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無題

    本來黎天成也不知道越凜到底要干嘛。

    但是當他看到筆記本上顯示的各種信息之後,整個臉色忽的就變了!

    他臉上一會兒青一會兒紫,情緒變化非常明顯。

    越凜像個沒事人似的看著他,就好像早就已經想到了他會是這種表情。

    “看得清楚嗎?你可不要告訴我,你連自家的企業都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

    那樣的話,我還是建議你不要執著于這個股份了。

    現在這個情況,你拿著干股份能做什麼呢。

    就算你不清楚,看著這些數據也應該明白了。”

    沒錯,越凜給他看的就是他們集團現在的狀況。

    “嗯。不瞞你說,除了你手上的股份之外,其他的股份都已經在我手上了,

    你要是把股份干脆點給我,也算是一個好的收場。

    當然,你不給我也並不影響我拿下這里。

    只不過,到時我要做的事情可就沒那麼簡單了。

    我這人呢很簡單,心情好的時候做的事情,和心情不好的事情後做的事情是不一樣的。

    要不要把這個集團留下來,也是在我一念之間。”

    越凜坐在位置上,單手撐著腦袋,另一手在桌面上不停地一下一下地敲擊著。

    這聲音就好像直接在敲擊著黎天成的心一樣。

    這時候男人抬頭看向她︰“你別想要威脅我。我出來闖蕩的時候你還沒出生呢!”

    越凜听了之後突然鼓起掌來!

    啪、啪、啪——

    聲音非常響亮,在辦公室內顯得格外突兀。

    別說這間辦公室了,這附近幾間辦公室也只有他們這有三個人罷了。

    “你經驗是挺多的,不管好的還是壞的。

    但是我勸你,這種時候還是不要做那麼多有的沒的了。

    否則就連你們老家可能都會賠進去。

    不要以為你們藏的深我就找不到你們。”

    黎天成愣了一下,他盯著越凜看了許久。

    他實在是有點搞不懂這個女人。

    眼前的這個女人看起來很年輕,他們之間到底有什麼深仇大恨,讓這個女人這麼費心的來對付他?

    “你到底是什麼人?這麼做對你有什麼好處?”

    越凜又拍了幾下手後終于停下了。

    他她勾了勾唇角道︰“對我來說是沒什麼好處,我還投了不少錢呢,說不定現在還背上了負債。

    但是我開心啊,有一句話不知道你听過沒有。

    千金難買我開心,但是現在不管千金也好還是萬金也罷,它可以買到我開心。

    而這一條開心的路上只剩你了呢。

    在這里我給你透露一點,你當下的選擇,或許會影響你們整個家族以後的生活。

    我要是高興了,就讓你們好過一些,我要是不高興了……

    別說東山再起,你們就算是想要擺攤,恐怕都不行。

    我知道,你現在可能想著你們這麼大的家族,就算一人存一點私房錢,也足夠你們下輩半輩子花了,對嗎?

    但是你們這個家族只不過這下半輩子嗎?沒有後代了嗎?

    如果沒有的話,你可以當我沒有說。

    我要掌控的不光是一兩個集團,話就說這麼多,你好好考慮考慮。

    在你考慮的這段時間呢,我還要做點別的事情。

    根據你考慮時間的長短,整個企業的情況也會不一樣。

    哦,對了。你知道那些股東為什麼把股份都賣給我了嗎?

    因為我給了他們很不錯的價錢,你覺得你們的股價還會再上漲嗎?

    應該很難了吧。

    集團出了這種事情,說明你們有很強的敵人,但是你們自己卻不知道呢。

    對方一出手就把你們打的再也爬不起來了,真不知道你們惹了什麼樣的人。

    我的猜想會不會是復仇呢?”

    當越凜試探著說出這話之後,黎天成果然愣住了。

    他想了一番後,自顧自的搖了搖頭,然後又陷入了另一番的思考當中。

    越凜看他那個樣子,大概就知道他在想什麼。

    就算他考慮到復仇,恐怕也不會考慮到他們身上。

    畢竟她老爹之前才被他們逼得走投無路,在這種條件下還能直接復仇的,怎麼也想不到是她老爹。

    不過事實也確實如此,這次的復仇跟她老爹和老媽沒關系,只是她出手了而已。

    “哦,對了,或許你想看看這些。”

    越凜說著就放大了一些圖片,這些圖片可都是那些文件的原件圖片。

    黎天成看到之後滿臉震驚,然後一臉的不可思議。

    “你怎麼會有這些圖片?你從哪里來的?不對,這些文件怎麼可能會有圖片?”

    越凜听了後撐著腦袋看著他繼續道︰“覺得不可思議是嗎?有錢能使鬼推磨。

    再說我看網上報道的那些消息,好像跟這些圖片也有關系呢。

    我倒是很好奇,這些東西你們一直沒有動,是企業的基業嗎?你總不能告訴我是傳家寶吧?

    而且光是從圖片看的話也看不出什麼東西,只能看得出是一些項目文件之類的,不知道內容是什麼樣的

    當然,我要是想拿到這些東西的話也很容易的。”

    這時候黎天成突然想到了什麼,直接站起來甩開門就走了出去。

    蕭千亦在一旁,不知道從哪拿出來了一些水果,還是已經切好的那種。

    “說了那麼多話,吃點東西吧。”

    越凜有些意外。

    “你從哪弄來的?剛才又沒有出去。”

    蕭千亦指了指自己提著的包。

    “你以為我提著一個包做什麼,只是裝裝樣子嗎?

    我想著既然是個空包不如裝點東西吧,誰知道你在外面要待多久。

    最近因為集團的事情,你確實也挺辛苦的。誰讓你這麼要強。”

    越凜一邊啃著水果,一邊淡淡的道︰“只不過是做一些該做的事而已,算什麼要強。

    等這些事情做完了,我連越氏都不想管,你沒見我已經把我大哥塞在那兒了嗎。

    所以你可別想把你手上的東西塞給我,我可沒興趣。”

    蕭千亦听著她說的話突然笑了起來。

    “放心吧,我那邊有一些助理,他們要是這些事都做不好的話,就等著扣錢吧。

    對了,你怎麼突然把這些東西拿出來了,你不怕刺激他嗎?”

    越凜冷哼了一聲︰“刺激?他現在就是需要刺激。他以為自己手中的資本還很充足,所以在這給我拖延時間。

    我就要讓他看看,其實他什麼都沒有了,就是手中那些破股份而已。

    如果不是因為米勒的話,我根本不會繞這麼多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