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逃了

    在僵外皇朝的眾人看來,陳君和林疏影不過是好運。

    不然,第一天就應該死在這里!

    而眼見著陳君似乎毫無察覺,竟然朝著重瞳者的方向前進,大夏眾人都覺得跟著心驚。

    不怪他們不自信,實在是之前的戰績太拉跨。

    “陳君……能不能行啊?”

    “這畢竟是重瞳者……”一個個有些懷疑,心中擔心不已。

    “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能碾壓余言,碾壓一個區區重瞳不是易如反掌?!”有人冷哼,感覺自家姿態太卑微了!

    一眾人的議論紛紛之中,兩個身影在急速接近!

    此時任誰都看得出,陳君分明也是在找這個重瞳者。

    “他找死!”

    “你們大夏飄了!”

    “呵呵,他以為自己在大夏無敵就能與重瞳者抗衡?痴人說夢!”

    “大夏多弱他自己沒點數嗎!”

    譏諷之聲此起彼伏,不斷有人嘲諷。

    大夏卻多數安安靜靜,回應的都寥寥無幾,實在是之前都被打怕了。

    轉眼之間兩個急沖的身影遙遙相遇!

    重瞳者目光望來,眼眸中瞬間演化殺伐!

    驚人光華一閃,全部轟向陳君,重瞳中流轉著不同的畫面,一擊又一擊轟來威勢驚人!

    每個畫面都被直接從瞳孔中演化而出,隆隆震徹,將茂密叢林頃刻間夷平!

    在這雙恐怖的眼楮中陳君見到了無數副死亡畫面,這個重瞳者吸納了數不清的殺伐,化為己用!

    此刻以瞳術演化,威勢無窮!

    震驚之中轟然出手,絕仙劍劍影一斬,左手一拳轟出!

    草木瞬間化作飛灰,神通踫撞是無盡的湮滅!

    同時殺伐的無上神通,驚人的交鋒中讓空間塌陷!

    一擊相撞兩人全部連連後退,沖擊波之中好不容易止住身形。

    “大夏竟然有你這樣的天才,那你更得死!”

    瞳術光華綻放,重瞳一動。

    陳君猛然出現在這人身後,開天闢地般一拳轟入砸落!

    這人幾乎還沒反應過來直接,直接深深砸入地底!

    接著又是一拳轟出,轉眼間剎那轟出了數百拳!

    大地震顫,亂世四濺,天地震蕩不已,整個地面幾乎要龜裂!

    眼眸中不斷涌出殺伐攻來,被陳君統統一拳打爆!

    “夠了!你找死!”

    一聲嘶吼,重瞳者以瞳術撕裂空間,突然閃現在天際。

    下一刻,他周身一動,突然全身密密麻麻遍布眼眸!

    一雙雙眼楮似乎分屬不同的靈智掌控,看向不一樣的地方有的緊閉有的大張,看上去體態令人惡心又恐懼。

    一眼看去,重瞳竟然在身軀上演化了何止上千雙瞳孔!

    周身的上千雙眼楮這一刻全部流露怒意︰“還敢留手想要窺探我的手段?你找死!”

    這一刻所有的眼眸突然全部出現同樣的畫面。

    他提取其中最本質的東西,心中有怒意滔天,這樣的戰斗中這個人膽敢如此?!

    太不將我放在眼中了!

    狂躁出手要碾壓對方,瞳孔之中無數眼眸演化同樣畫面。

    那是血殺場景,上千倍的加成之下威勢駭人!

    陳君深吸一口氣一陣惡寒涌來。

    看著這人只感覺密集恐懼癥都要犯了,他剛才那連續不斷的轟擊確實想窺探重瞳秘密。

    此時如此驚人的攻伐涌動,自然不能再大意了。

    體表金光流轉,陳君重重一踏!

    周身星辰閃爍,一拳轟出!

    體魄無雙,氣血翻涌,驚天動地!

