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搬山甲初露

    陳天擇脫去了衣物便坐在了鍋內,他打了個寒顫,很明顯,水很涼。

    “點火!”隨著老先生的一聲令下,鍋底下的柴禾被兩個徒弟分別從兩個角度點著了。

    隨著火焰的升起,院子里布滿了濃烈的酸味,給我弄得都有些餓了。

    可能是怕院子里得酸味引來村子里得人圍觀,老先生還特意把院子大門關了起來!畢竟一個光屁股的老爺們兒讓村里得大姑娘小媳婦兒看到了,也是會不好意思的嘛。

    鍋里的液體溫度逐漸升高,陳天擇在鍋里面也變得好受起來,他舒展開了身體,也全然沒有剛才那般寒冷的跡象了。

    慢慢的,鍋里已經冒起泡兒!

    我第一反應就是這小子是不是放屁了!

    而絕不是鍋里面的水被燒開了!

    可是,這小子放屁不肯能帶連環式的呀!

    鍋里已經沸騰了!

    可陳天擇卻坐在里面,樣子很是享受。

    臥槽!這家伙不是被煮熟了吧?

    我可是听過溫水煮青蛙,如今溫水煮大活人,還是第一次見!

    因為擔心陳天擇的安危,我趕忙向那口大鍋走去!

    耳邊卻響起了老先生的聲音……“大學,你回來,他沒事兒!”雖然老先生不會騙我,可我還是有點不太相信陳天擇會沒事。

    臥槽,你說沒事兒就沒事兒啊?

    水都開了,你說沒事兒?

    鬼才相信你!

    此時的我已經把老先生的牛逼之處忘到九霄雲外去了,兄弟之間的情誼要比對某人的崇拜之情更加珍貴!

    我剛跑到鍋的旁邊,陳天擇就睜開了原本閉起的雙眼︰“大學,我沒事兒,水溫剛好合適,你要不要進來一起玩耍?”

    “去你大爺的,老子才不要和你洗鴛鴦浴!”見陳天擇並未有什麼大礙,我笑罵了他一句。

    我試探性的摸了摸水里的溫度,很舒適的溫度,對泡澡來說,當然是最適合不過的了。

    鍋里依然再沸騰著,看來,這鍋里不單純是水,應該是某種沸點只有四十幾度的液體。

    我想到了醋,可又不太像,因為這個液體呈現的是黃色。

    大約過了半小時左右,鍋里得陳天擇一下子從鍋里跳了出來,然後蹲在地上開始哇哇的吐了起來!

    老先生見狀,一下子跑到了陳天擇的旁邊。只見地上吐出來一堆像是蝌蚪一樣的東西,在地上緩緩的爬動……跑過去的老先生手里拿了一根樹枝,在陳天擇吐出來的那堆東西里不斷的翻著,像是在找什麼東西。

    我只看了一眼就看不下去了,老先生此時的樣子,和我農村老家的小雞用爪子在地上刨蛆沒什麼兩樣!

    區別就在于小雞把蛆吃了,而老先生沒吃!

    在用樹枝在地上扒拉了一會之後,老先生似乎在那堆蝌蚪里找到了什麼,朝著小徒弟喊道︰“你,去把這玩意兒拿去洗洗!”

    剛才抬鍋的時候,這小子躲過了一劫,現在干這個髒活終于輪到了自己,小徒弟一臉的不情願。

    不多時,老先生從小徒弟的手里把那件東西接過來後,仔細的看了看,說道︰“去到我書桌里左手邊第三個抽屜,把帶有黑色瓶蓋的瓶子給我找過來。”

    陳天擇已經穿好了衣服,又用水漱了口。

    老先生對陳天擇說道︰“以後你可要注意了,害你的人想要借助蠱物來對你實施詛咒!這次我能救得了你,下次就不一定了,所以,以後吃東西一定要注意!”

    陳天擇這次徹底相信了老先生。

    “這瓶藥,你現在吃一粒,晚上睡覺前再吃一顆,剩下的那顆留到明天早上吃!”

    陳天擇點了點頭,接過了藥瓶。

    “現在說說你在哪里吃過比較奇怪的東西吧?”

    陳天擇服下了一顆藥丸後,仔細的回想著。

    “那天在抓陸海洋的時候,我因為沒有吃早飯,就在陸海洋家旁邊的粥鋪里喝了一碗雜糧粥,當時只是感覺怪怪的,現在一想,多半是那粥出了問題。”

    “哪家粥鋪?”

    “趙婆粥鋪。”

    老先生沉吟片刻,立刻說道︰“這是個突破點,或許能從這家粥鋪著手,找到破解我們身上詛咒的辦法!”

    听到老先生這麼說,我和張哥立馬來了精神。

    事不遲疑,從陳天擇的口中知道了那家粥鋪的位置,並簡單了解了一下店里的情況後,我和張哥立刻就準備前去。

    因為陳天擇的身份,還有他剛恢復的身體,實在不太適合與我們一同前往。

    臨走前,老先生還特意囑咐我要多練一練夢眼,這也許將會成為我們破解詛咒的關鍵!

    張哥把兒子小寶放到工地上,交給張嫂以後,就趕緊駕車趕往趙婆粥鋪。

    路虎在他的極限駕駛下,已經闖了好幾個紅燈,好在不是上下班的時間,人也不是很多。否則,真的是太過危險了。

    到了趙婆粥鋪,店門口的開業大吉,還有促銷廣告,讓我有了一絲不祥的預感!

    果然,在進門以後,前台上坐著的是個大約三十左右歲的少婦。長相平庸,笑容卻很甜,一副精明的商販模樣。

    這和陳天擇描述的不一樣啊!

    明明說是五十多歲的婦女,怎麼變成少婦了!

    “歡迎光臨小店,今天是小店開業後的促銷最後一天,兩位想要吃點什麼?”少婦一臉客氣的微笑,讓人很難拒絕。

    你剛才說你們小店剛開業?”我疑惑的問道。

    對呀,這是我們小店開業促銷的最後一天,已經一周了!”少婦臉上依舊帶著微笑。

    “我怎麼好像在很久以前就見過這家店呢。”我決定要先試探一下。

    “看來這位先生是常客呀,沒錯,我是上周從趙姨手里盤過來的店,您放心,我保證味道和原來的一樣……哎……您二位倒是嘗嘗啊……”

    我倆沒有閑心再繼續听她廢話,轉身出了店門。

    “看來那個趙婆確實有問題!”我自言自語道“大學,你腦子好使,有沒有什麼計劃?”

    “計劃?張哥,你舍不舍得花錢?”我看向了張哥。

    “錢?只要能用錢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一提到錢,張哥毫不在意,語氣上也變硬了許多。

    “現在想要找到趙婆,就只有一條路,就是那個女的。”我得手指指向了剛才進去的那家粥鋪。

    “那剛才怎麼不找她?”

    “現在人多眼雜,估計她不會說,等她晚上關門的時候,咱們過去,使一些錢,估計那女的會把她知道的告訴咱們的!”

    “那好,我現在就去取錢,十萬夠不夠?”

    “我的好哥哥,你這又不是買人家的命,你不怕把人家嚇著?一萬就夠了。”有錢人的世界真的不是我這種潘靠梢韻胂蟺摹br />
    等待的時間是最難度過的,那個時候的手機軟件遠沒有現在這麼多。流量還是以收費的居多,所以,等待就更加無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