練過?”李源挑挑眉,看楚森。

    “我個好老師。”楚森淡淡笑笑,回對坐在板凳上吃糕團的戀戀眨眨眼。

    “我哥哥超棒的!”戀戀嘴里塞東西,不忘對哥哥豎大拇指,黏黏糊糊地對哥哥施展彩虹屁大法!

    直播間觀眾看一盆幾乎一大小的土豆塊寫鏡,想到剛才楚森任勞任怨干活,一路上一句怨言沒,都挺詫異的——

    【我幾乎都忘了,楚森是京城首富家的兒子?】

    【我,楚森和戀戀的『性』格都好好喔,一點都不嬌氣。】

    【只說王首富和楚影帝教得好!】

    ......

    --

    這邊,李源又給楚森安排了一個洗包菜,切包菜的活兒。

    安排完,李源叫了一個大媽過來幫忙︰“咱倆一把這盆火爆大菜倒了。”

    “都倒了嗎?怪可惜的......”大媽看一大盆炒好的菜,覺得點可惜,挺心疼的。

    “這菜不行,太生了,不符合規矩,倒了吧。”李源還是堅持把炒得斷生的大菜全部倒掉。

    大媽“嘖嘖”兩聲,這個所謂的“規矩”,是之前廠里的老領導定的,現在老領導了,李源還固執地“墨守成規”。

    但是誰讓李源給她們發工資呢?

    大媽不多言語,準備和李源一把一盆油汪汪、香噴噴的大菜倒進泔水桶里。

    戀戀吃了一肚子甜糕團,聞空氣中帶花椒香的火爆大菜,還點饞。

    小團子和乖,听哥哥的話沒靠近火源和熱源的地方,只是遠遠地看。

    忽然間,小家伙靈機一動,小心翼翼的問︰“李叔叔,倒掉全都浪費哇,我和哥哥的候,帶一些當晚飯嗎?或者......午飯可以?”

    李源手停下來,搖笑笑。

    想想扔掉是浪費,小家伙想吃,給她留吧。

    他把一大盆菜端到戀戀旁邊的金屬流里台上,囑咐道︰“想吃帶回去,一會兒給你拿個飯盒。”

    說罷,李源看小家伙踩板凳,眼神直勾勾地盯大菜,知道戀戀估計是肚子餓了。

    李源找了只不袗小湯碗,一雙干淨的筷子,給戀戀夾了一些菜,把小家伙抱到椅子上︰“餓了吧,湊活先吃點,這菜點涼了,一會兒他菜做好了,我再給你拿。”

    “謝謝李叔叔。”戀戀晃悠小短腿,迫不及待吃了一口火爆大菜。

    戀戀些疑『惑』地皺眉,不解地看李源。

    話說,菜做得不錯。

    菜炒得火候是標準的飯店火候,斷生,咬來要費點勁,不像家庭炒法,會炒得更軟一些。

    大菜很清甜,蒜香和花椒香都爆出味兒來,吃出來,醋是臨出鍋前烹的。

    整道菜總結下來,除了油放得點多,略顯油膩,調味是過關的。

    不過既然是按照飯店標準做的,油放得多一些,無可厚非。

    李源本想開,可看小家伙吃了兩口,皺眉盯自己的子,還是忍不住問︰“怎麼了?”

    “李叔叔,我可以問你個問題嗎?”戀戀在憋不住,她不理解這個叔叔的決定。

    “你問。”李源拿了一雙干淨筷子,和一只小碟子,嘗了一口把自己”炒魷魚”的副廚做的菜。

    “唔,是,這菜為什麼要倒掉哇,炒得火候是斷生,調味過關,除了點油好像沒別的缺點。”戀戀一本正經地說。

    李源驚得說不出話來︰“......”

    見鬼似的看還沒桌腿高的三歲半小娃娃,板眼地評菜。

    關鍵是,小家伙說得是道,全都正中靶心!

    戀戀不會是天才兒童吧?!

    本來,李源是懶得和別人解釋,只是看這麼乖的小團子,他只好耐『性』子說道︰“戀戀,是這的,這個廠里面,好多年紀很大的爺爺、『奶』『奶』在這里工作,好多......”

