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秀才

    世界各地,無論是正神教會聖地,各國王室,還是隱秘組織,或家族,或勢力,或野生非凡者,都在猜測,但是很少有人去直接去佔卜,窺探,因為大家都知道星空是神靈的國度。

    及時做過佔卜的人,也沒有得到什麼有用的啟示。

    星辰是為什麼而亮,是有人做了取悅邪神的儀式,還是神靈在發怒,沒有人知道。

    不少平民都已經在向自己所信仰的神靈開始了祈禱。

    各大教會聖地時隔一個月,又一次響起了緊急召集的信號,除開必要崗位走不開的幾人,半神以上,聖地議事。

    一座恢弘神聖的教堂,教堂中央,只見這里每一根柱子每一處拱券每一塊穹頂都瓖嵌著不同種族的頭骨,它們大部分都偏蒼白色,密密麻麻地聚集在一起,用空洞的眼楮注視著外來者。

    教堂的牆壁、窗戶和大門上,一張張透明的,扭曲的,痛苦的臉孔凸顯了出來,將內部與外界完全分隔。

    而教堂的最前方,聳立著一個上百米高的十字架。

    十字架前,擺放著一排排黑色有靠背的座椅。

    一位穿著簡樸白袍,留著淡金胡須,掛著銀制十字架吊墜的普通的神父,看著天空竹簡消失的異象嘆了一口氣︰

    “時代潮流。”

    布朗街,一座聯排房屋內,一位穿著黑色古典長袍,戴著同色尖頂軟帽,黑卷發,黑眼楮,寬額頭,瘦臉龐,戴著水晶雕制成的單片眼鏡的年輕男子。

    看著天上剛才的異象露出了微微翹起嘴角,摸了摸單片眼楮,露出了感興趣的神色。

    貝克蘭德,皇後區,索德拉克宮。

    留著兩撇小胡子、嚴肅古板、臉龐堅毅,穿著禮服,披著大氅,鞋尖極長,打扮與時代脫節的喬治三世,面色嚴肅的看著天空,轉過頭對一位身穿黑色晚禮服的女性說道︰

    “喬治娜,這件事麻煩你了,我會讓軍情九處配合你。”

    狂暴的甦尼亞海上,幽蘭復仇者號,順風而行,倒吊人阿爾杰站在甲板上,看著天空,自語到︰

    “這就是愚者先生所說的,有些神秘力量在逐步甦醒。”

    廷根市,左特蘭街,37號2樓。

    一間棋牌室內,倫納德•米切爾,衣著隨意,襯衫扎起來。黑發綠瞳,長相出眾,擁有詩人一般的氣質,靠著窗戶這天上的星辰消失後,測過腦袋,對著站在一旁身穿正裝的克萊恩輕笑一聲問道︰

    “你又什麼看法嗎?”

    克萊恩聞言轉了轉腦袋,看了看兩邊都沒人開口說到︰

    “你再問我?”

    同時另一邊,一個棟有著紅煙囪,院前有著花園,草坪,的獨棟房屋內的書桌上,一只外貌破舊的羽毛筆在沒有人握著的情況下,在一個暗紅的筆記本上,寫到︰

    “好像感覺到了一個,很能寫的家伙。”

    ..............

    普利茲港,北區,尼克羅街3號。

    阿爾文在盥洗室內里不停的在皮膚上,揉揉搓搓,直到皮膚發紅,沒有異味才停下手。

    “沒想到自己也會經歷這種事情,修仙必備“毛孔拉屎“

    “易經伐髓,果然強大。”

    阿爾文使勁捏了捏拳頭,手臂肌肉明顯隆起如同鋼澆鐵鑄一般,他感覺自己現在一拳能打死一頭牛。

    “就是太白了,而且身上散發的書卷氣更濃了。”

    阿爾文看著鏡中的自己,不由贊嘆一句好一個。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帥是帥了,是不是有點太娘了,晉升之後差距這麼大嗎?“阿爾文搖了搖腦袋,換上一身干淨衣服出了盥洗室,打算到外面好好試一試自己晉升後得到的能力。

    直接把髒衣服直接扔了到馬路對面的垃圾桶,阿爾文走到後院做了幾個夠空翻,又來了幾組體力鍛煉動作。感覺很輕松,完全沒有測試出自己的全力。

    按照這段時日反復練習的內容,向前邁出一步,扭腰擺臂,扯肩揮臂,猛地就是一記直拳。

    啪!

