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後山異常和一方妖王

    跟青凝兒所在的二隊相比,一隊的十二個女弟子不少人掛彩,表情沉重,動作謹慎的在林間步步攀登,向著山嶺更高處行去,而清婉仙子同樣跟在隊伍的末尾,默默記錄著這一切。

    二隊順風順水,但一隊的運氣無疑是要差一籌,她們剛剛登上鷹獅嶺不久,就意外地遭遇到了一頭築基境界的化形妖獸,在猝不及防之下,一名弟子瞬間被抓掉了半個腦袋,連救治都來不及。

    而這頭化形妖獸隨後便被憤怒驚慌的弟子全員集火,打成了殘渣,但她們的隊伍中也首次出現了減員。

    親眼見識到這群祟靈教徒的凶惡樣子,以及朝夕相處的同伴因為小心大意而命喪黃泉後,剩余的十二人似乎是無形之中成長了許多。

    一個個緊咬牙關,四下掃視的目光審慎而肅殺。

    “果然,只有經歷鮮血和死亡,才能讓一個人真正成長起來。”

    末尾,清婉美艷的面容上並沒有什麼表情,只是目光幽幽的關注著前方的隊伍。

    這群溫室中的花朵,在沒有達到築基境界以上時,經歷過的最殘酷一幕無疑是仙試,但仙試中,對象都是人類。

    若舍得放棄自己身為天才的一番傲氣,勉強通過仙試並不是一件多難的事。

    最關鍵的是,同為人類,他們可以交流,可以投降,甚至可以放棄。

    但在這里,只有混亂無序的妖獸,以及窮凶極惡的妖族,沒有交流,也不能投降,稍有不甚,就是當場斃命。

    這對于常年苦修練氣的弟子來說,無疑是一次巨大的挑戰。

    “死在這里也沒什麼不好的,至少日後不需要去面對那些鬼東西。”

    清婉仙子在心中暗自嘆了口氣,對于已經見慣了生死的她來說,弟子的死已經不能再引起她的情緒變化,若不能在這些沒有理智的瘋子手中活下去,那日後的結果,也好不到哪里去。

    大約十余分鐘後,再度經歷了兩場有驚無險的戰斗,一路急行軍的一隊成員攀登數百米,已經接近了山嶺高處。

    這里,似乎跟之前的地方有了截然不同的差別。

    越往高處走,樹木越繁茂。

    但天空,似乎也越發陰暗。

    目光所及之處,也只能看到二十米以內的場景。

    而攔住她們視線的,是一株株枯木形狀猙獰,仿佛張牙舞爪卻又靜止不動的妖魔,一股陰寒,森然,不詳的詭秘氣息散發,無聲無息地侵染人心。

    這是一種可怕的環境,換做常人恐怕連一兩分鐘都忍受不了,同行的十二名弟子有部分已經開始顫抖,似乎有股涼氣,在透過體表直接傳入她們的內髒。

    尤其是跟在末尾的清婉仙子,眉頭頓時一凝,眼神極度戒備起來,因為修為上的差距,她比其他人更加敏感,也更容易差距到其中的不對勁。

    那是一種極為詭異的感覺。

    仿佛是扭曲心靈的囈語。

    “注意戒備,這里有大問題!”

    清婉仙子內心升起一股不安的感覺,並且立即厲喝。

    而就在清婉仙子話音落下的那一刻。

    嘩啦啦……嘩啦啦……

    山林之間,眾人周身所有的樹林,植株像是活了過來一樣瘋狂的搖動,宛若群魔亂舞。

    “誰!”

    作為身經百戰的金丹戰皇,清婉仙子像是感覺到了什麼,猛然轉身,看向來時的方向。

    踏,踏,踏。

    隨後,在這詭異至極的動靜中,她們來時的方向上,一個陌生的男子邁著低沉的步伐,無視了這里的詭異情況,一步一步地出現。

    而他眼眸中那一抹赤色豎瞳,在周圍詭異的場景襯托下顯得極其陰森恐怖。

    而在第一時間看清楚這陌生男子的特征後,清婉仙子似乎看出了什麼,立刻像是見了鬼一樣勃然色變︰

    “完全化形,一方妖王?這怎麼可能?”

    清婉仙子忍不住驚駭出聲,大荒妖族,內部等級劃分極為嚴格,將混亂無序的妖獸,沒有化形的妖獸稱之為小妖

    築基中期以下,依舊保留著大部分妖獸特征的妖獸統稱為妖將。

    部分擬人化,實力達到築基後期以上,可以統領同類種族的,是為妖族王將。

    至于像眼前這個男人一樣,完全化形的存在,在妖族中乃是一方妖王。

    旗下至少統領著超過十個種族,擁有著大量王將級別的手下。

    而想成為一方妖王,徹底褪下獸軀,實力至少也在金丹後期。

    也就是說,眼前這個崇靈教徒,是金丹後期的妖王。

    “這不可能,怎麼會有妖王可以潛入徐州,邊荒之地的青城劍派究竟在干什麼?竟然會將一頭妖王漏掉?”