    說到這里,李源停頓一下,想了想才繼續說︰“嗯,是廠里,還好多不會說話,或者耳朵听不見,或者腿腳不方便的叔叔、阿姨和爺爺『奶』『奶』,是廠里的員工,他們不吃太多油和鹽,如果是太硬不好咀嚼的食物,他們不容易消化,身體不舒服。所以,我們食堂做的菜幾條‘硬『性』規定’,比如說,所的菜都要燒熟煮透,葷素搭配營均衡,少油少鹽,盡量讓菜清淡一些。”

    戀戀點點,她都听明白了。

    知道,為什麼剛才那個“豎中指”的叔叔會和李叔叔吵架。

    听幾個阿姨聊天,戀戀知道,剛才離開的“中指”叔叔是職業廚師,在酒店習過一段間。

    所以,“中指”叔叔做的菜都是按照酒店標準來做的,口味重,重視菜的口感,這和李叔叔的“硬『性』規定”沖突了。

    李叔叔的要求,是少油少鹽煮熟煮透的做法。

    港真,這種做法,確很難做出好吃的菜。

    怪不得剛才她和哥哥一在廊,听到廠里的員工抱怨食堂的菜不好吃。

    “李叔叔,我一個想法,可以不浪費這些菜,符合你的‘硬『性』規定’......”

    戀戀靈機一動,看眼前的一大盆火爆大菜,又瞅瞅放在夾子上的食材,小腦瓜飛快排列組合創造出了一道很適合老人吃的清淡料理。

    “什麼想法,說來听听咯?”李源抱隨便听听看的心態,一邊做別的,一邊點敷衍地問。

    他沒指望從一個三歲半的小團子嘴里,听到什麼建設『性』意見,李源覺得剛才小家伙可是瞎貓踫上死耗子,隨口『亂』說蒙對了而已。

    “是這,李叔叔覺得這道菜不用,是因為油太多,而且菜不夠熟,對不對?”戀戀問。

    “對。”李源點點,手下的活沒停。

    小家伙說得沒錯,還挺會抓重點?

    戀戀手舞足蹈地開始一邊比劃一邊說︰“那下一步,我們可以把菜湯倒掉,油沒那麼多了。之後,再稍稍切一下大菜,加入面粉、雞蛋,可以加肉末或者蝦仁,用鐵板做成綜合蔬菜餅,因為本身蔬菜已經味道,不需要過多調味了。這做出來的菜餅,完全符合李叔叔的‘硬『性』規定’,菜很熟很軟,足夠營養,用鐵板做出來的餅餅不會油膩,表皮焦焦的會很香的!”

    李源愣住了,小家伙說得這道菜,他在腦海里組合一下,發現似曾相識在哪里見過似的?

    哎嗨!

    想來了,在電視里的旅游節目里見過,這不是一道日式大阪燒嗎?!

    在仔細想想,戀戀說得確沒錯,混合一下面糊不費功夫,食堂後廚很大的電餅鐺,比鐵板更好用,不會油膩。

    至于李源平為了符合“硬『性』規定”做菜,一直犧牲掉的味道,這道菜顯然不會出現味道問題,這幾種食材組合在一,不可難吃。

    “李叔叔覺得怎麼?如果可以的話,我可以和哥哥一做這道菜。”戀戀倒坐在椅子上,小腦袋從椅背旁邊伸出來,撲稜撲稜大眼楮,看李源。

    忽然間,一個熬湯的阿姨一拍大腿,激動地說︰“想來了想來了!我女兒在家天天刷那個直播,是那個《我的小尾巴》,是不是你們兄妹倆?我說看你們眼熟!”

    另一個蒸米飯的阿姨附和道︰“對對對,我這腦子,剛才想說,看這倆孩子像明星。老李啊,你不知道吧!這小丫是烹飪小天才,和那個什麼漫畫......”

    “中華小當家?”人笑『插』嘴。

    蒸米飯的阿姨樂壞了︰“對對對,是中華小當家一,做飯老厲害了!我陪我家孩子看過一期,說是還上了熱搜。”

    “我記得,前幾天那個小小廚神爭霸賽,是不是這個小家伙贏了山『藥』蛋那個辱華的老外熊玩意?我記得她做了一道番茄滑雞片,我家臭小子還讓我學做呢。”

    “真的是啊,哎呀,老李,你這大廚地位要保不住咯。”人開始哄,開李源的玩笑。

    李源平不怎麼上網,听大家說了這麼一大堆,只听明白一個意思,是這個叫戀戀的小團子,做菜很厲害。

    “李叔叔,間不多了喲,不如不讓哥哥重新洗包菜切包菜了,我們把這道菜重新加工一下,怎麼?如果你覺得好吃的話,滿足我一個小小的要求。”戀戀調皮地說。

    “好,楚森,別洗包菜了,戀戀,你什麼要求盡管提?”

