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我……

    陳君有些詫異,但也瞬間止住了出手。

    他感應到這人身上的殺機盡失。

    當陳君收手,其他人的聯合一擊都不是對手。

    厄運之子周身一震,腳下重重一踏,地面猛然有無盡力量裂開!

    突刺猛的升起,帶著道則的力量沖擊!

    瞬間便有數人慘死!

    這份力量可怕到了絕大多數人都無力抗衡!

    一個個心頭巨震連忙奔逃,如果陳君都不出手,哪里還有分毫機會!

    一個個驚懼,看到中心處,陳君和青年互相看著對方,靜靜地站在原地。

    “在干嘛?”

    “對峙?蓄勢一擊不成?”

    “這麼近的距離,也不對吧!”

    “陳君這麼強?還需要這樣的對峙?”一個個都不敢相信。

    這個青年的實力生平未見,結果剛才那一擊竟然打個平手?現在看青年如此鄭重的眼神,豈不是陳君也同樣恐怖?

    一個個滿眼不解,又心中苦澀。

    憑什麼同代竟然能出現這樣的恐怖強者!

    此刻門外一團混沌氣卷積,青年隨手一招將此地遮蔽。

    誰也看不清楚內里發生什麼了。

    “我分明在你身上感應到了和我相近的氣息,如此深邃,就算再淺淡也不會錯的。”

    青年緩緩開口,鼻頭一動,這股氣息似乎讓他陶醉一般。

    “可是同代之中,怎麼會有兩個厄運之子?”

    他目露詫異︰“難道這一代共出了兩人?看上去你比我年紀還小,在我之後,難道又出現了你?”

    “你也被逐出了是嗎!”

    他一個個問題拋出。

    這眼神像是終于見到同類,有些欣喜。

    而听到這人的話陳君腦海中陡然涌現出酒殺和尚所言。

    厄運之子這個詞,在酒殺和尚那里听到過。

    腦海中急速打開了系統面板,翻到老祖宗陳修那里。

    陳修生平,選擇兌換!

    腦海中瞬間涌入了一股信息,很快發現許多地方朦朦朧朧,被遮蓋。

    系統提示亮起︰“模糊信息因規則文字才能寫下,若需兌換,請開通規則文字解讀權限!”

    陳君翻個白眼。

    現在能量多,倒是不在乎。

    直接兌換權限,文字瞬間清晰!

    但是,還有部分寫的歪歪扭扭,根本看不懂。

    這是碳基生物能寫出來的鬼畫符?

    系統提示亮起︰“請開通糾正權限,以便復原!”

    陳君皺眉,點擊開通,花了足足500能量。

    這次徹底清晰了。

    “原來陳修老祖居然是聖朝的人?!”

    看了第一眼陳君就愣住了。

    聖朝,超然于所有皇朝之外!

    在氣運戰場中,都沒有聖朝的對應,因為聖朝高高在上!

    他們俯視所有皇朝,佔據著大陸最富饒最寶藏的地域!

    “嗯?自家居然還有這麼大的來頭?還以為只是萬年以前憑空冒出來的而已!”

    然而生平翻了沒有兩頁,居然翻不動了。

    系統提示亮起︰“以下內容為會員付費,請開通會員,解鎖查看。”

    “我靠!你沒完了是吧!”

    點擊開通會員。

    很快又發現了驚人的事實。

    陳修居然是厄運之子!

    厄運之子,從出生起就厄運纏身!

    生母幾乎不可能存活,生育過程中就必死無疑。

    等到厄運之子出生,任何密切的接觸者都會接二連三死去。

    而厄運之子本人,直到成年才會開始遭受厄運。

    絕大多數厄運之子,成年之日就是死期,只有極少數能活下來。

    像陳修這種,居然能修行到人皇,簡直不可思議。

    翻了兩頁,又翻不動了。

    系統再次亮起︰“以下內容,兩日後解鎖,如果需要提前觀看,請開通會員搶先看!”

    這內容正好描述到了陳修老祖的第一次。

    生平是附帶頁面和圖像的。

    “系統你夠狠!”

    陳君咬牙點擊兌換,繼續向下看。

    “嗯?第一次居然是和日生皇朝的皇女?嘖嘖。”

    “老祖宗會玩啊。”

    “好家伙,這種姿勢得什麼柔韌性啊?”

    “有創意!我的天!”

    一邊嘖嘖稱奇,陳君在找陳修怎麼活下來的記載。

    然而生平中,他為什麼活下來的這一段,一片空白!

    “怎麼回事?”

    系統提示跳出︰“當前規則下無法寫明,如需改變天地規則,請耗費能量點100000直接改變天地!”

    陳君怒罵︰“靠!你個坑比!”

    同時他還發現一個問題。

    “不對啊,如果陳修老祖真的是厄運之子,似乎不論戰力還是別的什麼都對應不起來……”

    此刻青年悵然得拍了拍陳君的肩膀。

    他看陳君這眼神,還以為陳君在感慨。

    “我叫陳成,七十一年前被趕出了陳家,在陳家十二年,因我而死的足足五十二人,陳家能留我十二年,說起來已經對我很好了。”

    厄運之子不是出生就被丟棄已經很好了。

    因此,這人倒是也不恨陳家。

    “你也不必恨陳家,他們沒有做錯什麼。”

    似乎是因為同病相憐,這人對陳君一點提防都沒有。

    靜靜地盤膝而坐。

    接著看向了身後︰“你進入氣運戰場,也是為了洗掉身上的一切厄運吧,看起來你已經成果非凡了。”

    陳君此時也不知道該回答什麼。

    “我如果跟你說我不是厄運之子……”

    陳君周身星辰已經點亮,隨時準備戰斗。

    陳成嗤笑了一聲︰“不可能,你那種味道,燒成灰我也認得,這氣息與我如此相仿。”

    陳君︰“嗯??”

    接著陳成將身後的門漏出一塊空缺︰“你進去吧,我在這里守著,這處氣運,就你我二人平分!”

    他看上去真的遇到同類了激動,話語豪邁。

    陳君︰“我……”

    “你沒有我的秩序漩渦法門,沒有辦法像我這樣汲取,那就入內吧。我給你留一處獸潮,以你現在的厄運稀薄程度,應該足夠洗掉最後那一點了,如果不夠,你再和我說!”

    陳君︰“我……”

    “真羨慕你啊,居然早一步找到了洗練的方法。”

    陳君︰“我……”

    “說起來,我到現在都不知道,這樣是否可行,但是既然你有如此效果,那我也放心了!”

    陳君︰“我……”

    “現在時間緊張,別 鋁耍】烊ヲ桑〉繞酥   胰е澳悖 br />
    他催促道,揮了揮手。

    陳君︰“我……那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