    然而這一拳轟出的瞬間,陳君一愣。

    這個重瞳者轉身即逃,上千雙眼眸的演化那一擊轟出的同時直接逃走!

    那瞳術聲勢浩大,然而實際上那些畫面中掩蓋著另外的場景。

    剛才短短的交鋒中,此人已經知道自己不敵!

    營造著自己憤怒的假象,狂躁出手就是吸引陳君的注意力!

    真正的那雙瞳孔,演化的是一閃撕裂空間的畫面!

    此刻穿越層層疊疊空間!

    沒有人比他這個重瞳者更明白差距!

    他作為重瞳,眼力無雙,短短的交鋒之中已經確定自己遠不是對手!

    哪怕動用底牌,依然不行!

    這樣的情況,自然是逃!

    心中驚懼不已,沒人比自己這個重瞳者更清楚了!

    “回來!”陳君口中道音喝出!

    余波轟擊而至,道音席卷,音浪如潮!

    腳下朵朵蓮花閃動,瞬間追出!

    重瞳者身形踉蹌,口中咳血,然而極致的速度下轉瞬間遁出極遠的距離。

    ……

    而此刻外界,看到戰場圖卷上這樣的變化,許多人的表情直接僵硬了。

    “逃,逃了?”

    “臥槽???”大夏眾人只感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

    就這麼碾壓了僵外皇朝的重瞳者?

    上一次發生這種事是什麼時候?

    記不得了!太久遠了!

    上一個碾壓了其他皇朝強者的是誰?

    是……是一個叫做夜永的人,可後來消失了!

    如今,又出現這樣的人,簡直不可思議!

    甚至有人激動到熱淚盈眶。

    “這一次,終于能揚眉吐氣了!”

    僵外皇朝的一片哀嚎,如喪考妣。

    “他媽的,這是我僵外的恥辱!”

    “廢物啊!我不承認他能代表我們!”

    一個個怎麼也不願意接受這樣的事實!

    “這分明是一交手就潰遁!”僵外皇朝的大能們感覺臉上一陣血氣上涌。

    這也太丟人了,這可是韻體境皇朝這一次的最強者,面對陳君居然一擊之後直接逃遁!

    要知道你代表了一個皇朝的尊嚴,如今僵外的尊嚴被你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此刻已經有許多皇朝嘲笑出聲,北匈的那尊更是夸張到令他想要暴怒。

    聲音賤到驚人︰“僵外現在都弱到這樣的地步了,簡直超越了我的想象!”

    “還告訴過斯琪他們注意一二,結果居然這麼弱,早知道應該告訴他們見到了直接殺死呢!”

    邊界線另一皇朝的亞聖哈哈大笑,其他幾個皇朝都跟著幫腔。

    這還是戰場上第一次所謂的強強相遇,結果令人驚異又顯得搞笑。

    他們都覺得,不是大夏多強,而是僵外現在太弱了。

    “重瞳者,我看這個重瞳也就是個偽聖體罷了!”

    “太弱了,弱到難以想象!”

    “如果提前被我朝妖孽踫到,連逃走的機會都不可能有!”

    一擊潰敗,簡直能讓人笑掉大牙。

    然而笑著笑著,這個皇朝的幾人卻突然在同時怔住,瞬間都笑不出來了。

    看著圖卷中的畫面,一個個愣神。

    地圖之上,重瞳者逃遁的過程中和他們皇朝的一個天才相遇了!

    戰斗干脆又利索,耗費了也就區區幾秒鐘的時間。

    那個天才承受了瞳術數計攻伐之後氣息瞬間萎靡,接著直接潰逃,光點閃爍不定明顯處于重傷狀態!

    大口咳血之中,甚至都能感受到皇朝疆域的動蕩與破裂!

    “這怎麼回事?!”有亞聖大怒。

    自家這個天才敗得干脆又利落,甚至比之前這個重瞳者還要不堪,因為氣息萎靡到了極點。

    一時間許多人愣住了,甚至忘記了去嘲笑,一個個看向地圖都面露不可思議。

    難不成這個重瞳很強?