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9章 婆媳較量

    “你少跟我們這強詞奪理,我們說的是兒媳的傳統。”

    “哦!我懂了,就是雙標嘛!”

    “你……”

    “你們在吵什麼?”

    韋奇一進門就嗅到了客廳里的火藥味兒。

    “看看你娶的這是什麼女人?這嘴可真厲害!”

    齊媛珠一見韋奇,就告起了狀。

    韋奇不冷不熱地看著樓梯上的沈妮婭,冷嘲道︰

    “她也就是一張嘴厲害而已,其她一無是處。”

    “那你呢?整天跟一堆女人玩曖昧,這算什麼本事?”

    沈妮婭毫不客氣地回懟道。

    “哼,我兒子有女人緣那說明他有魅力。”

    沈妮婭一听喬鳳嬌這話,簡直大跌眼鏡。

    “哼,難怪他這副德行了,原來根源在這里。”

    “沈妮婭,你怎麼跟我媽說話的?”

    韋奇陡然臉色陰沉。

    “我做人的宗旨就是互相尊重,如果她不尊重我,我憑什麼要尊重她?”

    “就憑你想要的東西還在我手里。”

    “我們只是名義夫妻,我只按合同辦事!

    合同上只要求我住在這里,可沒規定我要盡兒媳的義務。”

    沈妮婭說完,一甩頭揚長而去。

    “你……”

    “這個女人真是讓人討厭!”

    “媽,我們這一年的日子只怕有得熬了。”

    “怕什麼?我不好過,她就更難過……”

    沈妮婭一進房間,剛無力地躺到床上,韋奇就進來了。

    “你來這里干什麼?我們不是分開住嗎?”

    她立刻坐起來,防備地拉了拉衣服的領口。

    韋奇直接無視了她的話,反手把門一鎖,闊步過來了。

    “你想干什麼?我警告你,你別亂來啊!否則我不會客氣的!”

    沈妮婭說著就抓起了床頭的台燈防身。

    韋奇扯下領帶,朝她直直逼近。

    “我們是有證的合法夫妻,不管你願不願意。

    我都可以隨時可以履行我作為丈夫的權利。”

    “你發什麼神經?我們只是合約夫妻,你沒有權利對我行使所謂的任何權利。”

    “合約我能簽就能作廢,但結婚證就不一樣了。

    如果你讓我不爽,我就讓你在這一年里被吃得骨頭都不剩。”

    沈妮婭不懼他的威脅,舉起台燈對著他就警告道︰

    “你要是敢亂來,我就趁你睡著把你 嚓掉!”

    “呵,你想歪了,我是不會給你任何機會接近我的。”

    “你到底什麼意思?”

    韋奇一把拽住她手中的“武器”,俯身貼到她耳畔邪魅挑釁道︰

    “今天雖然是我們的洞房花燭夜,但我可沒打算在這陪你。

    我約了我的女友來家里開“派對”,就在你隔壁,你不會介意吧?”

    沈妮婭抬眸瞪著這個無恥的渣男,真是看一眼都惡心。

    “你給我滾出去——”

    韋奇成功惹怒沈妮婭後,便揚長而去。

    等她洗完澡出來,準備出去倒杯水喝時。

    一開門,就正好看到韋奇摟著一個性感妖嬈的女人上樓了。

    她見此情景,還是不由得愣怔了兩秒。

    “去哪兒?我帶女友回家玩玩,你不會介意的吧?”

    韋奇根本沒拿正眼看她,只是用眼角的余光瞥了她一眼。

    “親愛的,她就是你娶那位黃臉婆啊?還別說,這衣品還真差。”

    女人仗著有韋奇撐腰,上來對著她就是一番諷刺。

    沈妮婭倒是沒有把生氣掛臉上,要是那樣不正如了這家人的意嗎?

    “你玩啊!她這種有身段有氣質的小姐不便宜吧?

    不過你也不缺錢,一個不盡興,我可以再幫你找幾個。”

    “你……”

    女人被她的話氣得抓狂。

    “我是韋奇的正牌女友,不是你口中的……”

    “呵,原來是有身份編碼的小姐啊?失敬失敬了。

    不過在我受到的教育里,任何正妻之外的女人都叫野雞。”

    “你……宇承哥,你听到沒有,這個女人羞辱我。”

    “送上門來受辱,勇氣可嘉!韋奇你就慢慢安慰她吧!我要去睡美容覺了。”

    沈妮婭說完,頭發一甩揚長而去。

    韋奇看出了她表面無所謂,但言語間明顯是在生氣。

    沈妮婭的確氣得不輕,連下樓喝水的事都忘了。

    她知道這個男人很渣,沒想到這麼渣!

    可更讓她三觀震碎的事還在後面。

    她剛睡下就听隔壁傳來了讓人面紅耳赤的聲音。

    那刺耳的撞擊聲仿佛是故意要讓她听見。

    讓她既窩火又羞恥。

    干脆把頭埋進了被子里。

    可那女人的叫聲又傳了過來,簡直讓人不堪忍受。

    “韋奇,你這個混蛋!”

    她打開抽屜,翻出耳機播放了音樂,然後塞進了耳朵里。

    不知道隔壁的動靜持續了多久,等她醒來已經是早上了。

    “你還知道起來啊?知道現在幾點了嗎?”

    一下樓,喬鳳嬌就在餐桌邊等著她了。

    “很晚了嗎?你兒子不是都還沒起嗎?”

    “他是男人,你怎麼能跟他相提並論?”

    “我憑什麼不能跟他相提並論?現在又不是從前那個男尊女卑的時代。”

    “我提醒過你,我們齊家是傳統大家族,有些規矩不能壞。”

    “傳統家族?您別開玩笑了,有哪個傳統人家會隨便在外面帶女人回來過夜?”

    “瑤瑤可不是你口中那個隨便找的女人。

    她是我兒子的正牌女友,也是我最看好的兒媳婦兒。

    行了,不要再廢話了,今天開始家里的早餐你來做。”

    喬鳳嬌說完,把圍裙塞給了她。

    “我看還是讓您最看好的兒媳婦下來伺候你們吧!我要出門了。”

    沈妮婭可不吃她這一套,反手就把圍裙塞了回去。

    喬鳳嬌見她就這樣走了,氣得咬碎了牙。

    “真是沒教養……”

    沈妮婭今天要去車站接自己的老同學兼好友。

    兩個女孩決定一起合資開餐廳。

    “妮婭,你都嫁給大明星了,還需要我跟你一起創業嗎?”

    “我創業跟他有什麼關系?我們互不干涉。”

    “難道這就是現在最新潮婚姻關系?”

    沈妮婭一听,只能苦笑。

    “妮婭,你可是我們一幫女同學里最出息的。

    下個月的同學聚會,你能把你老公帶上讓我們也見見活的大明星嗎?”

    “這個……我不確定他能有時間。”

    “你該不會是害怕你英俊帥氣的老公被別人惦記吧?”

    “怎麼可能?”

    沈妮婭一想到那團表面光鮮的馬糞球,就莫名壓抑。

    “那你就帶他一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