    李源妥協了。

    或者,更多的是好奇。

    在沒親眼見到之前,李源不相信幾個同事說的話。

    戀戀叉腰說道︰“要求是,明天和後天的菜單,讓我和哥哥一設計,我可以幫李叔叔想到口味清淡,又符合‘硬『性』規定’又好吃的菜。這,食堂的菜不會浪費那麼多了。”

    作為未來掌管人間灶台的小灶神,戀戀對食物的尊重,是刻在心底的。

    在她看來,每一粒米、每一片菜葉都是自然給人類的饋贈,浪費是小神仙最不希望看到的場景。

    如果好的辦法,可以減少浪費,戀戀當然願意去嘗試。

    李源小家伙逗樂了︰“噗,那要看看你和你哥哥沒真本事咯,否則,我們員工食堂的菜單可不會輕易改變的。”

    楚森到戀戀身邊,把腰間的圍裙解下來,折疊一下,系在自家妹妹身上。

    少年抬眼對李源淡淡笑笑︰“和戀戀打賭,我還沒見過人贏過。”

    說完,兄妹倆開始條不紊地處理食材。

    ......

    --

    太陽花糕團廠。

    員工食堂,午餐間。

    在這里,每個員工只是象征『性』的繳納餐費,早餐兩元,午餐四元,可以說是打的“福利食堂”。

    在太陽花糕團廠工作,工資是業界的平均水平,福利一直很好。

    雖說員工食堂味道一向很一般,甚至可以說是不好吃。

    但是這麼便宜的一餐,大部分人都無法拒絕,尤是廠里的殘疾人和老師傅們,大家都公認雖然菜不好吃,可是食品安全一直保證,菜絕對燒熟燒透,填飽肚子很好了。

    比他員工食堂,去晚了沒好吃的了,太陽花糕團廠的員工食堂,倒是沒這個困擾。

    只要在飯點去,啥吃食都不缺。

    兩個老糕團師傅照例沒趕早去食堂吃飯,倆人喝了兩杯茉莉花茶,又續上水,才慢慢悠悠從廠房往食堂溜達。

    沿路,好幾個年輕點的小師傅一邊跑一邊說︰

    “儂曉得伐,今天食堂做洋玩意了,大阪燒听說過伐?”

    “吳哪里曉得,听王師傅說可香了,說是這麼大一個餅,還加酥脆的培根肉和老大個的開洋,外面焦焦脆脆的,里面軟糯糯的,听饞人。”

    “食堂這麼多年沒新花,,快點,去晚了沒了!”

    ......

    兩個老師傅面面相覷,吃食堂吃了這麼多年,第一次听說出新花了。

    倆人加快了腳步,剛到食堂門口,聞到了濃郁的香味。

    而食堂打菜的某一個檔口,別熱鬧,還排了長隊。

    倆人耐『性』子,排了好久的隊,終于打上一份幾個小師傅口中說的“大阪燒”。

    更意思的是,給他們打飯的人是個站在小板凳上的小娃娃。

    “小囡囡,這是什麼呀?”一個老師傅趁換盤的功夫,問小娃娃。

    小娃娃一口字正腔圓的普通話,甜甜的笑笑︰“爺爺好,這是大菜蔬菜餅,里面除了大菜,還燻肉、大大的蝦米、雞蛋,如果您吃辣,還可以加一點香辣醬,不吃辣可以加點番茄醬,配在一很好吃的。”