    他听到了拳頭破開氣流的清脆響聲,只覺前沖的力量完全超乎了自己的預計。

    不僅是力量,還是速度,身體協調能力,都有了巨大變化。

    悠米站在二樓的窗台上,歪著腦袋看著草坪上蹦來蹦去的阿爾文,眼楮里全是好奇。

    “喵”

    想到了那股惡臭,又轉頭看了看盥洗室,露出思索的神色。

    站在院子里,阿爾文露出興奮的神色,要是在遇到昨晚失控的戴夫,他完全有信心,不用任何符咒,不用任何人幫忙,就能把戴夫活活打死。

    “怪不得典籍中多有記載,以前的讀書人,能文能武,孔子力能叩關,感覺魯智深都沒他猛,還有莊子說劍篇︰他曾對趙王說,曰︰“臣之劍,十步一人,千里不留行。”

    這哪是讀書啊,這完全是仙俠。

    “不過這些力量,自己還沒沒有完全掌握,還需要加強鍛煉,等完全適應並進行了針對性的練習後,肯定還會有變強,說不定也能‘力扣關門’……。”阿爾文看著花園里的那棵樹,有些意動。

    想了想還是算了,自己剛晉升,還有許多事沒搞明白,等有有機會到外面試,拔自家的樹不太好。

    回到二樓,看見悠米竟然,在書房門口偷偷往里看。

    阿爾文有些哭笑不得,這家伙不是以為自己吃屎了,才變得這麼厲害吧。

    “悠米,明天開始我開始教你識字,教你如何消化魔藥。”

    被發現的悠米甩了甩尾巴,假裝沒听見路過的的樣子,他又補了一句︰

    “這樣你也會變得厲害。”

    悠米抖了抖耳朵,邁起的前腿又放回原處,轉過身子賣了個萌。

    “喵?”

    現在雖然不知道發生了,自己竟然直接晉升,但總歸不是壞事。

    阿爾文坐在書桌前看著桌上鋪開的黃褐色羊皮紙,他現在打算嘗試序列8‘秀才’的能力。

    序列8︰秀才。

    能力︰紙上談兵,文字共鳴,君子六藝,墨不佔膚。

    儀式︰一篇高官認可的文章。

    參加府試,要求榜上有名。

    文者仁心受人與魚不如授人與漁,受益人不得少于50000人。

    三能力其中的君子六藝︰即︰禮、樂、射、御、書、數。

    六藝帶給自己最大變化的就是,這完美的身體素質。

    禮節方面,這些都刻畫在自己的腦海中了,需要把他們融入生活,養成平時的生活習慣。

    “但是在這個世界用古禮會不會格格不入,這里的禮指應該不是形式,應是,在于心,行于事。”

    射,這......左輪算不算?看來需要找一個馬術老師和音樂老師了。

    文字共鳴︰可以向‘竹簡’祈求力量,使文字共鳴,形成文道符咒,

    “這個文字共鳴,看來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啊,也許等自己序列夠高,一筆寫成,文字自鳴,根本不需要在向‘竹簡’祈求力量。“

    “不對,也許後面有更強大的文字,比如‘移山填海’之類,就像符咒也分很多種一樣。”

    阿爾文看了看眼前的毛筆,玩笑自語到︰

    “看來以後寫字的時候,不能隨便釋放靈性了,一不小心文字產生共鳴太危險了,比如‘天打雷劈’面前沒有目標,雷會劈誰。”

    ......................

    《淮南子•主術訓》記載︰“孔子之通,智過于萇弘,勇過于孟賁(古代勇士),足躡與郊菟,力招城關,能亦多矣。”

    孔子不但力大無比,還能飛跑,追逐野兔,勇猛超過孟賁。莊周說孔子“力能叩關”;還有書記載孔子“身材魁梧,力能搏牛”

    《呂氏春秋•慎大》

    《列子•說符》

    《禮記•射義》

    《史記•孔子世家》

    都有記載,孔子很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