    清婉仙子臉色驟變,陰楮不定起來。

    “自我介紹一下,我乃妖王元屠,”

    而元屠似乎有些不緊不慢,猩紅的目光掃視著臉色狂變的清婉仙子,還有一眾不明所以的弟子,舌頭舔了舔薄薄的嘴唇,惡笑道︰

    “看起來,諸位應該是琉璃谷的人吧,我在教中多次有所耳聞,琉璃谷作為鎮守江陵城的第一道防線,這麼些年來不知道殺死了我多少兄弟姐妹,堪稱是固若金湯,天然的陡峭。”

    “那我可要以最高的規格,好好的招待你們啊……”

    看著對面男子凶殘,嗜血,瘋狂一般的笑容,清婉仙子臉上頓時血色褪盡,慘白如紙,眼神之中流露出的,是絕望。

    以身體強度著稱的金丹後期妖王,除非她現在在琉璃谷,再配合上其他兩名仙君級戰力,以百花陣對敵,否則沒有絲毫勝算。

    然而這里,只有她一名金丹戰力。

    ……

    沒有人知道清婉仙子所率領的小隊在山嶺某處遭遇到了妖族妖王的狙擊,此時此刻,沈郁隨行的二隊一路追蹤,同樣出現在了山嶺半山腰上。

    基本追平了一隊的路徑。

    自然,也見到了那些詭異的植被。

    不過跟清婉仙子所感覺到的詭異感覺相比,沈郁這邊的情況無疑更嚴重一些。

    扭曲。

    癲狂。

    這是沈郁在踏入後山半山腰後的詭異感覺。

    這種感覺,如芒在背,就好像他置身修理場,陰暗的天色下,怪異的枯木之間,仿佛有無數雙眼楮在窺探他。

    而這些目光中仿佛蘊含是某種混沌,扭曲,無序,怨恨種種邪惡意味的結合體,正在通過無所不在的惡念侵入他的身體,想要將他一切的意識,理智都撕碎,污染。

    然而,黑暗中,這種令任何人都瞬間扭曲,癲狂的可怕侵襲,卻像是進入了什麼深不見底的深淵,一但沖入沈郁體內,就再沒有動靜可言。

    甚至極度荒謬的,他竟然有種快感。

    仿佛這侵襲而來的惡念,對他來說是沙漠中的甘露,是冰雪中的火堆,是黑暗中的光源,正不斷地吸引著他的目光,望向更深處的後山。

    有什麼東西,在吸引著他!

    不,應該是吸引著他體內的邪災之血。

    “怎麼回事?不是崇靈教徒呢?這感覺,像是出現了什麼美味的邪災……”

    沈郁目光一凝,壓下了心頭的悸動,轉而將注意力放在了青凝兒她們身上。

    此時的她們,雖然以為這是正常情況,依舊拼命地往上攀登。

    當即喝聲道︰“是不是蠢,知道危險不知道後退?”

    當頭一喝下,眾女紛紛一怔,如同剛剛回過神來一般,身體急速暴退,悚然而驚。

    她們剛剛,似乎被影響了。

    就像是腦子突然斷片了一樣,只知道往前走。

    至于這個方向是不是前,那就無人得知了。

    “師兄,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青凝兒來到沈郁面前,一臉凝重道。

    “我也不清楚,但我想很快就知道了。”

    說罷,沈郁目光陡然鎖定了陡坡下方五十來米的亂石地帶,獰笑道︰

    “藏頭露尾的垃圾,給老子滾出來!”

    隨後沈郁聲音落下,頓時便有五道身影閃了出來。

    為首的,是一個頭長獨角的,有著一張中年男子樣貌的凶惡大漢,上半身**,卻遍布著一群看上去就極為堅硬的甲殼,而另外四個,一個渾身長滿絨毛的貓女,一個沒有耳朵,手中利爪卻比大腿還大的妖將。

    而另外兩個,同樣是彪型大漢,一個渾身豹皮,一個尖牙利嘴,看上去都是一樣的凶神惡煞,面目可憎。

    這五人相貌各異,給人感覺的唯一特點就是窮凶極惡,一看就知道是手中沾滿了不知道多少人命的崇靈教徒。

    “五名妖族王將?!”

    清泉臉色驟變,一般而言,化形妖獸的實力會表現在他們的化形程度上。

    而這五人中,化形最徹底的無疑就是為首的獨角大漢,除了上半身之外,基本已經保持了人形,實力少說也有金丹期。

    其次是最後兩名彪型大漢,基本在凝丹期沒跑。

    而後才是貓女和利爪大漢,築基後期。

    “能一次性統領五名妖族王將,此地莫非……有妖王?”

