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7章 裝神弄鬼

    南艦總部,問詢室。

    之前被徐祁業降臨的那個戰斗機飛行員此刻正在接受組織調查,在他面前的軍官下意識地瞄了眼問詢室左手邊的玻璃幕牆,在這個幕牆之後有另外一個小房間可以將整個問詢室盡收眼底,在其中,徐顯正背負雙手注視著問詢室的一切。

    “在前天的飛行訓練中,你為何會出現如此重大的失誤?”軍官質問道︰“我看過你們的訓練內容,並不算是什麼高難度的項目。”

    飛行員此刻顯得有些緊張︰“我也不知道,當時感覺自己突然就不會飛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這時候,玻璃幕牆之後的徐顯皺起眉頭,他身邊的秘書官實時補充道︰“將軍,我們在此之前已經對他進行了數次測謊,結果顯示他並沒有說謊。他並不否認在飛行訓練中造成的重大失誤,但是他自己也想不通在那個時候為什麼突然就不會飛了。”

    “突然就不會飛了,這什麼理由?”徐顯根本就接受不了這種狗屁不通的理由。一架戰斗機墜毀,另外一架嚴重受損,就一句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不會飛了就草草了事?

    秘書官躊躇了下,最後還是拿出一份資料遞給徐顯︰“將軍,這件事處處透出詭異。這個飛行員之前的飛行訓練記錄我都查閱過了,屬于絕對的優等。這不是他第一次飛行訓練,講道理不應該無緣無故就出現這麼大失誤。關鍵這個失誤太低級了!而且,將軍你看他在當時的身體數據變化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指靜脈圖像數據!”

    秘書官指了一下資料上的一處圖像對比︰“這是在訓練期間,作戰數據中心監控的飛行員實時指靜脈數據。”

    現在的作戰系統已經相當高級,不僅僅可以監控飛機的數據,甚至連飛行員的基本身體數據都能監控。其中作為生物識別技術的指靜脈技術也被應用到了空軍的飛機安全項目中。

    由于每個人的指靜脈圖像具有唯一性,在采集每個飛行員的指靜脈數據之後,就可以實現對戰機的精確把控。飛行員在上機的時候,只要手抓在了駕駛桿上,就會自動被掃描。如果發現掃描後的結果不屬于數據庫內的任何一個指靜脈數據,那飛機就會給指揮中心告警。

    這個小手段在和平時期沒什麼用,不過在戰爭時期倒是挺有用。這玩意配合自毀系統可以防止自家的戰機被外人所用。

    徐顯仔仔細細地看了眼兩個指靜脈圖像的對比,可怎麼也沒發現這兩個圖像有什麼區別。

    “將軍,這兩個圖像之間的差別很小,肉眼難以發現。”秘書官解釋道︰“在飛行員出現嚴重失誤的時間段里,飛行員的指靜脈圖像發生了變化,作戰中心收到了告警。作戰中心那邊一度以為是告警系統出問題了,但是自查下來並沒有。”

    “指靜脈圖像還能發生變化的?”徐顯可是知道指靜脈是作為生物識別的常用手段。既然可以應用到生物識別技術中,並且得到廣泛的認同,那麼指靜脈圖像應該是具有唯一性與穩定性的。雖說指靜脈在持續性的年齡增長和某些極端的生理變化出現時,可能會出現變化。但是這種指靜脈變化的例子需要滿足不少苛刻的條件,至少在不久前飛行訓練的短短時間里,並沒有符合能夠改變指靜脈的條件。

    “這還是其一,另外一個就是艙音的音紋特征”秘書官臉色凝重道。

    在秘書官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問詢室里的那個軍官打開了一個播放器,其中就去當時的艙音記錄。

    “快回去啊,快回去啊!”

    飛行員听到這段音頻,臉上露出一絲迷惑的神情︰“這是什麼意思?”

    “你當時在戰機上,即將墜落的時候,就喊了這句話,這句話是什麼意思?”軍官問道︰“你還問我什麼意思,你自己說的話,忘了?”

    飛行員呆愣愣地搖搖頭︰“我是說過這句話,可是我為什麼要這麼說呢?回去哪里?”

    在他的記憶里,他記得自己確實說過這句話,但是現在細細回想起來自己在當時飛機都要墜落的情況下,為什麼會喊這句話,為什麼不拉彈射座椅的手柄?這句話的意義在哪里?

    飛行員頓時陷入了無盡的茫然。他現在的感覺就是,記憶里,他做了一件事,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做。他說了一段話,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說這句話!仿佛這段記憶就是強塞給他的。

    听聞此言,軍官有些不悅︰“現在是我問你,不是你問我!”

    “可我真的不知道我為什麼說這句話。”飛行員臉上的糾結之意更甚︰“而且,這聲音好像也不是我的”

    “可這是作戰中心實時記錄下來的艙音,怎麼不是你的?”軍官聲音開始變得高昂起來。這個飛行員一問三不知,說出來的東西更是驢頭不對馬嘴,這分明就是不配合調查的表現。

    “是我的?”漸漸的,飛行員整個人都開始自我懷疑起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的認知似乎和世界的真實已經開始矛盾起來。

    他所認為的跟別人告訴他的根本就對不上。可是他沒有說謊,而別人也沒有欺騙他的必要,那到底是誰錯了?

    這一刻,飛行員的腦子就好像漿糊一般,已經開始喪失思考能力了。

    隔著玻璃幕牆,看著已經不知所措的飛行員,徐顯一皺眉,對著話筒跟軍官說道︰“好了,到此為止了。”

    看這飛行員的樣子,再問下去,非得精神分裂不可。

    這時候,秘書官適時地插進話來︰“不僅僅指靜脈圖像數據出現了問題,他的音紋特征也起了變化,兩相佐證下,這事情”

    “夠了!”徐顯冷喝一聲︰“你知道你現在在說什麼嗎?他所駕駛的戰機是單座的,除了他,駕駛艙中難道還有第二個人?身為一個軍人,你知道你現在說的意味著什麼嗎?”

    在一個信奉著唯物主義理念的軍隊里,竟然提出所謂的神鬼之說,這是相當危險的言論。私下說說權當笑話,可在下級對上級的正式匯報里還有這些不切實際的猜測,那就不是可以容忍的了。

    徐顯不是那種喜歡上綱上線的人,他現在提醒秘書官,那是提醒他要慎言,免得給自己招來麻煩。

    秘書官這才意識到自己失言了,連忙說道︰“將軍,剛才我昏了頭了。”

    可就在秘書官話音落下之時,小房間的門突然被打開了,國際超自然現象研究組織ispo的分區負責人余信則緩緩入內,其助手詹雯也緊隨其後。

    “你可沒有昏頭。”余信則笑著看向徐顯︰“將軍,你的手下說的話意味著什麼?那當然是意味著這件事已經超出你們的管轄範圍了。將軍,從現在開始,此事交由我們處理,那個當事人需要帶走,配合一下我們的調查。”

    徐顯冷哼道︰“你少在這里給我裝神弄鬼!”

    “我裝神弄鬼?”余信則哈哈大笑︰“將軍,我敬重你的為人,所以我親自過來提人,換做是別人,我直接派個手下過來就行了。將軍,這個人在你這兒,你保不住他。可是如果他配合調查,調查結果顯示跟他無關,我就可以保住他。”

    徐顯皺著眉︰“你說的調查是?”

    余信則咧嘴一笑︰“當然就是剛才將軍你說的裝神弄鬼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