    “這造型,還蠻獨的,蠻好蠻好。”兩個老師傅又打了一些他的菜,回到座位上。

    倆人一人給蔬菜餅加了番茄醬,一人加了點香辣醬。

    食堂他的菜『色』,還是老子,燒得軟趴趴的,很爛,沒什麼別的味道。

    一個老師傅迫不及待嘗了一口像個燒餅那麼大的燻肉大菜蔬菜餅,頻頻點稱贊,示意老伙計趕快嘗一嘗。

    他這份是沒加辣,酸甜的番茄醬汁,餅皮是淡淡的褐『色』,一層酥脆的外皮,內里是滿滿鮮甜的大菜,面粉的量用的不多,讓蔬菜餅吃來更加的蓬松。

    每一口都吃到不同的食材,鮮美的開洋碎,燻肉粒,都貼心地切成好入口,幾乎毫不費力咀嚼下去的大小。

    雖然是簡單的食材,搭配在一,了不一的神奇味道。

    “之前還不知道,大菜做蔬菜餅可以這麼好吃?”另一個加了辣醬的老師傅咬了一大口,好吃得微微閉了眼楮。

    餅皮這麼酥脆,一點不油膩,搭配上炒熟白芝麻的香辣醬,一口下去是大大的滿足感。

    倆人很快吃完盤中的大菜蔬菜餅,都沒吃夠,想再去打一份。

    剛站身,听到不遠處的隊伍里發出真真哀嚎。

    “沒了啊!”

    “不會吧,真的沒了?”

    “還現做嗎,等的久一點我們沒關系的!”

    “我們排了老長間啦,怎麼說沒沒了?”

    “是啊,老李,再做點吧,難得手藝這麼好!”

    ......

    一個少年帶透明口罩,說話口音明顯帶點北方腔,歉意地笑笑︰“真不好意思,今天材料都用完了,現做來不及了,大家去旁邊的檔口打菜吧。”

    說完,少年和踩板凳站在一旁的小娃娃相視一笑,輕輕擊掌。

    --

    午餐結束後,大家開始打掃衛生,清理剩菜剩飯。

    “老李,今天幾乎沒怎麼剩菜啊!”一個高個打雜工拉泔水桶,一臉不可思議。

    “還不是因為戀戀和楚森,那個大菜蔬菜餅我偷偷留了一塊,真好吃,回去我要做給我孫子吃!”一個年長一些的阿姨一邊掃地,一邊說。

    “這什麼,去年元宵節咱們煮的元宵沒剩下的。”李源嘴硬說道。

    接人拆李源的台︰“老李,那是因為餡是買現成的,糯米粉包一包好了,咋可剩下啊!”

    大家一片哄笑聲。

    戀戀和楚森因為做了額外的工作,李源讓他陪小家伙吃飯,算是對他們兄妹倆額外照顧。

    這頓飯,讓戀戀切體會到了糕團廠的爺爺『奶』『奶』、叔叔阿姨們每天來吃飯的“痛苦”。

    李叔叔他們做的菜,確夠難吃的。

    當然,如果要硬比的話,還是比哥哥的“狗不理”蛋炒飯強一點。

    小家伙硬塞,總算是把餐盤里的飯都吃干淨,一粒米都不剩。

    暫填飽了肚子,戀戀又開始擔心晚飯的問題。

    自己和哥哥剩下的錢,不知道夠不夠買三天晚餐的食材。

    這,戀戀听到李叔叔正在和別人打電話,豎小耳朵。

    “對,一會兒我蹬三輪過去,菜和豬肉我要現場挑,你別給我打包好了啊......”李源耳朵夾電話,手里拿鉛筆,在小本子上寫什麼,他接說︰“老客戶了,買這麼多不給我便宜點,便宜點便宜點,嗤,行,說好了啊,一會兒見。”

    戀戀別的沒听到,听到連續好幾個“便宜點”!

    咦?是不是,跟李叔叔一去買菜和肉,可以便宜點呢?

    李源朝她和哥哥坐的位置過來,對楚森說︰“楚森,吃完了嗎?吃完了,和我一去趟菜市場,拉明天的食材回來。”

    “好,不過我要帶戀戀一。”楚森替小家伙擦擦嘴,對李源點點。

    “李叔叔,”戀戀心里小九九打得可美了,乖巧地說︰“我可以求你一件事嗎?”

    “怎麼,要加碼啊?”李源雖然嘴硬,可還是打心眼里喜歡這個古靈精怪的小丫,故意逗她︰“你說出來听听?”

    戀戀雙手合十,學恬恬每次求別人“拜托拜托”的子說道︰“是,李叔叔買肉和菜的候,不用便宜點的價格,賣給我和哥哥一點哇?”

    李源快要笑岔氣兒了︰“噗,楚森,你妹妹這是商業鬼才啊,這麼小學會拼多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