    一想到這個可能,清泉的臉色也瞬間轉為慘白,喃喃低語一聲。

    “妖王……”

    听到清泉的話,沈郁同樣眉頭一蹙,能成為妖王,實力少說也在金丹後期,不過不在此地,莫非是在清婉仙子那邊?

    那他們這一趟,無疑是踏入了陷阱。

    “狗東西,敢陰老子。”

    不管長安縣的縣陵究竟是不知情,還是已經同流合污,沈郁已經默默將這筆賬記在了他身上。

    “這小娃娃,似乎有點見識呀?在仙門應該地位不低,我最喜歡吃這種人類了,又嫩又有嚼勁。”

    貓女舔了舔長滿倒刺的舌頭,一臉的嗜血。

    “其他幾個也不差,都是細皮嫩肉的,吃起來嘎 脆。”

    就這麼在眾目睽睽之下,五名妖族王將肆無忌憚地討論起先吃誰,該怎麼吃的問題。

    青凝兒一行人也是面露驚慌,雖然她們不清楚妖族王將是什麼級別的實力,但從對方如此肆無忌憚,熟視無睹的神態,氣質來看,恐怕是十分的棘手。

    當然,不是對她們來說棘手,而是對隨行導師來說十分棘手。

    因為清泉師姐的臉,已經徹底煞白了起來,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這五人不好對付。

    “殺了我們,我們長老是不會放過你們的,萬法仙門也將與你們不死不滅。”

    清泉聲色懼厲地斥喝道。

    “長老?你是指那個大人親自去追的金丹女修士麼?”

    為首的獨角似乎頗為欣賞人類的恐懼,也不動手,只是目光殘忍而興奮,好像看待宰羔羊一般凶殘地注視著她們︰

    “估計這時候,你們的長老已經被我們大人拿下了吧。”

    听了獨角的話,清泉臉色徹底繃不住了,原本只是猜測的妖族妖王,似乎真的在此地,而且已經前去追殺谷主。

    一但谷主被殺死,不,就算谷主尚在,合她們所有人之力也不可能擊敗一名妖王。

    “怎麼會……”

    這一次,不僅是清泉,就連青凝兒一行人也是勃然色變。

    “哈哈哈,我給你們一個選擇,自己走去後山山頂怎樣?也省得我們動手,你們人類不是覺得只要有一線希望就不能放棄麼?”

    “是選擇馬上死,還是抓住這最後一絲希望,自己去……”

    獨角臉上掛著強烈的興奮和惡毒之色。

    後山山頂,那可是連他們都不敢涉及的地方,只有大人才能抵擋那顆神樹的恐怖,要知道他們之前,是有六大妖族王將跟隨大人一起潛伏進徐州的,而現在只剩下了五大王將。

    另外一人,可想而知去了哪里。

    眼前這群修士中,連金丹都沒有,鐵定是有去無回。

    “師兄……”

    清泉等人的眼中,似乎又重新燃起了一絲希望,目光忍不住匯聚到沈郁身上。

    這個時候,沈郁從沉思中回過神來,更加殘忍無情的獰笑打斷了獨角的逼迫︰

    “五個廢物東西,也敢給老子選擇,那你們說說看,你們五個會是哪個先死!”

    轟隆——

    下一刻,宛若晴天霹靂,沈郁冷漠的眸光一動,伸手一抬,就好像是操縱雷霆的雷神一般,同時五道刺目,堂皇,暴烈的巨大閃電雷光,陡然撕裂空氣,微塵和光線,以無法感知,無法躲閃的極速,在他們五人腦海中定格。

    那一瞬間,他們只看到沈郁抬手間就綻放出五道粗大的雷霆閃電瞬息間擊穿空氣,就好像超大型的電光巨炮一般在他們身前瞬間爆開,凶猛的氣浪和沖擊波狂暴無垠撕扯下,無論是築基後期,還是凝丹期的妖族王將,統統慘叫著被狂暴沖擊波所淹沒。

    電流推動六十六萬伏特下的暴烈雷霆閃電,其速度超過了超電磁炮的三倍音速,威力遠超同等級的二階法術,在這般迅猛的攻擊下,除開擁有金丹戰力的獨角外,其余四人皆喪生在攻擊下。

    渾身焦黑一片不說,身軀更是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損壞。

    腦袋被粉碎的,胸口被洞穿的,體內內髒盡碎的……

    赫然一副死的不能再死的姿態。

    就連幸免的獨角,左臂也已經不翼而飛,渾身顫觸,血流不止。

    看向沈郁的目光,就如同看到了鬼。

    而抬手間就將一切阻礙掃清,耽誤的時間連兩秒鐘都不到,沈郁緩步走來,帶著令人驚恐的猙獰惡笑,身軀之上煌煌雷光將其襯托得宛若魔神。

    不可一世地居高臨下︰

    “不好意思,說錯了,應該是賭賭你們哪個會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